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十九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6-15 21:09:12

  谭音美美地睡上了一个温暖的觉, 建筑手绘课一结束,她刚想跟上蒋一璐,结果发现这家伙已经跑没影了, 蒋一璐最近神神秘秘,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谭音没办法,兜兜转转绕了一圈, 最终还是钻进了楚杭那把大得出奇的伞下。倒是楚杭今天的步子走得非常缓,谭音完全不用小跑就能轻松跟上。

  只是看着伞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的雷雨, 谭音有些多愁善感的无奈上了:“什么时候我才能恢复正常啊。”她哀怨道,“好想喝奶茶, 这种天气就应该摄取糖粉,好想去学校外面那家甜品店, 点一杯乌龙奶茶, 加椰果和布丁啊。”

  谭音虽然抱怨,但也知道雷雨天气过去之前, 自己还是安分点待着为妙,只是好像偏生要让自己眼红似的,楚杭竟然这一路就往校外的那家甜品店去了。

  因为是雷雨天,这家甜品店里意外的人并不多, 楚杭点了单, 然后找了个非常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坐下。

  没过多久, 服务员就给楚杭端来了他点的热饮――好死不死, 那就是一杯加了椰奶和布丁的乌龙奶茶!

  谭音都快羡慕哭了,她只能猛吸了两口奶茶的香气, 然后哀怨地坐在楚杭旁边,虎视眈眈地看向这杯奶茶。

  只是楚杭点归点,喝却不喝,他很快叫来了服务员,咳了咳:“突然不想喝奶茶了,太腻了,帮我再来一杯伯爵红茶吧。”

  服务员笑着点了点头,没多会儿,就给楚杭又上了伯爵红茶。

  男人的心,可真是说变就变,谭音简直看得目瞪口呆,这刚点完奶茶才没多久呢,就突然不爱了,移情别恋伯爵红茶了……

  只是楚杭不想喝那杯乌龙奶茶,那干放着也是浪费,如今他选的这座位又靠着角落,前后左右都没有人,而就在谭音内心蠢蠢欲动试图犯罪之时,楚杭竟然站起了身去了厕所……

  天时地利人和,这种情况,谭音只觉得,不喝不是中国人!
她当机立断,咬上奶茶的吸管,喝了一口。

  这奶茶是用不透明的纸杯装的,自己就算喝了,一点也看不出来。

  一口下去,谭音只想感慨,奶茶真的太好喝了!

  而正小口小口喝着,楚杭就回来了,他果然是看不见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和冷淡,坐下后,果真对那杯奶茶不闻不问,只顾喝着自己的伯爵红茶。

  于是谭音偷偷喝着奶茶,楚杭喝着红茶,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坐着,气氛竟然十分静谧安宁,只是……

  只是很快这种安宁就被徐聿给打破了,这家伙风风火火推门走进了甜品店。

  “不是本来说好了咖啡厅见吗?”徐聿拍了拍肩上溅到的雨珠,环顾了下装饰十分少女的甜品店,脸上充满了一言难尽,“怎么选到这儿来了?你又不喜欢吃甜品?”徐聿一边说,一边坐了下来,还不忘一边抱怨,“而且这甜品店里也没几个人,你至于找个这么七拐八扭才能找到的角落坐吗?”

  楚杭的语气却很镇定:“老是去咖啡厅,我厌倦了,这里有新鲜感。”

  “行吧。”徐聿摇了摇头,“要不是刚才在这甜品店门口的伞桶里见到你那把高级定制伞,我还以为我听错了碰头地点。”说起那把伞,徐聿似乎又十分疑惑起来,“不过我能问问你为什么要特意去找人定制了那么大伞面的一把伞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许仙转世,要撑着这么大一伞上断桥找白素贞呢。”

  “……”

  这个问题,不仅徐聿想问,谭音其实也十分想问,如今她便和徐聿一样正襟危坐洗耳恭听。

  结果没想到,楚杭压根就没有回答,他瞪了徐聿一眼,干巴巴道:“徐聿,你管得太宽了。”

  徐聿只笑,而谭音刚想吐槽,却不料鼻子发痒,打了个惊世骇俗的喷嚏。

  谭音揉了揉鼻子,虽然有些尴尬,但想着没人听得见自己,也就安心下来,只是没过多久,她又打了第二个喷嚏,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

  感冒自然是不可能的,谭音努力嗅了嗅,才终于发现了罪魁祸首――徐聿的外套上还带了点淡淡的香水百合味。

  谭音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哀嚎:“徐聿你真是和我有仇吗?我香水百合花粉过敏啊!你刚从哪个脂粉堆里出来啊,衣服上蹭了这么多香水百合的花粉!”

