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十一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6-07 21:09:05

  楚杭其实老远就在食堂的人群里看到了谭音, 她竟然穿着和自己幻觉里如出一辙的白裙子,这裙子没有繁复的设计,也没有别的点缀, 就素色的纯白,样式其实有些寡淡,然而穿在谭音身上, 被她艳丽的长相一衬,反倒是有种相得益彰的意味。

  他本来并不想见她, 然而等楚杭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走到了谭音面前, 楚杭觉得自己可能太想吃海南鸡饭了,所以才不由自主走到了谭音面前这个窗口。

  只是楚杭在与谭音擦肩而过的刹那愣住了。

  她的裙摆上, 为什么和幻觉里有着一模一样的水彩污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谭音走了, 然而楚杭却仍旧完全处在震惊里,久久无法平静。他努力镇定地吃了饭, 脑海里却飞速转动起来。

  如此说来……

  回想所有幻觉里谭音出现的细枝末节……

  楚杭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会不会自己所见的幻觉,根本就不是幻觉?

  然而一旦按照这个方向去推断,楚杭发现一切似乎都好解释了。

  虽然这一切完全不合乎科学原理,但面对铁一般的证据, 楚杭觉得这可能是唯一合理的解读了。

  只是即便幻觉里的谭音是真实存在的, 那似乎除了自己, 别人也看不到她。

  楚杭皱着眉想了想, 觉得这似乎可以用QQ的隐身功能来解释。谭音是真实在线的,然而一上线她就贼溜溜地选择了隐身, 只是无意间不知道怎么的对自己点了“隐身对其可见”。

  这个设想太过荒诞,虽然裙摆上的颜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然而以楚杭的谨慎周全,觉得总该再验证一下才好。

  他望着窗外仍旧暗沉的天空,有了打算。

  而几乎是同时,窝在床上的谭音也抬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她伸了个懒腰:“怎么感觉这雨没下干净,总觉得今天还有一场雷阵雨啊……”

  虽然是阴雨天,然而宿舍里其余几个,都跑去市里准备听晚上张学友的演唱会了,如今屋里只剩下蒋一璐和谭音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一个刷美剧,一个刷专业题。

  谭音做着做着,就遇到了个难题,结果问蒋一璐,这家伙也是一问三不知。

  “你要不找隔壁姜雨蒙问问?”

  谭音点了点头,结果刚想起床去隔壁,手机就响了。谭音掏出来一看,来电显示竟然是楚杭。

  谭音几乎是战战兢兢接了电话。

  楚杭的声音经过音频传导,似乎更冷淡了点,他言简意赅道:“来一趟知行楼外的咖啡厅,包厢108。”

  “啊?”谭音看了眼外面的天,感觉又要下雷阵雨了,直觉地就是不去,“今天天气不太好,要不我们等出太阳了再约?”

  “你现在来,我就把漫画手稿还给你。”

  谭音有些动心了……

  只是楚杭主动找她,总觉得没好事啊……

  结果几乎是同时,楚杭的话彻底打消了谭音的疑惑,他的声音冷冷的:“我有个小侄女,想要个卡通头像,你不是能画画?过来给我画一个。”

  谭音这下不犹豫了:“行!等我十分钟!我马上到!”

  她想了想,去找一趟楚杭也行,自己给楚杭的侄女画个头像,楚杭把漫画手稿还给自己,顺带自己刚才这道解不出的题,也拿去正好问问,还有上次那个小电驴,她还想问楚杭呢,谭音前几天刚把车还给了周铭,周铭对焕然一新的车自然也表示了惊叹,只是没过两天,他就联系自己,说这车绝对不是自己的,因为设备序列号对不上……

  谭音怀揣着一肚子的疑问就上路了,结果等她赶到包厢,楚杭竟然还没到,然而楚杭没到,刚才将下不下的雷阵雨倒是到了。

  雷鸣电闪中,谭音非常不合时宜地隐身了。而也几乎是同一瞬间,楚杭推门进来了,跟着他一起进来的,还有徐聿。

  徐聿语气里带了点抱怨:“楚杭,这么个破天你出来干什么?你看一下子温度都降得不行了,幸好我穿得多……”他一进来,便径自坐了下来,“不过谭音人呢?你刚叫我去点单之前我记得好像看到她推门往里面走了啊?怎么现在屋里没人?”徐聿抓了抓头,“你刚不是一直都在拐角处打电话吗?视线不正对着门口?她没走进来吗?”

