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十六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6-12 21:09:02

  楚杭换上了球衣, 刚才那件让他显得既禁欲又充满疏离感的白衬衫则虚虚地披在肩头。他在万千的欢呼声中,越过谭音,走向了徐聿。

  妈的, 谭音想,这他妈竟然有点言情。自己此刻简直像一个围观楚杭和徐聿伟大爱情的第三者。

  如果是在自己的漫画里,下一秒, 就应该是楚杭一拳打翻刚才给徐聿下狠手的对方球员,然后打横抱起徐聿, 宣誓主权后,霸道总裁般地带徐聿离开……

  此刻楚杭已经走到了受伤的徐聿面前, 谭音不想错过两人之间的互动,赶紧跟了上去, 她走到楚杭身边时, 正赶上楚杭开口――

  他看向徐聿,言简意赅直截了当:“行了, 你可以安心上路了。”

  ???

  徐聿脸上了然,伸出手,拍了拍楚杭的背:“替兄弟我干-死他们。”

  “恩。”

  这两个人显然十足默契,只言片语这么几句话后, 刚才还坚持不想下场的徐聿就这么转身走了。

  谭音目瞪口呆, 徐聿还真就这么毫无留恋地安心上路离开人世了???

  换楚杭上场, 可楚杭打篮球真的行吗?

  而等谭音意识过来, 球赛已经再次开始了,她才发现, 本该去跟着徐聿试图找对方黑点的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又看起了比赛,而徐聿也早已经离开的不见了踪影……

  算了,那就索性好好看球赛吧。

  只是……只是楚杭是开了挂吗???

  谭音不知道原来楚杭打起球来是这样的,激烈、凶悍,咄咄逼人到不退让一分一毫,替补的控球后卫技术有些稚嫩,还常常被对方球员夹击,几乎没能有什么助益,然而即便这样的情境里,楚杭仍旧一上场就投进了两个三分球,大有一人敌十的气魄。

  楚杭没和其余队员练过球,论团队配合上,确实常有破绽,然而他本人的球技实在是有些太风骚了,即便有配合度的弱势,配上他那种遇神杀神遇魔杀魔的狠劲,几乎有横扫球场的风范。

  只是树大招风,他这么一顿骚操作,对方球员自然咬牙切齿,很快,对方便再次下三滥,开始盯着楚杭准备下狠手了。可惜有了前车之鉴,楚杭早有防备,对方的几次阴招都被楚杭灵活躲过,而对方见奈何不了楚杭,连掩人耳目都不在意了,对方几个球员之间眼神互相示意后,大概是宁可牺牲一个队员被罚下场,也要换来楚杭受伤后退场,对方球队里长得最壮的球员竟然就这么直冲冲地径自冲向了楚杭,而此刻楚杭正背对着对方,根本不会知道对方的诡计。

  “楚杭!当心!往左躲啊!”

  虽然明知楚杭听不见,谭音还是忍不住叫出了声。

  这千钧一发之际,就在工大队员以为绝对会得手之际,原本背对着他们完全看不清他们背后小动作的楚杭,竟然像是背后有眼睛一样径自往左边侧过了身体,堪堪躲过了攻击。

  近距离看着这结局,谭音心下激动万分:“楚杭!你好棒!太帅了!今天也是为你流泪的一天!爱上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楚杭刚才的风骚走位用尽了运气,谭音话音刚落,就看到楚杭突然脚下差点一滑……

  幸好他最终还是撑住了,坚强地重新走稳了路。

  谭音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之后的比赛了有惊无险,每次对方又想背着楚杭下阴招,谭音都忍不住叫出声,而楚杭不仅球技上开了挂,连闪躲对方的黑手,也像是开了天眼一般,竟然就这么一路带着A大校队上篮得分,把工大的比分压得死死的。

  球场上每个人都挥汗如雨,楚杭白皙的脸也因为高强度的运动而开始泛红,额上滚着汗珠,只是即便如此,楚杭总有一种魔力让他区别于场上的任何一个别的男生,明明气氛炽热而激烈,他却还是有种游离于场外的冷淡疏离,明明置身其中,却仿佛又置身事外。其余所有队员的脸上都闪现着激动、热烈,或是愤怒、狂喜,亦或是懊恼、不甘,只有楚杭的脸上,仍旧平静,只是抿着唇,微微皱着眉,这场攻防艰难的球赛,仿佛和一道稍微有些难度的建筑力学题没有任何区别,不值得楚杭浪费自己宝贵的表情。

  只是他的冷感丝毫无法熄灭人心里的火焰,连谭音也不得不承认,就那么随便看了几眼,也觉得自己心里有些东西越烧越旺了。

  楚杭像是一块上等的翡翠冷玉,光华必现,摆在最昂贵的橱窗里,你只能隔着玻璃看着他周身那种莹莹冷光,只是越是冷越是贵的东西,就越是想拥有,想要焐热他,想要为我所有,并且只为我所有。