  她说完,一边打喷嚏,一边就准备起身离开,只是她还没走,就听到楚杭先她一步开了口――

  “你这外套太丑了,脱了吧。”

  徐聿:???

  “不是吧?”徐聿完全不相信,“段影菲说我穿了特别帅!”

  “她的话你也能信?她说之前肯定让你给她划考试重点了吧?”

  “……”徐聿一时无法反驳,一言不发地脱了外套。

  结果楚杭还不忘补刀,他皱了皱眉:“把衣服拿开点,我一把你和这件衣服联系起来,顿时觉得你的形象都降级了。”

  一想到自己颜值在朋友心里都会因为这件衣服而下降,徐聿二话没说,从善如流地就把这件沾了百合花粉的衣服拿远了一点。

  谭音松了口气,她果然停止了打喷嚏,又重新坐回了楚杭身边,偷偷摸摸又喝了两口奶茶。

  不过脱了衣服,又坐了片刻,徐聿就觉得有点口渴了:“我点的咖啡怎么还不来?”他看了眼楚杭身边那杯奶茶,“你自己点了红茶,所以这杯奶茶是给我点的?”

  虽然觉得楚杭给自己点了杯奶茶有点奇怪,但徐聿口渴得要命,压根没多想,就径自拿起了那杯奶茶准备喝。

  谭音忍不住开口劝阻:“你别喝啊!那是我喝过的!!!徐聿,你好好等你的咖啡就行了!”

  可惜就算谭音急得要命,徐聿也压根听不到,他伸手拿起了奶茶,就径自准备喝,结果就在吸管快要入口的瞬间,他手中的奶茶被楚杭给强行拿走了。

  “不是给你喝的。”

  徐聿一脸不信:“那你自己都点了红茶了,这杯放在这里也不碰,不是给我的是什么啊?”

  楚杭虎着脸:“我自己喝。”

  徐聿不说话,一脸“我知道你是爱我为我点的你就别不承认了”的表情看向楚杭,胸有成竹道:“那你倒是喝啊。”徐聿说完,还贱贱地补充了一句,“你要不喝,那我就喝了。”他一边说,一边就作势要去重新抢回楚杭手里那杯奶茶。

  楚杭显然并不想喝奶茶,然而他像是和徐聿杠上了,死活不让他喝一般,楚杭竟然硬着头皮径自拿起那杯奶茶,泄愤般地大吸了一口。

  喝完,楚杭才再次看向徐聿:“行了,我喝了。你等你自己的咖啡去。”

  徐聿有些失笑:“楚杭,我怎么觉得你最近怪怪的?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楚杭侧开头抿了抿唇:“你多心了。”他垂下视线,转移了话题,“你不是让我帮你看一个建筑合同吗?拿来,里面有什么术语你不懂的?”

  徐聿一拍脑袋,想起了正事,赶紧从包里掏出份合同:“就这个,是我帮我朋友家友情看的合同,我自己改过一遍了,但有些专业的东西只有你们专业人士才知道有些条款里的隐形陷阱,你再给我把把关。”

  只是楚杭冷静镇定地看起了合同,谭音却有些冷静不了了。她盯着那杯奶茶,虽然自己只悄悄喝了一点所以楚杭没发觉什么异样,但他喝过了,自己就不能再偷喝了……

  一想起这,谭音心里就有些哀怨,她看了一眼楚杭:“你知道吗楚杭,你这样喝了我喝过的奶茶,四舍五入我们就算是间接接吻了,而且这还是你主动的,按道理来讲……”谭音咳了咳,振聋发聩声情并茂道,“你得对我负责啊!”

  楚杭原本正一边看着合同一边拿起红茶抿了一口,几乎是毫无征兆的,徐聿就看着自己这位一向礼仪家教完美到近乎苛刻的好友,突然被茶就这么给呛到了……

  “楚杭,你没事吧?”

