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十三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5-30 20:48:16

  在海里呛水差点窒息的记忆确实可怕, 但现在想来,谭音还是不后悔:“我冲过去救人的时候什么也没想,我只是觉得人有时候还是应该有点热血吧, 不都说了危难时刻才体现人性吗,可能是我人性的光辉在起作用吧。救人怎么能算蠢呢?你不也救了我吗?”
“你想过没有?今天要是没有我,要是你运气不好, 你很可能就真的死了。你以为你的善良有多值钱?你要真死了你以为他们会铭记你的善良?他们只会恨不得把你的存在都抹杀掉,好逃避别人的指责。”

  “这不是有你吗?”谭音笑着打断了楚杭, 她低头踢了一脚沙,“你没听过啊, 善良是一种选择。就算这个世界再冷漠,只要还有一个人善良, 我觉得这个社会就有希望, 而且你不觉得我就是个小太阳吗?”

  楚杭皱了皱眉,显然不能理解谭音思维的跳跃:“什么?”

  “‘因为照亮别人的黑暗, 是作为光明的本能’。”谭音的眼睛亮晶晶的,她盯着楚杭,“别人身处困境和危险的时候,去拉一把, 可能是出自我这个光明使者的本能吧, 虽然都说人成熟的标志是接受自己并不是人生故事的主角, 而只是个平庸的路人, 但我总觉得自己就是人生剧本里的金手指本人啊。你不觉得我特别幸运?摔下楼没摔死,被雷劈没劈死, 掉海里没淹死,我简直是个bug般的存在哎,如果放在仙侠故事里,我应该是蟑螂精转世哎,没准还是个外来品种,美国大蠊?”

  这一刻,楚杭却第一次没有为谭音那些不着边际的话而皱眉,他近乎有些愣愣地看着谭音,像是要透过她看到别的灵魂,他的表情有些淡淡的恍惚,隔了很久,他才移开了目光,轻轻道:“你和她竟然说了一模一样的话。”

  “啊?谁?”

  “我姐姐。”

  谭音有些惊讶:“你还有姐姐?!可我听说你是独生子女啊!”

  “以前有。”楚杭的目光望向海边,声音在海风里显得有些破碎,“她死了。”

  “对不起。”谭音一脸尴尬和歉意,“我不是有意提及的。”她试图转移话题,“对了,你喜欢吃海鲜吗?为了感谢你的救命之恩,要不晚上请你吃海鲜?”

  只是没想到,楚杭没有接嘴,却继续了刚才那个沉重的话题,他淡淡地扫了一眼谭音:“她比我大六岁,死的时候只有十八岁,是因为救了个溺水的小孩死的。”

  谭音愣了愣。

  “是个五岁的小女孩,爸妈就在一边和朋友吹牛聊天,她掉进河里,水流很急,眼见着要淹死了,是我姐跳下去救的人。”楚杭垂下了目光,声调低沉,“可惜孩子是救起来了,我姐却被水冲走了,那河连着水库,尸体在里面泡了三天才打捞到,已经面目全非。”

  这样痛苦的回忆,如今楚杭的声音却非常平静,只是他的平静下,是努力压抑的恨意和愤怒:“然而你知道这孩子的父母,是怎么对我们的吗?他们出事的当天就搬了家给小孩转了学,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一句感谢,没有一句羞愧,没有一声道歉。”

  楚杭深吸了一口气,冷笑道:“几年后我终于找到他们,质问他们为什么的时候,你知道他们怎么回答我吗?因为怕我们家讹上他们,怕背负一条人命的负担影响他们孩子的健康成长,怕街坊领居对他们指指点点影响他们的正常生活。‘我们一直很感谢你姐,但是你姐自己要救人啊,又不是我们逼着的,你不能赖我们’,多可笑啊,我姐的一条命,她的善良,就换来这个。”

  这样沉重的过去,谭音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失去至亲至爱的悲恸面前,说什么话都是苍白,有些痛苦,永远没有感同身受。

  “时间真快,距离她去世,竟然也已经七年了。”楚杭看了眼谭音,“我救你,因为我不想有任何人因为见义勇为而出事了。下次不要再做这种事了。”楚杭移开了视线,他的声音轻轻的,“因为我姐,我不想让你死。但不是每一次我都能在你身边的。”

  “那要不我就一直跟着你吧,这样你不就一直在我身边了?我们还能顺带培养下感情?”

