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十七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6-23 21:45:14

  只可惜楚杭的情绪实在太过内敛, 虽然心里都经历了一次原-子-弹引爆,但表面上看着仍旧云淡风轻镇定自若,因此谭音压根没注意到楚杭的情绪变动。

  她继续拽着周铭, 强行要求他和自己继续配合晒恩爱,继食堂之后,谭音又各种骚操作傍身, 果不其然,经过她的努力, 她和周铭这对情侣一跃成为校园瞩目人士,走到学校哪儿都近乎是广告灯牌的效果, 而拜这一讨论度所赐,周铭求而不得妄图骚扰段影菲的谣言也开始不攻自破, 反倒是那造谣贴的楼主, 因为发布虚假消息,被大家骂了个半死, 不得不专门发帖道歉澄清,最后ID自杀,这一事件,才总算是有所平息。

  “既然我的名声也都澄清干净了, 那咱们是不是别再装了?每次那么多人看我, 怪不好意思的。”

  还别说, 每次晒恩爱其实都挺累的, 谭音也想早点结束,只是奈何现实变得有些骑虎难下, 她之前为了帮周铭澄清,用力过猛,一下子有些刹不住车了……

  “之前我们给人的感觉就是热恋期,这时候莫名其妙分手就太可疑了,我怕反而会引起反效果,又被人编排什么诟病什么。”

  谭音叹了口气:“我们要让爱情渐渐冷却,自然而然随着时间随风而逝,看起来分手的自然又合理。这样吧,我回去把剧本改一改,再合理安排几场在公共场合吵架的戏,一边晒恩爱的同时,也要一边让别人知道,咱俩之前虽然是好朋友,但谈恋爱后,发现还是有不少性格不合的地方,这样吵架次数多了,以后也好为未来分手做铺垫。”

  周铭这个好脾气自然没反驳,他平时内向又低调,如今没想到靠着自己的感情状态,竟然一下子活的像个校园明星一样,此刻的他只想尽快回归到原先那种安静的生活中去,谭音说什么,他就配合什么。

  **

  谭音安排的第一个剧本,是在知行楼里,她此前从图书馆借了一堆建筑专业书籍都堆在专教里,此刻正好拿出来当道具。

  按照剧情发展,周铭会在谭音上完设计课后来专教门口接她,正值中午,太阳毒辣到不行,周铭想先带谭音吃饭,而谭音却不依不饶一定要周铭在这个大中午顶着日头空着肚子,先把自己借的书给还了。

  谭音设计得很好,这样的剧情,既不影响周铭的形象,对自己也没什么大碍,毕竟恋爱中的女生作一点,也勉强可以理解。

  “总之,按照发展,我又作又闹,一点也不理解你,最后愣是把好脾气的你也给搞毛了,鉴于你估计也没法表演出当众吵架,所以剧情贴合你性格一点,你就闷不做声,最后和我冷战,转身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原地又跳又叫。”

  “行是行,但你这样……”

  谭音不甚在意:“反正我之前疯狂倒追楚杭名声在外,还有我爸搞出来的横幅事件,我这种校园风云人物,生来就要承受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压力和关注。你放心吧,作为一个红人,坚强是必备的素质,只要别影响了你就好。”

  周铭非常过意不去,然而如今在谭音的压迫下,已然是骑虎难下,他也只有配合的份。

  于是设计课一下课,周铭就调整了下情绪,等在了专教的门口。

  按照说好的,谭音等班级里人出来得七七八八走道里最热闹的时候,才慢悠悠抱着一堆专业书走了出来,脸上已经摆出了找茬的前兆。

  “谭音,先去吃午饭吧。”

  谭音看了一眼周铭,按照剧本开始表演了:“我不要,你先帮我去还书。”

  “你这书不急着吧,吃好饭去还可以吗?”
谭音不管不顾无理取闹起来:“不行,我就要现在还,我还不饿,你先帮我还书。”

  周铭面色尴尬道:“可这大中午的太热了,我又饿……”

  谭音气沉丹田,大嗓门地嚎了一句:“周铭,你是不是男人?!这堆书在我手里这么重,你不知道主动先帮我拿着?”

  她酝酿了下情绪,正准备开启今天的重头戏,开始和周铭来一场说来就来的吵架,结果还没开口,手上一轻,再一看,自己手里作为重要道具的一叠书就没了……

  取而代之的是楚杭的声音,他正从谭音身后走过,手里正拿着谭音的那一叠书:“我帮你去还。”

  谭音:???

  老哥,你知不知道这部戏里,你并没有姓名啊?

  楚杭却显然根本没理解谭音这目瞪口呆的表情是什么含义,他只冷冷地瞥了周铭一眼:“不过是去先还个书再吃饭而已,有这么难吗?”

