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十三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6-09 21:08:00

  经过谭音的好言相劝, 蒋一璐总算消了点气,她决定不在宿舍窝着,去食堂吃点东西, 补充点糖分,提高一下幸福感。

  结果她刚走到食堂,就在窗口前排队的队伍里看到了徐聿, 对方穿着白衬衫牛仔裤,一脸笑意和身后的女生聊着天, 那女生脸生,蒋一璐此前从没见过, 约莫是哪个学院的新生,长得倒是挺漂亮, 最重要的是徐聿看向她的眼神, 显然充满了柔情,两个人凑着头说话, 姿态亲昵。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蒋一璐心里憋着气,自己都被这家伙挡道搞得桃花运全无了,他倒好, 还自得其乐地找到了接盘侠?!这能忍吗?!当然不能!

  就在蒋一璐准备冲上前拽着徐聿一通理论之时, 她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拍。
蒋一璐回头, 看到了一张熟悉却令人完全高兴不起来的脸, 正是一个月前开始尾随她的那个男生。这人长得不算丑,就普普通通的正常人, 有些微胖,浑身从头到脚恨不得每个毛孔都用名牌包裹起来,然而蒋一璐却怎么看怎么讨厌。

  她是有次在图书馆自习室自习过后,不知道怎么的就被这家伙盯上的,对方也不找蒋一璐搭讪,每次就不紧不慢地跟在蒋一璐的身后,一开始还知道避人耳目,不敢太得寸进尺,只敢遥遥地跟着,结果一段时间后,发现蒋一璐并没有男友后,他就变本加厉了起来,有次蒋一璐吓到跑去了女厕所躲着,结果躲了半小时,结果发现对方还在厕所门口候着……

  最后蒋一璐把整个宿舍的女生都叫来了,对方大概害怕暴露,才走了,而自此,倒是消停了一阵,可就在蒋一璐以为这事已经翻篇了的现在,对方再次出现在蒋一璐的身后,并且拍了她的肩膀。

  蒋一璐浑身戒备:“你干什么?”

  对方笑了下,撩了下额前显然三天以上没洗的头发,从身后掏出了一束花:“恭喜你,蒋一璐,你通过了我们老王家的考验,成功获得了成为我女朋友的资格。”

  ???

  那男生傲慢地笑了笑,他不顾周遭的眼神和议论,自信地咳了咳:“自从在图书馆自习室看到你以后,我觉得你长得不错,学习也还上进,觉得有望能得到我妈的喜欢,所以对你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考察。”

  “我每天观察你的日程,去了哪里,干了什么,吃了什么,和什么人交流,还为你写了一本《蒋一璐观察日记》。经过我的仔细分析和数据收集,我发现你总体很不错,首先,在男女关系上,比较单纯,没有什么乱七八糟脚踏几条船的事,感情经历很简单;第二,你的学习成绩位于你们学院的中游,这很符合我们老王家喜欢的中庸之道;第三,我把你的照片给我妈看过了,我妈说不错,这样以后你和我谈恋爱未来结婚,能获得我妈的认可,不存在婆媳问题。”

  别说围观群众,就是蒋一璐自己也完全懵了,这小胖子原来不是变态尾随狂魔,而是来调研考察自己????

  这小胖子清了清嗓子:“但是!你也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再接再厉,比如,第一,你的饮食可能还不够健康,有很大可能你便秘并且有痔疮,因为有次你去女厕所待了半小时也没出来……”

  “噗――”

  虽然大部分围观群众很敬业地没有笑,但是总有那么一两个另类,蒋一璐抬头,便见队伍里的徐聿一脸幸灾乐祸地笑出了声,蒋一璐瞪过去,他竟然还嬉皮笑脸地劝说道:“有痔疮不可怕,没听过一句话吗,有‘痔’者,事竟成,平时注意点啊,马应龙痔疮膏,你值得拥有。”

  你说这人嘴怎么能这么贱!蒋一璐恨不得冲上去手撕了徐聿。

  可小胖子显然不懂风云气色,他径自道:“第二,最近我听说了你和一个不三不四男人的绯闻传闻,经过我的调研走访,我知道这不是真的,但我希望你能澄清……”

  “这就是真的!”蒋一璐气到极致,反而镇定了,她笑了笑,走到徐聿面前,一把揽住了对方的腰,然后拍了拍他的屁股,转头对小胖子警告道,“以后不许你说我家亲爱的是不三不四的男人!”