  楚杭迎着徐聿的目光,克制而艰难道:“没事,就看到一条特别夸张的条款。”

  “哦,那你快给我改改。”

  谭音因为这连续不断的雷雨天,都已经隐身了好几天,无聊之下想着反正没人听见自己,索性大放厥词,她往楚杭身边一坐:“楚杭,我这个人不贪心,叫你对我负责,既不要你的人也不要你的心,你就给我买套房就行了,我看西郊那个恒欣花苑大平层不错,要不行的话,给我买个卡宴也行……”

  “……”

  徐聿有点紧张,因为他发现,楚杭越是看合同,这眉头皱得就越紧起来,他不安道:“楚杭,这合同我没看出的隐藏问题还有很多?”

  结果出乎徐聿的所料,合同里虽然确实有几个建筑专业人士才能看出来的坑人条款,但大部分自己改的没问题,也不知道楚杭刚才表情为什么黑成了那样,这合同条款说句实话,整体还算挺公平的呢。

  徐聿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总觉得最近一阵,楚杭挺怪的,或者应该说,其实也不是最近,楚杭这怪,其实持续了也有一段时间了,之前每每雷雨天,楚杭都紧锁着眉一脸难以取悦,而最近,每每雷雨天,徐聿发现,楚杭除了偶尔黑脸外,表情就生动多了,他有时候会挑眉,有时候会脸红,有时候会嘴角微微上扬,有时候会心不在焉……

  两个人讲完合同,推开甜品店门离开,正巧一辆摩托车飞驰而过,楚杭早就眼尖看到了摩托,然而他刚挪了下步子,竟然就又重新入定在了原地般没有动,最终摩托车驶过两人面前的水坑,硬生生溅了楚杭一裤腿的泥水。

  虽然徐聿对楚杭的反应异常有些震惊,谭音却糊里糊涂压根没意识到什么,在她看来,楚杭因为反应迟钝被驶过的摩托车溅了一身水,然而虽然楚杭很倒霉,但倒是救了自己一条狗命,因为如果楚杭当时移开了,被溅到的就是站在他身后不远处正看着雷雨发呆的自己了。

  谭音看着楚杭还在往下淌水的裤子,顿时也有些于心不忍:“楚杭,谢谢你为我当盾牌了,我感觉自己还要问你要恒欣花苑大平层实在不地道了,房子不要了,车子……算了算了,车子也不要了……”

  徐聿本来就有些诧异楚杭的异常,结果洁癖如楚杭,被溅了浑身这样的一身泥水,脸上不仅没有露出嫌恶的表情,竟然……竟然几不可见地笑了?!

  徐聿简直呆了。只是很快,徐聿冷静了下来,他回想了一下楚杭近期的表现,利用一个法学生专业强大的逻辑分析能力,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

  “楚杭,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楚杭愣了愣,随即下意识就抿着唇否认:“没有。”

  徐聿一百万个不相信:“可你最近这就是谈恋爱以后的征兆啊,突然无缘无故地笑,无缘无故地皱眉,无缘无故就表情很丰富,好像突然被人打通了任督二脉,懂七情六欲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楚杭顿了顿,但很快,他就恢复了冷静,镇定地反问道:“这话应该我来问你,你平时根本不喜欢花,今天怎么会衣服上沾了那么多百合花的味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你给谁送花了?”

  “……”

  徐聿演技娴熟非常自然地看了眼雷雨,顾左右而言他道:“还是先不说这些有的没的,正好这时候雨有点变小了,赶紧抓紧先回学校吧。”
楚杭没有反驳,撑开伞,就准备走进雨里,徐聿赶紧也闪身准备躲进他的雨伞里,结果被楚杭毫不留情地给赶了出去,他瞥了徐聿手里的伞一眼:“你自己没带伞?”
徐聿笑嘻嘻道:“反正你这伞大,你人又比我还高那么一点点,你撑着我蹭个伞不行吗?”

