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七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5-24 09:06:43

  谭音垂头丧气地跟着楚杭回了专教, 她草草收尾结束了自己的模型,便开始着手做楚杭的。大概是迫于楚杭的淫威,也或者是面对楚杭已半成品的精致模型产生了点不忍玷污的敬畏感, 谭音在楚杭的监工下,还真的拿出十二万分的认真做了起来。

  楚杭在一边重新画着图,谭音就坐在他身边摆弄着模型。

  等天有些微亮时, 谭音终于完成了楚杭的模型,一时之间, 看着这设计感十足的成品,谭音内心也忍不住充斥着成就感。

  她转头看了眼楚杭, 才发现对方仍旧安静地画着图,眼神只盯着图纸, 专注而投入, 从谭音的角度,能清晰地看到楚杭长长的睫毛投射在眼角下的阴影, 他轻轻地眨动了一下,谭音才发现,这不仅是睫毛的阴影,楚杭的眼角下, 也带了点熬夜的痕迹, 然而他整个人却丝毫没有一丝疲惫, 全神贯注到忘记周遭的一切, 甚至连谭音这样直接的目光也浑然没有注意到。

  “我做完了!!!老子做完了!!!”

  直到专教里另一位同学狂喜的呼喊,才终于打破了楚杭的专注, 他下意识抬起头,然而眼神里仍旧保持着看图纸时的神情――

  那是一种干净到澄澈的目光,带了认真的坚持和全然的忘我,些微被打断的茫然,以及残留着的全神贯注的专一。

  谭音猝不及防,就撞进了楚杭这样的目光里。

  谭音突然心脏剧烈地跳动了起来。她早就知道楚杭帅,但平时能高频率地看到这张脸,谭音总自诩是见过世面的人,对于他那种带了点奢华贵气的英俊并不会大惊小怪,只是如今这一眼,她却真的有点想要躲闪。

  这个男人太好看了,而他那一刻的目光让人有种错觉,仿佛那种专一的注目,并不是对着建筑图纸,而是对着眼前的人。

  这还真的有点要命。

  谭音几乎是下意识地开始转移话题,想要挥散开这种微妙的气氛,她看了一眼楚杭的图纸,随口胡扯了个话题佯装镇定道:“你怎么画那么慢啊,我当初都比你画得快多了,你到底行不行啊楚杭?你的模型我都给你做完了好吗!”

  楚杭只看了谭音一眼,抿了抿唇,没说话,然后他又低下头,继续专注地画图。

  谭音见他懒得搭理自己,反而平静了下来,她闲得无聊,熬了一整晚,现在这个点反而精神了,困倒是不困,只是饿了。正好其他已经赶工完的同学正张罗着一起去附近的24小时便利店吃东西,谭音便也跟了去。

  等她在便利店呼哧呼哧吃了碗方便面然后回到专教,才发现楚杭已经不在画图了,此刻他正在站在自己的桌子面前,手里拿着自己的图纸。

  他在看谭音的方案。

  谭音几乎是下意识就想把自己的图纸抢回来:“楚杭,你可别偷看我的图然后把我的设计据为己有啊!”

  楚杭一脸不可置信,他冷声道:“谭音你是不是睡得太少产生错觉了?我会偷你的设计?”

  “虽然我做的方案理论上肯定比你的差,但万一呢?万一你是想从我的图纸里找灵感偷师呢?我虽然专业功底不行,但艺术理解力和创造性思维还是挺不错的吧,都说怀才和怀孕一样,时间久了都能被人看出来,这没准是你犀利地看出了我在建筑设计上的潜力,想着从我的作品里汲取精髓呢?”

  “你的陈列区有六层,藏品库有八层,并且和陈列区之间都不连接在一起,不是隔着游客中心,就是隔着演讲厅。这就是你的博物馆设计方案?”

  谭音瞪着楚杭。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有300万多件展品,可以容纳游客500万人次,但也只有三层。陈列区藏品库不宜超过四层是博物馆设计的常识,因为二层和二层以上的藏品运输必须要考虑垂直运输设备和成本,很多大型的石雕建筑展品之类也更容易在这种垂直运输中加剧损坏的风险。”

  “在设计布局时,藏品库应该尽可能接近陈列区,因为很多藏品未必适合露天运送,应该尽可能的在从藏品库运送到陈列区时避免温度湿度的变化。”楚杭说完,又指了指谭音的图纸,“陈列区藏品库还有修复工场应该尽量南北向布置,避免西晒。”
……

