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十六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6-22 21:11:20

  谭音不顾周铭一脸愕然的表情, 径自道:“只要你有女朋友了,这不就是光速打脸段影菲和那个发那个帖子的造谣者吗?那帖子里口口声声号称你爱段影菲不可自拔,还大言不惭断定地说你此后还要纠缠段影菲, 那我们反其道而行,给他们来顿耳光盛宴不就行了?”

  周铭显然跟不上谭音的思维节奏:“啊?什么?”

  “光删帖是没用的,人家只会觉得你欲盖弥彰, 只有你火速宣布和我在一起了,并澄清自始至终喜欢的就只有我, 喜欢段影菲这种事根本就不存在,纠缠这种更是她们自我感觉良好之下的过分意-淫。”

  谭音笃定道:“你只有彻底否认, 压根就不喜欢她,喜欢的是我, 把这个扣到你头上的黑锅重新扔回去, 才是最有力的回击和澄清!从源头上否认这个造谣,还可以引导一波舆论, 让大家觉得这完全是段影菲自我感觉良好觉得你喜欢她,是她自作多情还有受害妄想症,觉得你追求不成还要对她纠缠,其实你清清白白和我恩恩爱爱, 她才是不知道哪儿来给自己加戏的野鸡!”

  周铭听得一愣一愣的, 然而他还是快速地找到了关键:“我这样确实是洗刷干净了, 可你呢?你这样, 莫名其妙就变成和我谈了场恋爱了……”

  “那有什么,之后号称咱俩还是做朋友比较好, 和平分手退回到朋友的位置不就好了?”

  周铭还是觉得不妥:“可这么风风火火的,以后等你毕业了,估计只要我们学校的,都知道你有我这么个前男友,虽然现代社会,有几个前任也很正常,但是男生有前任和女生有前任,很多人总还是有偏见,观感上还是不同,你这恋爱都没谈过的人,莫名其妙就让我把你初恋的位置给抢占了,我觉得对你影响不好。”

  “你就是太为别人着想了。”谭音一脸不在意,“我现在又没对象,你管那么多干吗?朋友有难,两肋插刀!”

  “你不是之前追过楚杭吗?”周铭却仍是不同意,他劝说道,“你这样突然和我在一起了,楚杭知道了,你的追求不就功亏一篑了?你要是真喜欢他,绝对不能拿这种事开玩笑,我自己的问题自己负责就好,不能拖累你。”

  “楚杭都他妈脱单了!不是和我!”谭音一说起这,心里又有些酸涩,她佯装不在意道,“反正我这个人追他当初也就随便追追,也没有多喜欢,他脱单就脱单吧,何况没准我宣布和你谈恋爱,楚杭要知道了,没准还暗地里松口气呢,觉得我也找到男朋友了,不至于再纠缠他了!”

  虽然不管怎样周铭都不同意,但谭音这个人一旦决定做什么,就势如破竹,谁也阻止不了,她也不试图说服周铭了,反正周铭性子软,谭音索性强行让生米煮成熟饭了。

  她不容分说地拽过周铭,强迫他和自己拍了一张合影,然而三下五除二上传了微信朋友圈――

  “十年挚友,终成爱情。陪我第一次看流星的是你,陪我第一次吃冰激凌的是你,陪我第一次放风筝的是你,陪我第一次逛漫展的是你,陪我第一次恋爱的,也是你。我的青春从你开始,原来最好的爱情,一直陪伴在身边。”

  编辑完这么一段煽情的话,谭音立刻配上了刚才两人的合照,上传完毕,点击发送。

  她发完,再想了想,然后赶紧截了图,发给了蒋一璐。

  蒋一璐显然震惊了,很快发来了一连串问号:“???你打赌输了玩大冒险???”

  “不是大冒险,总之,帮我在你的线人八卦群里扩散一下。”

  蒋一璐显然一头疑问,等谭音一回宿舍,她就凑上来询问道:“你不是没多久前才和我说对楚杭余情未了?现在这波操作是怎么回事?”