  “不行。”楚杭冷酷无情道:“你身上有百合味,我不喜欢,你自己走。”

  谭音站在楚杭身边,颇为同情地看了一眼徐聿,而恰逢此时,楚杭和徐聿的面前驶过一辆三轮车,车上正用扩音机播放着一首老掉牙的口水歌――

  “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的罪……”

  “……”

  徐聿一脸哀怨,楚杭面无表情,谭音则毫无形象地捧腹大笑起来。

  好在不管怎样,最终,徐聿和楚杭还是一别两宽各自欢喜般分别打着伞回了学校,而谭音也能照样躲在楚杭的伞下回了学校。

  而万幸的,谭音回学校没多久,这场雷雨的雨势就小了起来,谭音赶忙和楚杭分道扬镳,想找个空教室躲了起来,然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刚要转身,楚杭也正好侧身,谭音躲避不及,差点堪堪和他触碰着鼻尖撞到一起,自己也因为脚下步伐凌乱,眼见着身体有些失去平衡,就要摔倒……

  幸而楚杭的长柄雨伞轻轻一带,轻轻在谭音的腰上一抵,谭音借了下力,才终于站定,只是她如今的姿势,活像是被楚杭用雨伞揽在怀里似的,只要再近一步,只要楚杭稍稍再动一下,他就能碰到自己了……

  混杂着紧张、忐忑与不可名状的心悸,谭音维持着这个姿势,只安静地感受着自己胸膛快到不行的心跳,她整张脸都在发热,而楚杭不知道是不是有所感应,他一本正经地回头问向徐聿――

  “你有闻到柠檬味吗?”

  糟糕!

  谭音心中警铃大作,她这才想起来,自己今天穿的这件衣服,之前放在衣柜里时和蒋一璐送自己的一个柠檬气味的小香囊叠在一起了……

  徐聿自然一脸不解:“没闻到啊?”

  楚杭却轻轻地凑得离谭音更近了一点,他的身体离自己如此近,近到呼吸都在咫尺,而谭音都能清晰地感受到楚杭温热的气息,那种属于男生的,强烈到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感,以及独属于楚杭的感觉,年轻旺盛的荷尔蒙的感觉。

  谭音简直一颗心快要跳出胸膛,这辈子,就是她被她爸发现原来53名是倒数一名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过,她觉得自己像颗小星球,完全在楚杭的手里转动,自己的小宇宙这一瞬间,像是经历了一场星系撞击,完全不听话起来,什么秩序、理智、轨道全都轰然倒塌,一瞬间,只剩下紊乱、复杂和交缠,而更要命的是,谭音竟然沉溺在这种纷繁复杂到毫无头绪的情绪里,觉得这感觉并不差劲。

  自己恐怕是隐身太久,造成什么器质性损伤了。

  好在当谭音都认为自己发热到快要送消防大队救火降温时,楚杭终于放弃了再深究这柠檬味的来源。

  “哦,可能我闻错了。”他的声音平淡而自若,然后他移开了伞柄,身体也侧开了对谭音的桎梏,只是在离开前,他的嘴角弯了弯,像是自言自语般轻声道,“我喜欢柠檬味。”

  轰的一声。谭音只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刚为自己那颗狂跳的心建造的隔离墙不堪一击般骤然倒塌,她的心跳得快得已经完全不像是正常人类的频率,楚杭的声音很轻,然而咬字却很缓慢,一字一顿,像是故意留下让人回味的余韵。这样一句简单的话,却让谭音完全控制不住自己般连连后退了好几步,要不是今天拜楚杭那把超级大的伞所赐,她甚至要怀疑是不是自己在雷雨中淋雨发烧了,一时间,谭音只觉得头重脚轻,像是一只脚踩在棉花里,然而细细一品,又觉得不是棉花,是甜甜的棉花糖,带了香软可口的气息。

  楚杭已经回身和徐聿继续说着什么,然而谭音已经什么都听不清了,她几乎是落荒而逃。

  而不一会儿,刚才已经越发变小的雷雨终于停了,谭音在一个空教室里恢复了正常,以往每次雷雨一停,被憋坏的谭音都会迫不及待就冲出去,吃顿好的安抚下自己,然而今天的她却反常极了,她一个人靠在空教室的墙上,努力地放平呼吸,直到走廊传来人声,有其余学生结伴走入教室,谭音才起身,然后走出了宿舍。

  她只觉得自己此刻心里一团乱麻,完全无法思考,还是去补充点糖分再冷静冷静吧。

  *****

  食物真是最好的注意力转移器,谭音一边吃,一边就刻意去回避刚才自己的异常,酒足饭饱后,她一路回了宿舍,而让她意外的是,蒋一璐不在看美剧也不在刷淘宝,而是正聚精会神捧着手机看着,看着看着就发出轻轻的笑声,她完全投入到甚至没意识到谭音回来了……

  谭音好奇不已:“你在看什么?”

