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八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5-22 09:27:12

  渐渐的,雨点彻底停了,只是周遭仍旧很黑,楚杭背着谭音,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泥地里,谭音披着他的外套,趴在他的背上,汲取着他的体温。

  冷,是真的冷,谭音连牙齿都打颤起来。只是她的心里却犹如沸腾的岩浆般翻滚着。

  这一路,她和楚杭都没有说话,楚杭大概是不想理她,而谭音则是不知道讲什么好。生平第一次,她有些紧张无措。

  楚杭的腰确实不错,他走得很稳,仍旧是一贯的走路速度。眼见着就快到住的地方,谭音终于没憋住。

  她清了清嗓子,没话找话道:“那个,楚杭,你有没有发现,下过雨以后空气果然特别清新啊。”

  “谭音,有话直说。”

  “……”

  谭音委顿了,她憋了会儿,才瓮声瓮气道:“对不起。”

  楚杭的脚步顿了顿。

  “就是画那个漫画,真的对不起。”

  楚杭沉默了片刻,才冷冷道:“你画那种东西,到底怎么想的?就因为我拒绝了你,你就要报复?谭音,你是小学生吗?这么幼稚?得不到的就要毁掉?就要抹黑别人名誉?”

  谭音挺委屈:“我当初给你写了半年的信,每天一封,我这辈子连高考都没这么坚持这么努力过,结果你看都没看,也从不回信。”

  “每天我至少都要收到两三封情书和表白,你以为我是什么?市长信箱?还每封必回?我很忙,没空看这些东西,我对你们的一视同仁就是所有的信我都不看。就因为这,你要给我画那种漫画?”

  “我不是因为这才给你画漫画的。”谭音沉默了片刻,才继续道,“而是因为你看不起我,纵容别人嘲笑我,完全不尊重我,物化女性,我觉得你很垃圾。”

  楚杭的声音彻底抬高了:“什么?我垃圾?”

  “就有一次,你和几个校学生会的男的在咖啡厅里开会,我就在隔壁,那里隔音不好,听到你们是说什么了。”

  说起这件事,谭音仍旧不太高兴,她咬住了嘴唇,没再说话。

  当初的场景她还历历在目,隔壁男生吵闹的很,然后谭音听到了对话的聊天内容——

  “楚杭,是不是你们学院那个谭音在追你?”

  “你艳福不浅啊,我看她长得挺好看,胸也很大。”

  “以我阅女无数的经验来说,她这样的,表面看来好像很单纯,但其实到了床上,特别放得开,什么姿势都愿意试的。”

  “我说楚杭,你怎么不和她试试?就算不喜欢,睡睡也行啊,反正到时候想甩掉就说觉得她成绩不好太笨了趁机分手就行了,借口随便找,找个冠冕堂皇的,分手别弄太难看,以后没准回头还能打几个分手炮。”

  “哈哈哈哈,我说哥们,那你上手以后,要是想甩了,记得把她介绍给我,我不介意你用过她,我来当接盘侠。”

  “哎?楚杭,你别低头画图了,说句话啊!”

  “你懂什么?人家楚杭这是默认了,你行了吧你,还要人家说什么啊,楚杭这样的人,不说话就是默许了,你别打扰他画图了。”

  ……

  后面的话,越说越难听,也越说越露骨,那几个男生互相打趣着起哄着调侃着,仿佛一个女生,就因为主动追求男生,就被打上了easy girl的标签,好像就只配被这么讨论。

  然而楚杭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就这么纵容着对方毫不尊重地讨论着谭音,像是一种默许。

  谭音不知道讨论自己的另外几个人是谁,她只知道楚杭,几乎是一回宿舍,她就在冲动和气愤难堪的驱使下,开始创作了那本漫画。

  谭音以为自己只需要点到为止,楚杭就能明白事情的原委,然而楚杭皱着眉,沉吟了很久,才终于问道:“是我出国前是吗?”

