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十六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6-02 20:53:28

  这一晚, 对谭音而言,终于没有雷雨没有乌龙没有意外,她美美地睡了一觉。第二天的天气一如谭音醒来时的心情, 晴空万里阳光灿烂。

  院子里传来轻快的嬉闹声,谭音拉开窗帘一看,就发现阳台下民宿院子中央的那个泳池里, 已经有几个同学在打着水仗玩闹着了。

  蒋一璐刚换好泳衣,一边照镜子一边催促谭音:“你快点换泳衣啊, 来海边不玩水不下泳池,简直都对不起自己啊。”

  前几天该调研的也调研了, 该采风的采风了,照片拍了, 速写也画了, 今天算是没有任何行程安排,全天放松的一天。海滩大家也都去过了, 海上活动该玩的也玩了,于是今天几乎大部分人都不约而同地宅在了民宿里。

  这民宿虽然房间设施比较简单,但在院子中央却有一个十分棒的泳池,完全不输五星级酒店。这泳池非常大, 周边还连接着几个小泳池, 此刻已经被几波人瓜分了势力范围, 小小的水中吧台区附近都比较浅, 适合安安静静泡着玩个水喝点饮料,几个女生一边喝着鸡尾酒一边聊着天;大泳池则被男生们占领成了水球区, 此刻正呼朋引伴组着队。

  看着楼下热热闹闹的一群人,谭音也挺心动,这次来海边,她还没下过水呢。这么一想,她就赶紧掏出了行李里的泳衣,三下五除二就开始换。

  “哇,这比基尼可以啊,你这个事业线突破天际啊谭音。”

  谭音没理睬她,她买的泳衣是三件套的,里边是比基尼,但外边还有件连衣裙泳衣呢,套上外边那连衣裙,比蒋一璐的连体泳衣还更保守。

  果不其然,等她一穿上外边的连衣裙,蒋一璐就失望上了:“你这也太暴殄天物了吧,好好的比基尼不穿,而且你看看你这外面的连衣裙,都什么风格啊,小碎花,我的妈,说好听了叫怀旧,说难听了那就是土啊!你这比基尼挺好看,这外套实在有点丑啊!”

  “这连衣裙泳衣本来就不是比基尼的原配,这比基尼本来就只有这个两点式的,这件小碎花是我上淘宝四十包邮买的,也就随便搭配着试试,才花这点钱你能指望什么?”谭音不以为意,“能穿就行了。”

  两个人换好了泳衣,便踩着人字拖跑到了楼下。民宿的泳池边有冷餐区,谭音吃了点东西,便忍不住先于蒋一璐下了水。

  此刻还早,泳池里人并不多,池水被阳光一照射,不仅不冷,还挺暖和,谭音一下水,便在浮力下愉快地转了个圈,只可惜她刚游到水上吧台附近准备点一杯饮料,岸上就传来了蒋一璐的大呼小叫。

  “谭音!你来大姨妈了!快别他妈下水了!这都血流成河了!”

  谭音回头,这才哭笑不得地发现,自己身后确实不断有红色在水面上晕染开来,只是这当然不是什么血流成河,这是自己那件四十包邮的小碎花遇水掉色了!

  果然便宜没好货!

  没办法,谭音只能从泳池里赶紧出去,跑回房里咬咬牙把这件掉色的连衣裙给脱了。她一开始穿这件连衣裙,就是怕比基尼有点太过夸张,然而刚才下水一看,其余女生反而都是清一色的比基尼,她和蒋一璐反而保守得像是行走的老古董,现在连衣裙掉色严重,那索性不穿了,反正比基尼也并不突兀。

  等她回泳池,才发现此刻都有点人满为患的意思,泳池里差不多被打水球的男生占领了,谭音只轻轻瞥了一眼,便看到了人群里的楚杭,此刻在泳池里,他比例精悍的上身一览无余,肌肉恰到好处,一举一动,简直都是力与美的完美诠释。

  虽然是打水球,但并不是真的多严格的比赛,只是玩闹性质,因此男生也没有戴头盔和面罩,楚杭的头发湿漉漉地垂着,让他整个人都变得反而有些柔和,在发球的间歇,他既漫不经心又随性地用手撩了下头发,眼睛却仍是全神贯注地盯着球,认真到让人移不开视线。

  还真他妈有点性感。

  谭音盯着楚杭看了好几眼,才终于收回了目光。大泳池里是待不了了,谭音准备绕着大泳池走一圈,走到它背后那个浅浅的小泳池去,蒋一璐这时候正坐在小泳池的边沿和其他女生聊八卦呢。