  谭音心里一惊,自己刚才进来时太急了,也没料到下一秒马上就雷雨,压根没在意四周是不是有人……

  幸好楚杭只轻轻抬了抬眼皮,声音淡淡道:“我刚才低头回了个信息,没在意,不过她应该还没到,你可能看错了。”

  “哦……”徐聿不疑有他,继续喝起饮料来。

  谭音拍了拍胸口,也松了一口气:“可他妈吓死本宫了。”

  不过一旦放松下来,谭音就觉得有些冷了,她出来的急,根本没套外套,此刻在室内,竟然有些瑟瑟发抖起来。

  幸好楚杭大概也觉得冷,把包厢里的空调调高了几度。

  只是这行为很快引来了徐聿的抗议:“喂,楚杭,很暖和啊,你还调高干什么?这么一热我都要出汗了!”

  楚杭冷冷地瞥了徐聿一眼:“热你可以脱。”

  “你穿得不也挺多的?!穿这么多你还能冷了?”

  “恩。”

  谭音一看,还别说,楚杭是穿得挺多的……

  虽然这么一调高温度,谭音是暖和了,但她看着还穿着厚外套的楚杭,十分同情:“楚杭啊,你年纪轻轻穿这么多还冷,这恐怕是肾虚啊……”

  “……”

  不过谭音凑近楚杭看了看:“哎?不过你真的不热?我看你怎么脸上都泛红了?真的不是热的?怎么鼻尖都好像有汗了?”

  徐聿也同样眼尖地看到了楚杭的脸,结果还没他开口询问,楚杭就镇定道:“我不热。”

  徐聿疑惑道:“那你脸怎么这么红?”

  “哦,有点过敏。”

  徐聿满脸狐疑:“你什么时候过敏了?你不是吃什么都不过敏吗?也没有花粉过敏啊?”

  徐聿显然还想说,只是他的话音被自己连续的几个喷嚏给打断了,他皱了皱眉:“什么味啊?”

  谭音嗅了嗅,这才发现,这包厢里确实弥漫着一股什么薰香味,有点像柑橘又有点像草莓,还挺独特的,她循着香味找了下,才在包厢的角落里找到了一瓶熏香香水。

  徐聿也找到了香味来源,他苦着张脸控诉:“这不是你刚才带来的那个小盒子?里面装的竟然是香水?楚杭,你怎么了?随身带着这种味道娘里娘气的香水干什么?而且你只是出来见个人而已,至于在包厢里都放个熏香吗?”徐聿的表情非常崩溃,“你空调温度开这么高,密闭空间里这味道真的太折磨人了……”

  面对徐聿的质问,楚杭却仍旧十分淡然,他波澜不惊地瞟了对方一眼:“徐聿,做男人也要时刻精致。”

  “……”

  别说徐聿,就是谭音也惊呆了,她第一次见到这么骚的操作,出门竟然自带熏香,可真是高贵冷艳装逼的典范了,楚杭可真是个精致男孩,令人失敬令人失敬!

  不过很快,谭音就失敬不出来了,她饿了……

  学习太消耗能量了,三个大荤根本不经用啊!

