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十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6-06 21:33:01

  不过虽然车速不快, 但因为路况好,楚杭又走了近路,竟然还赶在了规定的时间到了御景园。

  楚杭把车直接开进了小区楼下:“你叫人家下来取吧。”

  “你顺路放下我就行了, 你不是约了人还要去见吗?”

  “哦,刚对方和我说,路上堵, 他要晚半小时到。”楚杭自然道,“反正没地方去, 这个小区我看设计挺有特色,我正好研究一下。”

  学霸果然是学霸, 随时随地都想着学习。只是谭音佩服的同时,看了一眼御景园这小区里平白无奇的设计, 不知道哪里入了楚杭的眼?

  看来自己还是要加紧努力啊, 楚杭能在这普通到烂大街的设计里,读出细节里的匠心进行研究, 而自己显然还差点火候,竟然什么优点也看不出来。

  不一会儿,订餐人下了楼,他找谭音取了餐, 看了好几眼谭音身后的保时捷, 才嘟囔着走了。

  谭音送完御景园的外卖, 就准备前往隔壁的兰若亭小区, 她回到楚杭的保时捷前,拍了拍车窗:“楚杭, 你把我剩下的外卖给我吧,你可以留下研究这个小区的设计了。”

  “不用再研究了。”楚杭的声音淡淡的,“这小区仔细看看,也没什么设计感,设计师不行。”他瞟了谭音一眼,“你下个小区是哪里?我去看看那个小区。”他说完,瞪了谭音一眼,“你还愣着干吗?还想不想蹭车了?”

  “蹭!蹭!”

  谭音哪敢迟疑,立刻从善如流地爬上了车。

  很快,和上一次同样的,保时捷停到了兰若亭,取餐人下来取了餐。

  兰若亭是相当有品质的楼盘,这里全是独栋别墅,外立面都是用大理石铺就而成,庄严肃穆里又很有典雅的风韵,尤其是小区里的每一个细节每一帧风景都经过设计师的细细拿捏,独到又灵动。

  就是谭音这样的学渣,随便几眼看来,也都能品出那么点门道来,就更别说楚杭了。谭音估摸着楚杭大概是要在这里细细研究,这车是蹭不到了。
结果她回到保时捷边,就听到楚杭波澜不惊地喊了句“走了”。

  “你不研究这里的设计了?我看这里能研究的还挺多啊。”

  楚杭抿了抿唇:“太有设计感了,建筑设计师太优秀了,让我看了有点压力,不开心,所以不想看了。”

  ???

  设计太烂瞧不上,设计太好又嫉妒?

  呵,男人。

  被谭音腹诽的对象看了眼手表,冷漠无情道:“哦,离约好的时间还有段距离,你还有哪个外卖要送?”他瞥了谭音一眼,冷哼了一声,“今天便宜你了。我正好想练车。”

  “仁恒湾!”

  既然这样,那就不客气了!

  就这样,谭音几乎是美滋滋地蹭了全程,等去送最后一个外卖的路上,她才松了一口气。虽然出了个小插曲,但最后眼看是能都没超时就送完了。

  谭音扒拉着手机,笑得有些合不拢嘴:“送完最后一单,这样今天一共就能净赚四百!”

  楚杭抿着嘴唇没说话,过了片刻,谭音才听到了他的声音――

  “对不起。”

  楚杭的声音有些不自然:“我不知道你是这样的情况。”他顿了顿,似乎在努力斟酌用词,“你当时画那个漫画,除了对我有些误会外,是不是也出于这种原因?”

  谭音懵了:“什么?哪种原因?”

  楚杭似乎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的声音有些不自然:“就是,你当初是为了什么才画了关于我的那种漫画?”他咳了咳,“你只要老实说出你画图的初衷,我可以原谅你。”

  “那你能把我的漫画原稿也还我吗?”

  “恩。”

  谭音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峰回路转的一出,她的眼睛都亮了起来:“行行,我交代,我都老实交代!”