  蒋一璐听了声音,下意识就收起了手机,她有些不自然地拢了拢头发:“没啊,就随便看看网上的那些搞笑段子。”

  谭音没在意,她随手剥了颗糖,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我刚才隐身见到徐聿了,虽然你怕我被发现,叫我不要跟着他挖黑料了,但反正顺带见到,我刚就留意了一下,今天的他有点可疑啊,身上充满了百合花的味道,还神神秘秘的,不过说起百合花,其实我过……阿嚏!”

  谭音那句“我过敏”还没说完,就结结实实打了个喷嚏,继而又连着打了好几个,她站起身,东嗅嗅西闻闻,这才隐约闻到从宿舍阳台上,正传来一股香水百合的香味……

  谭音推开阳台移门,果不其然,在阳台那些小多肉盆栽的边上,发现了一只插满盛放的香水百合的花瓶……

  谭音认真地看了身后的蒋一璐一眼,然后盯着那瓶香水百合,先是拉上门隔离开了那味道,才摆出了个审问的姿态:“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来吧,说真话。”

  “……”

  谭音盯着蒋一璐:“你也知道我能隐身,你不说,我早晚也能知道。”

  “……”

  在谭音的死亡视线下,蒋一璐终于败下阵来:“这、这个香水百合是徐聿今天送我的。”

  谭音简直满头问号:“等等,你们不是见面就水火不容吗?什么时候好到他送你香水百合了?是我脑子坏了还是错过了什么重要发展?你俩难道好上了?”

  蒋一璐脸上有些泛红,她不自然地移开了视线,磕磕巴巴地解释道:“没,我们就是冰释前嫌了,现在只是和朋友差不多了而已。”

  谭音:???

  蒋一璐咳了咳:“就我之前有次不是被朱抗美留下了吗?这家伙简直莫名其妙,对我一通思想教育,让我不要老是盯着他看,眼光要放长远,老少配是没有前途的,还是要找年轻男孩谈恋爱,还不停地夸奖徐聿,我就???他又说的拐弯抹角的,说到后面,我才听出来他竟然以为我对他有非分之想?!”蒋一璐讲到这里,忍不住抬高了声音,“我除了对他的随堂测试卷答案有非分之想外,对他可绝对是敬谢不敏好吗?!结果我说了不是,他还不信,唠唠叨叨拉着我又讲了一个小时,才把我放了。”

  “结果我刚出知行楼,就看到了徐聿,他不是那天应该在打篮球吗?我看他走得那么慢慢吞吞姿势奇怪,我就想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者秘密,就没多想,跟上去了咯。”

  谭音解释道:“那次他打球被人下黑手扭伤了脚,所以是去医务室吧。”

  蒋一璐眨了眨眼:“对,但我当时不知道啊,我就跟了上去,结果没跟几步,我自己晕了,竟然都控制不住我自己,等我反应过来,我自己都倒地上去了,当时下雨呢,地上又湿又脏的,我想爬起来结果竟然两眼发黑,一点力气没有。”

  谭音一听,倒是很担心:“你怎么了?怎么说晕就晕了?没事吧?”

  “后来去了医务室,才知道是低血糖。”蒋一璐愤愤道,“都怪朱抗美,把我留下扯淡了那么久,我都没吃午饭!早他妈饿过头了!”

  虽然蒋一璐避重就轻,但谭音很快抓到了她叙述里的细枝末节:“四舍五入,这等于说你晕倒在了徐聿身边?所以最后是徐聿把你送去了医务室?”

  一提及此,蒋一璐果然有些尴尬:“恩……我以为他会视而不见的,结果没想到他过来二话没说就蹲下来,让我趴在他身上,把我一路这么背去了医务室,等我看了医生,喝了糖水恢复了,他才去看他的脚踝,我那时候才知道原来他打球扭伤的那么厉害,可能是背了我,弄得更严重了……”

  “所以你们现在算是冰释前嫌永结秦晋之好了?”

  “什么秦晋之好?谭音,你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秦晋之好那是指的联姻?!”蒋一璐说到这里,突然话锋一转,脸上有些泛红,声音含羞带怯道,“不过你别说,我现在突然觉得徐聿不错。”

  谭音:???

