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九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5-26 20:43:45

  一行人落地后, 很快就到了此次采风的海滩。
“虽然这次是调研高档海滩度假村和酒店,但我们预算有限,就住在这片的民宿了, 白天大家可以去附近的五星级酒店里转转,看看人家的设计和布局……”

  系学生会会长作为组织人把大家带到了一排民宿前:“反正就几天,大家将就住住, 先入住休整下吧,今晚大家先休闲下, 晚上海滩这有篝火晚会啊,一起来参加啊, 一个也不能少!”

  建筑系虽然一共有54个人,但并非每个人都报名参加了此次采风, 拉拉杂杂算上建筑系来的人和拖家带口带来的亲友, 一共大约30人不到,系学生会安排租住了三栋民宿小别墅, 每栋别墅里有5个房间,正好两人一间,方便又节省开支。

  因为优先自行组队的原则,谭音自然早和蒋一璐约定了一间, 两人把行李搬上了二楼属于她们的房间, 这房间设施虽然不新了, 但打扫得挺干净, 只不过因为来海边度假的大部分是情侣和夫妻,这所有房间里的床都是双人大床。不过值得惊喜的是这竟然是个海景房。

  蒋一璐拉开落地窗帘, 顿时,新鲜的海风便吹了进来,远处传来海浪和海鸟的声音,惬意又让人浑身放松,她激动道:“这海可以啊,今晚看来必须海鲜啤酒走一个了!这才是我想象里潇洒的人生!”

  谭音也跟着一起走到了阳台,结果她还没来得及感慨人生,就见隔壁房间里走出了个熟悉的人影。人高腿长面若冰霜,不是楚杭是谁?

  谭音眼睛一亮,当即决定好好抓住这机会修复一下和楚杭的关系,她对着相连的隔壁阳台热情道:“楚……”

  结果这个“杭”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楚杭竟然就瞪了她一眼,抿紧嘴唇一言不发,然后板着脸径自转身走了……最夸张的是,他不仅走了,还直接关上了阳台的门,并且动作利落地扭上了锁……

  这民宿隔音显然不太好,不一会儿,就传来了隔壁房间里两位住客对话的声音――

  “当心点隔壁。”

  “恩?”

  “谭音住在隔壁。”

  “啊?”

  “阳台门一定要记得锁。”

  “哦……”

  楚杭的声音冷冷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传进了谭音的房里……

  这就有点尴尬了……

  谭音咳了咳,向蒋一璐解释道:“你看,这个民宿的设计是有问题的,隔音真的太差了,虽然为了节省开支这房与房之间没有用墙体,而是用了木板,但你明显应该再加点矿棉板和聚酯纤维吸音板啊,矿棉板的平均吸音率能到0.5以上,聚酯纤维吸音板就更合适了,不仅吸音,还防火防潮啊,很适合海边的木结构房子……”

  蒋一璐双手环胸乐不可支:“谭音,人家现在不要防火防潮,是要防你。”

  “哎,行了行了。”谭音败下阵来,“楚杭呢,确实对我有一些误会,但是!这一次的采风里,我一定会让他改变对我的印象的!我会让他知道,我谭音,是最终会成为他对手的女人!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以后让他光是听到我谭大师的名字就闻风丧胆!”

  *****

  楚杭未来会不会闻风丧胆是不得而知,如今的他避之不及倒是一目了然。谭音和蒋一璐放好行李走出房间,正遇上楚杭和徐聿也正出门,楚杭几乎是一扫到谭音,便不自然地侧开了头,然后他就这么丢下了还在锁门的徐聿,一个人径自先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谭音的错觉,那步伐中还带着一丝凌乱和不稳,甚至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哎,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谭音同情地看着楚杭的背影,“一看这就是一个在爱情里迷失了的年轻人啊。”

  爱上了不该爱的人,短时间内楚杭还在继续为情所困也很自然,但是此刻他如此的慌乱,恐怕只有一个答案――

  他不应该爱的人,刚才就在他的身边!所以极大地扰乱了他的心绪!