  谭音简要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蒋一璐讲完,她才终于有些理解:“行是行,就是你可想好了?”

  谭音摆了摆手:“想好了,我不过多个前男友而已,周铭却可以洗脱那些污名了,有什么不好?”

  “那楚杭看到了怎么办啊?”

  “楚杭又不喜欢我,他看到了能有什么想法啊?”

  蒋一璐想了想,觉得也对,谭音这逻辑确实没毛病,她见谭音似乎表情自然,倒也放了心,索性拍了拍谭音的肩膀:“其实你放弃楚杭也没错,他这样的人,看着怪冷情的,谈恋爱找这样的不好,爱理不理的,比养个电子宠物还不如。看他这样,估计建筑图纸绝对比女朋友重要,找他当男朋友,平时估计都要冷场,连个话题也没有,什么被人宠爱的感觉,你一概体会不到!而且我最近悟了,找对象就不应该找建筑系的男的,每次设计课交作业前就要失踪,还不如找个学文科的……”

  蒋一璐说着说着,这话题就偏移了,从安慰谭音变成了徐聿夸奖大会现场发言:“你比如法学院的,虽然是文科,但也不会像学中文的男生那么酸,至少也接地气,因为专业原因,对社会问题重大案件热点都关注,不会脱离社会,换我说,你就应该找个和徐聿那样的暖男,活泼点,平时聊天你说什么梗都能接……”

  “行了行了。”谭音简直被蒋一璐身上扑面而来的崇拜气息给腻歪死了,“所以你和你的暖男徐聿进展如何?”

  蒋一璐白了谭音一眼:“循序渐进,一切良好推进中,你等着吧,等我搞定徐聿,我让徐聿给你介绍个同款,以后我们就出去四人约会……”

  ……

  这未免想得也太远了……

  谭音赶紧打断了蒋一璐,生怕她再联想下去,就该计划结婚后两家的孩子互相定娃娃亲了……

  *****

  谭音自己朋友圈发了照片,又让蒋一璐做了“推广”,这才终于坐下安心地翻起了专业书,静静等待舆论的发酵。

  看了大约一小时,谭音见时间差不多,便一个电话把周铭给约了出来。

  舆论发酵过后,就得真刀真枪地上一些“铁证”了。

  此时正好饭点,谭音一不做二不休就把周铭约在了食堂,人多眼杂,人流多,流动性还大,简直太适合八卦发酵和传播了。

  周铭显然不明所以,只是他的不在状态很快就被谭音给赶鸭子上架了。谭音二话没说点了两份饭,然后找了个最显眼的座位坐下,接着就开始自己的表演了。

  她今天特意化了妆,此刻脸上充满了甜蜜的笑意,然后动作小心地用叉子叉起了一块咕K肉,温柔地举到了周铭的面前,声音甜腻:“来,亲爱的,我喂给你吃。”

  周铭被吓了一跳,他刚想询问谭音这是哪出戏,就被谭音在餐桌下警示性地踢了一脚,又被她瞪了一眼疯狂暗示了一波,终于没敢轻举妄动,只能干巴巴地坐着。

  谭音压低声音提点道:“配合啊!张嘴!”

  周铭又尴尬又不好意思,然而他是个温顺的人,在谭音的压迫下,不得已终于张开了嘴,谭音于是又恢复了小女友般贴心的巧笑嫣兮,温柔地把那块咕K肉喂给了周铭。

  “再来一块土豆,亲爱的,我记得你最喜欢土豆了。”

  周铭敢怒不敢言,只好轻声吐槽:“我什么时候喜欢土豆……”

  只是面对谭音的死亡微笑,他还是不得不张开了嘴,不甘不愿地吃下了那块咖喱土豆。

  吃完土豆,谭音又再接再厉地叉起了青椒、鸡肉、丝瓜、海带……

  谭音这夸张的情侣喂饭方式果然立刻引来了周边人的注视,周铭被迫顶着热辣辣的视线吃了一堆东西,结果还得到了谭音的疯狂眼神暗示,她一会儿看看周铭,一会儿看看周铭眼前的饭菜……

