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十二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5-29 21:26:47

  海边的天说变就变, 谭音认认真真完成了调研采风,和楚杭分道扬镳后刚找蒋一璐一起吃了个午饭,便见窗外已经一扫早晨的阴霾, 变得艳阳高照了。

  “走吧,去海边!”

  不止是谭音和蒋一璐,其余同学也都开始享受起了这来之不易的阳光沙滩, 有去参加拖曳伞、摩托艇这类水上运动的;有堆沙雕的;有在附近海滩酒吧里喝饮料闲聊的,一时之间, 气氛轻松又惬意。

  谭音则四仰八叉躺在遮阳伞下的沙滩躺椅上喝着新鲜椰汁,蒋一璐则躺在她的身旁, 她此刻望着不远处,嘴里振振有词:“砸!往他脸上砸!”

  “哎哎哎!!!怎么没有命中呢!要是把他脸给砸肿了就好了!”

  “赶紧来一个传球失误啊!!!”

  “好!楚杭!加油!干-死徐聿这个不要脸的!”

  “再来一击!!!楚杭!!冲啊!!!把徐聿砸趴在沙滩上!摔他个狗啃屎!”

  ……

  蒋一璐自坐下后, 一双眼睛就没离开不远处的徐聿, 对方正和楚杭、段影菲还有另一个女生在打沙滩排球,楚杭和段影菲一组, 徐聿则是搭档了另一个女生。

  沙滩排球是很有看点的运动,因为不论是男队员还是女队员都能很好的显现出身材,楚杭穿着典型的沙滩运动装,那恰到好处的肌肉线条若隐若现, 很是养眼, 而两个女生则穿着比基尼, 好身材一览无遗。

  这四人组合吸引走了沙滩上大部分人的目光, 而蒋一璐也自这四人组队以来就目不转睛地盯着,只不过不同于其余女生仰慕的目光, 蒋一璐的眼里射出了直白的杀气,她几乎是眼巴巴地诅咒着徐聿被砸,然而可惜天不遂人愿,徐聿打得相当不错,和楚杭势均力敌,只在后半场才因为女搭档的拖累而出现了频繁的失误。

  谭音对体育毫无兴趣,她躺在躺椅上望着天吹着海风,压根没去看这场养眼的沙滩排球,对周遭随着比赛进行此起彼伏的欢呼叫好声也无动于衷。

  最终她躺的有些百无聊赖,便直起身来看海,谭音本来只是想远眺下海景,然而看着看着,就觉察出不对来。今天的风浪挺大,潮汐来势汹汹,并不适合下海,因此近海滩几乎没有人在玩闹,大部分人都在沙滩上躺着,然而此刻她的视线里,不知是哪对心大的父母没有看好孩子,有个小男孩正在潮汐刚退去湿漉漉的沙滩上捡着贝壳,眼见着涌来的海浪正一点一点把这孩子带离岸边,而不远处的海面上,肉眼可见正酝酿着一个大浪,这样级别的大浪,只消一个,就足以把这孩子彻底卷进海里了。

  “快救人!快救人!海滩那边有个小孩!”

  时间紧迫,谭音一边喊着,一边几乎想也没想就立刻丢开了椰子朝着海边奔了过去。可惜她的声音被沙滩排球进球后的欢呼声给淹没了,而她离海边的距离又有些远,等她刚堪堪抱起那小男孩准备跑,这浪就来了,谭音努力护着怀里的小孩,任由裹挟着冲击力的浪头打在了自己的身上,这海浪的力道太大,浪头过后海水便朝着深海回溯。

  幸好在蒋一璐的喊声里,终于有人朝海边跑来想一起营救,谭音几乎是咬牙拼了命把怀里的孩子往前推了出去,她看着孩子被几个闻讯赶来的男人七手八脚地接住,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只是这短短的几分钟里,谭音自己丧失了最好的自救机会,虽然她仍旧奋力往岸边游,然而根本没法抵挡海浪的力道,谭音不仅连续呛了几口海水,人也被海浪越带越远。

  也有不少男人跳进了海里想要救援,只是都游得不够快,眼见着谭音离岸边越来越远,不少人也中途惜命地放弃了。

  谭音一边奋力扑腾,一边心里也终于开始有些害怕了,会不会真的就被冲走了?自己会死吗?自己就算被雷劈也毫发无伤的人,现在看来竟然要命丧大海吗?她心里胡乱地想着,心绪一乱,一个浪又打来,一下子把她打进了水里,谭音没掌握好呼吸,一下子呛了很多海水,步调一乱,整个人就乱了,谭音又被浪盖了过去,气管里呛着的海水咸腥冰冷,让她只觉得窒息,海水刺得她根本睁不开眼睛,从生到死的恐惧只是一瞬间的事,而就在谭音几近绝望之际,她感觉到了一只手。

