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九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5-22 09:27:47

  “你看下,这题的图里,去掉一个支座链杆A,相当于去掉一个约束,再从钢结点处截开,相当于去掉三个约束,就可以得到一个静定的悬臂结构。所以有四个多余约束,是四次超静定结构……”

  “……”

  “这道题,首先分析右边部分,可以看出右下角支反力是零,那么右半部分没有负荷作用,也没有反作用力,可以直接去掉不要。左半部分横梁上没有剪力,只有左半部分竖杆上有剪力……”

  “……”

  谭音绝望地看着眼前的题目,此刻楚杭说的话,每一个字分开她都听得懂,但合在一起,她只觉得一片茫然。

  这学习小组根本不是互相伤害,这他妈是楚杭单方面的屠杀!

  “谭音?听懂了?”

  谭音非常诚实地摇了摇头。

  出乎她的意料,楚杭并没有露出嫌弃或者鄙夷的表情,他仍旧一如既往的冷淡:“你哪里没听懂?”

  “就……就都没怎么听懂……”

  “我再给你讲一遍,你听好。”

  楚杭的态度还是不热情,像是完成任务似的,眉心微微皱起,一脸不耐烦,然而与他的表情正相反,他的讲解却是十分细致和耐心的。谭音一旦脸上露出一丝困惑的神色,他便会把相应讲到的地方再重新用更简单的方式复述一遍。

  谭音因为对建筑这个专业的抵触,外加物理先天不足的薄弱,因此学起建筑力学来不仅没有兴趣和动力,即便期末前真想认真复习,也无从下手,完全不得要领。然而如今楚杭一讲,那些原本谭音觉得听天书一样的题目,竟然还真的有了一丝眉目……

  只是有眉目归有眉目,对于谭音这种基础差的后进生来说,想要迎头赶上实在并不容易,这些枯燥又令人挫败的题目让她下意识就想要逃避。

  “楚杭,要不今天就到这里吧?”

  楚杭皱了皱眉:“才讲了一个小时。你这种基础,一天最起码学两个小时才有效果。再学一个小时才能走。”

  “都一个小时了?!”谭音大惊失色,她看了眼手表,“是这样的楚杭,我还有点事,要不今天的另一个小时,我们晚点再约?”

  楚杭抿了抿唇没说话,谭音赶紧趁机整理了东西就跑。

  *****

  逃离了可怕的建筑力学题海后,谭音就快步走到了校外的小吃店。

  她说还有点事倒确实不是借口,谭音在这儿约了人。

  果不其然,周铭已经等在那里了,见了谭音,他便推了推眼镜,朝她挥起手来。

  周铭是谭音正儿八经的青梅竹马,两个人的妈妈在同一所初中当老师,最开始两家也是邻居,两个人又是同年生的,平时总玩在一块,算是一起长大的。

  周铭要比谭音小半岁,正经来说还应该叫谭音一声姐姐,而他和谭音的性格完全背道相驰,周铭性子软,为人相当温顺,性格腼腆容易害羞,只对熟人才会健谈些,要是面对陌生人,都算得上沉默寡言了,长得又秀气文静,戴个眼镜充满书卷气。小时候常年跟在谭音身后,而谭音也一直把他当弟弟罩着,两个人就这样从同一所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直到现在又进了同一所大学,只不过周铭不学建筑,他是法学院的,成绩非常好。

  “我接了个市中心兼职的活,准备去送外卖,你那个小电驴周末的时候借我用用。”

  周铭点了点头,随即又有些疑惑:“送外卖?你不是之前接了什么漫画工作室的上色外包工作吗?我记得你说一格能赚30,一周上色个60格,轻轻松松就能赚1800,干什么要去送外卖?”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起这事,谭音就十分恼火:“垃圾工作室,我勤勤恳恳上色了一个月,等着结算呢,结果人家卷铺盖跑了,就是个骗稿的,我白白干了活,一分钱没拿到,气了整整一个礼拜!我再也不想和这些漫画工作室合作了!毕竟画别人的东西,是没有灵魂的!”

  周铭看了眼谭音,小心翼翼地提醒道:“送外卖也没有灵魂……”

  谭音瞪了周铭一眼:“送外卖能强身健体,更快实现中国梦!让我跑步进入社会主义!”

  “……”

  周铭一言难尽地摇了摇头,然后认真劝解道:“但送外卖太辛苦了,你最近缺钱的话我生活费还有很多,你要多少?”

  谭音摆了摆手:“别了。”她朝周铭挤了挤眼睛,“你不是上次和我说,最近谈恋爱了?你还是留着钱给你女朋友花吧。”

  一说起这事,周铭就有些害羞,他移开了目光:“虽然她家里条件好,但她不是那种物质的女生,平时从来不花我的钱,我就是要请她吃饭,她都拒绝了。”

  “那你俩平时怎么约会?难道一起去吃食堂?”

