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十八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6-24 21:22:28

  这都是剧本啊剧本!

  然而谭音不能这么解释, 万一不小心传出去了,给周铭洗白的努力都前功尽弃,她只能咳了咳, 干巴巴道:“其实不怪周铭,再好脾气的人,也会有个底线嘛, 是我这个人太作了,是我的错……”

  “女生谈恋爱作一点无可厚非。”

  谭音有些愣神, 只是很快,她对楚杭自嘲地笑了笑:“你这是旁观人的说法, 等你自己亲身经历了,你就知道, 就算是女朋友, 这么作你也忍不了。”

  “要看漂亮程度。”

  “什么?”

  楚杭清浅而飞快地看了谭音一眼,然后更快速地移开了目光:“你这样的, 作成那样也还勉强能接受。”

  谭音愣了愣,才终于反应过来楚杭说的是什么意思,一时之间,她的耳朵噌得就红了。

  幸好此刻正是大中午, 阳光本来就热烈, 她的耳朵就算红了, 应该也不至于引起楚杭的注意, 毕竟楚杭就也被热红了耳朵。

  只是……楚杭这个意思,是觉得自己漂亮?

  可惜谭音想象的翅膀还没插上, 就被楚杭的下一句话给打断了――

  “徐聿说的。”

  楚杭的声音有些不自然,大概转述别人的话到底有些不好意思,他很快把视线看向远处,抿紧嘴唇不再说话。

  这回答其实意料之中,楚杭这样为人疏离冷淡的人,决计不可能这样夸自己,只是虽然知道这些,谭音不免还是有些失落和惆怅,一颗砰砰砰狂跳的心,也终于平静下来,继而便是一些酸涩不明的情绪。

  “楚杭,你放我下来吧。”谭音缓了缓,才态度坚持道,“我的腿也没什么大事,现在觉得已经好了,不劳烦你带我下山了。”

  楚杭大概巴不得这样,他没说话,只是真的停了步,把谭音放了下来。

  只是谭音刚想说让楚杭回半山腰,他就在自己面前微微蹲了下来:“上来。”

  谭音愣了愣。

  楚杭却像是有些不耐烦般不自然催促道:“蹲着累,你快点上来,刚才那样抱着下山不安全,背着比较好。”

  离下山还有一段路,谭音虽然不胖,但楚杭背着自己这么一路下山,也够累的,谭音下意识便是拒绝,为了显示自己的腿走下山没问题,她径自便迈步向前,用行动拒绝楚杭的好意,坚决不让他背下山了。

  只是谭音还没走两步,便有一双手上前,再次把她稳稳当当地抱了起来,谭音下意识便是想从楚杭怀里扭下来。

  “别乱动。”楚杭的声音低沉而带了微微的警示,“你这样扭容易重心不稳,下山会危险。”

  谭音简直欲哭无泪:“那你把我放下吧!这么抱我也担心摔啊!”

  楚杭的回答理直气壮到让谭音无语:“是你自己不肯让我背的,才只好这样抱着,所以安分点,不乱动就没事。”

  他咳了咳,过了片刻,又补充道:“徐聿说法学院之前组织的一次活动里,就有人私自脱离团队一人下山拍照,结果不慎踩空摔下山丧生了,所以作为安全负责人,我必须对你管到底。”

  楚杭用这种语气这么说,谭音知道自己挣扎无望,她这次认清了现实,最后让楚杭放下自己,然后安分地爬上了楚杭的背,索性换了更安全也更省力的背的姿势。

  自从得知楚杭脱单后,谭音就睡得不太好,昨晚更是睡得断断续续,如今趴在楚杭背上,随着他稳健的步伐和微微的颠簸,谭音没忍住就开始打瞌睡,楚杭今天身上是淡淡的柠檬香,好闻极了。

  *****

  “你和周铭……”

  楚杭知道自己应该控制,但他最后还是没忍住开了口,只是话还没说完,自己背上的谭音就嘟囔着几句呓语然后换了一个趴的姿势。

  她睡着了。

  背人下山并不轻松,最实际的做法是赶紧到山脚下然后把人放下,然而楚杭却还是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他挑着树荫下的路走,尽量避免太阳直射,然而背上被谭音的脸贴着的那块皮肤,还是急速升着温,让楚杭的脸都隐隐有了热意。

  只是就算下山的路走得太慢,也终究有尽头,楚杭就这么背着谭音,一步步到了山脚下,然而背上的谭音却一点醒的趋势都没有,甚至发出了微微加重进入深睡眠般的呼吸声……

  这种时候,就应该直接把她放下来叫醒她,自己又不是她什么人,不过是个前迷恋对象,甚至还被她盖章认证为错误和不切实际的迷恋了,又不是她男朋友,她能不能睡畅快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道理楚杭都懂,然而他最终还是没有动,毕竟……毕竟白天小睡如果中途被叫醒,是很容易发生眩晕和不适的,万一谭音体质差,被自己叫醒后弄出什么问题,自己岂不是还要负连带责任?