  有人拉住了她的手。

  虽然想努力睁开眼睛,可浪实在太猛了,谭音只能像个瞎子一样被对方拽着往前。这种时刻,谭音也根本顾不上别的了,她紧紧地拉住了对方,她闭着眼,只能感受到不断打在自己脸上的海水。
“徐聿,快点用力拉啊!你吃中饭了吗?!你行不行啊?!“

  “加油!徐聿哥哥,再加把劲!他们快回来了!”

  直到岸上的人声越来越清晰,谭音一颗心才终于放松了下来。

  得救了!

  直到脚底再次触碰到沙滩,谭音才终于彻底安下心来,她这才有闲暇抹掉了脸上的海水,睁开了眼睛。

  然后她看到了楚杭,十分十分狼狈的楚杭。完全背离了他一贯的优雅冷傲,此刻的他,湿透的衣服就紧贴在身上,脸上不知道被水中的什么划伤了条口子,血混着他脸上的海水,让他的英俊里带了点凶狠彪悍的意味。

  连和楚杭躺在一张床上看着楚杭脱掉上衣都稳如老狗的谭音,这个瞬间,心跳突然砰砰砰直跳起来。
此刻的楚杭一点也不优雅,他松开了为了让徐聿牵引自己回岸边而绑在身上的绳子,皱着眉脱掉了上衣,动作甚至称得上有些粗鲁,这之后他才完全不在意地抹了下脸上的血,那动作有些漫不经心,然而谭音看来,却带了种别样的动人,掀开精致贵公子的外皮,在楚杭平静的外表下,是血性和凶悍,还有一丝邪气。谭音很难想象,这样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竟然会出现在一个人身上。

  这种巨大的反差让楚杭那张轮廓深刻的脸更增添了一丝复杂的美感,谭音在那个瞬间几乎有些移不开眼,她几乎目不转睛地盯着楚杭。

  也是此时,楚杭皱着眉回头,终于想起什么似的看了谭音一眼,只是这不耐烦的一眼几乎是刚扫到谭音身上,楚杭就刹车般地转向了别处,他的声音也变得有些不自然的恶劣――

  “你还要抓我的手到什么时候?”

  谭音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还牢牢抓着楚杭的,等她赶紧松开,才发现楚杭白皙的胳膊上赫然是已经有了个爪印,他的胳膊都被自己捏出了淤青。

  谭音有些讪讪的:“没想到我还挺怕死的,竟然把你抓成这样了,人濒危时候潜力看来是挺无穷的……”

  只可惜楚杭像是不想看她似的,仍旧侧开了头,只留给谭音一个冷酷的侧脸。

  谭音还想说点什么,就被扑过来的蒋一璐给抱住了:“谭音,你可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要嗝屁了!”

  “……”

  蒋一璐一边说,一边把刚从躺椅上拿来的浴巾往谭音身上一裹,她见谭音还有些迷迷糊糊的,赶紧把浴巾给谭音拉紧了点,蒋一璐压低声音道:“裹紧啊,快走光了。”

  段影菲一脸担忧,立刻带着哭腔走到了楚杭面前:“楚杭哥哥,你可吓死我了!刚才太危险了!万一系在你腰上的绳子松了那怎么办,这就被海水冲走了。”

  徐聿此时也丢开刚才牵引楚杭谭音的绳索,冲了过来:“楚杭,你没事吧?”

  楚杭没开口,蒋一璐倒是冷嘲热讽地对着徐聿开了口:“你要再力气小点,他们就都嗝屁了。刚才看你沙滩排球在一堆加油呐喊的女人面前各种发力啊神采奕奕的,怎么一到救楚杭的时候,你就心有余力不足和肾虚似的了?”

  徐聿平时都挺温和绅士的,然而自从民宿乌龙一晚以后,他算是和蒋一璐杠上了,只要一遇到蒋一璐,他平时一贯的风度翩翩就完全没办法维持,此刻的徐聿像一只炸毛的狮子:“我就是因为打沙滩排球耗尽了体力好吗?!我肾虚?我徐聿会肾虚?!”他怒道,“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打沙滩排球时候神采奕奕了?这说明你肯定全程偷看我了,你这么背地里关注我,我看你对我是有邪念!”