  *****

  坦白讲,昨晚楚杭并没有经历什么莫名其妙的幻听和幻视,只是他仍旧睡得不好,他几乎做了一整晚的噩梦,梦里他变成了被豹子追着的一只兔子,这只捕猎的豹子毛色顺滑,漂亮矫健,不论楚杭怎么跑,对方都能堵住他的逃生路,而这个梦最乱七八糟的地方,在于楚杭每次被这豹子扑倒后,豹子就变成了谭音,她就维持着豹子的动作跨坐在楚杭身上,楚杭记不得别的细节,只记得谭音的腿又白又长……

  都是徐聿的错!昨晚偏要说这种庸俗肤浅的话题。

  楚杭心里带了点火气,手上的动作也不自觉更用了力,一个球过去,果然对面传来了徐聿的哀嚎。

  “楚杭!你这是在打球还是朝我泄愤啊?!”徐聿抱怨道,“这球怎么回事?尽往我脸上招呼?”他认命地爬出了泳池,“算了,我先休息休息喝个饮料,你们其他人先打。”

  楚杭目送着徐聿离开,感觉自己的火气才稍微平复了些。徐聿一走,其余几个建筑系的男同学便替了上来,楚杭终于心平气和地打了几个来回,结果很快,不知道怎么的,对面的男同学开始接连出现了各种低级错误,明明很好接的球,竟然站在水里发了会儿愣,就这么错过了;而好好的发球,也不知道怎么发的,完全发越线了。

  水球也好,别的也罢,只要是体育类竞技游戏,追求的不仅是输赢,更是那种势均力敌的酣畅淋漓,如今因为对面男生的频繁出错,这场水球比赛对楚杭而言简直变得索然无味。

  楚杭正纳闷到底对面几个人怎么了,结果自己的搭档也突然发起了愣,此刻他显然有些心不在焉,一边盯着对面的球,一边眼神就往岸上瞟,楚杭抿着唇,顺着他的眼神一看,终于发现了答案。

  谭音穿着比基尼,正绕着泳池往另一端走去,一双腿又白又长又直,她的曲线也确实如其余男生所言,非常好。

  这一刻,就是楚杭再嘴硬,也不得不承认,谭音也并非除了脸外就都一无是处了。

  只是就算这腿再好看,至于连打个球都心猿意马吗?

  楚杭看向泳池里其余打水球的男生,内心的鄙夷简直突破了天际,自己这些同学,也真是太肤浅太庸俗太不可理喻了,不过是一双腿而已……

  可可恨的是,谭音这个导致水球比赛无法顺利进行的始作俑者,却一点没有自觉,她还在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在岸边慢悠悠地走着,而她所过之处,那一片的水球选手就无法正常运作了……

  楚杭心里烦躁,对准一个又视线游离飘向谭音的男生便是一个球砸过去。

  “哎哟!”

  楚杭这球使了力,那男生心不在焉,眼神根本没看对面,哪里能接住,只来得及叫了一声就被楚杭一球砸跌进了水里。

  面对其余同学的视线,楚杭脸部红心不跳波澜不惊道:“哦,一个小失误。”

  ……

  谭音大概是在回短信,她站在泳池边沿走走停停,虽然她是无心之举,然而泳池里的其余男生却都显然陆续不在打水球的状态了。

  只是……

  “啊呀,疼死了!”

  “楚杭!你别砸我脸啊!”

  “妈呀救命啊!”

  “楚杭,你故意的吧?”

  不知怎么的,众人发现只要谁一旦走神,很快就会遭到楚杭的“暴击”。

  而面对众人的讨伐质问,楚杭仍旧一脸淡然镇定:“失误。”

  “这么多失误?你可连续失误了五次了!我们四个都被砸了,刚子更是被砸了两次!难道这都是失误啊?”

  “恩。”楚杭十分平静,“都是失误。”他抬头瞟了其余人一眼,“但如果你们没有走神,我再失误砸过来的球你们都躲得掉。”

  “……”

  楚杭抿了抿唇:“行了,还打吗?”

  “不打了不打了,你这杀气腾腾的,怎么感觉和你再打下去我都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

  最终,面对楚杭惊人的“球技”,众人都做鸟兽状散了,楚杭不得不也从泳池里爬了起来,走到了徐聿身边,只是他回头的时候,正巧看到谭音就靠在水上吧台的旁边,她和蒋一璐一边聊着天,一边用玫瑰色的嘴唇轻轻咬着吸管喝着饮料,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她的皮肤看起来像是透着光,鼻梁带了点娇俏的弧度,眼睛生像妩媚,她的脸很白,和她的腿一样白……

  楚杭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点走偏了,他几乎是有些突兀地移开了目光,强迫自己不去在意这些。他内心烦躁,这间歇性的幻听和幻视竟然已经把他折磨到了这样的地步!连正常的现实生活里都不由自主地不正常起来。

  徐聿却不疑有他,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烧烤架,十分感兴趣:“楚杭,我准备去弄点烧烤吃吃,你先在这里等会我。”

  楚杭没说话,他只轻抿着嘴唇跟上了徐聿。

  这下换徐聿惊讶了:“你也一起去?可你不是嫌烧烤烟大味道难闻而且不健康,从来不吃吗?”

