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十二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6-18 21:10:14

  谭音在宿舍修整了一整晚, 敷了一晚上的SKII面膜,在蒋一璐的指导下化了个超级精致的妆,在她的再三建议下穿上了据说有斩男杀效果的红裙。周六一大早, 谭音就踩着细带性感小高跟,跑去A市博物馆门口准备来一场说来就来的偶遇了。

  为了不错过楚杭和Anna,保险起见, 谭音七点半就在博物馆门口晃悠了,只是她没想到, 楚杭竟然比她到得还早,谭音走到博物馆时, 他已经长身玉立地站在了门口。

  大概自己这身红裙太显眼,还没等自己打招呼, 楚杭就看到了她。

  他微微皱了皱眉, 刚想开口,谭音就先下手为强地打断了他, 她佯装讶异道:“啊?这么巧啊楚杭?你这是来看博物馆?”

  虽然面上维持着镇定,但谭音的一颗心却扑通扑通剧烈跳着,蒋一璐说这样的打扮会吸引楚杭,然而此刻谭音却紧张怯懦起来, 楚杭确实在看她, 只是他在初见时看了自己一眼后, 就飞快地移开了目光, 此刻也只轻轻扫了眼自己的细高跟。

  还是有些打扮过度隆重了吧?

  谭音忐忑地想着,下意识便想给自己打圆场, 她磕磕巴巴解释道:“我、我是约了人一起来看博物馆,没想到这么巧和你遇到啊。”

  谭音说完,就有些后悔,这下完了,好死不死怎么用这种借口?自己平时不是挺机灵的吗?怎么刚才就傻了?!待会儿楚杭一定会以让自己和自己约的人一起逛把自己给甩开!

  不过大约是楚杭等待Anna的心情也有些紧张忐忑,他竟然没有就此不理睬谭音,只是继续皱着眉,表情不太好看道:“你约了谁?”

  “就、就一个法学院的朋友。”

  “男的?”

  “啊,是是,男的,周铭,你认识吗?就徐聿同学,和他同一届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谭音回答完,楚杭的表情就更难看了,他又看了谭音两眼,像是有些生气。

  大概是大周末好不容易和Anna两人世界还要偶遇自己实在不快,楚杭索性侧过了头,不想再看谭音。

  谭音绞尽脑汁,在微信上紧急呼叫了盟友蒋一璐,让她赶紧给自己来个电话,然后谭音装着意外般接了起来。

  “喂,周铭,啊?你说你来不了了?好的好的,你怎么发烧了呀?总之身体要紧,你休息吧,我正好遇见了同学呢,我就和我同学一起逛博物馆吧!”

  谭音装模作样地接完电话,然后可怜巴巴地看向了楚杭:“楚杭,我朋友来不了了,既然大家这么巧都要去逛图书馆,那不如结个伴?我就跟着你和Anna行吗?”

  楚杭没回答,只是表情却好看上了许多,谭音正想再狗腿地说点什么,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Anna的声音。

  哦,难怪脸色好看了,原来是Anna来了。

  “Hi,久等啦,楚杭。”

  Anna今天穿着性感俏皮的小短裙,长腿一览无遗,热辣四射,她跑上前,和楚杭打了个招呼,然后看到了谭音,她刚露出疑惑的表情,楚杭就开了口――

  “走吧,博物馆开门了。”

  Anna不疑有他,她朝谭音挥了挥手:“Bye,我和楚杭先走啦。”
“……”

  这两个人这么有默契的吗?一点没有同学爱吗?这是都不想带着自己?

  谭音一时之间有些尴尬,觉得自己简直像个给自己加戏的野鸡,就在她思考着是不是厚着脸皮跟上去还是算了做个人的时候,楚杭回了头,他冷冷地看了谭音一眼:“你不是要跟我们一起吗?还不跟上?难道要我等你?”

  他甩下这句话,就冷着张脸,转身继续朝前走了。

  谭音喜不自禁,赶紧顺杆爬,麻利地跟了上去。

  野鸡就野鸡-吧,做自己的野鸡,为自己加戏!送自己上天!