  “……”

  谭音见自己这话下去,果然一扫刚才沉重的气氛,楚杭的脸上又重新生动活泼起来,她这才松了口气。刚才的楚杭,眼睛里的恨意和痛苦都太深了,整个人灰扑扑的,充满了致郁的色彩,而如今有些咬牙切齿瞪着自己的他,才回归了应有的模样。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谭音就想让他快乐一点。

  楚杭果然又恢复到了不想理睬谭音的模样了,两个人又沉默地走了片刻,谭音才再次听到了楚杭的声音,有些好奇又有些不可置信的迟疑――

  “你、真的被雷劈了?”

  大兄弟,千真万确,我要不是被雷劈,我哪儿来的超能力呢!

  谭音摊了摊手,只能无奈解释道:“当然是真的被劈了,所以我都和你说过我运气好,是天选之子,是最粗的金手指了。你没事要不拜拜我,没准可以转运呢。”

  楚杭显然想忍住,但是憋了憋,最终没憋住,他看了一眼谭音,一言难尽道:“你确定你被雷劈是天选之子而不是遭天谴?”

  “……”

  楚杭啊楚杭,我看这雷,应该劈你啊!谭音气愤地想,等我什么时候雷雨天隐身了,看我不给你装根避雷针!

  *****

  虽然是虚惊一场,但在海里这么扑腾了一场,谭音体力消耗也有些大,她在房里洗了澡换了衣服,又沉沉地睡了一觉。再醒来时天已经黑了,海滩上的夜色已经降临,而这也是海边最适宜的时刻,没有白天太阳的灼晒,却并不冷,沙滩还带着白日的余温,晚风习习,空气湿润又清新。

  虽然谭音盛情邀请,但显然楚杭并不领情,并且十分无情地拒绝了她。不过就算楚杭不赏脸,但这海鲜,还是要吃的。

  谭音跟着蒋一璐七拐八拐,走到了离海滩不远处的一家大排档面前,这大排档不比高档酒店那么环境优雅干净,一桌桌就摆在露天,非常普通甚至称得上简陋的大圆桌配上塑料椅子,然而竟然几乎是满座,翻台率也非常高。

  “这家店我是在网上看当地人推荐的,价廉物美,不宰客,最主要的是海鲜足够新鲜,不缺斤少两而且口味比那些大饭店的好不知道多少倍。”

  蒋一璐眼尖,一下子占好了位就拉着谭音一起坐了下来,她刚想笑着说点什么,结果一回头,就一脸见了鬼似的炸毛了,“徐聿,我怎么到哪里都甩不开你啊!”

  谭音循声回头,才发现自己背后那桌上,赫然坐着徐聿和段影菲,他们中间的座位空着,显然是留给楚杭的,而他大概此时正好走开了。

  徐聿还没开口,段影菲就先回击上了:“拜托,这地方是我们先来的,要抱怨甩不开,也应该我们抱怨才是呀。”她意味深长地看了谭音一眼,“而且有些人真是应该适可而止,怎么都被拒绝那么多次了都还是不死心呢?”

  恰是这时,楚杭从外面走回了座位。

  谭音不确定楚杭听到了没,但她觉得自己必须澄清下了:“段影菲我警告你啊,你自己就学法律的,别信口开河没有证据就污蔑我啊,我现在对楚杭只有尊敬,这感情纯粹的就和尊敬自己爸爸似的,我怎么会对在心中和自己爸爸一样的人产生非分之想?”