  周铭叹了口气,知道自己这关是逃不过了,他认命地拿起自己的叉子,学着谭音的样子,努力露出笑容,叉了一块鸡递到了谭音面前:“谭音,你、你吃……”

  谭音面不改色地朝周铭抛了个媚眼,淡然地吃下了那块鸡肉。

  ……

  此时是用饭高峰期,食堂里人来人往,谭音又故意找了显眼的地方坐,如此公然“晒恩爱”,一时之间,周边来往的人不停用余光偷偷打量着这对“新晋情侣”,而令谭音十分满意的,有些人已经抑制不住开始窃窃私语了。

  虽然叉子举得累,但这波活广告,做的不亏啊!

  *****

  只是这窃窃私语,在另外一些人听来却不免有些刺耳。

  楚杭刚把Anna交接给张晨,准备来食堂吃个饭,没料到就撞上了这个画面――谭音大大咧咧地坐着,举起叉子一口一口喂着对面的周铭,脸上是甜蜜又陶醉的笑,她的眼神温柔专注,只盯着周铭的眼睛,一张脸庞看起来熠熠生辉,唇红齿白眼含春水,只是这汪春水,楚杭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他打好饭抿着唇找了个谭音斜对面的桌子坐下,就听到周边几桌人的讨论声了。

  “哎哎,那个就是法学院的周铭哎!就是纠缠段影菲的那个……”

  “没有吧,我听说他喜欢的是谭音啊,就他的青梅竹马。你看,这不人家对面就坐着谭音呢,刚才还老恩爱地在互相喂饭呢,简直亮瞎狗眼,我一个单身狗想不到都不配来食堂吃饭了。”

  “谭音?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

  “就是建筑系拉横幅的那个啊!为楚杭跳楼的那个!听说周铭之前就一直陪着她守在她身边,如今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谭音追楚杭追了好久,好像之前都没放弃,但现在可能发现楚杭太冷淡了,不管怎么都追不到,接受现实了,然后也终于理智下来,那诗词怎么说的?‘还需怜取眼前人’嘛,所以就火速和周铭好上了。”

  “不过周铭不是说追求骚扰段影菲吗?”

  “不可能吧,这肯定谣传了,你看周铭和谭音多恩爱啊,而且我听说他俩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十多年感情呢,从朋友变恋人,倒是也挺好的啊。”

  ……

  “看来谭音对楚杭不是真爱,真命天子是周铭……”

  “嘘,你轻点,楚杭……”

  几个女生叽叽喳喳地八卦着,其中一个似乎终于看到了坐在不远处的楚杭,赶紧示意另外一个噤声,这几人的声音才终于小了下来。

  只是她们安静了,楚杭的内心却安静不下来。

  这一段话里信心量很大,然而楚杭却只接受到了一个事实――谭音和周铭在一起了。

  如果没有谭音和周铭此刻就在食堂在线秀恩爱,楚杭对这种话绝对一笑而过,认为不过是谣传,然而……

  然而此刻的谭音和周铭确实完全不顾忌他人的在撒着大波大波的狗粮。

  “你不是说等我一起吃吗?怎么自己埋头闷声就吃起来了?”

  楚杭正想着,身后就传来了徐聿的声音,他拍了拍楚杭的肩,也端着饭盆坐下来。

  他笑嘻嘻道:“我是不是应该恭喜你?”

  楚杭有些心不在焉:“什么?”

