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八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5-25 23:21:46

  谭音觉得今天的楚杭有点莫名其妙。

  她看着他翻开书, 又合上;打开电脑,又合上,此刻竟然还没坐热图书馆的椅子, 就要走了?

  谭音没法,只能也起身,一路跟着楚杭就走出了图书馆, 他成绩这么好,到底是怎么学习的?秘诀呢?自己总要再努力探探究竟。

  屋外还在下着雷雨, 谭音便如以往一般,灵敏地钻进了楚杭的伞下, 亦步亦趋地跟着他。

  只是今天的楚杭确实有点不一般,他的表情相当凝重, 虽然目不斜视一如既往的高冷和难以接近, 然而那握伞的手却是用力到骨节都有些发白了。他像是在试验什么一般,一路故意走走停停, 害的谭音也不得不跟着一顿一停的。

  谭音一开始还有些狐疑,难道楚杭发现了什么?

  然而直到看到楚杭往校心理咨询室走去,她才终于有些恍然大悟地放下心来,那走走停停看来不是在试验什么, 而是源自楚杭内心的挣扎啊!这位年轻的朋友, 看起来是有了什么跨不过去的心坎啊!

  *****

  楚杭望着眼前偌大的“心理咨询”四个大字, 深吸了一口气, 终于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心理咨询室的布置相当温馨,今天当值的是一位中年女咨询师, 样貌和善,平易近人,她微笑着为楚杭泡了茶,驱散了些两人之间初见的拘谨。

  对方也并不像医生看诊一样单刀直入地问楚杭有什么心理问题想要咨询,反而是像朋友一样准备和楚杭聊天。

  可惜楚杭并不领情,他抿了抿唇,显然没兴趣谈及别的,他直截了当道:“我最近有点问题。”

  心理咨询师愣了愣:“是什么样的问题呢?”

  “我最近,常常会莫名其妙幻听,今天结果更严重了,不仅幻听还开始幻视了,我之前为了排查,也去做了体检,但身体各项指标都没有问题,所以这个幻听幻视,应该是心理问题。”楚杭抬头,有些凝重,“这种因为心理问题引起的幻视幻听,怎么才能好?”

  “如果没有生理上的问题,仅仅只是心理因素引起幻听幻视,那么一旦困扰你的心理因素解除,你的幻听和幻视就会自愈的。”心理咨询师循循善诱,“但首先,我需要知道你是什么样的幻视幻听,有什么具体症状,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了幻听幻视,然后我们一点点克服,慢慢的,一定会好的。”

  楚杭抿了抿唇,有些面无表情:“我有个同学,她明明不在我身边,但我最近总是能听到她的声音在我耳边叽叽喳喳,今天不仅听到声音了,还能看到她的人了。明明只有我一个人,但刚才我还看着她一路躲在我伞下跟着我到了心理咨询室门口,我走她也走,我停她也停……不过一进咨询室,她倒是消失了。”

  “这很好解释,因为她的出现就是因为心理原因,一旦你决定走向心理咨询解决困扰,心理下意识便觉得安心,因此这种幻听和幻视,便也在你的自我心理暗示下短暂地消失了。心理问题不可怕,只要你愿意正视它面对它,就能克服它。”

  好像听着还有点那么回事……

  “所以这是女同学还是男同学?”

  “女的。”

  “好看吗?”

  楚杭皱了皱眉:“这问题相关吗?”

  心理咨询师郑重点了点头,一派推心置腹:“同学,我需要了解全部的情况,有些你认为不重要的信息,往往在我们专业人士看来,对判定你的情况是至关重要的。所以这个女同学,她好看吗?”

  “还行吧。”

  “那如果从1-10分,分数越高越好看,你给这个女同学打几分?”
楚杭有些不情愿,然而对着这心理咨询师一张看起来令人信服的脸,他勉强道:“9分吧。”

  “那身材呢?”

  “……”楚杭继续不情愿道,“也勉强还行吧。”

  心理咨询师了然地在笔记本上再次打了个9分。

  ……

  在经历了各种杂七杂八的问题后,最终,心理咨询师望着楚杭,下了一个振聋发聩的定论――

  “这位同学,你可以放心。你的情况没有大碍。”心理咨询师推了推眼镜,“你只是遇到了爱情。”

  ???

  “不可能!”