  麻烦,还是让她睡吧,反正自己也没什么事。

  最终,楚杭找了一家小店门口的大遮阳伞,抿了抿唇,然后就这么背着谭音一路站着,他其实有点渴,但两只手要护着谭音不从自己背上滑下来,实在腾不出手来买饮料了,然而许是此刻吹来的阵阵微风,楚杭的心情并不差。

  *****

  谭音再迷迷糊糊醒来,抬起头,才发现景色变化,此刻竟然已经到了山脚下,她下意识地挣脱着跳下了楚杭的背,相当不好意思:“我刚睡着了……”她抬起手腕扫了下手表,这一扫就震惊了,“过了一个半小时了?!”

  按照上山的路程,从山脚到半山腰只要半个小时,那么也就是自己睡了一小时?!

  “楚杭,你就这么背着我背了一个小时?”谭音心里震惊到无以复加,可能刚睡醒,头脑还没彻底运转,她只觉得有些眩晕和心跳加速。

  楚杭是为了防止中途叫醒自己,就这么一直背着吗?

  “你想多了。”楚杭的回答却打破了谭音的幻象,他脸色镇定自若道,“徐聿说这座山有条近路,下山的时候我想抄近路,就走了那条,结果七拐八绕,最后反而绕了路,所以才刚到山脚下。”

  “噢。”谭音心里有点失落,但还是感谢道,“总之谢谢你。”

  虽然谭音根本不想去医院,但碍于楚杭的威视,还是只能去骨科转了一圈,得到确实没事的回答后,楚杭才终于允许她出了医院。

  再次表达了感谢之后,谭音看了眼楚杭:“现在我也安全到山脚下了,你看,腿也确认了没事,你要不回山上去吧?”

  结果楚杭瞪着谭音,声音微微抬高:“你现在要我走?”他的语气近乎有些咬牙切齿,“你倒是不客气,过河就拆桥。”

  那怎么办,谭音想,你不应该急着回去和Anna爬山吗?!

  见谭音还愣着没反应,这一次楚杭的声音里近乎震惊到控诉了:“你就连口水也不请我喝?”

  谭音这才有些恍然大悟,楚杭刚背了自己一路,应该没少出汗,又没法喝水,此刻平时水润的嘴唇都有些微微泛白了。

  “我的错我的错!”

  谭音从善如流,赶紧到店里买了矿泉水,递给楚杭后,他的表情终于好看了一点。

  谭音此刻也有些渴,她伸手想拧开瓶盖,然而这矿泉水不知道怎么了,谭音刚才那点力气竟然没拧开来,而就当她想继续用力的时候,手上的矿泉水瓶子却被楚杭直接拿了过去。

  他嫌弃一瓶矿泉水不够所以把自己的也拿去了?

  只是谭音的猜测刚开了头,就被验证是错的。楚杭动作近乎有些粗鲁地拧开了瓶盖,然后虎着脸把矿泉水重新递回给了谭音。

  “我看你在农家乐吃午饭吃了两大碗饭,又不是没吃饭,怎么连个瓶盖都拧不开?”

  楚杭这人是魔鬼吧!谭音接过水,脸上泛红地想,自己确实食量大,但是作为个女生,吃那么多饭到底不好意思,她添饭都是偷偷添的,不晓得怎么还会被楚杭看到……这他妈还怪尴尬的……

  楚杭咳了咳,扫了一眼谭音,然后看向不远处:“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能吃的女生一般身体好心态好,没什么不好。”

  谈了恋爱的楚杭竟然都会顾忌别人的情绪了,谭音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她只下意识撇开头喝起水来,然而余光还是不自觉地瞥到了楚杭,他正仰着头喝着水,轮廓在阳光下显出一种锋利而招人的俊朗,他拥有线条非常美的肉体,连喉结微凸的弧度都那么性感……

  不能再看了!这是别人的男人!

