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十九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6-05 20:45:57

  虽然险象环生, 但好在楚杭显然眉头紧锁脸色难看,心里大概有一腔心事要向徐聿在雨中倾诉,最后竟然就这么生生把徐聿给拖出了浴室, 谭音松了口气,但也不敢再洗,赶紧趁着雷雨隐着身溜回了房间。

  过了片刻, 雷雨终于停了,水管也终于抢修好了, 房内的热水恢复了,谭音终于洗上了澡。

  然而这场雷雨太过持久, 谭音也没了再出去吃喝玩乐的心情,索性拿出自己的相机和电脑, 开始整理起这次采风拍摄下的建筑物以及五星级酒店内部诸如电梯间、栏杆、前台等等设计细节的照片起来。

  因为雨停了, 不少人又再次集结到楼下草坪上开始烧烤和娱乐了,此刻谭音的耳畔是此起彼伏的笑声和别人呼朋引伴的声音, 蒋一璐恐怕也正在享受采风最后一天的愉悦。只是谭音一旦认真起来,这些聒噪的声音于她而言倒是都不见了,她认认真真分析了自己收集的素材,开始在脑海里慢慢构思起下次设计课大作业的雏形图纸来。

  只可惜纸上得来终觉浅, 谭音想着想着, 便遇到了瓶颈。这次采风眼见着就要结束, 明天一早一行人便要启程回学校, 谭音还是抓住了最后的机会,再实地走了走附近的几个酒店, 研究下其中的设计精髓。

  谭音这个人有股子认死理的韧劲,既然决定了做一件事,那不论如何,都百分之百投入去做。她想要证明给楚杭看,自己并非根本做不出好设计的草包。

  因为心里憋着股劲,谭音反倒是沉下心来,硬是逼着自己,硬啃起原本薄弱的课程来。

  这么大半天下来,倒也充实。

  第二天一早,大家都恋恋不舍地收拾了行李,然后唉声叹气地回了学校。

  这么几天采风的放飞自我,让蒋一璐一时有些忘本,回了学校,都还没完全进入到状态,几乎还有些懒懒散散,就这么每天和长在床上一样躺平着。但谭音却是一回来就忙上了,她有一大堆落下的功课要补习,而一回来没多久,也正赶上得之味的周末外卖促销活动,既然此前答应了帮忙,谭音也不会临阵脱逃。

  谭音料想因为打折活动,外卖单会比较多,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多,她从上午开始,几乎连喝口水的时间也没有,而先送完了餐厅附近的单,她便准备处理稍远的片区订单了――那几乎都是清江花苑的。

  这次谭音小心地确认了,地址既不是楚杭家,也不是段影菲家,而是另外一栋别墅的。只是仅仅这么一栋别墅,就一共点了12单!
难道有钱人也会为这么一点小折扣而心动?一见外卖打折就拼命买?

  幸而因为嘴甜,谭音几次送单下来,和清江花苑的保安倒是混了个脸熟,见谭音一下子手提着12单,对方也破例让谭音骑着小电驴进小区了,只是叮嘱送完必须马上出来。

  只是当谭音载着12份外卖走到这栋别墅前,才有些了然,这栋别墅原来正是楚杭家歇对面那户,之前自己来时还是空置,如今已经开始装修,点餐的是里面的装修工人,此刻见外卖到了,热热闹闹地聚了过来取走了餐。

  谭音刚准备走,结果身后便传来了重重关上门的声音,她回头,便见到楚杭手里提着袋垃圾,一脸便秘般地看向自己。

  不用开口,谭音已经能从他眼神里读出那句“how old are you”,怎么老是你?!怎么又是你?!