  楚杭气炸了,这是哪门子的心理咨询师啊?这个水平这个结论,徐聿也可以持证上岗了!

  “你先不要急着反驳我,我知道,你说自己很讨厌对方,不可能喜欢她。但是你觉得自己讨厌她,可能只是你内心深处无法正视自己早已被她吸引的事实,而对自己给出的心理暗示。”

  楚杭近乎有些咬牙切齿了:“我根本不可能和她看对眼,她身上根本没什么优点。”

  “虽然你觉得你们不相配,但爱情的发生,其实并不会考虑阶级、智商、优秀程度等等的差距,爱情就是不理智的,这是一种本能的荷尔蒙吸引。”心理咨询师头头是道,“只有真正相处时,你说的这些因素才会产生影响。你不相信也没有用,生理不存在问题的情况下产生这样的幻听幻视,确实只有心理原因能解释了,而想要克服,第一是等你对她的爱情渐渐消散,但这时间不好说,万一你越来越迷恋症状越来越严重了,也不是没可能;第二呢,我给你的建议就是,去试试和这个女生多接触,接触多了,有可能更了解了,发现不合适,就自然理智回来了。”

  心理咨询师看向楚杭,一脸慈爱:“要是没理智回来,那就和她谈个恋爱吧,年轻人,因为可能这就是你无法抗拒的爱情和命运啊。”

  ……

  被幻听和幻视折磨了许久,楚杭只觉得自己心里很乱,一时之间,虽然完全无法接受,但竟然觉得这心理咨询师说的,听起来逻辑上勉强能解释得通?

  只是和谭音谈恋爱?楚杭想,我还是死了算了。

  *****

  谭音在心理咨询室外等了好久,才终于看见楚杭迈着沉重的步伐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的脸色十分难看,像是遭受到了人生观世界观的打击。

  “这心理咨询不应该是咨询完神清气爽茅塞顿开的吗?你怎么越咨询越想不开的感觉啊?”外面还有雷雨,谭音敏捷地跟上楚杭,再次钻进了他的伞里,她望着伞外的雨帘,“你看,楚杭,我这个人真的够意思了,明明可以跟着你进去的,但想想这是你的隐私,我就在外面等了,今天风大,可冷死我了。”

  因为隐身的缘故,这自然是谭音的自说自话,楚杭仍旧冷着张脸撑伞走在雨中,只是微微皱着眉让他看起来还是带了些微的挣扎。

  “不过你刚才有句话声音抬高了,所以我虽然不想偷听,还是不小心听到了。”谭音看向楚杭,眨了眨眼,她模仿着楚杭的语气恼羞成怒般道,“‘我不可能喜欢她’!”
“……”

  “所以你去咨询,是因为爱上了不该爱的人?理智告诉你不应该爱,连自己都不想承认爱上的那种?”

  “……”

  “所以是已婚少妇?”

  “……”

  “还是英俊直男?”

  “……”

  虽然楚杭握紧了伞柄的手越发用力,但谭音并没有在意这个细节,今天风大,楚杭用力握住伞也很正常。

  “哎,楚杭,我突然有点想唱歌。”

  “……”

  “算了,忍不住了,我要唱了。”

  “……”

  谭音清了清嗓子,用手在嘴边做了一个话筒的模样,望向楚杭道:“下面这首《梦醒时分》,献给为爱沉沦的你――你说你爱了不该爱的人,你的心中满是伤痕;你说你犯了不该犯的错,心中满是悔恨;你说你尝尽了生活的苦,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你说你感到万分沮丧,甚至开始怀疑人生;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

  “哎哎哎!楚杭!!!你怎么握伞的!!!伞都被吹跑了!!!”