  徐聿看向了谭音和周铭的方向,朝楚杭努了努嘴:“就你的那个狂热追求者谭音啊,现在看来脱单了,以后你不用担心再被她骚扰,也不用担心再被泄愤画进那种漫画里了。”

  徐聿是发自内心地恭喜楚杭的,然而他发现,楚杭却并没有显出什么快乐的神情,大约他确实并不在意这件事,徐聿也没多想,很快切换了话题,讲起最近自己看的几场球赛来。

  “那场球也踢得太臭了,C罗全场梦游吗?还有……”

  徐聿正讲到兴头上,结果不料楚杭突然开了口――

  “周铭你们法学院的?”

  徐聿愣了愣,才终于跟上了楚杭这话题的跳跃度:“是啊,怎么了?”

  楚杭状若不经意地小口抿了口饭,佯装完全不知情般问道:“哦,听说他在追段影菲,就想问问是什么样的人。”

  徐聿恍然大悟,他解释道:“之前是有谣言说他追段影菲,还有板有眼编排人家说他死缠烂打各种纠缠,根本不是啊,喏,你看,他不就正在谭音对面坐着吗?”说罢,徐聿指了指不远处的周铭,“那个就是周铭,和我一届的,性格是有点内向,不过人不错,挺实在的,为人也靠谱,学习成绩挺好的。我还在纳闷呢,也不知道怎么的就传出了那种奇怪的谣言,不过现在他和谭音在一起了,也算是实力辟谣了吧……”

  “为人靠谱?”楚杭轻哂道,“在食堂这种公共场所这么肆无忌惮旁若无人地喂来喂去,我是看不出哪里靠谱。”楚杭说完,冷冷地瞥了一眼周铭和谭音,然后又加了一句,“肉麻倒是真的。”

  “……”

  徐聿默默地看了一眼谭音和周铭,下意识帮他俩解释道:“情侣么,不都这样?何况人家才刚在一起,还是热恋期,你侬我侬不很正常吗?”说完,他想起什么似的,“听说你不是也恋爱了吗?”

  这句话下去,楚杭果然有一丝慌乱,他下意识否认道:“你胡说什么。”

  徐聿疑惑道:“不是话说啊,段影菲都骚扰了我一上午了,哭哭啼啼说你有异性没人性,不顾青梅竹马的她,和一个美国妞好上了啊?说叫什么Anna?人呢?段影菲还说你主动给人家送情书表白,我倒是挺好奇,是什么样的人有这么大的魅力,让你都忍不住主动出击的,什么时候带来我见见啊。”

  楚杭刚才表情还有些紧绷,如今听完徐聿的话,反而放松了下来,又恢复了一贯的云淡风轻,他头也没抬:“Anna是我美国交流期间的华裔同学,这次为了做一个中国建筑的课题来的,我略尽了点地主之谊,至于你说的情书,那可不是我写的。”

  徐聿果然好奇起来:“那谁写的?”

  “就我那个室友张晨。”楚杭淡然道,“我有一天有事,让他过来陪着Anna参观美术馆建筑了,结果他对人家一见钟情,又胆子小,死活要我帮忙递情书,现在他鼓起勇气约了Anna,正在校外餐厅吃饭吧,也不知道能不能在一起。”

  徐聿这下恍然大悟,难怪楚杭见了谭音和周铭晒恩爱这么毒,原来这是被刺激的,身边的人都脱单了,自己却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心理当然失衡了。徐聿想了想,咽下了自己想和楚杭说的事。

  一顿饭,楚杭吃的心不在焉,徐聿也魂不守舍,他不时看看手机,没一会儿,就找了个借口先撤了。

  于是便只剩下楚杭一个人一边看着谭音和周铭,一边一口一口慢条斯理地吃饭。明明仍是非常优雅无懈可击的用餐礼仪,然而楚杭的眼神有点凶,硬要说,看起来简直像是准备就着周铭当个下酒菜似的。

  *****

  谭音却对楚杭的目光一无所知,她如今高调炫爱,在食堂里就像个大的吸光板一样,吸引的目光和探视够多了,根本无暇顾及这里面都来自谁谁谁。

  “晒个恩爱可真累。”她无奈地抬了抬小臂,只觉得肌肉已经开始有酸痛的趋势,她用只能周铭听到的声音小声道,“你说这些情侣互相喂饭都是怎么做到的啊?不觉得手酸吗?要想吃饱,这手都废了吧。”

  周铭一脸无奈:“所以你就不应该搞这一出啊,你看那么多人看我们,多不好意思。”

  “你懂啥?要的就是这效果,你信不信我们再合体多晒两次恩爱,关于你的那些谣言不攻自破?”

