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十五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6-21 22:06:15

  仿佛上天还嫌这玩笑开的不够似的, 谭音强忍着内心的情绪到了图书馆,心情低落地往建筑专业书那排书架走去,结果还没走到, 她抬头间却已经见到了一对熟悉的身影。

  是楚杭和Anna。

  此时两人站在专业书架前,Anna似乎有本书够不到,楚杭正抬手帮她拿。这个角度, 谭音看不清楚杭脸上的表情,然而Anna那仰面看向楚杭的表情却是一览无遗。她的脸上混杂着欣赏、崇拜, 还有谭音一目了然的爱慕,那是竭力想要掩饰的感情, 然而仍旧透过Anna那看向楚杭时带着光的目光清晰而透彻地流露了出来。而谭音眼尖,一眼看到, Anna手里抱着的那堆资料里, 确确实实夹着一封粉色的爱心信封……

  眼前这副场景,男生挺拔英俊冷然, 女生阳光开朗活泼,又都是学霸,简直天造地设的一对。

  自己喜欢楚杭,楚杭不喜欢自己, 而他现在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并且是明显更门当户对的幸福, 理智上来说, 谭音知道自己应该替楚杭高兴,然而她觉得自己到底是小家子气, 此刻不仅一点高兴不起来,心里还堵得慌,然而还没法发作,如果楚杭喜欢了段影菲,自己还能安慰自己楚杭不值得自己的感情,因为他瞎,可Anna人大方得体又热情外向,上次博物馆一行,明显能感觉出这姑娘的体贴温柔和善解人意,让谭音连嫉妒都嫉妒不起来。

  楚杭和Anna还在书架上找着什么专业书,然而谭音一点也不想再待下去了,她匆忙转身,落荒而逃。

  此刻的谭音,谁也不想见,只想一个人待着。

  而就像是为了应景配合谭音的心情一样,刚才还艳阳高照的天空,此刻已经被西边飘来的乌云完全遮盖了起来,天色晦暗,显然在酝酿着一场雷雨。

  谭音刚经过操场,果然雷声大作,大颗大颗的雨滴就这么砸了下来。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谭音眼见天气转色,早就找了个隐蔽的树荫下走着,此刻这条路上也几乎没有行人,因此谭音随着雷声的凭空消失也没有引起任何注意。

  可成也没有人,败也没有人,没人能瞧见谭音隐身,自然没人撑伞可供谭音躲藏。

  谭音索性也不跑了,她找了个树底下坐下,头顶树叶和枝丫里打落下来的雨滴让她发冷,她不自觉就蜷缩起来,然后抱紧了自己的腿,把自己的脸埋进了膝盖。

  下雨天哭的话,就不知道到底脸上流过的是雨水还是泪水了。

  这句话虽然很俗,然而谭音一直觉得是真的,直到此刻实践了,才知道并不真实,因为雨水是冷的,而泪水是滚烫的。

  仗着反正没人看见自己,谭音一个人就这么坐在雨中的树下,哭得稀里哗啦的。
其实再跑个几分钟前面林荫道拐角处就有个小花园,那里就有个可以避雨的小石亭,然而谭音却觉得一分钟都坚持不下去了,刚才在段影菲面前绷着的情绪,在雷雨开始的这一刻,全面瓦解,她一点也伪装不下去了,只觉得心里堵着一块石头,而这悲苦的气氛加剧了谭音的联想,她一想到楚杭以后会只对Anna微笑,只在意她,只看向她,和Anna牵手、接-吻,她就越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心魔横生,不愿放手,偏偏束手无策,无可奈何,求而不得……

  理智告诉谭音自己哭也没有用,甚至没什么好哭的,楚杭就算不和Anna在一起,也没准未来会和Betty在一起,没有Betty,也会有Cathy,总之也轮不到自己,然而谭音还是忍不住难过,她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尝试过努力压抑,然而最终还是逃不开喜欢两个字,大概有时候感情是一种宿命,逃不开争不过,谭音甚至可悲地发现,自己对楚杭,反而越陷越深了。
只是在暗恋这场戏里,谭音刚刚重振旗鼓准备隆重登场,楚杭却已离席。