  “最后,你的流线设计也很有问题,博物馆的人流流线,应该尽可能避免交叉和重复。”

  楚杭看着谭音的图纸,从头到脚,几乎在每一个设计上,把谭音点评了个一文不值。他的声音甚至有些冷酷,一贯的冷冽里带了一种认真的严肃。

  他说完,看向谭音:“你这样的设计,我竟然从头到尾,找不到任何一个亮点,我能怎么偷你的设计?能把方案做成这样,谭音,你也挺有本事的。”

  “……”

  楚杭瞥了谭音一眼:“我的图行不行有待老师判断,但你的肯定是不行。你的图,离及格线都差得远。”

  谭音脸上有些挂不住,她辩解道:“我就是不喜欢建筑,我本来学建筑就是个错误,是被我爸逼的,我不是不行,我就是没兴趣画罢了……”

  “谭音,人至少要有能力做好一件事,才有资格说自己是因为没兴趣才选择不做。”楚杭的表情很冷,语气很重,“只是很多人总是用没兴趣来掩盖自己的无能。”

  一时之间,饶是谭音脸皮厚,此刻也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楚杭的字典里却压根没有点到为止这个词,他一点没给谭音任何面子:“你恐怕连A市里的博物馆都没去现场调研过,完全为了应付作业随便异想天开画了图纸。基础差,还不认真,又完全没有主动学习的意图,你怎么可能学好建筑?建筑在你看来就是混日子的?我完全无法想象,你这样的人,一旦毕业后进入建筑相关行业,除了给同事增加负担,还能干什么?你设计的房子真的会在乎客户的内心需求吗?有任何一丁点人文关怀吗?”

  楚杭平日里就不是个平易近人的人,只是这一刻,提及建筑,他的态度比任何时候都严肃而冷酷,他几乎是维护自己般的维护着建筑行业。

  “谭音,你没有对建筑的尊重和理解,是永远不可能学好建筑的。”

  楚杭的声音冷而坚硬:“我之前答应和你组帮扶小组,是以为你想好好学建筑但不得其法,总之还能抢救一下,现在看起来是我想多了。”楚杭看了谭音一眼,“我看你还是吃顿好的自己上路吧。”

  在谭音还没来得及回答之前,楚杭就下了通牒:“以后不要再找我了,帮扶小组我会和辅导员说换人,你也不要总是想这些歪门邪道来接近我了。”

  *****

  谭音连续熬夜修仙了几天,又被楚杭劈头盖脸这么一顿教训,只觉得心里也憋着股不服。她承认自己因为抵触,对建筑确实不上心,被楚杭嘲讽也理所当然,但……

  但说我学不好建筑是吗?那就学好给你看!

  谭音看了一眼自己一无是处的图纸,第一次认真地做了一个决定。

  她要发愤图强!她要逆袭!要打脸楚杭!

  只是这豪情壮志只持续了三天,谭音就枯萎了。

  蒋一璐看着谭音神神叨叨满脸红光地拿出专业书,又面色枯槁地放下专业书,一脸了然:“你得掌握学习方法,这才能事半功倍。想要逆袭打脸,你也要有武功秘籍啊!”
“那你还不赶紧给我传授一下?”

  蒋一璐撩了撩头发,风情万种道:“姐妹,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我看着像有什么能传授给你的吗?”

  “……”

  “你应该师夷长技以制夷。”蒋一璐指点道,“而且孙子兵法说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既然想打脸楚杭,那就应该去好好看看楚杭是怎么学习的,偷师一下他的学习方法,我听陈自强讲他在宿舍里几乎不学习,那你想想,他成绩还能这么好,肯定是平时在别的地方偷偷学呢,为了维持自己学霸的人设,背地里不知道有多拼。”

  谭音惊了:“现代人都活的这么没有诚信了?如今连男人也这么虚伪?”

  “呵,你没听过一句话吗?要多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你别看楚杭平时学习看起来毫不费力的,没准背地里过得比我们都惨,为了维持自己每次第一名的荣誉,心里压力大到失眠,饱受脱发困扰,整日以泪洗面……”

  “不太像吧……”谭音分析道,“我看他从来没有黑眼圈不像熬夜失眠的人,头发发际线也没有后移,眼睛也不像以泪洗面过的……”

  “黑眼圈用遮瑕笔,发际线有发际线粉,哭过以后眼睛肿用勺子冰敷就行了。”蒋一璐一脸同情,“谭音,你作为一个建筑系的,这都不知道,以后可怎么混啊?黑眼圈、秃还有深夜痛哭可是我们建筑系的标配啊!”