  “啊,好想吃奶酪包、巧克力千层还有抹茶曲奇啊……”谭音一边按着肚子,一边就忍不住开始过嘴瘾,这三样都是这家小咖啡厅的特色,每次谭音一来这儿就必点这经典三样。

  谭音哀怨地看了一眼窗外的雨,只能自言自语自我安慰起来:“往好的方面想这次至少不至于饿着肚子看别人吃香的喝辣的……”

  结果她的话还没说完,楚杭就按铃叫来了服务员:“麻烦给我来一份奶酪包、巧克力千层和抹茶曲奇。”

  ……

  等服务生送来了这三样令谭音此刻垂涎不已的甜品后,楚杭竟然真的优雅地吃了起来,一口又一口,简直像是咬在了谭音的心上……

  这世上有什么比看得着吃不到更痛苦的事吗?

  没有了!

  谭音的心态完全崩了……

  而楚杭对面的徐聿,心态似乎也不太好,他见鬼似的看了楚杭一眼:“你不是最讨厌这种腻歪的甜食吗?怎么点了这么一堆?”

  楚杭贵气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他轻轻咬了一口嘴里的抹茶曲奇,声音平静而欠打:“反正我吃不胖,突然好奇。”

  行吧……谭音觉得,今天的楚杭纯粹是来拉仇恨的。

  然而谭音一点也没法发作,她只能在楚杭身边蹦来蹦去,眼睁睁饿着肚子看着楚杭把自己喜欢的甜食都吃了个遍,简直是人间惨剧。

  “我不眼馋我不眼馋,奶酪包、巧克力千层和抹茶饼干一点都不好吃,蜂蜜芝士蛋挞、芒果慕斯才是人间美味!”
结果几乎是同时,楚杭又一次按了服务铃:“麻烦再给我类一份蜂蜜芝士蛋挞和芒果慕斯。”
“……”

  楚杭这么丧心病狂真的合法???

  而老天仿佛还嫌不够似的,在出门之前喝了一瓶果汁的谭音,此刻竟然有了些尿意。

  只是包厢门紧闭着……

  好在就在这时,徐聿看了眼手表,似乎没了耐心:“你不是和谭音约好了吗?这都过去一刻钟了,她怎么还没到?”徐聿显然不想再忍受这包厢里的薰香味,他规劝道,“现在外面雷雨这么大,我看她是打算放你鸽子了。楚杭,要不我们先走吧。”

  楚杭喝了口咖啡,波澜不惊地抬了抬眼皮:“没事,你先走吧。”

  谭音几乎高兴地跳了起来,她忍不住对徐聿竖起了大拇指:“徐聿,就冲你这一点,你们比大小的比赛里,我也决定赌你赢!”

  谭音一边说一边就往门口走:“行了行了,徐聿你可赶紧走吧,我等着呢,一开门我就要去尿尿,可憋死我了!”

  结果谭音刚候在门口,眼见着徐聿就要打开包厢门,楚杭突然起身,按住了徐聿的手,把刚拉开一条缝的门重新关了。

  ???

  不知道怎么的,楚杭刚才还云淡风轻的脸,此刻突然就风云转色般变得很黑,他顿了顿,像是压抑下某种怒气一般,转头看向了徐聿:“我想了想,你还是留下陪我吧。”

  “啊?”

  楚杭揉了揉眉心,努力保持微笑,然而他那咬牙切齿般的声音显然出卖了他的情绪。

  谭音只听他一字一顿道――

  “我怕没有第三人在,谭音就要对我下手了。”

  WTF???

  谭音惊呆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简直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啊!

  楚杭却显然还嫌不够似的,又补充了一句:“毕竟你知道的,她连为我跳楼这种事都做过,我怕她还想着和我生米煮成熟饭。”他朝徐聿歉意地笑了笑,“所以我一开始叫你一起出来也是基于这个原因。”

  你奶奶的楚杭!谭音简直气炸了!要不是现在隐着身,她可真想脱下鞋子拿鞋底板抽死楚杭!

  “楚杭,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我要对你下手了?怎么说的我和色-中-饿-鬼一样,关起门就准备强-奸你似的?仗着自己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你就N瑟上了?”

  谭音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你一个大男人,我就算有心,也无力对你下手啊?而且你不会抵死反抗啊?再不行守贞而死啊!你要寻思了我立刻给你立贞节牌坊!”