  说完,他也不顾周铭的反应,只又轻轻扫了眼谭音,这才移开视线,轻而易举般拿着那一叠书,镇定自若地走了,只留给谭音一个挺拔冷傲的背影。

  ???

  谭音被这措手不及的发展打得彻底懵了。

  这手里作为吵架的重要道具都没了,这架还怎么吵?周铭这个老实孩子显然也手足无措起来,只小心翼翼求助般地看向谭音,像是想要寻求接下来的解决办法。

  只是谭音空有一腔抱负,也挡不住楚杭这个路人突然出现给自己这么平白无故加戏啊,她只能茫然地和周铭对视了几眼,矛盾点已经被楚杭解决,而谭音一遇到楚杭,就大脑自动短路,如今也是一点办法也想不出来。

  而就这么一个当口,刚才过道里还攒动的人头几乎都消失了,大家都饿虎扑食跑去食堂了……

  谭音就算再想出什么法子继续找茬吵架,也因为没有观众而变得没意义了……

  吵架失败!计划流产!

  第一局,宣告惨败!

  *****

  谭音有些垂头丧气,她和周铭一前一后走到了知行楼门口,望着外头毒辣的日光。

  周铭提议道:“既然行动都失败了,那那个书,还是别让你那个同学去还了,这天气也怪热的,他还要拿着那么一堆书,一路走到图书馆,太辛苦了。”

  谭音想了想,觉得在理,周铭的小电驴正好停在门口,那不如直接追上楚杭把书要回来算了。

  她当机立断就让周铭开车,自己坐在了小电驴的后座,立刻就发动朝着图书馆开去,虽然楚杭身高腿长,但到底敌不过小电驴的速度,很快,谭音和周铭就追上了楚杭。

  “楚杭!”谭音顶着太阳眯着眼,“我的书,你还给我吧!”

  楚杭听到谭音的声音,显然有些意外,他微微回头,终于看清了逆光里的谭音,她正姿态亲昵地坐在她那个男朋友的小电驴后面,朝自己挥着手。

  楚杭偷偷打量了周铭两眼,内心的鄙夷就要冲破天际,这周铭身材纤瘦,也太不阳刚了,何况都有小电驴代步,却还不肯开一趟给谭音还书,也不知道谭音留着这种男朋友有什么用……

  只是楚杭瞟着瞟着,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周铭身下骑着的小电驴,怎么看怎么觉得熟悉……

  谭音见楚杭没反应,索性直接跳下车,从他手里拿过了那一叠书:“你拿着怪沉的,我自己来还就行了。”

  结果楚杭不仅没有回答自己,他只是死死盯着小电驴。片刻后,楚杭才抬起头,恶狠狠地瞪向谭音――

  “这是你之前送外卖时骑的那个小电驴?”

  谭音连连点头:“是啊,对了,说起这个小电驴,我还一直想问你呢,你那个帮忙维修的保安师傅,会不会搞错了啊?周铭说这小电驴的什么序列号对应不上?是不是你们小区正好有别的小电驴也在送修,弄错了啊?”

  然而楚杭却似乎完全没听到谭音的话,他只是继续死死盯着这小电驴,声音里恍惚让谭音觉得带了种不可置信的控诉:“你给他骑?”

  她几乎是下意识就解释道:“不不,这小电驴本来就是周铭的,我之前送外卖是问他借的。”
楚杭这次的声音完全变得有些咬牙切齿了,他看向谭音:“好,很好。真是太好了。”

  谭音有些意外,楚杭或许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竟然一连串说了三个好,谭音循着他的目光又看了看,终于有些了然:“这个小电驴的牌子是很好,你也想买吗?周铭,你快给楚杭介绍下这……”

  结果自己话还没说完,楚杭就黑着脸,他不发一言,又眼神颇为复杂又怨恨地看了谭音一眼,然后赌气般径自走了。

  ???

  真是莫名其妙。

  不过谭音并没有精力去分析这么个小插曲,她回了宿舍,疯狂看了一个晚上的言情小说,把小说里经典吵架和分手场景都做了总结。她并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一计不成,她便再生一计。

  *****

  周铭他们法学院最近组织了周末爬山徒步,相比建筑系,法学院算是个大系,光是周铭这一届就有百来个人,因此组织起活动来,即便不是全员参加,最后统计数字,竟然也有四十多个,而和所有休闲活动一样的,法学院这次的爬山徒步也可以带亲友“家属”,最后拉拉杂杂竟然凑出了一个六十多人的团。除了法学院的,几乎集齐了全校80%的其余专业。

  这简直是信息传播和扩散最适合的温床环境了!