  *****

  A市博物馆是非常有名的地标建筑,非常好的融合了传统与现代两种元素,博物馆的选址就非常独到,在A市老城区的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区内,并且博物馆主体就连接着A市的著名历史名园御园。

  谭音不是没来过A市博物馆,但此前来,不过是抱着游客的心态来参观这里的展品,根本没从建筑设计的专业眼光去研究这个博物馆的独特之处。

  而她原本以为楚杭和Anna不过是以看博物馆设计为借口来行约会之实,结果……

  “可以看到,整个综合功能的中央大厅设计上进行了拆分,化整为零,但参观流线设计很棒,并且与博物馆主体与御园仍旧连为一体,在参观完所有展厅展品后,按照流线,非常自然就能参观到御园,既紧扣了博物馆的古典气息,又最大限度地还原了历史,诠释了A市的文化底蕴。”

  Anna拿着相机,一边拍,一边想着合适的中文措辞,一边提问道:“我在网上看过资料,这座博物馆百分之五十为地下结构,又和你说的御园这个文化遗产相接,建设过程里肯定会遇到深基坑支护上的问题吧?”

  “对,这个问题我后面一点说。”楚杭说着,从包里拿出了两份纸质材料,一份递给了Anna,“我们上一节设计课大作业做的是博物馆设计,我当时做了功课,这是A市博物馆各个功能区的面积和占比,还有一层二层的平面图,你可以对照着看。”

  他说完,看了探头探脑看向Anna手里材料的谭音一眼,抿了抿唇,冷冷道:“你别去打扰Anna,你和我看一份。”

  “哦……”

  谭音凑过头看了一眼楚杭手里的材料,就知道楚杭这种人考全系第一名,不是没有原因的,他显然做每个设计作业之前,都做了大量的调研和资料搜集,纸质材料上罗列的数据、设计理念、以及平面图,都详实而仔细。

  相比之下,谭音就看出了自己和他的差距,她在做上个博物馆设计之前,都没来以专业的眼光再研究学习下A市的博物馆,虽然最近自己立志赶英超美,疯狂学习之下成绩提高了不少,但设计大作业上的不足之处还是让谭音觉得羞愧。

  她和楚杭相比,还差的太远了。

  楚杭一边带着两人走,一边讲解:“这里设计的一段长廊,设计师的意图可能是为了让人们的视线收缩,从刚才宽阔的展品室,把目光收回来,完成一个空间上收放的转折,同时,这段狭窄的长廊也能给人心理上的期待感,然后走到这里,以水幕屏风和楼梯作为转折,自然而然地把人流带到地下展厅区域。”

  楚杭一进入建筑设计的讲解,整个人仿佛都完全沉浸了进去,他看着博物馆里的每个设计细节,专注而认真,而每每遇到那些让他共鸣的地方,他的嘴角都会不自觉地带上淡淡的笑意。

  谭音一边听着讲解,一边被他这种笑容弄得心猿意马,幸好楚杭平时笑得不多,他这样笑,简直教唆人犯罪。

  “整座博物馆在外部空间布局上,非常忠实地还原了芦原义信在《外部空间设计》里的观点,‘当外部空间布局带有方向性时,希望在尽端配置具有某种吸引力的内容’。”

  ……

  虽然因为Anna偶尔听不懂时,楚杭会再用英文讲一遍,但幸而可能他还是更习惯用中文,英文版本之外,总会用中文再复述一遍。谭音虽然英文不怎样,但也能知道,楚杭的中文版本讲得总是更详尽更仔细一点。

  Anna作为一名学霸,时不时问的那些问题,都非常专业深入,谭音其实也有不少问题,只是和Anna问的一比,简直是小儿科,谭音都不好意思问了。

  只是运气非常好的,她每次定定地盯着自己不明白的设计细节看了只要没多久,楚杭总会恰好讲起这个细节这么设计的理念和目的,虽然每次讲完,口干舌燥喝水之余,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都会充满谴责地瞪自己一眼。

  走完整个博物馆,Anna显然受教颇多,美国人大概比较直接,她兴奋地夸赞起楚杭来,什么“incredible”,“outstanding”,“talented”,“amazing”,“awesome”……简直信手拈来,用英文夸完,还不忘再用中文赞美一番。

  只可惜在夸赞人的中文俚语上,她就用得不太地道了――

  “楚杭,你真的好俊!”