  谭音这么积极表态,楚杭倒反而有些尴尬了,他想了想:“我知道让你说可能有点难堪,我听说,画那种漫画,只要人气高了,会有些出版社或者网络平台找上门来,然后给作者一笔钱买断版权费,你是不是……”

  楚杭那句“家里比较困难”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听到谭音激动地打断了他――

  “不是!我怎么会是为了钱呢!我是为了爱啊!楚杭,你不觉得男人和男人在一起,也可以很美好?!这是一种超越了性别和繁殖欲望的感情!你知道《荷马史诗》吗?我建议你去看一看,理解一下这种伟大的爱……”

  谭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楚杭打断了,他的声音有些咬牙切齿:“你画这个所以不是因为缺钱被逼无奈走投无路?”

  谭音连连摆手:“不是!绝对不是!把我的作品和钱扯上关系那是对艺术的亵渎!我的创作初衷特别纯粹,就只单纯是我想画,想要表达,想要分享而已……”为了证明自己的初心,谭音解释道,“你别看我现在这么穷,但我画这个的时候真的不缺钱,我纯粹是因为画了这个导致学习上分了心,成绩考得稀巴烂,还隐瞒我爸,才被我爸停了卡断了经济来源的,我现在这么穷,其实完全算是为艺术而献身造成的,但是!为了艺术!我愿意!我甘心!”

  谭音说到自己喜爱的漫画,越说越慷慨激昂,没注意到号称要原谅自己的楚杭,却是越听脸色越黑……

  “所以你家里根本不穷?家境也不困难?”

  “是啊,不过比起你家来也可以算是赤贫了,所以上次你的慈善捐款我觉得也很合理哈哈哈……”

  长久的沉默后,楚杭的声音才再次咬牙切齿地出现――

  “谭音,你从我车上下去吧。”

  ???

  “啊?怎么了?你车坏了吗?”谭音看了看楚杭,这才发现对方的脸黑的可以赛锅底,她小心翼翼试探道,“楚杭,你是不是还是为漫画的事生气啊?可你刚才不是说,只要我老实交代了,你就原谅我,和我冰释前嫌翻过这一页了吗?我都毫无保留和隐瞒地交代了,你不能出尔反尔啊,何况我脚上手上还受伤了呢……”

  楚杭的声音毫无诚意:“恩,我不生气。”他笑笑,“我就是突然想起来,你不是铁汉吗?铁汉的话,这点痛,风雨中算什么?你下车吧,你不是喜欢《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吗?那你自己下车实践一下炼个钢吧。”

  楚杭说完,回头看了谭音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看你还有什么理由继续坐我的车。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都坐上车了,哪还愿意轻易就下来呢?

  谭音狗腿地笑了笑:“铁汉确实是铁汉,但是楚杭,还有一个词不知道你听过没?铁汉柔情啊,我这样的铁汉,其实也是有脆弱和柔情的一面的……”

  “……”

  *****

  谭音自然是没有下车的,楚杭虽然黑着脸一脸气炸裂的表情,但到底没把她赶下车。不仅没赶下车,还一路把谭音开回了学校。楚杭在离校门口一条街距离的地方,才把谭音丢下了车,谭音本以为他是顺路回学校才把自己一起捎回来,结果谭音刚下车,楚杭就调转车头一脚油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很显然,男人对车天然的爱意深沉,楚杭这怕是练车上瘾了。

  只是下了车,谭音一看,才发现虽然这路口离学校的正门还有些距离,但稍微抄个近路,只要走十分钟,就能走到学校东门不远处的校医院去。

  虽然在楚杭的车上已经简单处理了伤口,但既然医院这么近,谭音还是顺路去看了看,让医生再清理了下伤口,还配了条淡化疤痕的膏药,这才一瘸一拐回了宿舍。

  等过了一天,楚杭就通知她回去认领“可回收垃圾”。

  小电驴毕竟是和周铭借的,谭音坐了个公交,转了几次车,风风火火就赶到了楚杭家的别墅门口。

  谭音几乎是一眼就见到了自己宛若新生的小电驴,之前散落的零件全部装上了,座垫似乎也变新了,而本来已经泛旧的漆都好像颜色又重新变得鲜艳起来了???

  谭音在道谢之余不禁发出了感慨:“谢谢……不过这车你确定是我的?怎么感觉和新车似的?”

