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十八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6-04 20:46:55

  这场雷雨出乎谭音的预料, 竟然来势汹汹一点停的意思都没有,大团大团的乌云积压在天空,都有些黑云压城的感觉。这座城市的雨季真是天气多变到让人捉摸不透, 刚才还阳光明媚的天空,此刻黑沉沉的,都有种即将入夜的错觉。

  谭音刚见证完一场失败的勾搭现场, 她被雷雨继续困在小石亭里,却不知道另一边, 蒋一璐也正被困在植物园的一只蘑菇雕塑下面。

  这是一片蘑菇群雕,一只又一只, 雷阵雨来的时候,蒋一璐只来得及找了一只就近的蘑菇躲到了那蘑菇伞下。这蘑菇造型可爱里带了点夸张, 蘑菇的伞面非常大, 还做出了低垂的模样,蒋一璐往下面一站, 整个人完完全全被这蘑菇伞面给遮住了,从背面根本不知道蘑菇下面还有人。

  蒋一璐在蘑菇下待了没多久,便听见自己背后传来了脚步声,听着像是有人也跑进了这片的蘑菇伞下。

  “哎呀, 头发都湿了, 讨厌死了。”

  是个声音轻快的女孩子。

  蒋一璐刚想回头给这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女生打个招呼, 就听到自己最不愿听到的声音随即响了起来――

  “你往里面站点, 我来挡住风口。”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这竟然是徐聿!

  蒋一璐恨恨地想, 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记维持自己绅士一样的风度搔首弄姿,这女生声音听着新鲜,又是不知道哪儿撩来的新妹子了,徐聿可真是个不守妇道的男人!

  蒋一璐躲在背面的蘑菇伞里,听着身后另一只蘑菇下面徐聿和那女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虽然不想承认,但徐聿这家伙,知识面倒是挺广。他一会儿从天文地理,聊到了国家经济形势;一会儿又话题一转,从自己的国内旅游聊到了国外的几次背包客经历。

  “在埃及你一定要当心,千万别觉得埃及人特别好客热情就随意接受人家的服务,就算你在厕所拿了埃及人给你递过来的一张纸巾,他都可能会问你要小费,所有的服务和热情可都是明码标价的……”

  “你可能想不到,在冰岛有一道很有特色的美味是腐烂的鲨鱼肉,要把鲨鱼埋进沙子里,腐烂上半年,再挖出来晒干,然后配上冰岛的酒,在当地深受欢迎。”

  ……

  别说和徐聿在同一蘑菇下的女生,就连蒋一璐,也不得不承认听得还挺津津有味的。

  这两个人又聊了点别的,结果不知怎么的,就从球员的私生活转到了两人各自的感情生活。

  得知徐聿没有女友,那女生的声音有些腼腆:“徐聿,或许你已经感受到了,其实我对你……”她的声音顿了顿,“如果你没有女朋友的话,我能做你的女朋友吗?”

  精彩了!竟然赶上了告白直播!虽然嗓子有些发毛,但蒋一璐努力忍住了咳嗽,竖起耳朵听起来。
对于女生突然的告白,徐聿显然有些措手不及:“不好意思,我……”

  这女生虽然声音腼腆,但既然豁出去告白了,姿态也十分勇敢:“但你说了你没有女朋友,那为什么不能和我试试?我们从高中起就是同学了,我也是为了你才报考了法学院,这么多年,我一直在等你,但现在我不想等了,你的女生缘总是那么好,我怕再等下去,我就没机会了……”
那女生显然是压抑了许多年的感情,一边说着,一边竟然哭了起来。

  徐聿的声音果然手忙脚乱了起来:“你别哭,先别哭。”

  “那你答应不答应我?”女生索性蛮横上了,“你自己刚才都说了,很多感情是可以培养的,为什么不能答应我?和我培养试试呢?”

  面对这种有些偏执的爱意,直接回复“因为不喜欢所以不答应你”确实是太伤人了,连蒋一璐都有些替徐聿尴尬。

  也不知道怎么的被徐聿急中生智了出来:“我不能和你在一起,我虽然是没女朋友,但我有喜欢的人了!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要变成女朋友了!”

  女生果然不依不饶:“那是谁?你告诉我是谁!”

  蒋一璐正幸灾乐祸徐聿的下不了台,结果自己一激动之下放松了警惕,没忍住嗓子的痒意,竟然咳出了声。

  “谁?!”女生非常敏感,“谁在那里?”