  谭音正唱得入戏,结果楚杭像是突然手抖一样,那伞竟然就被风给吹跑了!顿时,冷冷的雨便拍打到了谭音的脸上……

  谭音一边抹着脸上的雨,一边就逃离了楚杭身边,她立刻找了不远处的屋顶躲起雨来。

  而楚杭……

  楚杭大概因为爱而不得受刺激太深,竟然连伞也没再去追,任凭风把它越刮越远,自己一个人,就这么面无表情踽踽独行地走在冷雨里,一路越行越远。

  谭音啧啧称奇,虽然遭受重创,但不得不说,楚杭这背影,还是相当坚毅啊。

  *****

  因为伞没了,楚杭看起来又很需要一个人静静,谭音索性和楚杭就这么分道扬镳了,好在在屋檐下等了没多久,雷雨就停了。谭音便整了整衣服,气定神闲地回了宿舍。

  结果刚打开宿舍门,蒋一璐就给了她一个重磅消息。

  “下周校庆放假两天,正好连着周末,系里学生会准备组织去C市采风,你去不?”蒋一璐朝谭音挤了挤眼睛,“准备住海边了。”

  C市离A市不太远,是著名的海滨城市,这个时候正是气候宜人最适合旅游度假了。

  蒋一璐进一步解释道:“下个设计课大作业是做一个海滩高档度假村,所以我们准备去C市海采个风,而且学生会组织人说了,这次对外开放一些名额可以带家属或者朋友。”蒋一璐一边说,一边就对谭音抛去了个“你懂的”眼神。

  历来建筑系有做设计采风的传统,然而这类采风,虽然打着学习的幌子,但实际上也全是建筑系学生们半旅游半放松的度假了,每次采风回来,建筑物自然是看了不少,但几乎也都能内部解决促成几对小情侣,而这次公然可以带非建筑系的朋友一起参加,学生会组织人员的一片良苦用心可见一斑。

  谭音刚打定了主意要死磕下一次设计课大作业,这种采风活动自然是要参与的,但带朋友?她想了想,倒是可以带上周铭,周铭平时太宅了,都没什么娱乐活动,这次不如叫他带上他女朋友一起去海边晒晒太阳。

  结果给周铭去了个电话,却被他拒绝了:“下周真的不行,我女朋友生病了,落下了不少法律论文和案例分析没写,我得帮她赶工,下周真去不了。”

  “行吧,那下次再约。”

  “快,谭音,来帮我看看,这条裙怎么样?适合海滩拍照吗?”

  刚挂了电话,谭音便被蒋一璐拉了过去,两个人对海滩散心都很憧憬,没多久就已经在网上订购了不少东西,跃跃欲试地期待起下周来。

  *****

  虽然对于采风很期待,但谭音这次倒真是破釜沉舟了起来,这一周来,任何空余的时间都被她用来学习了。因为基础差,一开始只能一点一点啃艰涩的专业书,虽然仍旧很枯燥,但这一次谭音没半途而废,而一旦这么进入状态,便慢慢地开始有了点渐入佳境的感觉。直到上飞往C市的飞机,在候机厅里,谭音还捧着本专业书在看。

  直到蒋一璐拽了拽谭音的衣角,她才从课本里抬起了头。

  蒋一璐朝不远处努了努嘴,谭音顺着她的指点,看到了不远处推着行李箱走来的楚杭,而他的身后,正跟着花枝招展的段影菲,另一侧则是双手插在裤袋里一脸笑意的徐聿。

  谭音叹为观止:“楚杭这拖家带口的够可以的啊,这架势是不仅带了女朋友,还带了男朋友啊?坐享齐人之福啊。”

  她刚感慨完,那边段影菲就遥遥地瞪了她一眼。看来新仇旧恨,自己在她心中是留下了挥不去的倩影。徐聿倒是一脸灿烂非常主动地朝谭音挥了挥手打招呼,而楚杭……

  楚恒则像是神仙下凡了似的,看也没看谭音一眼,他挑了个离谭音非常远的位置,冷着脸坐了下来,即便如此冷酷到不近人情,但他那张脸,竟然还是很能打,这么臭的表情摆在他的脸上,看起来还是如诗如画般的优美。
楚杭这个人,真是生了一张少女漫画男主角的脸,配上他不输模特的身材,确实挺赏心悦目,而就连他难以取悦的高冷,也被不少女生吹捧成独一无二的个性。

  谭音又看了楚杭两眼,顿时也忍不住感慨,未来要是建筑行业全面被人工智能取代,楚杭大概也不会失业,他这样的皮相,去当个T台模特应该会走红,毕竟模特就要面无表情气质高冷甚至和他一样表情肌坏死,脸越臭的模特,没准越是走红呢。

  好在谭音也没有更多的时间想这些有的没的,没过多久,就登机了,一行人,便在兴奋和期待中飞向了C市海滩。

10262 3570711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707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