  何况不管怎么说,楚杭这理由,怎么听怎么怪,简直像是故意不让徐聿开门似的。谭音憋着尿,气得不行,只是气愤也不能解决问题,楚杭却还和自己作对似的,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水,他一倒起来还没完没了了,那水流的声音简直让谭音的尿意更甚了。

  当一个人不得不憋尿憋屎的时候,通常的操作是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尽量不要去想上厕所这件事,一旦专注于另一件事,便能再成功憋上一会儿。

  谭音绕着餐桌走了两圈,最后实在没办法,只能怨念地走到了楚杭的身边,清了清嗓子――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只可惜背完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楚杭仍旧不为所动,只是他大概是喝茶喝多了,倒茶都有些微微地手抖。

  谭音叹了口气,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救不了自己了,这痛苦的憋尿时刻,看来还是背诗吧。谭音的选修课里有一门是古诗词鉴赏,平时的课外作业就是背诗,她深吸了一口气,就开始温故知新地背起来。

  只是背来背去,这些艰涩的古诗词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很快,谭音就没兴趣了,她一边努力憋尿,一边开始胡乱地瞎扯了。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若有情死得早。”

  “……春宵一刻值千金,绝知此事要躬行。”

  ……

  正儿八经的古诗词谭音是没会几首,但一背起这种泥石流词句,倒是出口成章滔滔不绝犹如长江之水,只可惜她好不容易忘记了憋尿的痛苦,正背到兴头上,徐聿的声音一下子打断了他的思绪。

  “楚杭,当心!怎么突然把茶水都倒在自己手上了啊?!没烫伤吧?”

  谭音一看,才发现楚杭白皙的手上已经明显烫出了一片红痕。他的脸色有些莫测,像是在憋着什么情绪似的,如果是动漫人物,谭音毫不怀疑,此刻的楚杭太阳穴边早就挂满黑线了。

  “没事。”然而大概还是被烫疼了,谭音总觉得楚杭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即将龟裂的不稳。

  不过谭音也无心去在意这些,一停下背诗,她的尿意就又来了,于是她不得不继续集中精神起来。

  “……说好一起到白头,你却偷偷h了油。”

  “……何事长向别时圆,我会天马流星拳。”

  “咳咳咳!”

  谭音正诗兴大发呢,也不知道怎么的,楚杭竟然平白无故喝茶给喝呛了,硬生生把自己的才思给再次打断了。

  谭音憋得难受,一等楚杭咳嗽停了,不得不又念上了:“垂死病中惊坐起,意外怀孕怎么办……”

  “噗――”

  伴随着楚杭呛到的声音是徐聿焦急的喊声:“楚杭,你怎么了?怎么咳得茶都喷出来了?”

  平时喝个茶都像是贵族礼仪教学模板的楚杭,今天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犯起了这种用餐礼仪里的低级错误,这确实属于发挥失常啊!

  不过大概是觉察到自己的失态,楚杭这一次终于不再坚持继续关门坐着了,他抿了抿唇,开了口:“等了这么久谭音还不来,我看她大概是有事不会来了,既然这样,我也不想等下去了,我们先走吧。”楚杭垂下了视线,“我给她设个限,如果她今天雨停后联系我,约我见面诚恳道歉,我就把漫画手稿还给她,过期不候,这种不堪入目的手稿我就直接扔碎纸机里了。”

  “我的手稿,你等等我,今天雨停了我立刻来带你回家!”谭音眼带不舍地又看了几眼摆在一边的手稿,“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让你丧身在楚杭的铁蹄之下的!我会为你战斗到最后一刻!”
此刻,徐聿开了门,已经站在门口催着了:“对了,赶紧去水龙头上用冷水冲下你烫伤的地方吧,否则真说不准要起泡的……”

  谭音见门开了,也顾不上其他,立刻夺路狂奔跑出了包间,去响应自然的呼唤,直冲厕所了。

10262 3575572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75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