  “……”

  虽然蒋一璐的发散思维实在令人不敢恭维,但她的话确实给了谭音启示。楚杭的专业这么过硬,肯定是狠下了功夫了,这两天又正好有雷雨,自己何不趁着隐身,去观察一下楚杭,探听一下虚实?他偷偷用什么好的教辅材料,自己也买一本不就行了?

  *****

  自上次交完设计大作业后,楚杭已经有几天没见到谭音了,他只觉得自己的心情比这两天的阳光还灿烂。

  即便今天天气不复晴朗,窗外此刻正是雷雨,然而楚杭坐在图书馆里,心情还延续着此前的阳光。
这小扫把星可终于远离自己的生活了。

  自己也终于获得了宝贵的宁静,可以坐下来好好看一本书了。

  他放下书,刚准备翻开,结果就听到了一声讶异的惊叹――

  “你在看《美的历程》?假的吧?这《美的历程》的封皮里,肯定藏了什么别的建筑专著吧。没想到这招你也用啊,我还以为我只有我为了看小说把数学课本封面拆下来贴小说外面去呢。楚杭啊楚杭,你这个心机深沉的男人,我真是错看了你。”

  “……”

  图书馆里十分安静,楚杭的桌子前面一个人也没有,周遭其余的学生也都在伏案自习,没有人抬起头来。

  谭音的声音却如影随形:“你听过蝴蝶效应吗?很多微小的变化能带来长期巨大的连锁反应,你可能以为自己只是嘲讽了我,但是你不知道,你已经在无意中为自己未来树下了劲敌,以后建筑史上,我谭音将成为浓墨重彩的一笔!”

  “我现在已经有了两个方案,方案一,从今天开始,认真学习,争取一两年内赶英超美成功逆袭,把你脸打得啪啪的;方案二,万一在专业上超不过你,那没事,我还会专注养生,强身健体,只要我活的够久,等你死了,等我们这批成绩比我好的同学都死了,我就是大师了。毕竟人生,是一场持久战,你赢了短跑,但笑傲终点线的人,是我。反正正常来说,女的寿命都比男人强,唯一有一种情况,男的能活很久,那就是自宫,我听说古代那些太监所以都活老长的,可能因为灭了人欲,不容易肾虚吧……”

  “……”

  楚杭只觉得脑袋发胀,谁能告诉他,这个小扫把星怎么又来了?!

  好好的自己怎么又幻听了?!

  *****

  楚杭面无表情地翻着《美的历程》,而谭音的声音还在自己耳边。

  “咦?你还真的看的是《美的历程》啊?我要记下来,回去我也看……”

  今天这书是看不下去了,楚杭啪得合上书,翻开了电脑屏幕,结果谭音的声音仍旧阴魂不散。”

  “哎?你桌面上这个名字叫‘学术资料’的文件夹,让人有点浮想联翩啊,据说男生电脑里这种命名的文件夹,一般是……”

  楚杭只觉得气血上涌,他板着脸,点开了名为“学术资料”的文件夹……

  “哦。”耳边谭音的声音充满了失望,“知名建筑物的建筑设计图啊,还真的是学术资料啊,楚杭你这个人有点无趣啊……”

  “……”

  楚杭尽量忽略这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幻听,他看了眼电脑屏幕,快没电了,于是拿出电源线,图书馆的电源插口都在地面,楚杭不得不上半身钻进桌底下,弯腰蹲下身准备插电源。

  “哇,楚杭,你这个姿势,屁股很挺翘很引人犯罪啊,朱抗美看了还想摸系列哈哈哈哈。”

  楚杭这下的镇定终于没绷住,他一个手抖,插向插座的手就没控制好,一时间,他只觉得手上传来了轻微的电击疼痛,几个电火花让他下意识丢掉了电源线。

  图书馆里插座设备老化,幸好运气好,最终楚杭只是小小的被电了一下,并没有大碍。

  楚杭绷着脸起身,面无表情地接好了电脑的电源,就在他内心纠结是否需要去看下心理医生处理这幻听的时候,现实终于给了他致命一击。

  “楚杭你插插座一定要专心啊,否则你手里捏的就不再是电源线,而是通往天堂的钥匙了!”

  楚杭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这次真是见了鬼了,不仅幻听,还幻视了。

  正双手撑着下巴坐在他眼前的,不是谭音是谁?!这小扫把星此刻正肆无忌惮地盯着自己……

  事情变得有点棘手,他可能真的被电坏脑子了。楚杭想,他是需要去看下医生了。

10262 3570135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701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