  楚杭仍旧在球场上奔跑着,然而在此刻谭音眼里,这简直不外乎像是招摇过市了。
他真的太耀眼了,整个球场上,仿佛只有楚杭是彩色的,而他周围所有人皆是那单调的黑白两色背景板。

  一场比赛,A大校队越发气势昂扬,而工大则越发沉不住气来,此刻比分已经拉开了近10分,因为连续几次想对楚杭下手却未果,对方显然有些狗急跳墙了,连遮羞布也不要了,都不再试图背后攻击了。楚杭正带球跑着准备三步上篮,对方竟然直直面朝楚杭撞了过去。

  以这样的角度,如此直截了当的攻击,楚杭自然是能躲开的,他甚至脚步已经开始挪了,只要稍稍侧开身,就能避开。然而当对方蛮力往他身上冲来撞来的那个刹那,楚杭似乎突然改变了主意,他向自己身后看了一眼,眼光像是漫不经心,又像是意有所指,要不是谭音正隐身着,她都怀疑楚杭那斜斜晃来的眼神,是在看自己。

  只是这一眼之后,楚杭垂下了睫毛,然后他没有再动,竟然就这样硬生生抗下了对方的撞击。对方输局已定,并且比分差距大,反正输的不好看,似乎也不在意再难看点,这撞击带了报复的意味,拿出了十成的蛮力,只是对方显然也没料到楚杭竟然没躲,撞上时,连对方的脸上都充满了讶异。

  这撞击力度之大,谭音光是看着就觉得生疼,只是楚杭真的很刚,这样大的力道,没被撞倒,只是稍稍往后退了几步,但撞击的当下他那声闷哼,谭音却是听得清楚。

  真的很疼。

  只是虽然稳住了身形,但这样的撞击下,楚杭手里的球被撞飞了出去,谭音后知后觉地抬头,才发现这球正朝着自己飞速地砸来。

  谭音此刻站在球场中,好死不死正好是个墙角,而左前方和右前方都有球员在跑动,她下意识便是后退了想躲避这飞来横祸,只是没料到,工大的球员一见楚杭的球脱手,竟然如狼似虎般地朝着球扑了过来,谭音的背后是墙,此刻犹如遭遇了四面埋伏,眼见着已经无路可退……

  完了完了。

  谭音此刻想的都不是隐身穿帮,而是小命不保,工大那个球员看起来得有一米九,身形壮得和熊似的,被球砸是小事,被来抢球的他砸,那才是要死人的大事。而几乎也是这时,谭音才反应过来,要是刚才楚杭没有突然走位失败身形迟钝导致被对方撞了那么一下,以刚才那壮汉冲撞过去的力度,恐怕很难刹住车,怕是也要直接朝自己这里撞过来……

  刚才自己运气好了那么一回,可这次恐怕就没第二次好运了。

  谭音此刻已经退到了墙角,她缩成了一团,闭上眼睛准备迎接撞击的疼痛。

  然而竟然没有,两分钟过去了,该来的撞击没有来,预期里的疼痛也没出现。

  谭音哆哆嗦嗦地睁开眼,才发现楚杭整个人都挡在了自己的面前,他几乎是用了自己的背当了墙,又一次这么硬生生接住了对方的撞击,并且在对方抢到球之前,把球抱进了怀里。

  而此刻,楚杭面对着自己,他离谭音所在的墙角就只有短短的距离,他微微曲着膝,一只手抱着球,一只手则撑在了谭音脸颊边靠着的墙壁上,虽然楚杭看不见自己,然而实际上他的动作像是把谭音堵在了墙角里,像是壁咚,也像是一种保护。

  这么近的距离,谭音都能闻到楚杭身上的味道,那种激烈运动过后身上的味道,有种强硬的性感。
谭音知道不应该,但她忍不住,她几乎是下意识看向了楚杭的眼睛。

  刚才对方再次撞击到楚杭身上时他只轻微打了个趔趄,鼻腔里发出了努力抑制的闷哼,只是非常轻的声音,隐忍不发的声音,然而谭音却觉得那声音仿佛在她的耳边炸开,把她的心也炸了个稀巴烂。

  楚杭的眼睛真的太漂亮了,明知道自己是隐身的,对方绝对看不见自己,在他眼里的,不过是自己身后的墙角,然而他的目光给谭音一种错觉,仿佛他也正同样盯着自己的眼睛。

  这几乎是谭音单方面达成的和楚杭的对视。

  然而明明只是电光火炽的几秒钟,谭音却觉得像是文艺电影的慢镜头一样漫长,她的心动过速到觉得几乎不能呼吸,分不清是刚才惊魂未定的余韵还是一些别的情愫在发酵。

  谭音瞪着楚杭,只觉得内心一片混乱,楚杭这妖里妖气的男狐狸精,真他奶奶的祸国殃民……

10262 3577056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770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