  “我们平时见的其实不多,有时候会一起去图书馆自习,不过她参加了很多社团,事情多,常常中途就被叫走了。”周铭讲起女友,脸上露出幸福又害羞的表情,“而且她大一,我大二,我们课程表本来时间冲突就多,所以平时我们微信比较多。”

  周铭的女朋友是他们法学院的大一学妹,在学校迎新时候认识了周铭,据周铭形容,自然而然就走到了一起。

  “都在一个学校里,你们怎么搞得和异地恋似的?”谭音用力吸了吸手里的珍珠奶茶,“什么时候带来一起吃个饭认识认识?今天怎么不一起来啊?”

  “她今天有事,她们社团开会。”周铭脸有些微红,“下次吧,等我们再稳定点,我就带给你认识。”

  “行吧。”谭音也笑了,“那你可快点稳定住啊,做事这么谨慎的也就你了,带女朋友见个朋友,搞得和见家长似的,还稳定点才见呢。”

  ……

  *****

  和周铭又聊了些别的,抱怨了下最近生活的无聊,又吃了不少小吃甜食,谭音才告别周铭回了宿舍。

  结果刚进宿舍,蒋一璐就给她塞了个八卦打消了谭音的无聊。

  “最新情报啊,我的眼线刚看到楚杭在校外一个西餐厅里请一个很漂亮的女生吃饭,你知道的啊,楚杭平时压根像笑神经坏死的,结果说和那个女生吃饭时有说有笑的,那女生对他态度还很亲密。”蒋一璐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了手机,“你看,这是前方线人发来的现场照片!”

  蒋一璐是学校论坛八卦版的版主,为了能把八卦版的流量搞上去,蒋一璐自掏腰包全校征集八卦,提供线索来源的按照情报的劲爆程度可以收到一百到两百不等的信息费,因此她每天都能收到各种八卦投稿,线人满天下,算是行走在校园八卦前沿的女人。

  谭音凑过头去一看,虽然显然因为是偷拍,这照片角度并不怎么好,但确实能清楚地看到楚杭和他对面的女生,那女生长卷发披散着,正有些娇俏地挥动着手里的甜品叉,而楚杭低头切着牛排,嘴角微微带了点笑意。

  蒋一璐叹了口气:“现在校园论坛上哀嚎一片,大家都觉得楚杭这是要脱单了,哎,今晚对楚杭来说,是一个热辣的约会之夜,但对千万少女来说,是一个梦碎之夜啊!”

  谭音盯着校园论坛的帖子看了几遍,突然越翻越觉得没意思,现在《万人之下:校草的诱惑》也不画了,她一下多出了不少时间,索性拿出了楚杭下午给自己讲的题目集,咬着笔杆开始摸索起来。

  只是这时候谭音才发现,有人讲和没人讲这差别简直太大了,楚杭讲解的时候,深入浅出,谭音最终都能理解,可没了楚杭,这题目就难得像天书了。她看了半小时,就有些泄气了。

  谭音不是不知道自己偏科严重,一切美术类相关的课程,她的成绩都是数一数二,可所有偏向理工科的课程,她简直一塌糊涂。但即便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可人就是有一种惰性,越是自己熟练和有兴趣的事,就越愿意花时间去精进钻研,于是越容易出成绩和有成就感;而自己既没有爱还相当不在行的事,做起来既艰难又落得一身打击,就更不愿意做,于是循环往复,一边变成了良性循环,一边则进入了恶性循环,越发积贫积弱。

  正这么想着,谭音的手机就响了,她低头看了眼来电显示的姓名,想按接听键的手就有些愣住了。

  楚杭?

  楚杭找自己干嘛?他这时候不应该在享受他的恋爱热辣之夜?

  还是说……

  谭音瞬间一个激灵,赶紧接起了电话,几乎不等楚杭说话,她就抢白保证道:“那个漫画!我已经停止更新了!我知道你女朋友看了肯定接受不了,我之后就去申请删帖!道歉公告也已经发了!但是求你给我点时间让我做个备份,连载了大半年,里面不少互动留言都很有趣,也算是我的心血,我不舍得就这么全没了,我保证就自己备份,绝对不流传出去!”

  结果自己噼里啪啦说了这么一堆,楚杭只是顿了顿,显然没有进入状态:“什么女朋友?”他声音冷硬道,“我没有女朋友。”说到这里,他警告性压低了声音,特意加了一句,“当然,更没有男朋友。”

  “……”

  “现在,下楼,到图书馆二楼的开放区来,带上建筑力学的书。我现在正好有空,给你补讲今天另外那一小时的课。”

  谭音挣扎道:“楚杭,你有空但我不一定有空哎,你看你都没问问我有没有事……”

  “哦,那你有事吗?”

  “有!”

