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十二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6-08 21:42:59

  徐聿觉得楚杭最近的不正常似乎更严重了, 不说他刚才在包厢里倒茶突然烫了手,喝茶突然被呛,此刻刚走出了咖啡厅, 明明外面还在下着雷雨,他也刚被谭音放了鸽子,手里还拽着那本不堪入目的漫画, 然而他平时从来表情寡淡的脸上,竟然缓缓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最令徐聿害怕的是, 这个笑容里的笑意还他妈的十分真实甚至很有感染力,只是这笑意的尾韵里, 徐聿却分明解读出了阴险。

  那种真真切切的阴险!

  一时之间,徐聿心里只非常不合时宜地冒出一个诡异的念头――
楚杭黑化了!

  而就当徐聿心里百转千回之际, 楚杭却回头, 朝徐聿又笑了笑,周遭天空灰尘乌云密布, 而他的眉眼间尽是灿烂,连眼神都像是放着算计的精光,他看了眼徐聿,然后转开了眼光, 看着屋外的雷雨, 轻笑道:“现在开始, 风水轮流转, 敌人在明我在暗了。”

  楚杭笑起来明明非常好看,语气也非常轻柔, 只是这种轻柔之下,他越是举重若轻,徐聿就越是替他口中那位“敌人”捏一把冷汗,也不知道楚杭嘴里这个敌人是谁,但不论是谁,怕都是要被送上绝路了。

  *****

  而另一边,谭音完全不知道自己即将被送上绝路的命运,她刚进厕所没多久,雷雨就停了。等确保自己恢复正常后,谭音便大摇大摆地从厕所走了出来,只可惜此刻再回包厢,已是人去楼空,楚杭和徐聿已经离开了。

  谭音心里念叨着自己的漫画手稿,想也没想就立刻给楚杭打了个电话,她还记得楚杭离开包厢前那番话呢,因此想赶紧把楚杭约出来,趁着今天他没变主意,赶紧把自己的手稿拿到手。

  她本来预备好了迎接楚杭被放鸽子的怒火,然而出乎谭音的意料,楚杭似乎根本没有生气,也对自己的再次出现一点没有意外。

  他的声音倒是一贯的冷淡:“好,那十分钟后逸夫楼见。”

  楚杭说完,就冷酷地挂断了电话,而谭音也没敢闲着,逸夫楼离这里正好不多不少十分钟的距离,并且和女生宿舍的方向完全背道而驰。谭音本想回宿舍换件衣服,可楚杭似乎是算好的时间和地点一般,让她没办法赶回去一趟,也不知道他在逸夫楼干什么?毕竟建筑系常年使用的教学楼也就只有知行楼,逸夫楼那里可是师范专业的地盘啊,何况男生宿舍楼也在逸夫楼完全相反的方向。

  不过此刻也没空想这么多了,谭音一路小跑,才终于准点赶到了逸夫楼。

  她到了会儿,楚杭才姗姗来迟。

  “楚杭,我手稿呢?”

  楚杭镇定自若地举了举手里的本子:“一手交钱一首交货,你帮我把我侄女的头像画了,我给你手稿。”

  这听起来很合理,谭音便立刻找了个空教室,摊开画笔画纸就随手涂鸦起来,手绘头像不需要花费多久时间,很快,谭音便照着楚杭提供的照片,把小姑娘的头像画完了。

  “你看看怎么样?”

  “这个眼睛有点画太大了。”

  “行,我来改改。”
“这个刘海,有点画太厚了。”

  “好……”

  ……

  结果这么一个简单的小头像,楚杭这个挑剔的甲方竟然还找出了一堆茬出来,谭音改了几遍,楚杭似乎还是觉得不满意。

  谭音实在是力竭了,她来来回回改了几次,实在是有些无奈了:“楚杭,我的水平就只有这样了,你行要不你上吧。”

  “恩。”

  谭音这句话只是抱怨,然而没想到,楚杭真的上了。他俯下身,从谭音手里抽走了笔。

  “这里这样画比较好。”

  毫无防备的,楚杭低沉冷感的声音就在谭音的耳畔炸了开来,像是一朵冲天的烟火,又像是最好听的低音炮,一时间,谭音只觉得有点恍惚。

  也是此刻,她才意识到,不知不觉中,楚杭为了点评这个头像,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后,而他就就着这个姿势低头弯腰抽走了自己手里的笔,一时之间无意里形成了一个把自己禁锢在怀里般的暧昧姿势。

  “这个表情是不是更好看一点?恩?”