  蒋一璐见躲不下去了,只能从自己那朵蘑菇下钻出了头,朝对面两人打了个招呼,她解释道:“我不是有意偷听的,我比你们先在这里躲雨,刚才你们表白气氛那么好,我也没好意思打扰……”蒋一璐保证道,“你们放心,我用我的人格担保,这件事天知地知你们知我知,我绝对不会透露出去!”

  蒋一璐说完,没忍住揶揄又看好戏般地看了徐聿一眼,她此刻幸灾乐祸极了。

  徐聿看了蒋一璐一眼,突然笑了,这笑容,怎么看怎么狡诈,正当蒋一璐直觉要坏事,准备先溜为上的时候,只见徐聿一把扯过她,径自道――

  “实不相瞒,其实这就是我喜欢的人。”

  蒋一璐:???

  徐聿却不理会蒋一璐的僵硬,他顺势揽过了蒋一璐的肩膀:“我们现在发展非常稳定,是奔着结婚去的。”

  ???

  “我和你?什么?我没……”

  蒋一璐没说完,徐聿就截住了她的话,他抢过了话题温柔道:“璐璐,别这样,我们的事,我不想隐瞒了,你也不用害羞所以否认……”

  徐聿说完,回头看了眼对面的女生:“陈涵,对不起,我确实是心里有了人,我很感激你能喜欢我,但你这么好,一定会找到更适合的男生的。”

  叫陈涵的女生瞪大了眼睛,显然无法接受这个发展,只是现实的冲击太过强烈,她连哭也忘了,只咬着嘴唇,然后一言不发地冲进了雨里,一个人跑走了。

  她一走,徐聿就放开了蒋一璐的肩膀。

  蒋一璐简直气炸了:“徐聿,你拒绝就拒绝别人啊,凭什么找我当挡箭牌?”

  徐聿瞟了蒋一璐一眼,毫无负罪感道:“因为这样她才能彻底死心,而且不会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能开始新生活喜欢新的人。我不知道她原来都等了我那么几年了,我不希望她再抱着希望等下去。”

  “那我的名声呢!这要传出去,我不要名誉的啊!”

  徐聿挑了挑眉,哼笑了声:“不是你指责我是色狼流氓,占你便宜,是和你睡过一张床的人吗?这么个交情,炒个CP怎么了?”

  蒋一璐气得发抖,她还穿着泳衣,泳衣外披着的罩衫早被雨淋湿了,此刻雨裹挟着冷风一吹,她不仅咳嗽起来,还打起了喷嚏。

  “穿上吧。”徐聿脱下了衣服,丢给了她,“本来想给陈涵的,现在便宜你了。”

  “我不穿!”

  徐聿也不听蒋一璐的话,他径自强势地把自己的衣服给蒋一璐披了起来:“行了,刚才是我不对,但情急之下我实在有点大脑短路,只想出了这么个烂借口。以后要是对你传出什么不利的绯闻,我都给你澄清清楚,要给你造成任何损失,我都给你承担无限赔偿责任,行了吧?”

  “那你给我写个协议!”

  徐聿瞪了瞪眼睛:“哎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死板?我都说到这份上了,咱们交个朋友和解了也就完了,你还真的要我写协议啊?何况和我扯上绯闻哪里不好了?我在法学院也是很受欢迎的好吗?还有人给我起外号叫法学院吴彦祖呢!”

  “呵,你还法学院吴彦祖,那我就是建筑系邱淑贞了!”

  “……”

  *****

  这场颇有些雷雨旷日持久,谭音在石亭里躲了半天,最终没忍住,自己冒雨冲回了民宿的房里,为此她几乎淋成了个落汤鸡,结果跑进房间浴室想洗个热水澡的时候竟然发现民宿里停水了!

  “老板,这停水要停到什么时候啊?还能不能洗热水澡了?!”

  “就是啊,这一身湿漉漉黏答答的,难受死了。”

  门外果然传来了好几个女生的抱怨声。

  民宿老板也在不停地安抚着众人:“停水真的是没办法,是因为隔壁改造挖断了一根水管,已经找人在抢修了,不过我们一楼有两间淋浴室用的水管和被挖断的不是一根,还有热水供应,可以洗澡,你们可以去的……”

  谭音这才想起来,这间民宿在一楼确实有两个公共浴室,不分男女,本来是为了方便从泳池或者沙滩回来的住客清洗而设置的,因而比较简单,每间淋浴房里就一个莲蓬头,也没有隔间也没有帘子,就是个光溜溜的莲蓬头,虽然淋浴间不算小,但一次只能供一个人一起洗。