  周铭虽然不赞同,但也只能摇了摇头。

  “对了,再给我打块大排来,我可能手做功太多了,能量消耗有点大,好饿啊!”谭音朝周铭挤了挤眼睛,“你去帮我打,这又侧面验证了我们恩爱。”

  周铭看了眼大快朵颐的谭音,认命地起身去窗口排队买大排。

  只是谭音没料到,周铭刚走没多久,楚杭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食堂,走到了自己对面坐了下来。

  谭音愣了愣,然后佯装镇定地打了个招呼:“这么巧啊楚杭。”
“不巧,我在找你。”

  “啊?”
楚杭顿了顿,移开了视线:“是这样,学院之前的一帮一结对子学习小组,要上交阶段性成果小结了……”

  果然,楚杭主动找自己,大多是为了迫不得已的公事。

  谭音了然道:“这小结我已经写好交给辅导员了,你放心吧,都搞定了,给你打的也是最高分。”

  不知道是不是出乎意料,楚杭看起来像是噎了噎,他顿了顿,才继续道:“那最近建筑力学课上你有什么问题不会的吗?你可以问我。”

  看来是觉得最近没辅导自己有些心理负担了……

  谭音赶紧连连摆手:“我最近已经完全跟上课程进度了,没什么不会的,也没什么问题,你忙你的就行,我也忙我自己的……”

  “……”

  对话到这个地步,也是时候结束了,谭音低下头,周铭的大排还没来,她只能往自己嘴里猛塞米饭以缓解自己内心里的尴尬和其余想要抬头的情绪,然而像是要和自己作对一样,平时对自己看起来避之不及的楚杭却还是稳稳当当坐在对面。

  他咳了咳,声音里有种故意找寻话题般的不自然:“你胃口这么好?”

  大概是本来找自己就是为了帮扶小结的事,如今虽然已经得知了谭音在小结里给他打了个优秀,但就像问别人正事之后,总要再意思一下套套近乎,显得没那么目的性一般,楚杭选择再坐着问自己几句不痛不痒的话。

  谭音低着头,连看也不去看楚杭,她心里酸溜溜的,他都和别人好上了,自己多看两眼万一又燃起了想搞一搞的心,那就不好了。

  这么想着,谭音的回复就也开始信口雌黄起来:“人逢喜事精神爽嘛,我这不是刚脱单了吗,人一开心,胃口就好,吃的也多。”
谭音都想好了,自己这话下去,楚杭就可以顺水推舟地祝贺自己脱单,顺带祝福自己幸福,如此圆满地完成一场社交礼仪交接,然后快快乐乐完成任务地离开,你好我好大家好。

  然而她没想到,楚杭这人从不按常理出牌,他沉默了片刻,不仅没有祝福自己,话题反而一百八十度转弯:“你以前……为我做挺多的,现在翻篇了?”

  谭音懂了,原来是来确认自己是不是还贼心不死的,她当即抬了头,诚恳道:“楚杭,我当时追你,确实给你造成了不少困扰,那时候我年少不懂事,不知道原来最好的爱情,往往就在总被自己忽略的身边,心里总是好高骛远,想去追求根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但现在我已经悟了,人生,就是要学会放手,才能抓住身边的幸福。”

  谭音也懒得解释跳楼的误会了,索性顺着楚杭一贯的理解,生怕他不相信般再次强调道:“你看,当初我为了你跳楼,这正说明这是一段不成熟又冲动的感情,而且完全是我一头热,咱俩这地位压根不平等,但现在我对周铭呢,就是恰到好处水到渠成,我们彼此相爱,不会有谁为谁跳楼,只有彼此妥帖温暖的感觉。”

  结果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解释还不够到位,楚杭一张脸上,不仅没有露出如释重负的放松,反而越发低气压了。

  他状若不经意地看向了另一张餐桌,淡然道:“哦,你们女生的感情都这么大起大落吗?”