  谭音:???

  Anna却并不知道这些用法的尴尬,继续赞美道:“你真的好甜!”

  谭音:???

  接下来的画风就更怪了……

  Anna一脸热情真诚道――

  “你威武雄壮!”

  “你玉树临风!”

  “你才高八斗!”

  “你刀枪不入!”

  “你虎背熊腰!”

  ……

  不得不说,这位美国朋友夸起人用起成语来真的有点丧心病狂了……

  谭音有点想笑,但她刚嘴角微微翘起,就看到楚杭正恶狠狠地看着她,虽然没说话,但他脸上就差挂着一句“不许笑”了。

  楚杭的表情有些虎虎的,脸颊露出些许窘迫的泛红,明明不是谭音的错,但楚杭还是瞪了她一眼。

  真是的!你瞪我干嘛啊!你怎么不去瞪Anna啊!谭音觉得自己真是无辜极了。

  Anna一通夸完,就跑去了厕所,留下谭音和楚杭面对面大眼瞪小眼。

  楚杭扫了谭音一眼,咳了咳,声音有些不自然道:“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谭音一本正经地摆手道:“没有,没有!真的没有!”

  都被楚杭瞪成那样了,她哪里还敢发表什么意见啊。

  结果没想到,自己这句话说完,楚杭的表情反而沉了下去,他安静了片刻,然后又一次不自然地看向了远处的展馆,一边冷静地发问道:“你要真有想说的,说就是了。今天我心情好,给你一次机会,想说什么都可以。”

  呵,男人。

  谭音心里冷笑道,这不就是惯常套路吗?夫妻双方在结婚纪念日里,妻子温柔地对丈夫道,亲爱的,我们这一路你辛苦了,今天这特殊的日子里,你要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尽管说就是了,我不会生气,还会虚心接受好好改正的……然后咧,然后丈夫要是真的傻不拉几地全说了,最后的结果呢?结果就是结结实实被自己老婆吊打一顿。

  楚杭一脸大度地表示说什么都可以,能真可以?自己要真说了什么意见,信不信楚杭回去就收拾自己?

  哼,谭音想,我才不上你的当!

  她当即义正言辞道:“没有!我真的没有什么想说的。”

  结果楚杭的脸并没有因此放晴,相反,他脸拉得老长,紧抿着嘴唇,然后意味复杂地看了谭音一眼,像个君心难测的帝王。

  虽然不知道理由,但是谭音能觉察出,楚杭其实是有点不爽的,而他不爽的结果,就是不搭理自己,看向不远处。

  谭音在这沉默里有些难熬,她努力地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试图理清楚杭这善变的男人为什么突然变脸,刚才……刚才也没发生什么啊,不就是Anna疯狂词不达意地夸赞了他一波而自己没有说话吗?

  等等……这么一回想,谭音突然有点反应过来了,楚杭是不是……是不是因为自己没有给他吹一波彩虹屁,所以生气了?

  “楚杭,你刚才问我还有什么说的,是不是想让我表扬你啊?”

  “没有。”

  话虽然是说没有,但你这个脸拉得这么长到底是怎么回事?

  谭音决定不管是不是症结所在,该放的彩虹屁还是要放,她咳了咳,正准备大肆赞美楚杭,结果就被人打断了……

  “我回来啦。”就在此时,Anna笑着走了回来,她看了看手表,“博物馆里边看完了,我们去看下外部结构和轮廓,再拍些照片做个速写吧。”

  谭音看了看楚杭,看来这是命,这波彩虹屁到底还是吹不出去了,不过她想,楚杭应该不介意吧,毕竟Anna都回来了,他心情总应该灿烂了,毕竟Anna的笑脸没准是自己几吨彩虹屁都比不上的!