  有些难过和心碎,根本没有办法倾诉,除了哭,好像真的没有别的办法。

  雷雨越下越大,一点也没有停的趋势,谭音索性放声大哭,直到哭到眼睛红肿,整个人都有些一抽一抽的呜咽,谭音才觉得情绪倾泻的差不多,自己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开始晃晃荡荡站起来。

  失恋就失恋吧,幸好自己没再和楚杭又认认真真去表次白,否则除了被拒绝之外,恐怕还要遭受他的嫌恶――他心里有都别人了,更害怕自己这样的死缠烂打型选手纠缠了。

  谭音决定做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眼泪留在雷雨天,明天开始又是一条好汉!

  只是她刚坚强地站起来走了没多久,眼前就闪过了熟悉的人影。

  周铭此刻撑着一把伞,手里还拿着另一把伞,行色匆匆地走在雨中,谭音想也没想就赶紧快步追上,好不容易遇上个撑伞的路人,还是自己的朋友,岂不赶紧抓住机会蹭个伞?也算是这种坏天气里还失恋的唯一安慰了。

  只是周铭走得实在是快,他像是赶着去见什么人似的,几乎撑着伞在雨中小跑着,一只拿着伞柄的手还抽空出来拨了手机,脸色有些焦急地等待着接听。
谭音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堪堪跟上了周铭的步伐,他此刻已经走到了拐角处的小花园,而从不远处绿树掩映的石亭里,传出了几个女生叽叽喳喳的声音,周铭听到声音,像是松了一口气,皱紧的眉头渐平,他有些无奈又宠溺地放下了手机,然后抖了抖手里另一把伞,面带微笑地快步朝石亭走去。

  他确实是赶着去见什么人,谭音此刻心下也终于了然,周铭怕是要给石亭里的谁送伞,而这个谁,也毋庸置疑,恐怕就是周铭一直害羞着不肯带出来的女朋友了。

  谭音这下终于收起了自己的悲伤心碎,决定跟着周铭去会会他这位小女友,她此刻终于跟上了周铭,钻进了他的伞下。

  看得出来,周铭对自己这位小女友真的十分上心,越发靠近石亭,他脸上的甜蜜和期待浓的都可以化成实体。

  只是……

  只是临到石亭,当他正准备跨步上前,却听到石亭里传来了女生们揶揄打趣的声音――

  “你知道那个周铭吗?他现在可是以你男友的名义自居呢。上次我去学院开会,老师问你到了没,说有个资料要给你,就是这周铭自告奋勇说‘她是我女朋友,老师您把资料给我我来转交就行了’,我的天啊,他不尴尬我都替他尴尬……”

  “怎么不是啊,现在法学院已经有不少人知道了,以为他真是你男朋友呢。”

  ……

  周铭被这突如其来的对话打乱了步调,他顿在了原处,脸色有些苍白,紧抿着嘴唇听着。

  在其余女生叽叽喳喳的攻讦之后,终于响起了审判的声音――

  “他自己傻啊,我什么时候答应做他女朋友了?我不过平时找找他联系一下他而已,我们根本就没怎么单独见过面,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错觉?”女生的声音娇俏却也傲慢,还带了点没好气,“我对他态度不错,就是因为看在他成绩好,能帮我写论文做作业签到的份上,但我根本没想过做他女朋友,你看他平时约我,我答应过吗?我都用借口推脱了,说自己参加社团活动多,没空,一次二次了,难道他还没识趣地接收到我的信号吗?可真是自作多情!”

  周铭浑身像是冻住了一般,而谭音也彻底愣住了。

  这声音化成灰谭音也记得,可不正是不久前才来游说自己组成复仇者联盟的段影菲吗?!

  石亭里的几个女生却不知道这么大雷雨天,石亭外竟然还有别人,仍旧口无遮拦地聊着――

  段影菲显然在被楚杭拒绝的打击下心情烦闷,说起话来也更刻薄自私了:“何况他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我们是一个世界的人吗?怎么也不照照镜子,我可能和他在一起吗?”