  谭音义正言辞道:“何况我对我爸的尊敬里还有点私心,对楚杭的尊敬,可真的比对我爸的还纯粹啊!你看,我不会想着怎么从楚杭手里骗钱……”

  楚杭原本只抿紧嘴唇看着谭音,等她说到这里,他才终于忍无可忍般地打断了她:“没想着从我手里骗钱?”他冷笑道,“那你把我的二百五还回来。”

  谭音当即急中生智道:“钱是不可能还的,大家AA,这很公平,你要气不过,我喊你声爸爸?”

  “……”

  就在谭音和段影菲你来我往,蒋一璐徐聿互相死亡瞪视之时,服务生终于来上菜了,他往两桌上分别上了店里的招牌菜香辣蟹。

  美食当前,谭音完全无法拒绝,她懒得再理睬段影菲的鄙视视线,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虽然两桌人显然都有些不情不愿,但这大排档生意实在太好,不用等位都属幸运,连空桌都没有,更别提调座位了。于是谭音和段影菲这两桌人就这么坐在相邻的桌上,除了楚杭一脸置身事外的冷淡,另外四人可谓是剑拔弩张。

  最终,蒋一璐瞪了徐聿半天,败下阵来,大概觉得用眼过度,她开始从包里翻找起眼药水来。

  很快,继香辣蟹后,海鲜一道道就上了过来,两桌人总算在美食之前和解下来,都各自一言不发地吃起来。

  谭音刚吃了两个香辣蟹,手机就响了,她看了眼,是此前送外卖的得之味的电话。谭音立刻脱掉了一次性塑料手套,拿起手机就走出了大排档,她绕到了一个稍微安静些的角落,接起了电话。

  不是什么大事,因为得之味下周末做了个限期促销的外卖活动,打折的诱惑下一般销量会很大,送单量也自然比较大,因此提前协调所有兼职送单员的时间,确认是否能下周末接单,谭音下周末没什么事,大方地答应了。

  只是当她挂了电话想要往回走,却被迎上来的几个人影给挡住了。

  “小美女,一个人来玩的啊?”

  “给哥留个电话呗,哥一看你就很有缘,等下晚上哥带你去唱K喝酒,这条街上的酒吧,哥都很熟,你想去哪儿玩我就带你去哪儿。”

  为首的是个看着颇为壮硕的男人,年纪也没有很大,然而整个人却已显得十分油腻十分社会,他穿着背心,虽然不至于左青龙右白虎那么夸张,然而从背心里也露出些乱糟糟的纹身,脖子里挂着表明身份的大金链子……而他身后跟着的三个,大约是他的小弟,都留着非主流的炫酷发型,一脸吊儿郎当,浑身带了酒气……

  谭音飞快地观察了下四周,此刻离大排档有一点距离,而大排档那里虽然人声鼎沸,但大家都忙着低头吃饭和聊天喝酒,完全没有人注意到谭音这里的情况,而再远处,就是此刻已经没什么人的海滩,周边没有别的人经过……

  这环境,不太乐观啊……

  谭音这利弊分析下来,也知道自己此刻只能周旋,她拢了拢头发,假装羞怯地笑了笑,声音娇滴滴:“不好意思我不会喝酒,也不去酒吧,那里太乱了,我觉得不适合我呢,谢谢哥哥了。”

  也是很巧,谭音一边说着,她就瞧见段影菲从大排档那正走了出来,她像是在找厕所,绕了一圈,然后目光对上了谭音。

  谭音几乎迫不及待地朝她眨眼使眼色努力发出求救信号。
另一边被喊了“哥哥”的混混头目一下子喜笑颜开:“不会喝酒啊,哥哥教你。”他靠谭音近了点,“你可以叫我强哥,美女知道哥哪方面强吗?”