  *****

  一行三人便走到了博物馆外,Anna每到一处都要念叨几句赞叹的英文,然后狂按镜头,恨不得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楚杭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大概是被Anna传染,竟然也拍了不少照。

  只是每一次――

  “谭音,站墙边去。”

  “……”

  这是建筑系的惯常操作,每每拍建筑物时,一般都会找个人做个参照物,这样更方便直观地在照片上大致感受到建筑物的比例和大小。自然,一般这类照片,主角是建筑物,站在那的人不过是个比背景墙强一些的参照物。因此,只要把建筑物拍美就行了,至于这个参照物,拍多丑都无所谓。

  作为一个建筑系学生,谭音深谙这一点,到底是个爱美的女生,她平时十分拒绝成为这类参照物,毕竟这类照片,对于作为参照物的人来说简直是灾难。

  刚新鲜出炉的例子就是陈自强,和自己女朋友去旅游,结果女朋友在名胜古建筑那留影的时候,陈自强职业病发作,最后给女朋友拍的照片,建筑物华美高大,女朋友则不是拍糊了,就是正好找了最丑的瞬间拍了进去,在翻白眼的,裂开嘴毫无形象大笑的,头发被风吹糊满脸的,完全逆光成黑脸的……如今拿到照片女朋友就和陈自强闹分手了……

  做参照物这种事,自己和Anna之间,楚杭果然是选择了让自己去。只是虽然心里不是滋味,但谭音还是好脾气地站了过去,拍就拍吧,她对准楚杭的镜头露出了灿烂的笑,认真摆着pose,就算楚杭拍摄的主角不是自己,但自己作为个配角,也要拿出主角的气场来,就算是给自己加戏的野鸡,也要做最野最烈最狂的那一只!

  结果也不知道怎么的,明明A市博物馆楚杭此前做大设计时早就拍了不少了,今天大概是为了在Anna面前表现还是怎么的,突然拍照兴趣大涨,谭音刚从墙角边回来,楚杭就一个示意,又让自己站回去了。

  A市博物馆但凡能看的几个外立面,楚杭竟然一个不落地让自己都去做了参照物拍了个通透。

  只可惜这家伙十分卸磨杀驴,等拍完了,谭音提出想看看,楚杭竟然冷冷地把相机一收,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只是大概他内心对自己的不上道也有些许尴尬,藏相机的动作急促到近乎有些粗鲁,声音也带了些不自然:“摄影作品也是原创版权,也拥有知识产权,你要看自己拍去。”

  “……”

  行吧,你这个男狐狸精欲拒还迎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楚杭越是这样,谭音心里的斗志反而越发昂扬,她想,她一定得把楚杭搞到手,等到手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到时候再一笔笔地秋后算账!

  之后的时间,三个人找了博物馆外的一处花坛,静静地坐下来开始写生,谭音和Anna坐得比较近,而楚杭却选了个离她们有一段距离的位置,在谭音的斜后方开始画起来。

  虽然初衷是来破坏楚杭和Anna的两人约会,但最终,谭音也沉浸在这场学习之旅里了。她听完楚杭的一番专业讲解,再联想自己之前的博物馆设计作业,一下便有些醍醐灌顶,意识到自己的设计里存在哪些问题,在哪里可以做到更好。

  一时之间,谭音倒是也沉静下来,她认认真真地看着眼前极具古典设计感又矗立在现代化的闹市区仍和谐完美的博物馆,一边画着速写一边思考着博物馆设计师的思路。

  谭音一旦投入某件事,就是全情投入,等她反应过来,才知道自己竟然保持着相同的姿势画了半个小时,她转了转脖颈,揉了揉颈椎,只是这样一侧身,她才觉得有些不对。

  有人在看她。

  谭音循着那视线下意识回头,结果不期然地和楚杭的目光撞到了一起。

  画博物馆的宿舍,他看自己干嘛?

  而接触到自己视线的楚杭几乎是立刻就转开了头,然后他盯着博物馆,专注地看了几眼,又低头画起来。

  哦,大概是不小心看到自己了吧。

  谭音没多想,又重新低头专注起自己的速写来。

  Anna画完速写,还十分意犹未尽,她看了看时间:“要不我们就去下一个点,去看看A市美术馆吧?”