  其余几个女生显然都是捧着段影菲的一丘之貉,当即恭维道:“怎么不是,他这样的,怕是找女朋友都悬,更别说找你这样的女朋友了!”

  “怎么不是啊,周铭平时人一多,发起言来都紧张,话还少,虽然学习认真,但是感觉一点也不合群,总是独来独往的,为人又内向,你们还别说啊,现在什么犯下大案的那些凶手很多都是这样的,别看平时默不作声没什么存在感,文质彬彬的,结果搞不好是心理变态!”

  段影菲一声怪叫:“你说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都怪我自己不好,当初为了想蹭个免费写论文的代笔,给了他不切实际的幻想,可主要还是他自己情商低啊,他几次说了想做我男朋友的话,我也都没接嘴保持了沉默,或者扯开了话题,结果他不仅没get到我的意思,还觉得我是默许了和他成为男女朋友!这种事我怎么会默认啊!”

  “对啊,影菲,你还是小心点,这种平时越是沉默内向的人,偏执起来越是可怕,爆发起来也越是恐怖,我看你还是找个机会明明白白拒绝他吧!”

  “恩!”段影菲沉吟了下,“刚才还给我打电话呢,我没接,看来下次是时候给他说清楚了,反正这学期接下来也没什么课程需要写论文了,我也用不着和他再接触了,这次就措辞激烈点拒绝,让他彻底死心,别还纠缠我了。”

  ……

  后面的话,谭音已经气愤到完全听不进去了,那些女生轻巧地在背后议论完戳完别人的脊梁,就一点不在意地转移话题聊到美妆和最近新出的电视剧了,连一点背后议论人的愧疚都没有。

  而连隐身了意外旁观这一切的谭音都如此感同身受的气愤,就更别说作为当事人的周铭了,他显然压根没料到自己心目中腼腆的学妹竟然是这样的人,此刻不仅脸色苍白,连嘴唇都显得有些发白。

  石亭外,雷雨仍旧肆虐,寒风裹挟着湿气和雨珠,谭音忍不住都冷得瑟瑟发抖,而周铭,则显然不仅生理上能感知寒冷,恐怕这一刻,更是透心凉了。

  谭音从没料到,周铭的那个“女朋友”,会是段影菲,她不知道段影菲不仅在楚杭面前装,在周铭面前也是可着劲地拗造型硬生生营销出了“好学腼腆新人学妹”的人设,把从没谈过恋爱思想单纯的周铭骗得团团转。

  周铭拿着手机的手垂了下来,他敛了眼神,一脸茫然又受伤地看向地面,他脸上刚才那种期待和甜蜜的表情已经瞬间如退潮的潮水般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难堪和狼狈。

  他这样好脾气的人,即便面对这样背地里的侮辱攻击,也都没有失态,只是轻轻咬着嘴唇,然后丢下了那把本来想给段影菲送去的伞,径自回头走了。

  看着自己的朋友被这样欺负,谭音简直怒不可歇:“周铭!你就应该冲进去,好好地训斥那几个嚼舌根的女生!然后好好把段影菲骂一顿,揭穿她的假面目!”

  只是她如今隐着身,周铭断然是听不到自己说话的,他真的是非常温柔又好说话的人,总是替别人着想,自己吃亏也总是老好人地笑笑。

  只是谭音却咽不下这口气,楚杭突然脱单本来就让她心生烦闷,如今段影菲还欺负到了周铭头上,谭音实在觉得不能就这么算了。

  只是按照周铭的性格,这个插曲,要不是自己隐身正好撞见,恐怕周铭也不会告诉自己,一来他不擅长背后说人是非,二来,这样尴尬又难堪的事,他肯定也并不想让谭音知道,是决计不会对谭音开口的……

  那本应该不知道这件事的自己,又怎么才能主动介入帮周铭讨个公道呢?

  只是谭音没想到,自己这个顾虑,很快就没有了。

  她实在是低估了校园里八卦的传播速度,等雷雨停了,谭音刚湿漉漉地跑回宿舍洗了个热水澡出了淋浴间,就见蒋一璐望着自己欲言又止。

  “怎么了?”