  谭音有些不明就里:“恩?”

  楚杭咳了咳,这次他终于把视线从餐桌移到了自己身上,只是飞快的一眼过后,楚杭又快速地移开了视线:“就是,没多久前还在为一个人要死要活,结果睡一觉,就突然喜欢另一个人了。”

  楚杭竟然都会关心这种问题了?谭音震惊之余,想来想去,只能将其归结于楚杭还出于刚恋爱的患得患失期,尤其他和Anna还是一段异国恋,刚确立关系没多久,对方就要回美国,担心对方在漫长的分离期间突然爱上别人,也不是不能理解。

  “你放心吧,只要女生不受刺激,一般是不会这样的,大部分人呢,还是情比金坚的。”

  楚杭这次直直地看向了谭音:“那你受了什么刺激?”

  谭音愣了愣,一时之间他被楚杭这目光看得竟然有些紧张:“我啊,我、我就是顿悟了,你知道的,跳过一次楼还被雷劈过,这都等同于是死过几次了,人在生死边缘徘徊过,就比较容易透彻……”谭音拢了拢头发,垂下了目光,“何况你不是也烦我吗?”

  “没有。”

  “啊?”

  楚杭紧抿着嘴唇:“没有烦你。”

  楚杭这家教和涵养就是不一般,看看这客气话说的,谭音都快要当真了。

  “你……”

  只是楚杭还准备说话,周铭的声音就传来打断了他:“谭音,我看你没吃饱的样子,索性给你买了两块大排,这是窗口最后两块大排了,我后面打饭那个人瞪我瞪得眼珠都要掉出来了……”

  周铭说到一半,才发现了座位对面的楚杭,面对陌生人的腼腆占了上风,他抿着嘴朝楚杭笑了笑,不再说话。

  “快快快,把大排给我,饿死了好吗。”A大食堂的大排一直是能排上美食榜的一绝,谭音一闻到香味,就有些把持不住两眼放光起来,她毫不矜持地接过大排大快朵颐起来,周铭只能抱歉地对楚杭笑笑,有些尴尬的没话找话道:“她就喜欢吃肉。”

  谭音和周铭平时的相处模式就是这个画风,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几乎见证了对方的所有快乐和痛苦,一起经历了青春期的成长,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都觉得彼此就像自己的亲人一般,只是这场景看到楚杭眼里,却不是什么亲情,而是另外一回事了。

  卿卿我我,成何体统!

  就算是青梅竹马,之前当了那么多年的朋友,一下子身份转换成情侣了,进入状态倒是挺快?当初情书里还写对自己一见钟情再见倾心三见误终身,结果自己还没什么表示,就分分钟跑去和别人好了!

  楚杭咬牙切齿地想,段影菲有一点说的倒是没错,为爱跳楼这种人,并不是真的爱到极致,就是表演型人格,自己感动自己,绝情起来比谁都翻脸快,她们的爱就像龙卷风,来得快去得也快。

  楚杭觉得自己就不应该把谭音送给自己那些情书留下,更不应该还吃饱了没事干一封一封按照时间顺序整理好,唯一庆幸的是自己还靠着理智的约束坚持没拆开看。

  这女人,一句真话也没有。口口声声说爱自己不可自拔,结果转身就和周铭十年挚友终成爱情了?

  呵。

  自古朋友和恋人就泾渭分明,这种从朋友转正当恋人的,能有什么好结果?还不是最后以分手收场,连朋友也没得做?

  楚杭想,我就看你们什么时候分手!

10262 3580489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804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