  谭音几乎是当机立断,就决定跟着周铭去爬山:“我看了下这次要爬的山,这山在半山腰就有一片度假村,让只想爬山意思一下的人可以歇歇脚,还能吃饭喝茶,所以餐饮娱乐也集中在这里。在半山腰修整过后,还想继续爬的人就可以继续向上,不想爬的就地下山就行。”

  谭音拿着法学院的行程表:“到中午的时候,全体会在半山腰上的农家乐吃个午饭,午饭后是自由活动,想爬山的继续爬,想在半山腰看风景的自行看,想下山也OK。所以呢,我们的第二场戏,就安排在吃过饭的休息时间,这时候人员是最齐全的,我们要是吵架,散布度肯定是最大的。”

  谭音像是制定作战计划一样地把场景给周铭解说了一遍:“吃过饭以后,我们就要为到底下午怎么活动发生争执,你说想要继续往上爬,我呢,就假装扭伤脚了,爬不动,并且坚持不肯在原地等你,不管怎样,一定要你马上背我下山去医院,然后就吵架了。”

  周铭点了点头,给自己打气道:“希望这次能成功。”他实在是受不了大家对自己“恋情”的关注度了,希望以这次吵架后慢慢就自然而然“分手”。

  虽然周铭一脸担忧,但谭音自信得很:“你放心吧,这次行动,我有十足的把握。”

  然而事实证明,什么事都不要说太满,当在山脚下集合时看到楚杭徐聿时,谭音的左眼皮下意识就开始跳了,而楚杭身边,还站着Anna、段影菲和……张晨?

  徐聿热爱户外运动,会参加这种活动不意外,楚杭作为好朋友跟着来也正常,Anna是楚杭的女友,出现也合理,段影菲既是法学院的又显然想破坏楚杭Anna的两人世界,来参加也不奇怪,而张晨是怎么回事?

  蒋一璐也奇怪上了:“据我所知,作为护肤达人的他,拥护的是美白,而不是美黑,根本不会考虑在这种阳光灿烂的日子来户外爬山啊?张晨难道决定改变自己,开始走型男路线了?”

  作为想攻略徐聿的女子,蒋一璐一听法学院有这个活动,就决定跟着谭音一起来,还美名其曰是为了谭音,可以帮谭音和周铭的吵架煽风点火达到最高-潮。

  谭音随意瞟了眼其余人,只是瞟着瞟着,眼神不自觉又落到了楚杭身上,他今天穿了运动套装,显得朝气蓬勃又阳光健朗,英俊到让人无法直视,然而一张脸上的表情,却谈不上多阳光灿烂,而就在谭音看向他的时候,楚杭似有所感般地抬起头,也朝着谭音看来,谭音几乎是慌乱地就移开了视线,楚杭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仿佛带了点咬牙切齿的恶狠狠,瞥了谭音一眼后,比谭音更快移开了目光。

  谭音简直莫名其妙,难道还是怕了自己会破坏他和Anna的两人世界?何况楚杭与其来瞪自己,不如好好盯紧自己的新晋女朋友,张晨站的比他离Anna还近,两人正有说有笑姿态亲昵地聊着什么,看起来话题满满,倒是他,一脸冷冷表情难测地站在一边,离Anna还有一段距离。

  不过很快,等开始爬山,谭音就没空注意楚杭了,她平时也不怎么锻炼,体格也不算多好,等爬到半山腰,还真是累个气喘吁吁,周铭也是文秀型的,虽然作为男生,状态还是比谭音好上不少,但也有些疲惫的姿态,反观徐聿和楚杭,都是脸不红气不喘如履平地般轻松自在。

  这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这么不公平呢!

  按照行程计划,所有人休息了片刻,便一起用了餐,休息了片刻,大家出了农家乐饭店,就在半山腰上的纪念品摊子前闲逛。

  谭音见时机差不多,便对周铭和蒋一璐使了个眼色,然后她就开始发难作妖了:“哎呀。”谭音夸张地大叫了一声,继而便是佯装着呼痛,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周铭按照剧本,也赶紧关心道:“你怎么了。”

  谭音委屈巴巴道:“都怪你只顾着看纪念品,我刚不小心踩空扭伤脚了。”

  ……

  两人按照剧本又来来回回了几句,终于进入了正题,谭音突然高声质问道:“什么?!你待会还要继续往上爬?那我怎么办!”

  “你要不就待在半山腰休息吧,等我爬完下来带你一起回去。”

  “不行!”谭音激烈反驳道,开始作天作地,“我脚扭伤了,我必须马上下山看医生,周铭,这种时候了,你还有心继续爬山?我命令你现在马上背我下山!”