  谭音跑下楼一看,一间浴室里面显然已经有人在洗了,门外还守着不少女生,已经陆陆续续排起了队。另一间浴室位置偏一些,在另一处房屋的拐角,然而也不至于让人找不到,因此谭音走到这间浴室门口发现空无一人时,非常讶异。

  同样讶异的还有也正来到这间浴室门口的段影菲,她拿着衣物进了浴室,结果没多久,不得不退了出来。

  “难怪没人抢这间,门锁都坏了!谁敢在里面洗啊!”段影菲嘟嘟囔囔,黑着脸走出了浴室,“这什么破民宿,竟然就只有一个公共淋浴室,还只能一个一个来。”她用力甩上了这间浴室的门,这才看到了门外贴着的“此门已坏,暂停使用”的字条,段影菲瞪了一眼字条,又看了眼另一间浴室门口的排队长龙,哀叹道,“这要排到猴年马月啊!”

  段影菲说完,不忿地踢了一脚脚边的石子,虽然不情不愿,但也不得不走到另一间浴室外的队伍长龙里去。

  只是段影菲放弃了这间门锁坏了的浴室,谭音却上了心,她上前检查了下,发现浴室内热水供应都正常,只是门关不上,而浴室内倒是摆着张供人放衣物的椅子。

  那只要用椅子堵住门口,这不就能洗澡了吗?

  虽然这椅子也不怎么顶用,风一大,就很容易吹开浴室门,但此刻室外仍旧雨势很大,雷鸣阵阵,看这样子,一时半会也不会停。那既然不停,自己就能保持隐身,就算门意外被人推开或是反被风吹开,反正别人也看不到自己,更何况其实只要等门一关,这白纸黑字的“此门已坏,暂停使用”挂着呢,正常人大概也不会再来查看了。谭音对自己洗澡的速度也十分有自信,只要十分钟,趁着这十分钟就都可以搞定,她直觉十分有把握,总之赶紧捡个漏,洗个热水澡,把身上这淋湿的粘腻感给摆脱了就行。

  这么愉快地决定了以后,谭音就进了浴室,用椅子堵了门,就开始脱起衣服准备洗起来……

  只是事实证明,人有时候真的不能有侥幸心理,一旦铤而走险觉得侥幸一下也没事,就会出事……

  谭音的短袖刚脱到一半,浴室的门外竟然就传来了敲门声,随即而来的是徐聿的声音――

  “有人吗?”

  他敲了一阵,发现没人响应,便自言自语道:“看来没人,推进去看看,这门门锁坏了,但热水还有吧?还有热水就能洗啊,浑身黏糊糊的难受死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就彻底打开了门,“果然里面没人啊,不过没人怎么还抵了个椅子,这都怎么做到的?密室杀人案即时感啊……”

  随即出现在谭音面前的,除了徐聿,还有跟在徐聿身后的楚杭。

  几乎在这千钧一发的刹那,谭音已经赶紧穿回了短袖。虽然知道他们看不见,但作为谭音,要是真脱了衣服,恐怕自己也接受不了这尴尬和羞耻感。她只能往角落里挤了挤,内心期待着徐聿和楚杭能赶紧离开。

  *****

  楚杭和徐聿是在房门口相遇的,两个人都被雨淋湿了,又发现房内停水,不得已也下了楼,然后被另一间浴室门口的长龙成功劝退,一路顺藤摸瓜找到了这间门坏了的浴室。

  只是相比徐聿的惊喜,楚杭的脸上颇有种见了鬼般的一言难尽。

  这可怕的幻听幻视又来了!

  在徐聿眼里空无一人的浴室,在楚杭眼里却完全不同,楚杭目光所及,能清楚地看到在浴室的角落里,谭音正衣衫不整地缩在那,她身上看起来也被刚才的阵雨淋湿了,白色的短袖下依稀能看到身体的轮廓,而这短袖看起来像是胡乱套上去的,领口那还松垮垮的,露出一只白皙圆润的肩膀和下面的锁骨。

  明知道这只是自己的幻觉,但楚杭终究没忍住,朝那只肩膀瞟了几眼。

  楚杭脑海里胡乱地想,总有人形容锁骨性感,以前的他嗤之以鼻,但现在竟然觉得,可能这种形容也没有错。

  就爱他胡思乱想之际,徐聿开了莲蓬头试了试,相当惊喜:“楚杭,水是热的,可以洗!”