  谭音几乎是立刻环视了一圈走廊里的人。

  季梦?她和楚杭压根就没说过几句话,不可能;陈自强?平时成天和楚杭勾肩搭背但每次都被楚杭躲开,绝对没戏;蒋一璐?她基本和楚杭没交集,楚杭见了她大概会联想到自己,表情也常年一脸一言难尽;自己?自己好歹是有先见之明的,那……那真相就剩下一个了……

  谭音目光炯炯地看向了徐聿。

  没想到兜兜转转,原来楚杭不该爱的人,是他啊!

  如此一来,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这禁忌的恋情,这无法言说的欲望,这进退维谷的爱意,这无法自控的距离……

  徐聿却不知道谭音这热辣的视线,他在谭音意味深长的目光里,拿上了一只保温杯,追上了楚杭:“你老熬夜做设计,一弄起专业的东西来就顾不上吃饭,胃不太好,就别乱喝冰水了,我给你特意拿了中老年保温杯……”

  “对了,防晒霜和墨镜我也帮你带了,明天给你。”

  ……

  谭音目送着楚杭和徐聿渐行渐远,心里思绪万千,对楚杭来说,有些爱情,近在咫尺又遥在天涯,只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谭音的心中有了一个模糊的猜测……

  “让让,不走就别站中间挡道。”

  谭音正在沉思之时,段影菲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她径自绕过谭音,交汇之际给了谭音一个结结实实的白眼。

  好在谭音的心情根本没有受到影响,此刻已近黄昏,海滩上正酝酿着一场落日,把天尽头的云渲染成了绚烂的色块,美丽变换中又带着只剩余温的温柔。一行人便在海滩上一边聊着天喝着新鲜椰子汁,一边看着这瑰丽的景致。

  而黄昏一过去,便是夜的狂欢了。

  随着夜幕降临,海滩上的餐厅都营业开张了,一盏盏漂亮的琉璃灯映照得整片沙滩都带了种朦胧的美。

  很快,海滩中间燃起了篝火,不远处烧烤架也就位了,学生会的组织人员拎来了一个个装满啤酒和软饮料的冰桶,伴随着音乐和美食,篝火晚会就这么热热闹闹地开始了。

  谭音被蒋一璐拽着围着篝火蹦Q着跳了一圈,才终于趁着蒋一璐去吃海鲜的当口心不在焉地退了下来。从刚才开始,她就一直忍不住去看楚杭和徐聿。也不怪谭音好奇,这对朋友的相处模式,实在是有点……有点难以形容。

  整场篝火晚会里徐聿对楚杭简直是贴心到无微不至,一双眼睛,竟然都看着楚杭,在火光的映衬下,谭音只觉得充满了柔情蜜意。

  而此刻,楚杭和徐聿坐在篝火不远处的沙滩上,徐聿正把一只烤好的鸡翅递给楚杭:“吃点吧。”

  几乎是电光火石间,谭音刚才那模糊的猜测终于成了型――

  这他妈竟然并不是一段单相思!这是一段双向暗恋啊!

  楚杭内心爱上了徐聿,却怕被拒绝后连朋友也没得做,因此爱在心口难开,觉得自己爱上了不该爱的人!而没想到徐聿也是一样的!他明明也对楚杭有着不可言说的心思,一个大男人,不仅关心对方的衣食住行,连饿不饿都在意得很,而看他那一刻不离楚杭的眼神,那恨不得喂他吃的宠溺……

  什么是爱情?这就是爱情!

  谭音蹲在不远处,看着楚杭和徐聿你来我往,两个人随意的一个动作,她都能嗑出糖来。

  不能让这两个相爱的年轻人错过彼此!

  就在这时,像是老天帮忙似的,楚杭起身离开了,谭音当机立断,便挪到了徐聿身边。

  这两个人,不就当局者迷缺一个帮他们捅破窗户纸的吗?

  面对徐聿疑惑的目光,谭音一脸郑重地压低声音道:“你放心吧,我已经知道了。”她对徐聿使了个眼色,“你对楚杭的感情。”

  徐聿愣了愣,他其实对海边无感,这次跟来,纯粹是担心楚杭因为爸爸疑似出轨而心态不稳定,可别来个跳海什么的。

  他这么想也并非是空穴来风,近来楚杭确实有些情绪莫测,大约的确是雨天容易伤感,每每雷雨天,楚杭就总是形色匆匆,像是试图摆脱什么,眉头永远皱着,和他讲话甚至会心不在焉,几次下来,徐聿发现他都有点魂不守舍。

  只是他没想到,连当事人楚杭都没看出的这份深厚友情关爱,竟然被谭音看出来了,徐聿震惊道:“你都看出来了?”