  谭音干巴巴道:“哥哥,我不知道呢。”

  谭音说这句话的时候,段影菲终于走过了她的身边,然而就当谭音松了口气觉得她会回头去帮自己通风报信的时候,段影菲却白了谭音一眼,她又看了看那个混混头目,一脸鄙夷嘲讽:“真是饥不择食,没追到楚杭哥哥看来是破罐子破摔了,什么样的都下得去嘴。”

  “……”

  段影菲说完,竟然就这么趾高气昂地走了……走了……了……

  谭音望着她的背影,只觉得一颗心拔凉拔凉的,这下完了,好不容易盼来个段影菲路过,结果她对自己偏见太重,还以为自己哥哥妹妹乐在其中,就这么鄙夷地走了!

  这一刻,谭音只想仰天吐血,而刚才谭音的虚与委蛇在混混头目看来,显然是乖巧可欺了,眼下四下没人,谭音刚才的顺从便让那混混头目强哥大胆了起来,他贴近了谭音,伸手就想揽她的腰:“美女,你来海边旅游,哥带你到处转转。”

  谭音敏捷地避开了对方的咸猪手:“那不用啦,这位大哥,我是和男朋友一起来的。”

  混混头目和他的小弟们交换了个了然的眼色,一边把谭音往角落里逼,一边调笑道:“你要有男朋友,还能你出来这么久都不来找你啊?”

  强哥身边的跟班显然很有职业素养,马屁拍起来溜溜的,他贼眉鼠眼地看向强哥:“老大,人家确实是有男朋友的啊!”跟班狗腿地朝强哥挤了挤眼睛道,“刚才呢,她是没有,可现在这不是有老大你了吗?嫂子这话没说错啊,她确实不就是和男朋友一起来的吗?”

  这番话果然深得强哥的心意,他豪迈地大笑道:“没错,走吧,带你们嫂子去认认咱们的场子,见见另外几个兄弟。”

  他的话刚说完,几个小弟便把谭音团团围住,强哥便朝谭音走来,眼见着是准备强行带走了。

  谭音简直欲哭无泪,四周无人,这下看来真是插翅难逃,她再也顾不上虚与委蛇了,只佯装镇定道:“这位大哥,我真有男朋友啊!他就在大排档里呢,待会见到我不回去,就得出来找我了,他这个人占有欲特别强,强到病态,只要看到我和别的男人多说一句话就要吃醋,要是看到大哥你们这样,这肯定要起冲突的啊,他还有暴力倾向,轻易不出手,出手必伤人啊……”

  “哈哈哈哈。”

  “那我们倒是要会会他啊,美女,你倒是叫他出来啊,看看是强哥的拳头厉害,还是他的拳头厉害。”

  “嫂子,这么垃圾的男人,实在没必要留恋,我们强哥绝对不会把你管这么严……”

  回应谭音的,是这几个混混的笑声,强哥一边笑,一边就把自己的咸猪手朝谭音的手伸去,显然刚才故作风雅的搭讪已经耗尽了他的耐心,此刻的他终于露出一贯的急色模样,开始试图动手动脚起来,谭音努力躲闪,然而被包围着,脸还是被强哥趁乱摸了两把。

  这里离大排档太远,大排档里大家聊着天本身就挺吵,而海滩边的风声和海浪声也让一切别的声音显得那么渺小,谭音即便此刻放声大喊救命,恐怕也未必能引起别人的注意;跑?被这么几个混混盯着围着,跑肯定是也别想了。
死了死了,今天他妈怕是要天妒红颜以死明志了。

  谭音的人生里从来没有遭遇过这样的坏人,从没有遇见这种危险,也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应对。

  谭音心里慌乱又害怕,虽然面上仍旧维持着镇定,然而手已经沁出了冷汗,此时的海边明明仍旧十分温暖,谭音的手却下意识在发抖……

  “你在这里干吗?还不回去?”

  就在谭音几近绝望之际,有一只手,动作略微粗鲁地拽过了她的,修长有力,骨节分明,虽然握住谭音的动作有些略微的不自然,然而姿态却是不容分说的强势,她下意识紧紧回握住这只手,内心奇异地安定了下来,她不再发抖了。

  是楚杭。

10262 3572916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729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