  他见楚杭站在门口脸色阴晴莫辨,以为他在想什么事,于是便自然而然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想了,你先洗,我帮你抵住门。”

  刚才明明因为淋雨身上不爽利而皱着眉的楚杭,却在这一刻想也没想地拒绝了徐聿的提议,他抿了抿唇:“不了,我现在不想洗。”

  徐聿虽然疑惑,但也没多想:“那我洗,你帮我抵住门。”他笑嘻嘻的,“女生就是不愿意一个洗一个看,觉得尴尬,侵犯彼此隐私,所以不能好好利用这个门锁坏了的浴室,但咱俩谁跟谁啊,我们男生才不在意互相看裸体,这有什么!”

  他说完,就开始准备脱起裤子来。

  结果徐聿的手刚碰到了裤子拉链,刚才还冷冷站着的楚杭突然飞快地走上来一把按住了他的手。

  徐聿一惊:???

  楚杭板着脸:“徐聿,男人要自重。把裤子穿上。”

  “啊???”

  就算知道谭音的出现是自己的幻觉,但楚杭还是下意识地想要阻止徐聿洗澡,这场景简直太……太荒谬了,即便不是真的,他也无法控制地就是想阻止这种魔幻场景的发生。

  楚杭的心里有些乱,他不想去想自己到底是不希望徐聿的身体被谭音看到,还是不希望谭音看到徐聿的身体……

  反正不管怎样,只要阻止了徐聿,结果没差。

  徐聿果然非常茫然:“我要洗澡,自重什么?不脱裤子怎么洗?难道你也像那些女生一样,觉得看到同性的身体都不好意思吗?”他深深地看了眼楚杭,然后突然露出了些意味深长的顿悟表情,“我知道了,难道是你自卑?”

  楚杭皱了皱眉:“什么?”

  徐聿意有所指地看了眼楚杭的裤-裆处:“就那里啊……就那个大小,你是不是怕和我一比,自卑啊?”

  这话不说倒好,一说,楚杭幻视里刚才还蜷在角落里的谭音捂上了耳朵,她哀叹道:“上天啊,我做错了什么要听这种限制级的对话!”

  楚杭揉了揉眉心,简直被气得太阳穴直跳:“徐聿!”

  徐聿却还是吊儿郎当地笑,他不仅准备自己脱裤子,还上手准备给楚杭宽衣解带起来:“别害羞啊,就算比我小,我也不嘲笑你,来来,我们脱光了比一比……”

  楚杭一边反抗一边听到不远处谭音的声音,她的声音带了点炸裂三观般的生无可恋――

  “原来上厕所时候男人互相偷瞟了比大小这种事,竟然是真的!男人!怎么能这么庸俗!”

  “……”

  好死不死,楚杭制止徐聿脱裤子以后,谭音不仅开始津津有味地观战,她的声音犹如解说旁白一般又一次响了起来――

  “不过两个男人共处一个浴室,按理说本来就很暧昧了,竟然还上下其手互相乱摸,按照小说来讲,接下来的故事发展应该摸着摸着两个人气息不稳擦枪走火,然后突然相视深深一眼,抱着激吻起来,接下来的画面就是少儿不宜了……我感觉自己再看下去就要长针眼了,两位真的不考虑先停一停让我走吗?”

  “……”

  楚杭努力甩了甩脑袋,试图去屏蔽这些逼真的幻觉。

  他好不容易终于挣脱了徐聿,便立刻为了避嫌般站得离徐聿远远的。

  楚杭抿了抿唇,看向徐聿:“你先别动手动脚,也别洗了,陪我去雨里再走走,我有点事想和你聊聊。”

  徐聿挺无辜:“去雨里走走可以撑伞啊,干什么不先洗完澡啊?”

  楚杭顿了顿,想了半天,才憋出了一个回答:“有些事淋着雨说更有感觉。”

  ???

  徐聿自然不为所动,他飞快地把裤子拉链拉下来了,准备继续脱:“你要坚持觉得那样有感觉,那可以你淋雨,我撑伞陪着你就行,我还是想洗澡……”

  “不,你不想。”

  楚杭却像是偏执上了,逼迫徐聿拉上了自己的裤链,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冷着个脸就把他拖出了浴室。

  一刻钟后,徐聿穿着还湿气腾腾的衣服,苦着张脸陪着楚杭在雨中漫步。

  幸而这雷雨终于小了一点,只是此刻淅淅沥沥地淋在身上,到底不舒服。

  徐聿就想不通了,楚杭好好的怎么就想到和自己来上演这么一段雨中情啊?生活到底给这倒霉孩子了怎样重大的打击啊?难道他爸不仅是出轨了,连私生子都生好了?看把楚杭给刺激的!

10262 3574731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74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