  周铭其实不擅长面对争吵对立的场面,但碍于剧本所限,只能硬着头皮微微抬高了声音:“谭音,你不要蛮不讲理,我看过了,你刚才不过是不小心踩到个小石子差点摔倒而已,根本没有严重扭伤,不至于严重到需要立刻看医生,不过就是没站稳而已,我觉得你可能就是爬山累了,好好在这里休息下状态就恢复了。”

  可以,很可以,谭音给了周铭一个肯定的眼神,然后看向了蒋一璐,蒋一璐自然得令,按照剧情,她是时候开始出来大肆煽风点火,然后一举把这场小口角推上高-潮了……

  只是蒋一璐还没来得及开口,却听楚杭冷冷淡淡的声音差了进来,他瞥了谭音一眼:“你脚扭伤了?”

  谭音愣了愣,生怕楚杭又一次破坏了这完美计划,立刻点头道:“是的。”

  “需要看医生?”

  虽然有些心虚,谭音还是点了点头。

  “没法走路了?”

  “……对!”

  都回答完了!楚杭你就快走吧!不要打扰我演戏!

  一如谭音所希望的那样,楚杭确实走了,只是走之前,把自己也一起带走了。

  在谭音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她只觉得自己身体一轻,继而便是双脚离地的感觉,等她愣愣地过了几分钟,近距离看到楚杭位于自己视线上方那张好看又冷峻的脸,才意识到,楚杭的手臂正抱着自己,用一种公主抱的方式,有力又沉稳,虽然谭音完全跟不上事态发展的节奏,然而楚杭却表情镇定到足以让谭音觉得这种发展才是再正常不过。

  他随意般地扫了谭音一眼,然后直直地看向了周铭:“我送她下山看医生,你可以继续上山。”

  谭音眼睛一亮,随机应变的话,这样也好!连楚杭都愿意送自己去医院,作为男朋友的周铭却不愿,这可不是一个矛盾升级的大好争执点吗?

  但是……等等,楚杭怎么抱着自己已经开始下山了???而事发突然,周铭和蒋一璐都懵了,此刻还呆呆地站着,一点没阻止的意思,就看着楚杭抱着谭音下山……

  谭音急了,这怎么能行!楚杭这么一送,自己被他抱下山,和周铭一分开,这架又吵不起来了!都酝酿了这么久,绝对不可以!楚杭,你在剧本里根本就没有姓名!在这里又一次给自己加戏是怎么回事?!

  然而楚杭的步子却一点没停滞,他稳稳当当地走着,一言不发紧抿嘴唇。

  谭音急了:“楚杭啊,你快把我放下吧,你说你送我下山干吗啊?!”

  楚杭看了谭音一眼,淡定道:“哦,我是这次活动负责安全的小组长,小组长必须对组员的健康状况负责,你出了问题,我自然要全程跟进。”

  谭音简直欲哭无泪,她想,楚杭什么时候收收他这过于严苛的责任心啊,就这么中途甩下Anna,虽然以Anna的性格势必会理解,但此刻人家身边正有个虎视眈眈的张晨啊!楚杭这心,也太大了!

  如果是旁人,谭音或许都会出言提醒,然而面对楚杭,她却自私地一句话也不想说,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虽然不可能属于自己,但如果能不属于任何人就好了,谭音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善良的人,然而直到这一刻才发现不是,她能善良,是因为大部分时候对很多事并不执着并没有真的真的很想要,然而楚杭对她而言却是不同的,她即便拼命压抑,表面云淡风轻,甚至告诉自己,真正的爱是能看着对方向更好的幸福走去,但内心的墙角里竟然还是会爬出一些阴暗的藤蔓――

  他们异国恋本来就很难坚持吧?楚杭大概平时有点高高在上惯了对Anna似乎也还是很端着,自己只要不出声提醒,他是不是总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和Anna分手?

  一方面谭音觉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一方面又为自己竟然会有这样的小心思而觉得羞愧……

  直到楚杭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你、为什么和周铭在一起?”
楚杭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停顿,似乎是否要问这个问题有些迟疑,然而一旦问出了口,他的声音变得坚定起来:“我没看出他哪里好。”

  “周铭哪里都好啊。”谭音几乎是像维护亲人一般下意识反驳起来,“他人脾气很好,我说什么他都不会发火,人又很热心,能帮忙的事他都不会拒绝,平时也挺细心的……”

  “脾气好?热心?细心?”楚杭不顾礼仪直接打断了谭音的话,他的声音里带了淡淡的努力克制的嘲讽,“他对你哪里有脾气好和细心?你想去还书,他不愿意帮你;你想让他背你下山,他竟然还要继续往山上爬。”

10262 3580760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80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