  徐聿懵了,他甚至忘记了拍开蒋一璐的手,就这么瞪着蒋一璐,而他对面那个女生表情则更为震惊,显然像是遭到了什么三观炸裂的事故一般,忍不住用手捂住了挣得老大的嘴。

  哼!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蒋一璐恨恨地想,我不好过,徐聿你也别想舒坦,你坏我桃花,我也破你姻缘,咱俩走着瞧!我要单身一天,你就别想双宿双飞!

  而除了徐聿,小胖子显然也被这一发展惊呆了,他结结巴巴道:“你……他……你们……”他顿了顿,才找回了思路,“蒋一璐,你知道你失去的是什么吗?你真的要拒绝我拒绝改变人生的机会吗?”

  蒋一璐翻了个白眼:“改变人生?你家里是有矿,我和你在一起还能改变人生了?”

  “你、你怎么知道?!我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低调了!”

  “……”

  不管对方家里有没有矿,蒋一璐可以确定的是,这小胖子脑子里肯定有包是没错了。然而大概是家里的矿给了小胖子自信,被蒋一璐拒绝后,他还相当穷追不舍:“只要你愿意离开他,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买!”

  蒋一璐展颜一笑,她风情万种地撩了撩头发:“我和我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发过誓,天地合才敢与君绝,除非我男朋友徐聿死了,否则我都不会和你在一起的。”说到这里,蒋一璐佯装娇羞地看了徐聿一眼,然后她才转头,柔声道,“要么你把我男朋友打死,我再考虑和你在一起?”

  小胖子仇恨地看向徐聿,那表情,似乎真的在分析应该怎么把徐聿打死。

  “……”徐聿终于忍不住清了清嗓子,“我警告你啊,杀人犯法啊。”

  小胖子的脸色正了正。

  蒋一璐立刻补充道:“是啊,现代社会,都讲法制的啊,我男朋友还是学法律的呢,杀人要是有证据,那可都是要判刑的,除非是没证据,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小胖子的脸上又露出了干他一票的挣扎。

  ……

  最终,蒋一璐终于靠自己的铜墙铁壁让小胖子知道家里有矿也无济于事。等她终于打发了这个可怕的爱慕者,才发现徐聿此刻正一脸冷笑地看着自己。

  “以劝说、利诱、授意、怂恿、收买、威胁等方法,将自己的犯罪意图灌输给本来没有犯罪意图的人,致使其按教唆人的犯罪意图实施犯罪的,也构成犯罪,是教唆犯。蒋一璐,我觉得你可真是在违法犯罪的边缘疯狂试探啊。”

  蒋一璐摊了摊手:“我什么也没做啊,我怎么会有犯罪意图呢?”她故意恶心徐聿道,“你不是我最亲爱的男朋友吗?”

  蒋一璐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徐聿身边的女孩子,对方此刻正盯着自己,仿佛在等待一个答案。

  大概想在这女生面前正名,徐聿果然都有些气急败坏了:“你这是诽谤你知道吗?谁和你是男女朋友!”

  “上次你在海滩边民宿里的蘑菇伞下,可不是这么说的啊。”蒋一璐慢条斯理道,“你不是号称我就是你的心上人你的小宝贝你的甜心小心肝?”

  “我什么时候说过你是小宝贝甜心小心肝?!这么恶心的话我能说得出口?!”徐聿简直气炸了,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女生,斩钉截铁道,“你别听她胡说,我当初确实为了让一个女生死心用她当了个挡箭牌,但和她真的什么事没发生过,你千万别乱想,也别回去和家里说!”

  徐聿对那女生说完,扭头又看向了蒋一璐:“我上次考虑不周,用你做挡箭牌我道歉,但我上次只对着那个女生这样谎称了,你这次当着食堂里这么多人这么讲,以后还怎么澄清?是想逼良为娼啊吗?!”

  一说起这事,蒋一璐就气不打一处来:“徐聿啊徐聿,人家是人工智能,你是人工智障吧,你以为当着一个女生公布自己的恋情和当着一食堂的人公布有区别?没有的。我告诉你,你要是有一个秘密,只要告诉除了自己外的第二个人,那这个人就会让全世界帮你一起保密!”

  “……”

  徐聿还想说点什么,就被窗口打菜大妈的一声大吼给叫了过去:“排队的人乱看什么?!赶紧打菜!不要浪费时间!”