  “偶尔换下口味也不是不可以。”

  “哦……”

  *****

  “我觉得徐聿这个人应该是有点肾虚,你看,楚杭刚出手没两下,他就被砸了,水平不怎么样,学文科的男生,到底比不过我们学建筑的理工科男生,太弱鸡了!”

  “哇,徐聿可真是个不守妇道的男人啊,你看到没谭音,这人一从泳池出来,一上岸就靠在那边饮料区已经和五个女生聊过了……”

  “体力不行,食量倒是不小,吃这么多寿司。”

  ……

  谭音靠在浅水的泳池里,一边喝饮料一边就听蒋一璐吐槽,她显然是和徐聿杠上了,见缝插针有事没事都要攻击一下对方,而不间断地黑了半小时,徐聿和楚杭也都一前一后走了,蒋一璐显然才倦了累了,她口干舌燥地喝完了一整杯橙汁,还觉得不能回血。

  “我骂他都骂饿了。”蒋一璐恨恨道,“谭音,我准备去弄点烧烤吃,一起去吗?”

  谭音还不饿:“我再在水里泡一会儿,你先去吧。”

  蒋一璐走了,大泳池那些刚打水球的同学也都去了烧烤架一边,一时之间,泳池都变得有些安静。谭音从浅水泳池里出来,进了大泳池,她尽兴地游了两圈,泳池才重新有了人气。民宿里的另一批客人也走过来陆续下了水,人不多,但有点吵闹,谭音正准备离开泳池去烧烤区找蒋一璐,结果刚准备起身,她背后就传来了什么东西崩开以及仿佛皮筋弹到身上的痛感,几乎是同时,谭音觉得胸前的比基尼泳衣一松……

  这比基尼文胸背后的带子,他妈的竟然断了!!!

  幸好谭音反应快,她几乎是当机立断地捂住胸口立刻又泡进了泳池里,然后小心翼翼地靠在泳池边的角落里,紧紧贴住泳池壁。虽然水里有浮力,但只要紧紧按住比基尼,然后把脖子以下都埋进水里,背靠泳池保持低调,倒并不引人注意。

  幸运的是现在泳池里没几个人,而且集结在一块,完全没在意池边的谭音,但不幸的也同样是这一点,谭音举目四望,这泳池里就没一个自己认识的,而岸上的同学,大部分都跑去烧烤了,仅剩下的几个女生,也离泳池很远,正斜躺在沙滩椅上晒阳光浴,谭音试着喊了两声,对方不是在聊天,就是耳朵里塞着耳机在闭目养神,竟然没一个听见的。

  这就有些尴尬了。

  谭音根本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继续泡在泳池里,心里默默祈祷着蒋一璐赶紧想起自己这个朋友还没吃上烤肉,展现一下社会主义正能量的友情……

  只可惜谭音等来等去,别说蒋一璐,连个人影都没见到,刚才还在远处聊天的几个同学,都欢快地朝烤肉区跑去了。

  就在谭音都快绝望之际,她终于看到有人影朝这里走了过来!可惜当对方走近,谭音才发现,好死不死的这朝泳池走来的,是楚杭。
要是走来个女生那该多好!

  这不仅是个男的,还是楚杭……

  谭音内心陷入了激烈的斗争,比基尼带子断了这么尴尬的事……

  楚杭看样子是来泳池这边买矿泉水的,他买完,也不逗留,立刻转身就准备走。

  他这一走,等下一个人来,要猴年马月啊?何况这泳池里万一待会人多起来……

  谭音咬了咬嘴唇,决定豁出去。

  她可怜巴巴地抬头:“楚杭,楚杭,能不能帮个忙?”

  楚杭一开始大约没听见,谭音不得不抬高了声音,才终于引起了他的注意。

  果不其然,楚杭的脸还是一如既往的冷,他低头看了眼还在泳池里的谭音:“你又有什么事了?”

  楚杭就这么站在岸上,居高临下地看向谭音,都没有俯下身来的意图,两人之间距离这么大,谭音一旦使用楚杭能听见的音量说话,那势必泳池里其余几个男人也会听见,这简直就是史诗级灾难现场了……

  “我腿好像被泳池下面什么东西卡住了,你能帮我看看吗?”