  “你这男人,肾不太好,自我感觉倒是挺好。”蒋一璐不可置信道,“我对你有邪念?!我对谭音有邪念也不会对你有邪念!”

  谭音:???

  “太谢谢了!真的太谢谢你了!”

  就在谭音满头问号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之时,便见一对夫妇带着刚才被救的男孩一起走了过来,孩子母亲拉着孩子的手:“快,谢谢姐姐!要不是姐姐,你就被大浪给卷走了。”

  孩子的爸爸配合着就给了孩子脑袋一巴掌,他恶狠狠地警告小孩道:“你下次还乱跑吗?!乱跑就淹死你这小兔崽子!生出来以后尽给我添乱,真是个讨债鬼!”

  这男人说完,转头便对谭音露出了笑容,他的声音听起来相当感恩戴德:“同学,太谢谢你了,你们是哪个学校的?我给你们学校写个感谢信送个锦旗吧,另外,这是我的名片。”男人说着,就递上了名片,“这是我们家的公司,是全国连锁的,同学你毕业了只要来找我,我们家公司适合的岗位你随便挑……孩子太皮了,要不是你,这就真出事了!”

  谭音接过名片,下意识道了声谢。

  “你谢什么谢。”

  楚杭的声音冷冷地打断了这友好的感谢画面,他径自从谭音手里抢走了那张名片:“谭音,该道谢的不是你。”

  楚杭面色冷硬地看向这对夫妻:“你们应该庆幸你们生在中国,这样对小孩的监护不力即便造成严重死伤后果,也不会被追究法律责任,甚至还能获得别人的同情,觉得孩子没了怪可怜的。”

  那女人有些难堪:“我们……我们正好刚才有点事……”

  “对,你们有点事,所以你们孩子的安危,这个责任就只能丢给别人。”楚杭指了指谭音,语气肃然,“如果今天她为了救你们的孩子被海浪卷走了,你们还能这么心安理得吗?她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你们本该看好的小孩,你们觉得塞个名片,给出一个虚无缥缈的允诺就做得很体面了?”

  楚杭从来内敛沉静,他从不喜欢在公众面前高调,然而今天这一幕,他对这对夫妇的态度,甚至称得上是充满敌意,激烈的有些咄咄逼人。

  而明明是比楚杭年长很多的中年人,面对楚杭,竟然显得有些唯唯诺诺:“这……我们……”

  “你们不尽到做父母的责任,你们的孩子有可能会出事故;而你们的孩子没出事故,那些去拼命救你们孩子的别人家的孩子,就可能出事故。”楚杭盯着这对夫妇,“你们该道的不是谢,是歉。”

  “对……对不起……对不起同学,我们错了……”

  楚杭看了眼被爸爸打后眼泪汪汪的小男孩:“你们也该向你们孩子道歉才对。”

  楚杭这话下去,周遭围观的人们也忍不住了,有几个老阿姨当即也开始指责起了这对夫妇。

  “只管生不管养啊。”

  “自己打扮得人模狗样的,结果就是对便宜爸妈。”

  ……

  最终,那对夫妇虽然面色难堪尴尬,但顶不住周遭围观群众的舆论,向谭音道了歉,然后象征性地安抚了自己的儿子,这才带着孩子逃也似的走了。

  事情终于告一段落,海滩上看热闹的人群也散了。从海里出来,被阳光一晒,身上早干了,只是海水那黏稠腥咸的感觉让人不舒服,谭音擦了擦头发,就准备回民宿冲个澡,而显然有同样计划的楚杭就走在谭音的前面。

  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走在沙滩上,楚杭显然不想理谭音,他连头也没有回,最后还是谭音清了清嗓子,快步追上楚杭,打破了沉默。
“楚杭,谢谢你啊。”

  楚杭抿着嘴唇,目不斜视。

  谭音有些讪讪,她甩了甩头发,自言自语般找话题道:“不过你也不用把名片扔了啊,没准人家要给我个大的回报,比如为了感激我,给我个大的红包之类的……”

  “谭音,什么回报都没有你自己的命重要。”出乎谭音的意料,楚杭竟然开口打断了她,他的声音仍旧冷淡,然而那平静的语调下却流淌着愠怒。

  谭音愣了愣:“我又不是真的求回报才去救人……”

  “我知道你不是。”楚杭撇开了眼神,看向远处的沙滩,“你可能是出于善良,但善良也要有个限度,善良也要有理智,而不是白白去浪费自己的生命。”他恶狠狠道,“下次不许再做这么蠢的事。”

10262 3572499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724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