  徐聿虽然不甘心,也只能瞪了蒋一璐一眼,转头先去点菜。

  照理说,这个时候,蒋一璐也该见好就收转身离开了,毕竟徐聿用她当了次挡箭牌,她也用徐聿当了一次,两个人算是扯平了。只是蒋一璐一想起自己明明是条单身狗却被莫名其妙扣上了名花有主生人勿扰的标签,就有些咬牙切齿,她瞪了一眼徐聿身边的女生,决定破坏徐聿的姻缘到底。

  那女生本来就正在偷偷摸摸观察蒋一璐,蒋一璐索性大方地走到了对方面前,凑近对方压低声音劝解道:“学妹啊,虽然不知道你是哪个学院的,但我本着同是女同胞的人道主义精神,我们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你说是吧?虽然徐聿和我确实并不是男女朋友,但有一点我希望你知道哦,之前徐聿一起报名参加了我们建筑系的采风活动,结果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道貌岸然的他竟然撬开了我的门,偷偷爬上了我的床……”蒋一璐用知音体叙述道,“虽然最后呢,因为我的神武英勇,什么事也没发生,但我有合理理由怀疑,徐聿这个人作风不正派,我建议你把这段插曲,告诉你家里人!让他们给你把把关!”

  那女生却似乎完全没有震惊,她只是饶有兴趣地看了蒋一璐两眼,然后莞尔一笑,她低头发了个信息,这才抬头:“好了姐姐,我已经告诉我家里人了。”

  “恩!”蒋一璐颇为满意,她确信自己成功搅黄了徐聿的桃花,毕竟哪个女孩的家里人会希望自己孩子找这种男生当对象的。蒋一璐内心得意,这才趁着徐聿还在点菜,赶紧跑了。

  徐聿黑着脸点完菜,环顾一周,果然已经不见了蒋一璐的身影,他心里冷哼道,算她识相,还知道要跑。

  于是徐聿端着餐盘,朝自己的妹妹徐涵抬了抬下巴:“走吧,吃饭去。”

  徐涵却笑嘻嘻地凑了过去:“哥,这个蒋一璐,还挺有意思的,我想认识一下,而且她是建筑系的?我不是就想到你们学校建筑系交换吗?这以后说不准还是我学姐呢,你介绍我们认识下吧。”

  “你还是别认识她了,跟着她能学着什么好?”

  “可咱妈也想认识她啊!”

  徐聿:???

  徐涵微微一笑:“你看下家里的微信群。”

  ……

  五分钟后,徐聿的头从手机上抬起来,同时爆发出了怒吼:“徐涵,我看你是皮痒了是不是?你在群里造什么谣?!什么叫见到了和我一起睡过一晚却并没有成为女友的女生?!结果老妈现在给我私聊发什么你知道吗?!《那些不懂尊重女生的男生最后都不孕不育了》、《渣人者,人恒渣之》、《男人不得不背诵的二十条男德》……”

  徐涵还满脸欠打的无辜:“我没胡说啊,刚才蒋一璐学姐说了,你在建筑采风时候爬进人家房里和人家睡了一晚啊。”

  “那是误会!误会!我对她根本什么都没做!我只是走错了房间!”

  “我也没撒谎啊,我就说你们在一张床上睡了一晚上啊,我也没有说你们发生了什么啊。”徐涵眨了眨眼,“谁叫咱爸妈这思想不够健康,满脑子黄色啊。”她说到这里,叹了口气,故作深沉道,“当然,这可能也不能怪爸妈,应该怪你自己,肯定你平时给爸妈留下的印象就是这样的,大家一听到这种情节,才根本不加分析就断定你对人家女生干了点什么禽兽不如的事……”

  徐涵说完,也知道大事不妙,一边朝徐聿做了个鬼脸,一边就朝食堂外面跑了去。

  这饭是吃不下去了,徐聿丢下餐盘,就朝徐涵追了过去――

  “徐涵你这个计划生育的漏网之鱼,今天我就人道主义毁灭你!”

  *****

  谭音正在硬啃建筑力学,就见刚出门才不久的蒋一璐黑着张脸推开门走了回来。

  “你已经吃完了?我才做了一道题!”

  蒋一璐气道:“以我的食量,如果正常情况,你最起码做完二十道题以后才会再见到我。我这么快是因为我根本没吃!被气饱了!徐聿这个扫把星怎么无孔不入?我去食堂吃个饭还能碰到他,可真晦气!”

  谭音放下了课本:“你听过一个说法没?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按照你们这个相遇的频率,你们前世肯定不是五百次回眸这么简单,最起码也是五千次,回头回的把脖子给扭了的那种。”

  蒋一璐不甘示弱:“那你和楚杭算什么?”