  谭音倒是一点没尴尬,欢快地笑着朝楚杭打招呼道:“嗨……”

  “楚杭”两个字还没说出口,打招呼的对象便扭开了头,然后径自转身就去倒垃圾了。

  瞧这冷淡样,显然是不想理睬自己。

  谭音也懒得热脸贴冷屁股,她也正忙着呢!她当即抹了抹汗,骑上小电驴就准备走。只是没想到,因为这别墅装修,大概是装运建材的车没注意,有石块滚落到了路上,小电驴马力十足速度不慢,在转弯的路口,被石块直接影响了平衡,谭音措手不及,就从小电驴上被甩了下来,摔出去老远。

  等她爬起来一看,才发现手肘和膝盖都摔破了,还挺严重,伤口此时正十分不给面子地流着血,看起来触目惊心的一片。

  因为没忍住痛叫,这一跤摔得动静又很大,刚丢完垃圾正准备走回家的楚杭也终于忍不住,皱着眉朝谭音看来。

  *****

  楚杭原本是想忽略谭音的,她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频率,也实在太高了点。这一连串意外的巧合,让他越发狐疑,会不会是谭音调查清楚自己动向后蓄意造成的偶遇?而自己越发严重的幻听幻视,八成也是因为谭音的无孔不入而造成了心理阴影。

  如果楚杭本来只是狐疑,那在看到谭音突然的摔倒后,他终于有了确切的答案。

  楚杭内心冷笑道,一切果然都是套路。

  先故意在自己眼前摔伤,然后自然而然可以向自己求救,要么是要赖着进自己家里声称处理伤口,要么是要粘着自己送她去医院。

  简直是新型碰瓷骗局。

  楚杭看向此刻一边低低叫着一边还坐在地上的谭音,她的一张脸上,五官都痛的扭了起来,看起来带了种楚楚可怜的娇弱,倒确实让人有点不舍。

  看来她在自己去把她抱起来之前,是不打算站起来了。

  谭音这个女的,简直就是个粘人精缠死鬼,为了让自己抱她,真是连假摔都做得如此炉火纯青了。楚杭既怨恨又懊恼,他应该掉头就走,任凭谭音叫破喉咙也不要理睬的,只是最终,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走到了谭音的面前。

  楚杭面上冷着脸,内心却产生了点自暴自弃,他几乎可以断定,自己就算不理谭音,以这女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习性,看这架势是赖定自己了,自己跑也跑不了,所以垂死挣扎视而不见也没用……

  楚杭抿着唇,刚想俯下身抱人,结果他还没行动,地上的谭音却一股脑爬了起来,也是这时,楚杭才看清,她摔得确实很严重,手肘和膝盖上衣物都破了,露出还大片挫伤的皮肤,都往外渗着血,伤口上还裹挟了泥沙,看起来相当惨烈。

  楚杭噎了噎,他移开了头:“我家里有医药箱,你要不要……”

  然而没想到,完全可以顺水推舟的谭音竟然摆了摆手:“不用。”她一边说一边疼得咬住了嘴唇,然而却丝毫没改口,“我还有几单没送。”

  光是楚杭看着,也觉得这应该很疼,然而谭音竟然除了脸上疼的有些忍不住龇牙咧嘴外,根本没有哭的打算,此刻甚至连刚才下意识的哼哼也没了。

  出乎意料,谭音和她的长相完全相反,不仅没娇滴滴,竟然还挺坚强,坚强到都有些逞强。

  *****

  谭音不知道楚杭所想,对于这一跤,她只能用飞来横祸来形容。她总觉得自己最近百分之八十的倒霉时刻,都有楚杭的见证,饶是谭音心理素质再好,表情装的风平浪静,内心却尴尬地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了。她此刻只想赶紧离楚杭越远越好,一瘸一拐地就要去扶自己的小电驴。

  可惜祸不单行,这小电驴经过这么一摔,不知道哪儿出了问题,竟然发动不起来了。

  倒是之前对自己视而不见的楚杭,此刻还大剌剌站着,他冷着张脸,语气也像是冰碴子一样毫无波波澜:“还送什么外卖,先把伤口去处理了。”

  楚杭就是这样的人,虽然有点冷傲,对人爱理不理,然而家庭教育的涵养摆在那里,对自己就算再讨厌,眼见着受伤,毕竟又是同学,还是女的,就算是出于礼节,也会问上一问。

  只是真要是把这种礼貌性的问上一问当真,那就属于不知趣了。

  谭音自诩是个识趣的,她再次摆了摆手:“楚杭,你不用管我,我虽然外表是个女的,但我内心是个铁汉,我最喜欢的文学作品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身残志坚,我可以的!”