  距离是这样近,谭音只觉得自己都能捕捉到楚杭的呼吸,她只要微微抬头,就能碰上楚杭挺翘的鼻尖,而自己根本什么都不用动,楚杭的气息已经如影随形地伴随着自己,谭音只觉得手心沁出细汗,她闻到了楚杭身上那种淡淡的熏香味,带了玫瑰和柑橘的味道,完全不适合楚杭这样冷冽的气质,然而真的融合在他的身上,竟然并没有觉得不契合,反而让人觉得有一些反差的动人,仿佛让楚杭这周身的冷然,带上了一种暧昧的甜美气息。

  不知道为什么,谭音总觉得,楚杭今天是故意的,然而她找不到证据。

  始作俑者却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姿势的暧昧,楚杭仍旧绷着表情,一本正经地一笔一划自己动手改着图,他那镇定冷静的模样,让谭音觉得自己真是想太多了……

  楚杭怎么可能故意?故意凑近自己在自己耳边说话?这根本不合理啊!他一定是改图改得忘我了……

  只是楚杭改忘我了,谭音却忘我不了,她就这么被圈在楚杭怀里,一动不敢动,楚杭却还嫌不够似的,不仅自己动手,还一边画一边和谭音讨论。

  “你们女生喜欢这种眼睛的画法吗?”

  “头发换成这种颜色感觉更自然吧。”

  ……

  谭音是第一次意识到,原来一个人凑在另一个人耳畔说话,是这样的体会――这实在是太难熬了!尤其当楚杭那唇舌间的吐息轻轻拂在自己的脸上,谭音只觉得自己的脸颊完全红了,她的心跳得快到像是要蹦出胸膛,全身体温升高,再这样下去,她只觉得自己不是要送进医院急救室就是要送去消防救火降温了……

  幸好自己之前隐身后凑在楚杭耳边说话楚杭听不到也看不见,否则这滋味可真是太难熬了!

  谭音设身处地地想,以后自己隐身后,也绝对不凑到人跟前去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呐!
好在就在谭音快要起身逃跑之际,楚杭终于松开了桎梏。

  他淡然道:“哦,画好了。”

  谭音哪里还顾得上看头像,她几乎立刻兔子似的蹦离了座位,然后和楚杭拉开了距离。

  不知道为什么,谭音总觉得自己再待下去,十分危险。

  “既然画好了,那我先走了!”

  几乎是丢下话,谭音就转身风也似的跑了。等她一口气跑回了宿舍,才想起来自己连此行的目的都没有完成,她根本忘记了问楚杭要回手稿!白给他画头像了!

  谭音的心情十分懊丧,一边蒋一璐却很情绪高昂,她拉了拉谭音:“什么事啊,这么愁眉苦脸的,来,医学院今晚要办单身联谊会,和我一起去参加,没有什么事,是认识一个帅气的男人不能解决的。”蒋一璐挤了挤眼睛,“如果一个不能解决,那就认识两个……”

  只不过话还没讲完,蒋一璐就朝着谭音的头发和衣服嗅了嗅:“谭音,你什么时候喷香水了?这味道还淡淡的感觉还不错啊,哪个牌子的?”

  谭音这才抬手闻了闻,果不其然有股淡淡的熏香味,她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自己虽然隐身了,也没跑过被这味道沾上。平时隐身来无影去无踪无所顾忌,这次谭音倒是有些警醒,这味道就是自己去过那间包厢的证据,幸而楚杭似乎没有发现?

  谭音好好回想了下,楚杭今天见自己,即便隔着这么近,也并没有露出任何意外或是困惑的表情,没有询问过自己身上的味道,可见是嗅觉不太灵敏反应比较迟钝。

  万幸万幸。

  蒋一璐很快就从谭音身上的香味上转移了注意力:“对了,这活动报名超级火热的,必须要是确定的单身才能参加,而且为了保证活动效果,男女生比例要一比一,因为医学院本身女生就多,空出的女生名额就有限,我好不容易抢到个邀请函,不过你别担心,有了一张邀请函就好办了,到时候把你再带进去问题应该也不大……”

  结果蒋一璐正讲得头头是道,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喂?对对,我是蒋一璐,哎?不不不,你听我解释,不是这样,我是单身啊!你不能这样就取消我的资格!哎哎哎,你别挂电话!别挂!!!!”

  可惜不论蒋一璐怎么咆哮,对面的电话还是挂断了。

  谭音挺关切:“怎么了?”

  蒋一璐简直要气炸了,她双眼冒火道:“徐聿这个狗贼,我和他不共戴天!”

  世界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原来上次被徐聿拒绝的女生,悲恸之余大肆宣扬了自己暗恋徐聿多年却被蒋一璐横刀夺爱的悲情故事,这下导致蒋一璐在连毫不搭边的医学院都久负盛名了,她在联谊会的报名因此直接被负责审核的女生以“不是单身人士”而取消了资格。

  谭音好劝歹劝,才终于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是蒋一璐显然咽不下这口气:“谭音,你知道吗?电话里那个女的,对我大开嘲讽,隐射我是脚踏几条船的白莲花,一边傍着徐聿,一边还想染指医学院的男生,还他妈的叫我自尊自爱!我蒋一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

  “我今天就要血刃徐聿!都是这个始作俑者,害得我现在莫名其妙就变成了个有对象的人,问题这对象还是个假的!”蒋一璐愤怒道,“你说,我除了一个月前遇到了个变态尾随者外,我就没有遇上过正经的桃花,好不容易想参加个医学院的联谊会,结果徐聿这个扫把星就来了,他可真是我脱单道路上的路障!谭音,你别拦着我,我现在就要去找徐聿,让他给我好好澄清了,别妨碍我谈恋爱!”

10262 3575849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758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