  朋友,你可真是个善变的女人啊,没多久前还在嚎叫着要弄死徐聿,现在这就还不错了?

  蒋一璐羞怯一笑:“至于那个百合,前几天我不是买了瓶香水吗?结果买到了假货,那个百合的香味闻着完全一股子香精味,劣质的要命,我在朋友圈抱怨了几句,然后今天徐聿说正好看到有小孩在外面卖百合,看着挺可怜的,这么大的雨,说不卖完爸妈不让她回家,徐聿就买了,顺手就送我了,说给我个纯天然的百合香味闻闻。”蒋一璐说完,又解释了一句,“不过我们现在的关系只是友好相处的朋友,还不是什么男女朋友,他身边莺莺燕燕我看也挺多的……”

  前面一句语气还挺正常,后一句那么酸是什么鬼?!而且既然不是男女朋友,人家单身身边有莺莺燕燕你酸个什么劲啊蒋一璐!你可醒醒啊!

  在目瞪口呆之余,谭音没忍住:“但是你不是讨厌男生学文科?觉得不够man?”

  蒋一璐笑了笑:“做人不能太绝对,更不应该对文科生就有歧视,切忌地图炮。对不同个体也要不同地来分析,你想,徐聿身材不错,是校篮球队的,所以虽然是文科生,但不是那种死读书浑身酸味的掉书袋,体育不错,有男子气概,长得也挺帅的,是阳光健气型。”

  谭音满头问号道:“我怎么记得没多久前你还骂他性格轻浮?”

  “怎么能说轻浮呢?”蒋一璐瞥了一眼谭音,更正道,“细细想来,徐聿的性格嘛,活泼开朗,幽默风趣,因为是学法律的,口才很好,你看,他很容易就能结交朋友,和人聊天也几乎不会冷场,一开始这很容易被误会是轻浮,但是和他相处久了,才发现他的谈吐里,都是有底蕴的……”

  “……”

  行吧……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你喜欢上徐聿了吧。”

  蒋一璐闷声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只是谭音想不明白:“这位当事人,我能采访一下你的心路历程吗?请问你是如何不久前还在怒骂徐聿,结果下一秒就这么爱上了?”

  “可能打是亲骂是爱吧,在我还没意识到的时候,我就已经被他吸引了?”

  “那你是怎么确定,自己确实喜欢徐聿了呢?万一这只是你单方面的错觉呢?”

  蒋一璐一脸过来人的模样:“这不可能错,你没谈过恋爱,我可谈过,就那种突然一瞬间的心动啊,当时我趴在徐聿背上,他声音低沉地对我说,‘再坚持会儿’,就那个瞬间,我突然就心狂跳起来,感觉自己肾上腺素上升,脸上和耳朵上都开始烧起来……”

  蒋一璐看了眼满脸痴呆的谭音,有些怜悯:“算了,和你说你也不懂,你追楚杭那也是追着玩的,我看你是没真的对谁动心过。”

  “……”

  蒋一璐显然沉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里,她有些害羞道:“后来在医务室,我看徐聿一脸认真地站在边上看着我喝糖水,就觉得这男人真的挺好的,越看越觉得他顺眼,面对他突然就开始紧张起来,甚至觉得有点自卑,自己刚才晕倒在地上,衣服上全是雨水泥水,觉得好狼狈,根本不想这个时候见他,我也有很多很光彩的时刻啊,觉得为什么不是这种时候出现在他面前……”

  只是蒋一璐后面这些话,谭音一句也没再听进去,心跳加速、脸红、见了对方紧张、想让对方看到自己闪光的一面……

  即便努力抑制,可谭音的眼前还是一闪而过了楚杭的眼睛,那是极美又极冷的一双眼睛,而谭音所有心跳加速、脸红、紧张、窘迫的瞬间,都和这双眼睛的主人有关。

  如果说之前谭音都还能自我麻痹自己早八百年对楚杭翻篇了,那篮球场自己那个单方面的对视、图书馆里的壁咚、刚才近距离的轻嗅后,谭音却不得不承认,即便滚下楼挨雷劈过后,自己特么的对楚杭还是涛声依旧!

  自己兜兜转转逃避了那么久,最后还是逃不过。

10262 3578387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783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