  楚杭站着没动,他淡淡地看了一眼谭音手里的小电驴:“你这破车还能骑?”

  谭音被他看得实在窘迫,只逞能道:“能骑,你快回去吧,我马上就要送下面几单了。你别站在这妨碍我赚钱发财走上人生巅峰。”

  谭音的话音刚落,楚杭果然没再说话,他扫了谭音一眼,便转身回家了。

  看吧,谭音想,这就是有钱人的礼节,这就和别人问你“吃饭了吗”一样,并不是准备请你吃饭,就是没话找话问一问。

  她蹲下身又开始捣鼓起小电驴,直到有一辆黑色的保时捷跑车驶过她的身边。

  谭音虽然对车没什么兴趣,但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不得不承认,这车确实挺帅的。

  只是她没想到,这挺帅的车在她身边停了下来,而车窗摇下来,露出了楚杭表情冷冽的脸,他皱着眉看向谭音。

  人生真是不公平,楚杭年纪轻轻就开保时捷,自己却只有个小电驴……

  面对楚杭的瞪视,谭音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以为是自己的小破电驴挡了楚杭的路,赶紧一瘸一拐推着车想让路:“你等我下啊,我移一下……”

  “你下一单要送哪里?”

  “滨江路那的御景园,怎么了?”

  “上车。”

  “嗯?”

  楚杭显然没什么耐心,他皱了皱好看的眉:“我约了人,正好顺路。”他瞥了一眼小电驴,“你那破车再修不好你接单的外卖就要超时了。”

  谭音有些天人交战。

  楚杭抿了抿唇:“今天我日行一善的指标还没完成,你再愣着我就开走,直接去接济天桥上要饭的了。”

  “别别别!”谭音想了想,小电驴看起来是挂了,她决定识时务者为俊杰,“那你开开后备箱!”

  “什么?”

  “开下后备箱,我把我的小电驴塞进去啊。”

  要不是涵养所致,谭音觉得楚杭是想翻个白眼的,他瞪了谭音一眼:“我这车看起来像收破烂的吗?”

  “那……”

  “你那车都凉透了,放后备箱里能有什么用?”

  “那我也总要带走去修啊。”

  “放着。”楚杭冷冷道,“我们小区物业有会修的,下次修好了你自己来取。”

  谭音想了想,觉得这样也行,她剩下的几单配送范围都很集中,只要楚杭顺路把自己丢在滨江路,自己再稍微跑跑,也都能送完了。

  于是她赶紧开车门上了车。

  到底是贵的车坐起来比较舒服,谭音刚想开口恭维几句,结果就被楚杭照着脸丢了一袋东西,她打开一看,袋子里装着双氧水、纱布、紫药水、棉棒还有创可贴。

  “处理下你的伤口。”楚杭看也没看谭音,不近人情道,“别一直流血弄脏了我的车。”

  行吧,拿人手短,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楚杭一边开,还一边不忘监督谭音:“系上安全带。”

  “都坐在后座,系什么呀?”谭音不以为意,“我又没坐你副驾驶位。”

  ……
处理好伤口,谭音放松下来,这才注意到了车速,她小心翼翼地看了眼楚杭:“楚杭,你这个开得是不是有点慢啊?”

  楚杭抿着嘴唇,没有理睬谭音,车速倒是提了提,从三十码变成了四十码……

  谭音望着此刻很空旷的马路以及限速80的标牌,觉得楚杭这安全驾驶也太安全了吧,她想了想,才试探道:“你驾龄多久了?”

  “两年。”

  谭音刚松了口气,就听楚杭淡然地补充了一句――

  “上路这是第六次。”

  “……”

  谭音二话没说,立刻系上了安全带:“我觉得你说得对!坐后座确实也应该系安全带,很多事故,其实对于后座也同样危险,如果系了安全带,其实能挽救很多生命和不幸!”

  谭音说完,小心翼翼斟酌用词道:“不过楚杭,你为什么要选这辆车呢?”

  车技这么烂,为什么要开这么好的车,万一碰擦撞到,不心疼吗?

  楚杭瞥了一眼谭音,凉凉道:“这是我家最差的一辆车。”

  哦,告辞了……

10262 3575029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750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