  楚杭虽然皱了皱眉,但是显然相信了谭音的说辞,他一言不发地进了泳池,还没等谭音说什么,瞪了她一眼后,就憋气潜到了水下。很快,谭音就感觉有双手轻轻地触碰到了自己的脚踝,大约水流加剧了动作的柔和,楚杭查看自己脚踝的动作称得上温柔。

  楚杭的动作点到为止,尽可能地减少了两人肌肤的接触,完全合乎礼仪,然而谭音还是一瞬间觉得有些紧张,她下意识动了动腿。

  楚杭很快潜出了水面,他抹了抹脸,然而头发和睫毛都还湿漉漉地滴着水:“谭音,你又在玩什么把戏?”他的脸色冷淡道,“你的腿哪里被卡住了,不是都好得很?”

  “不是腿。”

  楚杭显然有些不耐烦了:“不是腿,那是哪里?谭音,你这是故意骗我下水吧?”楚杭的声音有些忍无可忍,“我和你说过很多次了,用这种方法引起别人的注意真的很无聊……”

  谭音移开了视线,她看向水面,声音低如蚊呐:“我、我比基尼带子断了。”

  楚杭愣了愣。

  谭音的手保持着环胸的状态,她一动不敢动,生怕稍稍的任何动作都会引起走光。然而饶是她心理素质再好,此刻都忍不住涨红了脸,再也口若悬河不起来。

  谭音的声音呐呐的:“就断了,我现在没法动。”
在谭音提及比基尼的时候,楚杭几乎是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她的胸口,然后他的视线像是被烫到了一样几乎立刻移了开来,甚至避嫌一般的,楚杭直接侧开了脸,此刻从谭音的角度,只能看到他优美的侧脸轮廓。

  谭音见他信了,才敢解释:“叫你来水里来,不是为了骗你下来,就是不想让其他人听见,太丢人了……”她可怜巴巴地紧紧抱着自己的胸口,都快哭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楚杭没说话,他紧紧抿着嘴唇,然后利索地爬出了泳池。

  谭音这下真的要哭了,她两只手不得不护住胸口,又不能去拉楚杭的胳膊,只能眼巴巴看着哀求:“楚杭,你别走啊,帮个忙啊,大恩不言谢,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给你做牛做马啊,哎,你别走啊……”

  可惜楚杭像是被什么追着一样,连平时一贯的冷静步伐都没顾得上维持,头也不回地就这么径自快步离开了,只留给谭音一个冷酷的背影。

  “……”

  只是就在谭音彻底绝望之际,楚杭却再一次出现了,他的嘴唇仍旧紧抿,脸上仍旧冷淡疏离,手上却多了一条浴袍。

  他下了水,动作略微有些粗鲁地用浴巾裹住了谭音,然后带着她上了岸。

  全程他都没有看谭音一眼,也显然连一个字也不想和谭音说,就这么沉默着一路帮谭音拉紧浴袍。

  “谢谢……”谭音就差感动地给楚杭跪下了,想来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为楚杭记仇故意走开让自己出糗,而感激之余,剩下的便是巨大的羞赧,谭音低着头:“我、我可以自己回去了,谢谢你,楚杭。”

  楚杭的视线看向了别处,声音仍是冷,只是语音的末梢带了点稍纵即逝的不自然:“我送你回房间。”

  此后无言。

  两个人都保持着沉默,就这样一路回了房间。

  直到谭音打开房门,楚杭才终于开了口,他垂下了视线,看向地面:“我走了。”

  “恩……谢谢……”

  楚杭没接嘴,他忍了忍,显然没憋住:“下次别买这个牌子的泳衣了,质量太差了。”他有些不自然道,“我也没看出这泳衣设计和款式有什么特别的,不知道你怎么选的。”

  “因为便宜……”谭音解释道,“我之前其实还有个泳衣连衣裙外套,但是因为掉色,所以我就脱了,本来想着连衣裙只要四十包邮,质量堪忧也正常,比基尼贵应该没事,我哪知道……”

  “你比基尼很贵?”

  “六十巨款呢!”

  “……”

  富家公子楚杭显然被谭音的赤贫给震惊了,他看了谭音一眼,久久没憋出句话来,末了,他才终于挤出了三个字:“我走了。”
*****

  很多事情发生的时候,人处于应激状态,情绪都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反而会显得相当镇定,然而等事后一冷静一思考,疯狂的尴尬和羞愧才会开始反扑。

  谭音进了房间,换好衣服,第一反应就是扑到床上把整个头都埋进了被褥里。

  这可真是灾难级的场景!

  自己刚才都和楚杭说了什么啊!明明紧张尴尬的都快死了怎么竟然还能装出如此云淡风轻谈笑风生?!

  而似乎还嫌不够似的,就在此时,谭音的手机收到了一条转账提醒。

  在微信上,楚杭转了250块给她。附加一条留言――

  “上次看酒店后台,严格说来是我借了你的东风,费用所以全部我来。”

  就在谭音瞪着这条信息发愣的时候,楚杭的新信息又来了――

  这次,他给谭音竟然又追加转了1000块。

  转账的红包上赫然写着名目――“慈善捐款”。

  “……”

10262 3574147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741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