  果不其然!

  谭音了然道:“你听过一句话没?有些感情,嘴上不说,眼睛也会流露出来。”她自信一笑,“不用夸我,我只是比别人更具备一些洞察力而已。”

  徐聿露出了佩服的神色。

  谭音语重心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实你这个感情,不是单向的,楚杭对你,也有这个意思,你们还是要好好沟通一下,把你们的感情,引向一个质的飞跃。”

  “质的飞跃?”徐聿有些疑惑,“我觉得现在我和楚杭这关系挺好的,还要怎么更进一步?”

  “你呢,周末约他一起去看个爱情电影,然后找点适合两人世界的游乐场,或者有私密空间的饭店,然后摸个小手,亲个小嘴……”

  徐聿越听越觉得不对:“等等……为什么要摸小手亲小嘴???”

  谭音翻了个白眼:“坦诚点吧,你不就喜欢楚杭想和他睡觉吗?”

  “我没有!”徐聿跳了起来,“你是不是那漫画画多了魔怔了?!”

  这下轮到谭音皱眉了:“你不喜欢他,那你那么含情脉脉看着他干什么?还各种对他好,给他鞍前马后打理生活,又是防晒霜又是墨镜又是保温杯的?”

  “我这是友情!你不要血口喷人!”

  谭音惊呆了:“哇,徐聿,真是错看你了,你竟然还是个心机白莲花啊,只顾用这种手段撩楚杭,把人家撩上手了又不肯负责啊。”

  “……”

  “我警告你啊,你既然对楚杭没那种意思,就离他远点吧,别把人家往邪路上引!”

  ……

  谭音是走了,可徐聿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直到楚杭吃完东西回到他身边,他还有些恍惚。

  “我回去睡觉了,你走吗?”

  楚杭的声音仍旧冷冷的,然而徐聿却觉得,那里面可能正压抑着巨大的热情,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他磕磕巴巴道:“不、不了,我、我还想再喝点酒,你待会给我留个门就成。我想吹吹海风,清醒一下。”

  楚杭简直莫名其妙,又要喝酒又要清醒,徐聿这怕不是脑子坏了吧。

  *****

  得知徐聿对楚杭没什么非分之想,谭音一时之间有些失落。楚杭这么优秀,还不是爱而不得,可见爱情的战场上,确实是人人平等,谭音既同情又有些唏嘘。

  好在这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蒋一璐拽着她开始拼酒,谭音很快沉浸回了篝火晚会的热闹气氛里。

  蒋一璐之前在学校里时号称减肥,每天都饿的和自然灾害幸存者似的,如今来了海滩,一下子把持不住报复性反弹,疯狂吃了十几个生蚝,又喝了不少啤酒,没多久,就开始闹起肚子痛。

  “哎哎,谭音,我有点撑不住了……我先回房里……”

  蒋一璐说完,就捂着肚子跑了。又过了会儿,给谭音发了条短信:“拉完肚子我先睡了,酒喝多了上头了,刚叫外卖给我送了点养胃粥,估计待会会放门口,你记得帮我拿进来,半夜我醒了要喝,门没锁,给你留着。”
蒋一璐走了,谭音也没再加入热闹的人群,她在离篝火稍远的地方找了个位置坐下,闹中取静般享受这难得的时刻,海风轻轻吹着,海浪的声音温柔,她一边喝着果酒,一边只觉得内心突然变得十分宁静。