  “谭音,你这眼睛怎么这么红肿……是因为什么哭了?”

  谭音睁眼说瞎话胡扯道:“就刚才下雨我正好跑进学校外面那个电影院看了个悲情电影,一下子为别人的爱情流尽了眼泪。”

  虽然这话是假,但谭音觉得,也不算全假,自己可不是为了楚杭和Anna的爱情泪流满面了吗?

  好在蒋一璐并没有深究,她很快接受了谭音的说辞,然后开启了新的话题:“对了,法学院那个周铭,是你朋友对吧?”

  谭音点了点头:“是啊,没错。”

  蒋一璐把手机往谭音手里:“你自己看吧。”

  谭音接过手机一看,结果整张脸就沉了下来,这是蒋一璐担任版主的校园八卦板块,里面常年有最新鲜的校园八卦,而此刻,一个飘红贴正挂在板块首页,帖子的名字十分夺人眼球――《扒一扒法学院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男》,谭音抿着唇点开,果不其然,里面赫然正在讨论着周铭和段影菲,而楼主显然是那天石亭里的某个女生之一,各种添油加醋下,愣是把周铭营造成了那种莫名其妙就病态认定段影菲是自己女友,并强行要谈恋爱的偏执狂,周铭的内向和腼腆则被塑造成了阴沉和有心机……

  谭音根本没心情看完,她把手机丢给了蒋一璐:“是最近学校里实在没发生什么值得茶余饭后讨论的事吗?全校师生就这么无聊,来不停关注这么丁点小事?”她气愤道,“而且这根本就不是实情,周铭根本不是这样的人,他完全是被段影菲给骗了!”

  蒋一璐点了点头:“我知道,我相信你的人品和交友眼光,这帖子我可以删,但等我发现的时候,浏览量已经几十万了,对周铭会造成不良影响简直是铁板钉钉了……”她说完,补充了一句,“这个贴会这么火,主要也很巧,因为今天刚新闻通报了一起案件,就是一个男生追求一个女生,女生拒绝了好几次,但男生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心一意觉得两人就是在处对象,对女生各种骚扰,最后女生忍无可忍言辞怒骂,结果这男生就把女生给捅死了……这新闻本身热度很高,而这个帖子里,你看,把周铭营造的形象完全和这新闻事件里男生的形象差不多,能不引起轩然大波吗?”

  谭音心下了然,帖子能删,但人心里的偏见却删不了,周铭单纯善良,平白无故被段影菲利用,被她背底下这么羞辱,如今还要蒙受这种不白之冤。

  而既然现在这个帖子都出来了,谭音也没什么好顾忌得了,她跑到了咖啡馆,径自把周铭给约了出来。

  *****

  学校就是个小社会,舆论的发酵比什么都快,周铭显然也得知了校园论坛的帖子,他脸色苍白难看地在谭音对面坐下,脸上露出无奈而狼狈的笑:“你也看到了?”

  谭音和周铭是一起长大的交情,她看了周铭一眼:“你准备怎么办?”

  周铭低下头:“还能怎么办?是我自己会错了意,是我自己情商低人太笨,找不到女朋友也是正常的。”

  看着好友如此自暴自弃,谭音心里一点不是滋味:“我要早知道你那小女友是段影菲,我可早就棒打鸳鸯了,她根本配不上你。”

  周铭有些无奈也有些伤感:“是我自己眼瞎识人不清。”他难堪道,“现在论坛里都说我这样的人一辈子找不到女朋友的,我想想人家说的也没错,我竟然会喜欢段影菲这种人,还被她骗得团团转,确实是品味有问题。”

  “你这么好,怎么可能找不到女朋友!”

  周铭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低头。

  “你得澄清!”

  “还能怎么澄清。”周铭声音挺难过,“三人成虎,我也没什么证据可以自证清白的。”

  “你马上就有了!”电光火石之间,谭音倒是有了个主意,“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女朋友了!”

10262 3580121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801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