  谭音咬了咬笔尖:“我和楚杭那应该是彼此互相瞪了五百天五百夜,最后不分胜负同归于尽。但不管上辈子怎么样,这辈子一定是我赢,因为我有超能力,他没有。”

  “……”

  蒋一璐噎了噎,倒是想了个事,她蹭到了谭音身边:“对了,姐妹,提起超能力,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就等你下次隐身的时候,方便的话能不能给我到徐聿身边挖点他的黑料?”

  谭音一口拒绝:“不行,我是个有原则的人,我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学习中去,谁也别想打扰我学习!”

  “你下个月的早饭我都包了。”

  “虽然我有原则,但是转念一想,姐妹的情谊更重要,在姐妹危难时伸出援手,解救姐妹于水火之中,这样才能问心无愧,只是毕竟这要违背原则,我这样道德标准极高的人,内心还是有一丝挣扎……”

  蒋一璐了然道:“两个月!”

  “为了姐妹两肋插刀赴汤蹈火!成交!”

  “……”

  *****

  谭音没想到很快就有了自己上场的机会,第二天竟然还是个雷雨天,而蒋一璐利用自己校论坛八卦版版主得天独厚的身份和资源,很快给谭音搞来了徐聿的情报。

  “我有线人可靠消息称,在学校的琴房里见到了徐聿和楚杭!”蒋一璐在自己的线人群里一通询问,又对信息进行了补充,“在204那间琴房!”

  蒋一璐说完,就对着一坨空气打气道:“加油!谭音!你可以的!你会谱写出一篇《谭音不辱使命》,成为百年后小学生的古文语文阅读课本!”

  “……”

  谭音隐着身站在蒋一璐身后,看着蒋一璐对着真实的一团空气耳提面命,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

  “咱们的作战战略记住了吗?喝最烈的酒,挖最黑的料,日最野的狗!”

  “朋友的敌人就是敌人,姐妹的仇敌就是仇敌!千万不能同情徐聿!”

  ……

  结果直到谭音走出宿舍,向琴房迈进,蒋一璐还犹不自知地对着一团空气在说教,恨不得手把手教谭音如何操作挖黑料。

  ……

  行吧,这样转移一下蒋一璐的注意力发泄一下她的情绪吧……

  *****

  谭音断续躲在了几个女生的伞下,就这么辗转借了好几个人的伞,一路到了琴房。

  “204……204……”

  蒋一璐是学过钢琴的,偶尔会来练琴,因此对琴房的布置相对熟悉,但谭音却完全没有任何乐器特长,也从没来过琴房,找了老半天,终于在二楼的走廊尽头,找到了204。

  谭音走到门口,发现真是天助我也,练琴房的门没关,反正隐着身,她当即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而一进琴房,谭音的眼神就被钢琴前坐着的人给吸引走了。

  坐在那里的男生背对着自己,明明还是介于少年和男人的年龄,然而背脊挺拔,白色的衬衫下能隐约看到对方弧度优美的蝴蝶骨,衬衫领口露出的脖颈白皙,白得都带了点冷光,而脖颈里那颗黑色的小痣却冲淡了这种冷意,增添了一份俏皮和性感,窗口的风微微吹动着他的发丝。

  这不是徐聿,这是楚杭。

  他的膝盖上正趴着一只橘猫,那橘猫谭音在学校里见过几次,是个流浪猫,此刻大概是刚从外面的雷雨里跑出来,身上毛还是湿漉漉的,溅了不少泥斑,那橘猫大概是觉得舒服,在楚杭的怀里蹭了蹭,成功让那泥斑不仅糊在了楚杭的裤子上,还糊到了楚杭的白衬衫上。

  然而平时洁癖严重的楚杭却一点没在意,他甚至伸出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胖猫的背,给它顺毛。明明是个平日里冷淡到都有些冷酷的人,抚摸猫的动作也有些笨拙,然而此刻的楚杭,竟然十分温柔,这种奇妙的温柔和他平日的冷淡反差如此明显,然而却反而让楚杭显得更动人了。

  这看起来简直像是一幅画,让谭音都忍不住想要屏息凝视,以免打扰了这场景。

  而明明该在的徐聿却不知道人上哪儿了,这房里此刻只有楚杭一个人,谭音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就有些紧张,她忍不住后退了两步,一不小心就碰到了墙边的垃圾桶。

  楚杭循着声音回了头,他的五官仍旧英俊而精致,表情也仍旧一脸难以取悦,不知道是不是谭音的错觉,她觉得楚杭朝着自己的方向看了一眼,仓皇中两个人的眼神甚至对上了视线,这虽然只是几乎一个刹那的事,因为很快,楚杭仓促地移开了视线。