  谭音在内心告诫自己,然而一颗心还是忍不住跳动着,好在楚杭终于开口打破了平静,把谭音的思绪拉回了正常的轨道。

  “你和周铭……”楚杭的声音有点不自然,这个话题也有些突兀,然而他好像很在意,“周铭真的有那么好吗?你……你们女生会喜欢他这样的?”

  赞美起周铭来,谭音每次都是真心实意的:“也不是,人各有志,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那款,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在我看来周铭挺好就行了。”

  楚杭沉默了片刻,他看起来很渴似的,举起矿泉水又灌了一通,这才放下瓶子,他并没有看谭音,只是看向了不远处走动的其余游客,然而话却是对谭音说的:“我看你和周铭,不太合适。”

  我和周铭不合适,难道和你合适吗???

  谭音朋友滤镜下,十分不服:“我和周铭哪里不合适了?我冲动,他理智;我话多,他安静;我学理,他学文;我主动型人格,他被动型,我们简直就是完全互补啊!”

  “你冲动,他理智,吵架的时候就会遇到你气得半死,他还气定神闲这种事。”

  “你话多,他安静,短时间还好,时间久了,你就觉得他根本没法接住你的话题,多半时候都是你在说,他一点回应和反馈也给不了,你会心里不平衡。”

  “你学理,他学文,你建筑力学建筑结构遇到题目不会做,他比你还看不懂,根本没法辅导你学习。成绩都提高不了,谈恋爱就是浪费时间。”

  “你主动型人格,他被动型,那以后你们在一起,什么事都要你主导都要你扛着,时间长了会很累。”

  楚杭说完,抿了抿嘴唇,扫了谭音一眼:“所以我觉得他和你,不太合适。”

  有理有据,令人叹服!

  谭音听完,竟然觉得楚杭分析得十分有道理,她确实不适合和周铭在一起,不过,她有一个问题――楚杭最近怎么变成感情导师了?难道就因为他自己也恋爱了,开始心思变得如此细腻了?而且自己和周铭合适不合适,在不在一起,和他有什么关系啊?
“楚杭,你这么在意我和周铭在一起?”谭音不解道,“你……你是不是有点太在意我了?难道……”

  言情倒追小说里有一种套路,往往是一开始女生热烈追求,男生爱理不理,而等女生心力交瘁心灰意冷彻底转身,这男生就会突然顿悟,然后开始反过来追求女生。难道楚杭也是这种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患者?

  谭音大胆的猜测还没说完,就被楚杭直接打断了,他咳了咳,声音不自然道:“我就是想到你前后喜欢的人差别突然变得那么大,怕是不是我过去对你态度不好,让你心理上有了什么创伤选择了自暴自弃。”

  哦……谭音想,自己果然是想多了,刚才一瞬间竟然还瞎激动了一下……

  不过本来就是,楚杭怎么会喜欢自己?他都有Anna了。

  “没有,我对你,也没有什么想法了,你放心吧。”谭音低下头,再抬头就是微笑,她佯装自然道,“没有自暴自弃,你听过一句话没,‘去爱吧,就像没有受过伤一样’。只要有这种心态,每段感情都是初恋啊!”

  谭音觉得,自己话说到这里,楚杭就差不多可以结束话题了,毕竟自己澄清没有因为他而自暴自弃,应该就能让楚杭心里没有愧疚感了吧。

  然而出乎谭音的意料,楚杭看了她看了一眼,阴阳怪气道:“每段感情都是初恋,你可真挺厉害的。”

  楚杭这表情和语气都怪怪的,让谭音一时都有些摸不准,楚杭这是讽刺呢还是赞美。

  好在她很快就不需要再思考这些事了,因为大部队显然爬完山也从山顶上下来了,没一会儿,蒋一璐的大嗓门就把谭音给招呼了过去。

  “山顶风景真美,你没去看真是太可惜了!”她掏出手机,就给谭音分享起照片来。

  周铭也靠了过来,压低声音有些闷闷道:“怎么办谭音?这次又吵不成了……”
周铭和蒋一璐过来后,就把楚杭挤到了一边,徐聿段影菲Anna张晨一行倒是立刻把他给围上了,几个人正聊着什么,楚杭有些心不在焉,徐聿则依旧妙语连珠,Anna很安静,张晨看着Anna也很安静,段影菲则死死瞪着Anna,几个人,就已经形成了一个复杂的风起云涌人际关系……

  谭音又看了一眼楚杭,她纳闷极了,自己和楚杭是有孽缘吗?他最近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什么事都能遇到他?他平时不是对自己爱理不理吗,怎么现在一谈恋爱,连话也变多了?