  楚杭双手环胸站在门口,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淡,他瞥了眼谭音:“给你修好了变新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不是……就是感觉这好像不是我的车哎……”谭音疑惑地看向楚杭,“楚杭,你这该不会是和我玩金斧头银斧头的套路吧?”

  楚杭皱了皱眉:“什么金斧头银斧头?”

  “就是有个小孩去山里砍柴,铁斧头不小心掉进了河里,结果河神老头出现,给他捞出了一把金斧头,又给他捞出了一把银斧头,最后才捞出了铁斧头,问小孩哪把是他的,结果小孩不要金斧头银斧头,坚持要回了那破烂铁斧头,然后河神老头哈哈一笑,对小孩说,小兔崽子,你真是捡回了一条命啊,要是你敢要金斧头和银斧头,我就一斧头砍死你了。”

  “……”楚杭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你这个故事,版本不太对吧?什么一斧头砍死你?谁和你讲的?”

  “我爸啊,他说,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人要诚实,不要贪图小便宜,否则会被乱斧砍死啊……”

  “……”

  楚杭一张脸上,简直写满了生动的一言难尽,他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爸还挺别致的……”

  说完,他淡淡地扫了谭音一眼,然后不自然地移开了视线:“不过你放心,我没这么无聊和你玩这种真话假话测诚实的游戏,这就是你的车,只不过物业修好后,还给你擦了擦而已,所以看着很新。”

  谭音想想也是,楚杭哪里会这么无聊,她点了点头:“那这个修了多少钱?我转你。”

  “不用钱。”楚杭绷着脸,“正好赶上物业的免费维修日活动。”他说完,看了谭音一眼,像是有些不耐烦般催促道,“你赶紧把这小破车带走。”

  谭音心里喜不自禁,赶紧千恩万谢地带着小电驴就走了。

  到底是高档小区,连物业都多才多艺,还能修电动车!还真别说,这车经过物业一修理,别说外表焕然一新,就连骑起来的感觉也完全像个新车!

  谭音几乎是心情愉快地就回了学校,最近她不打算再去送外卖了,生活费够用了,而她也想把更多时间用到学习上,琢磨着什么时候把这焕然一新的小电驴也重新还给周铭完事。

  *****

  谭音神清气爽着,而楚杭就爽不起来了。他觉得自己大概率脑子确实出问题了,否则为什么平白无故给谭音重新买了一辆同款的小电动车?那破车修不好了直接丢回给她不就行了吗?

  一定是那些幻听幻视的错!自己真是被谭音折磨惨了!

  楚杭觉得克服和治疗这幻觉的症状真是刻不容缓了,再这样下去,自己难保不会就斯德哥尔摩上了。

  心理医生又去了几次,甚至连医院的神经内科也去过了,然而一点用也没有。

  任何治疗方案都没有用。

  幻觉该怎么出现,就怎么出现,谭音在自己的幻听幻是里仍旧活蹦乱跳的。

  只是对自己病症的观察记录下,楚杭也发现了一个规律,所有的幻听幻视,都是在雷雨天。自己只有雷雨天才会发病。

  楚杭几乎是用对待建筑的专业态度来对待自己这莫名其妙的病症了,他列出了表格,总结了每次出现幻觉的场所、时间、幻觉的情景,力争从这纷繁的细节里整理出共通点。

  这种幻听幻视,除了雷雨天外,是不是还有别的触发条件?

  这之后一周里,又断断续续下了两次雷雨,其中有一次楚杭看到了谭音。

  那是在建筑手绘课上,这本来是谭音从来不翘成绩也还不错的课,结果这个雷雨天她竟然没来,蒋一璐替她请了假,说是吃坏了肚子去医院了。

  而别人都看不到的谭音,自然又大剌剌地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楚杭抿紧嘴唇,知道自己这是又犯病了。
但这次犯病,他决定主动出击,不能再试图用忽视就掩盖自己的不正常了,这幻觉并不是自己不承认,就不存在。因此这一次,楚杭几乎是认真地观察着这幻觉里谭音的一举一动。