  她的提议非常合理也很自然,A市美术馆离博物馆不远,一般建筑系学生出门刷建筑,都是一天安排这两个点的,半天博物馆,半天美术馆,紧凑又不浪费时间。

  只是谭音却有点进退两难,她当然是想跟着去的,如今倒不是想当大电灯泡了,就单纯只是想跟着楚杭能多学点东西,多看点建筑物,只是今天自己信了蒋一璐的邪,穿了这双细高跟,一上午走了一整个博物馆脚跟已经磨破皮了。虽然自己一路不动声色努力维持穿着高跟鞋如履平地的优雅,但谭音觉得自己已经快到极限了,她总算是理解了小美人鱼变换出腿以后每一步像走在刀尖上的感觉……要是再去刷一个美术馆,自己这两条腿和脚后跟,恐怕是要废了。

  只是在她纠结之际,楚杭倒是替她做了决定。

  他轻轻地扫了谭音一眼,然后抿了抿唇:“不好意思,我下午临时有点事,今天的行程就先到这里吧,明早八点,我们直接美术馆门口见。”

  Anna虽然有些失望,但也点了点头:“行,那下午半天我准备在附近逛逛,这里似乎有不少景点。”她看向谭音,“谭音你要和我一起逛吗?”

  “不了不了。”谭音求之不得能赶紧回学校把鞋子换了,当即连连摆手,“我得回学校了,还有个建筑力学的作业没做呢。”

  楚杭给Anna讲了些景点的路线和注意事项,又给她叫了出租车,目送着她上了车,才转身准备离开。

  这一下,谭音觉得自己又酸了。

  什么嘛,怎么对Anna就这么体贴!给人家还叫车这么绅士,怎么不给自己也叫个车回学校啊!轮到自己的时候,楚杭这家伙竟然就这么径自转身走了!

  而就在谭音腹诽之际,楚杭像是有所感应般转回了头,他皱眉看向谭音:“你还愣着干吗?”

  “啊?”

  “不是要回学校?”

  “是啊。”

  楚杭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谭音一眼,扔下一句:“我也回学校。”然后转身走了。

  ???

  既然你也回学校,那为啥咱俩不拼个车一起走呢?

  谭音满肚子疑问,一步三回头看向刚才的出租车打车点,然后跟上了楚杭的步伐,跟着楚杭走到了一个……一个大型购物中心?!

  “楚杭,你是要买什么吗?”

  楚杭却显然懒得理她,径自走向了一个女鞋品牌店。

  谭音生怕他不知道,赶紧解释道:“你要买鞋吗?但这个牌子只做女鞋,没有男鞋。”

  楚杭却置若罔闻,冷着一张好看的脸,还是走进了这家鞋店。

  谭音揣摩圣旨般地揣测着楚杭的想法,她试探道:“还是说你就要买女鞋?买给别人送礼?不过这家店的女鞋风格都是休闲风的,听说穿着是真的超级舒服,唯一的短板就是不太好看,你要是送女生鞋子的话最好还是买那种一看颜值就很fancy的!”

  这一次,楚杭终于勉为其难地抬了抬视线,一脸不解地看了谭音一眼:“真不能理解你们女生,好看但穿着不舒服有什么意思?”

  “那你找女朋友,有两个选择,一个很美但很作,还有一个‘我很丑但是我很温柔’,你要哪个?”

  “……”

  楚杭噎了噎,大概是被反驳到无言以对,楚杭飞快扫了谭音一眼,神色不太自然,耳朵有些微红,然后他在店里扫了一圈,就指着一双鞋对店员道:“这双。”
说完,他转头看了眼谭音:“你穿几码?”
“36,怎么了?”

  楚杭没理她:“拿一双36的。”

  谭音一头雾水,但还是在楚杭的注视下试穿了鞋子,不得不说,虽然卖相不算多好,但舒服是真舒服,一脱掉那双细高跟再穿进这双鞋,谭音只觉得自己的脚都被解放了。

  “行了,你穿着走吧。”楚杭离开了一会儿,再回来时却直接丢下了这句话,他抿着唇看了一眼谭音,然后别开了头,“你那双高跟鞋太丑了,污染我的视线,我实在忍不了一路看这么丑的鞋子了,这双买下给你了。”

  谭音:???

  结果谭音还没说什么,楚杭就又瞪了她一眼:“日行一善,扶贫。”他瞟了谭音一眼,然后又加了一句,“审美贫乏是一种新型贫困。”

  “……”

10262 3579208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792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