  但也不对啊,谭音想,他和正牌女友Anna在一起时,倒是话还是一如既往的少,像是多说一句话要他命似的,难道是为了人设不崩?或者近乡情怯?太过在意反而不知道如何开口?于是憋得慌,都开始搭理起自己来了?

  算了,不去想他,谭音想,自己还有正事要筹划呢,这次又一次吵架未遂,看样子是要再想个万无一失的办法了!

  *****

  爬完山,一行人结束了这次短途户外郊游,又再次回到了学校。只是一回来,因为临近期末考试,课业渐渐紧张起来,谭音倒一时之间也没空去想怎么和周铭自然而然地“分手”,而是先投入到了学习里。

  设计课快要交图了,然而专教好死不死因为线路老化,整个停电了,于是建筑系的画图狗们一窝蜂地涌进了图书馆和学校为了方便考研复习而开放的24小时自习室。

  只是到底僧多粥少,如今临近期末,其余学校的学生也都开始泡起图书馆和自习室来。24小时教室常年被考研党们占据,图书馆则要早上5点起床排队抢位,谭音既抢不过考研的,又早起不了,只能舍近求远,跑到学校相隔的老校区那一片的空教室去,这儿设备比现在的新小区教室差远了,课桌座位都很破,蚊虫还多,灯光也不太亮,但至少是有个安静能画图看书的地方了。

  就是晚上太安静,安静的都有点阴森,这片老校区如今几乎是给了研究生使用,但大部分研究生平时没课其实都不在学校,实习的实习,回家的回家,因此人烟稀少,在路上走个半小时都未必能遇到个人,怪渗人的。

  谭音有点害怕,因此在建筑力学课下课后,就拉着蒋一璐试图说服她一起去:“那地方其实很安静,绝对没人打扰,你要不要和我晚上一起去?就在老校区,我找了个看起来最新的教室,就302,边上还有开水间,方便的很。”

  结果蒋一璐一口拒绝,倒是楚杭,大概对谭音的学习热情颇感意外,回头淡淡地瞟了她一眼。

  蒋一璐有些为难,支支吾吾道:“今晚不了,我还有点事,下次陪你去行吗?”

  虽然她不说,但谭音从她的表情就能知道,她今晚的有事,多半和徐聿有关。

  谭音也不点破,只是又邀请了同伴几个和自己关系不错的女生,然而对方一听教室在老校区,就都兴趣缺缺。

  “那里的学习环境实在太差了,算了吧,专教估计明后天线路就能修好了,我也不差这一两天,反正都是最后熬夜临时抱佛脚出图。”

  “我也是,今晚我还是去睡个好觉吧。”

  “是啊,谭音,你最近也太热爱学习了吧?今晚和我一起去逛街呗,休息一天又没事,你成绩最近已经是前二十了,那么拼干什么啊?”

  ……

  问了一圈下来,竟然没人作陪,当代大学生的学习热情呢!谭音悲愤地想,那就自己一个人去吧!子不语怪力乱神,就算那地方够慌够阴森,自己一身浩然正气,还是会超能力的天选之子,怕个球!

  然而等晚上真的在这教室里坐定,窗外的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摇曳中斑驳的树影像是妖魔狂舞,这老教室的灯光又带了昏黄,或许是电压不稳也或许是灯管老化,还间或闪两下,说不渗人真是假的……

  谭音本来好不容易投入到了建筑课本里去,结果门外走廊滚过的一个空易拉罐,让她吓得一惊,而不知道哪儿叫-春的猫,那声音简直就像是小孩子在恐怖地啼哭。

  还别说,这真的挺让人毛骨悚然的,大概是心理作用,刚才还带了点凉爽的风,此刻吹在身上,就觉得是阵阵阴风了……

  就在谭音都快吓得有些瑟瑟发抖之时,有人推门走进了教室――

  谭音愕然抬头,才发现来人并不是自己此前邀请的任何一个女生,而竟然是楚杭。

10262 3581066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810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