  楚杭被幻觉折磨得睡不好吃不香,谭音倒是好,即便知道这只是幻觉,并非现实,但看着唇红齿白,皮肤吹弹可破,穿了条白色长裙就这么坐在蒋一璐身边的谭音,楚杭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她此刻正认真地听着课,但像是没忍住般的,连续打了两个哈欠,然后一双眼睛里便氤氲沾染上些许泪意和雾气,模样倒是有些乖巧的动人。

  楚杭觉得自己的不正常是有点严重了,幻觉里竟然都开始美化谭音了。

  不过很快,谭音就本性毕露了。

  大家开始给手绘上色的时候,她终于坐不住了,站起来开始在教室里逡巡,一会儿凑过去看看这个同学的,一会儿又看看那个,间或还点评两句,然后她绕了一圈,终于转到了楚杭身边。

  “我就说嘛,果然还是楚杭画得最好。”

  谭音的气息真实到犹如近在咫尺,饶是楚杭早就知晓了这幻觉的厉害,还是忍不住没控制好,失手弄翻了几支沾满了水彩颜料的画笔,这画笔轻轻一滚,正好准确地触到了谭音白色裙摆的边沿,晕染出了一块色块。

  幻觉里的谭音却浑然不觉,她此刻正专心盯着楚杭的手绘研究,而楚杭只觉得,她凑得有些太近了……

  好在很快,谭音就起身跑回蒋一璐身边了……

  屋外的雷雨渐渐变小,这幻觉应雷雨而来,在这雷雨逐渐消散之前,也应雷雨而走般走出了教室,然后转身不见了。

  雷雨彻底停了,一切果然又恢复正常,楚杭终于松了口气。他收拾了课本和画材,往食堂走去。

  *****

  谭音对今天的雷雨非常不满,竟然赶在自己最喜欢的手绘课上下,她自己没法画,只能在教室里转了一圈又一圈,把所有同学的作品都围观了一遍。

  好不容易憋到下课,雷雨也快停了,她急匆匆跑出了教室,在厕所的隔间里恢复了正常后,才推开门走了出来。

  谭音和蒋一璐约好了在食堂会和,结果她刚在食堂窗口打了三个大荤,就迎面撞上了楚杭。

  楚杭见了自己,看了眼餐盘上的三个大荤,果然皱了皱眉:“你不是吃坏肚子了?”

  谭音急中生智道:“是吃坏了,刚看完医生,说我肚子里油水太少,多吃肉就可以康复了。”

  “……”

  好在楚杭对自己一直爱理不理,随口问了这么一句后,也懒得理睬自己,他又冷淡地瞥了自己一眼,显然就准备抬脚离开,只是这么一瞥后,不知道为什么,楚杭突然愣住了,他一脸见了鬼般地表情般死死盯着谭音的裙子看起来。

  这眼神看得谭音都有点毛骨悚然:“怎、怎么了?”

  楚杭深深地看了谭音一眼,然后才敛了眼神,抿了抿嘴唇,声音极度不自然道:“你这裙子太丑了。”

  ???

  简直莫名其妙啊???
我这裙子就算丑,花你钱了???

  不过很快,谭音就没在意这个插曲了,她看到了蒋一璐朝着她挥手,于是端着自己的三个大荤就坐了过去。

  伴随着蒋一璐的校园八卦信息,一顿饭吃得十分香,只是当两个人起身准备把餐盘放进清洗处,蒋一璐看着谭音的裙子叫起来:“谭音,你裙子上沾上水彩了!”

  谭音低头一看,这才在白色裙摆的边沿看到了一坨水彩颜料,她忍不住气急败坏地跳了起来:“我这裙子才穿过几次呢!”

  “肯定你刚才隐身时候不小心在手绘课上沾到了。”

  谭音十分哀怨:“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上去的,也不知道洗不洗的掉。”

  ……

  好在等谭音冲回宿舍,把裙子泡了泡,又手洗了两三次,这色块倒是淡化了,谭音又搓了几把,终于把这颜料给洗干净了。

  洗干净了裙子,她心情大好地躺在床上看起专业书起来,根本不知道另一边,楚杭在遭受怎样的心理冲击。

10262 3575316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753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