  他看不见自己,他看不见自己。

  虽然谭音在心里默念了无数遍,然而不知道为何,自己的心跳竟然又加快了起来。在刚才那个刹那,她突然理解了什么叫一眼万年,和过分好看的人对视,竟然只简单那样一眼,就可以如此惊心动魄。

  唯一庆幸的是,幸好楚杭看不见自己,在他看来不过是望了一眼空气。

  谭音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又开始上火发烫了,她拍了拍自己胸口,微微抬头,才发现楚杭的脸颊看起来也有些微红,表情也有些不自然。

  看来自己这脸红,八成和天气也有关,今天真是太热了!

  “楚杭,冰可乐要不要?”

  谭音正胡思乱想着,徐聿的声音从门外由远及近地传了过来,他大步走进琴房,顺带一脚带上了门。

  楚杭抿了抿唇:“不要。”说罢,他抬眼看了徐聿一眼,“叫我来琴房干什么?”

  “陪我练琴!”徐聿笑道,“下个月我们学院有个文艺晚会,要我上台弹一曲,但你知道的,我多少年没练琴了,现在临时抱佛脚,找你给我指点一下。”

  谭音愣了愣,楚杭竟然还会弹钢琴?

  楚杭没说话,抱着猫把座位让给了徐聿,徐聿坐上去,清了清嗓子,架势十足地在黑白琴键上摆好了双手,然后开始了演奏。

  他弹的是《梦中的婚礼》,虽然他自称许久没练手生了,但谭音听来,徐聿弹地分明很好。她忍不住走到了钢琴前,在钢琴上支着下巴陶醉地听起来。

  今天蒋一璐给自己的任务是监视徐聿,谭音本着收了两个月早餐要给人办实事的理念,非常敬业地从徐聿一进琴房开始,就一双眼睛全盯着徐聿,生怕自己遗漏了什么能挖出点黑料的细节。

  一曲罢了,虽然基于蒋一璐的关系,自己和徐聿也算是阶级敌人,但艺术面前无仇恨,谭音还是忍不住啪啪啪拍起了手来。

  “徐聿!弹得太棒了!没想到你竟然是个人才!虽然音乐和绘画是完全不同的领域,但咱们同是艺术领域,虽然蒋一璐讨厌你,但我决定欣赏你一秒!弹得堪称完美!”

  也也几乎是同时,楚杭开了口,他语气淡然,然而一开口就毫不留情:“右手八度连奏和左手的节奏完全没有对上;手腕动作摆那么大你到底是在弹钢琴还是在炒菜?动作力度也不对,要不是你下面是钢琴,我还以为你是在盲人按摩;那段十六分音符的地方更是不忍心听。”

  这不是徐聿第一次找楚杭指点弹琴,然而平日里楚杭对自己的琴技虽然也多有意见,但从没有这么点评的如此不给情面如此犀利啊?这大爷又是有什么事触了他的逆鳞心情不好吗?

  谭音对此也很不平:“徐聿弹得挺好的啊……”她刚想吐槽一句“你行你上啊”,楚杭就真的上了

  “你让让。”

  徐聿起身把位置让给了楚杭,楚杭坐下,不忘把胖猫继续摆在了腿上,然后双手放上了黑白键……

  接着,这所有的黑白键像是被赋予完全不同的灵魂,谭音几乎完全被这琴声带着跑了。

  弹钢琴的楚杭优雅贵气到完全无懈可击,他的琴声悠扬,如同流淌的水,温柔缱绻,他漂亮纤长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跳跃着,十指修长,骨节分明,完全让人移不开眼。
谭音老早就知道楚杭的手好看,但这个手弹起钢琴来,简直是让人……让人想舔啊!

  他就那么微微低着头,额前的一小簇刘海轻轻垂着,眼神专注而投入,侧脸的线条凌厉而俊美,一开始表情还有些端着,弹到高潮处,楚杭显然完全融入到了音乐中去,一双眼睛流光溢彩,嘴角也带了些许笑的意蕴,意气奋发,绚烂夺目。

  弹奏时的楚杭丢掉了一贯的低调内敛,那种对音乐强烈的把控感甚至让他显得有些嚣张,像极了一把出鞘了的剑,锋利却惊心动魄。

  有些人的光芒天生是无法掩盖的。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刚才还觉得徐聿弹得是天籁之音,此刻和楚杭弹的一对比,刚才的简直不堪入耳了!

10262 3576173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76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