  只是不知不觉,这酒就喝得有些多了,果酒虽然甜甜的挺好喝,但没想到后劲很大,谭音没多会儿,就觉得有些晕了。她没再逗留,赶紧走回了民宿。

  都是学生,为了节省开支,找的这间民宿也只能称得上经济型,走廊里的声控灯大概是年久失修,竟然一点不灵,谭音没法,带着酒劲只能在黑暗中摸索着栏杆前进。

  她有些晕乎乎地找着自己和蒋一璐的那间房,好在很快就定位到了摆在房门口的外卖,谭音一转门把手,果然给自己留着门。她提着外卖走了进去,然后随手锁上了门。

  屋内是一片黑暗,蒋一璐大概是已经睡了,双人大床上,已经有了一个人形轮廓。只是大概被子很蓬松,娇小的蒋一璐这么盖着被子睡着,竟然也觉得老大一只。

  谭音也累了,她又困又晕,也懒得多想,只摸索着爬上了双人床,钻进被子里赶紧睡了。

  *****

  这几乎是美美的一觉,谭音甚至做了个美梦,梦里,她回到了小时候,怀里还抱着比自己还大的毛绒熊。第二天一大早,谭音便在海浪声里悠悠然转醒了。这一觉,她睡得十足的好。民宿里的窗帘遮光效果一般,从窗外透进来的光线可以发现,今天并不是个好天气,甚至可以说有些阴沉。谭音睡眼惺忪地看向床铺的另一边,蒋一璐竟然还在睡,大概是嫌海浪声有点吵,她的整个脑袋都埋进了被窝里,只露出一小截白皙的颈。

  谭音前阶段确实听蒋一璐嚷嚷着要美白,但,这一个不注意竟然已经美这么白了?怎么自己昨天明明还觉得她没多白啊?

  等醒了赶紧得问问她用了什么面膜!

  可能睡懒觉的日子实在太惬意,阴沉的天气又让人犯困,谭音迷迷糊糊就又睡了过去。直到手机闹钟的声音响起,她这个完美的回笼觉才终于被打断。

  大概有些睡迷糊了,谭音仍是下意识伸出手往床上摸索着想要关掉手机闹钟,直到她的手触碰到了微凉的肌肤,她才有些清醒过来。

  这可不是在宿舍,自己身边睡着的是蒋一璐呢,谭音也是此刻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的手恐怕刚才正碰到了蒋一璐的胸口,只不过――

  这他妈也太平了吧!谭音简直惊呆了,她想了想平日里蒋一璐的胸,这得是垫了多少充气胸垫才有的效果啊???可真是难为她了……

  但是她的肌肉竟然练的不错?还是这是自己睡迷糊了的错觉?谭音没忍住,她拍了拍身边的被窝,嘟嘟囔囔道:“让我摸摸你肚皮……”
她和蒋一璐关系好,两人平时常常互帮互助给彼此捶捶捏捏,又喜欢打打闹闹互相挠痒痒,摸一摸肚子的交情还是有的。

  被窝里的蒋一璐没理睬她,谭音便径自伸进去摸了摸,这下可把谭音给气坏了,蒋一璐是什么骗子啊,还说自己肚皮上有肉,成天喊着要做平板支撑,这根本早就偷偷练就了好身材。

  谭音不可置信地摸了又摸,这根本就是八块腹肌的配比吧?手感不错,还挺紧绷的,看起来挺有力量,肌肉线条也不错,这肌肉手感实在很好,谭音没忍住,准备再摸两把,结果这一次,她还没继续摸,手就被另一只手给用力制住了。

  谭音这一瞬间,一颗心拔凉拔凉的,她此刻脑海里只闪过一句话――

  可达鸭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刚才躺在她身边的,他妈的根本就不是蒋一璐!!!因为这显然并不是一只属于女生的手啊!!!

  “早上别乱摸。”这声音带了点微微粗重的喘息,像是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这男声性感低沉,然而谭音却听得毛骨悚然。

  这他妈是楚杭的声音啊!!!

  谭音几乎是下意识就大力从楚杭的桎梏里挣脱了出来,眼见着本还有些惺忪睡意的楚杭就要起身,谭音一颗心已经绝望,她的脑子根本来不及想通自己到底怎么就和楚杭躺在了一张床上,她只知道,如果楚杭看清是她,不知道会不会当场用枕头把她捂死……

  这种时候,可能只有奇迹发生才能保自己狗命了……

  而上天仿佛听到谭音的祈求般,就在楚杭掀开被子坐起来的那个刹那,窗外传来了一声雷。

  谢天谢地!这阴沉的天气终于绷不住要下雨了!

  谭音差点喜极而泣,在这生死存亡的瞬间,她终于隐形了!!!

10262 3571023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710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