  “那给你十分钟,然后把时间空出来。”楚杭冷冷道,“我在这里等你,十分钟没到的话,今晚你的学习时间再延长半小时。”

  “……”

  “学习小组制度每周要上交互助情况表,我会如实陈述你的配合和积极程度。”

  你这么闲看来是真的没有女朋友……

  然而面对楚杭的威胁,谭音还是彻底败了:“给我五分钟!五分钟我就到!”

  楚杭啊楚杭,你可给我等着!

  *****

  等谭音风尘仆仆赶到图书馆开放区,楚杭果然正端坐在一张桌子前。

  图书馆里虽然自习室多,但不允许说话,而为了满足学习时需要讨论交流的需求,因此把二楼几个不规则的角落面积利用起来做成了开放讨论区,一张张小桌子摆着,在这里大家不仅可以说话,还能喝些饮料。

  “楚杭,今晚月色这么好你不出去走走?”

  谭音的近乎还没套完,楚杭的声音就冷冷打断了她:“多跨连续梁的那道题会了吗?对称桁架的受力分析做完了吗?零杆判别法懂了吗?”

  “……”

  这他妈真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楚杭显然除了做题以外根本不想理睬谭音,他用眼神威吓谭音坐下后,就径自开始讲起了题。

  而一到讲题,谭音平时的自信便开始被打击的支零破碎。

  “这个不会?”

  “恩……”

  “这个呢?”

  “也……也不太懂……”

  “那这题呢?”

  “……”

  连续十道题,不是完全没有头绪,就是云里雾里,饶是楚杭并没有流露出什么特别的情绪,谭音自己面子上也完全挂不住起来。

  她下意识就想逃跑:“我今晚状态不太好,我平时得一边喝奶茶才能一边做题。”

  楚杭没说话,他拿出手机,过了片刻,才抬了头:“我叫了奶茶外卖,继续做题。”

  “……”

  又熬了两道题,谭音又努力求生道:“其实图书馆这个气氛对我来说有点太过庄重,让我觉得有点压抑,这个环境里我比较容易紧张,会造成我思维卡壳,学习不能达到最佳状态……”

  楚杭抿了抿唇:“那你在哪里才能达成最佳状态?”

  “图书馆后面的……小花园里?”

  **

  十五分钟后,拿着一杯奶茶坐在图书馆后面小花园里不停打着蚊子的谭音欲哭无泪。

  这片小花园原来是情侣约会圣地,因为路灯昏黄暧昧,花园静谧美丽,曲径通幽的小路两边是散落在树丛里的长凳。原本如此好的夏夜,这长凳上该是窝着三三两两小情侣的,只是如今——

  “这个图里,左侧竖杆支反力是垂直力,方向是沿轴线方向……”

  楚杭说一不二,谭音说了小花园,就去小花园,他端坐在长凳一端,勒令谭音用手机里的电筒功能提供照明,继续专注地讲着题。

  谭音提出这个提议的初衷,不过是想要顺水推舟表示今晚太晚了,咱们就算了吧,下次什么时候白天组学习小组再去小花园好了,当然,至于以后,总是有很多办法可以一拖再拖直到没有以后的。

  只是没想到楚杭完全不按理出牌……

  “楚杭,要不我们回图书馆吧?”

  楚杭抬了抬眼,语气是欠打般的平静:“不了,既然你想来这里学习,那就在这里吧。”

  “可这里蚊子好多啊!简直像是来义务献血的!”谭音崩溃道,“你难道不痒吗?”

  楚杭毫无感情地笑笑:“我不招蚊子,你痒的话就忍忍吧,毕竟你在这里学习状态更好。”他意味深长地看了谭音一眼,“你听过一句话吗?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

  楚杭瞪了眼谭音:“怎么了?满足了你喝奶茶和在小花园学习的要求,你还学不进去?”

  “其实……要让我在小花园里真正进入状态,还有另一个最为重要的要求还没满足。”谭音眨了眨眼,叹了口气,“要是这个满足不了,我觉得不如还是回图书馆吧,毕竟我思前想后,图书馆里学习气氛浓厚,我也更有动力一些!”

  楚杭他冷笑了一声:“行,你还有什么要求,说出来,我都满足你。”

  他显然是准备和谭音死磕上了,为了收拾谭音让她自食恶果,说什么都要让她在小花园里一边喂蚊子一边学习了。

  然而谭音毫不畏惧,她清了清嗓子,含羞带怯般地就要作势往楚杭身上靠。

  楚杭吓了一跳,直接站了起身,他压低声音瞪向谭音:“你干什么?!”

  “你不是说什么都满足我吗?”谭音镇定地笑道,“我最后一个要求,就是靠着你的肩膀啊,这样学习,我一定事半功倍呢!”

  “……”

  “不是你说咱们得坚持在小花园里学习吗?”

  楚杭咬牙切齿地看了谭音两眼,最终败下阵来,他侧开了头:“回图书馆!”

  哼,厚脸皮者得天下!

10262 3569058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690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