  “恩。”

  楚杭安静了片刻,才再次开了口:“对不起。”楚杭抿了抿唇,“但那次我确实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我戴了隐形耳机。”楚杭的声音带了些抱歉,“我开了重金属摇滚,没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如果不是你和我说,或许我永远也不知道,对不起。”

  谭音咬住了嘴唇,她盯着楚杭的后脑勺,一时之间有些无措。

  “但虽然我没听到,现在也可以大致猜到他们会说什么。”楚杭的语气有些冷,“我在大一入学时参加了学生会,分在这几个人所在的部门,但我从进去的第一天就开始讨厌他们了。因为他们的话题从来都很猥琐下流,非常低俗。”

  “我很快退出了学生会,不想和他们有牵扯,但因为工作交接,还是不得不见了那次面,交接完他们闲聊的时候,我就戴了隐形耳机画图。”

  “很抱歉,如果我知道他们对你说出过分的话,我会制止的。”

  谭音只觉得这一晚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

  “但你在画那种漫画之前,至少应该和我确认下。”

  谭音直起了身,事到如今,她索性也豁出去了:“你这个人说的轻巧,我怎么确认,跑过来和你说,楚杭,你当初是不是放任那谁,那谁谁谁说我胸大床上放得开,以后你没兴趣了还可以分享给他们?”

  楚杭果然一句话也没有了,他沉默了片刻,才又道了一句对不起。

  “既然这样,咱俩这事,要不就这么扯平了?”谭音话锋一转,趁热打铁道,“我也改过自新不画你了,再给你出个道歉公告,你把我那本漫画手稿还我吧?”

  结果楚杭只冷哼了一声:“做梦。”他回头瞟了眼谭音,“没了你的把柄,你继续去网上连载,我不就被动了?”

  “楚杭,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你这个人,怎么把我想的那么坏!”

  “你不也把我想的很坏?还骂我垃圾。”

  “我也没全是骂你,我当初至少还说你是长得不错的垃圾,客观肯定了你的优点!你呢?你除了骂我,你都没夸我画功不错!你看我把你画得多迷人!”

  “……”

  楚杭只觉得有些头疼,他朝背后警告道:“谭音,你再这么多话,最后这段路,你下来自己走吧。”

  “你背都背了,就好人做到底吧,更何况我只是一个扭伤了脚柔弱无助的小女生……”谭音正演着,一抬头,猛地看到了一条挂在树枝间吐着信子的蛇。

  “蛇啊!!!!!”谭音一边惨叫着,一边就下意识蹦着跳下了楚杭的背,继而身姿矫健地夺路狂奔起来。

  谭音一口气跑到了村口楼下,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对,她下意识回头,果然见楚杭正一步步朝自己走来,脸上带着玩味和嘲讽。

  “柔弱?无助?”楚杭挑高了眉毛,“谭音,就你刚才的速度,百米冲刺都能夺冠了,还和我谈人与人之间的信任?”

  “……”

  “为了骗我背你,你可真是用心良苦了。”

  “没……不是这样……”

  大兄弟,我要不骗你说自己脚扭了不能走,怎么解释自己大半夜有手有脚却还在雷雨的树林里转悠啊?难道说因为雷雨时负离子电子与空气中的氧气分子碰撞产生大量负离子,而森林里更是拥有众多负离子的天然氧吧,所以自己雷雨天的夜晚在树林里呼吸最新鲜的空气?

  楚杭不知道谭音的脑内,他只是冷冷地看向谭音:“我真是大意了,你做的一切,果然都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

  谭音看着楚杭又再次冷峻的脸,心里欲哭无泪,自己刚刚才在楚杭面前掰回来的正面形象,竟然连半天都没维持上,就极速地龟裂崩塌了。和解的小船,就这样说翻就翻?

  楚杭根本没给谭音解释的时间,他警告性质地看了她一眼,才转身走了。

  *****

  好在浑身湿漉漉的感觉没让谭音悲秋伤春多久,她很快洗了个热水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倒是楚杭的外套,如今也一并被谭音带了回来。

  给他洗干净了下次找个好时机再还吧。谭音昏昏沉沉地想着就坠入了睡眠。

  第二天上午,大家完成了写生的扫尾工作,便再次坐着大巴回了学校。

  回去的车上,谭音再次试图和楚杭套近乎,她急来抱佛脚地背着手机上刚查的内容:“楚杭啊,你知道这世界上,人与人相遇的概率是五千分之一;相知的概率是两亿分之一;能白头偕老的概……不,那个,能成为同学并且分在同一个小组的概率,是五十亿分之一,所以你看我这个小组评分……”谭音眯着眼睛笑道,“能不能通融下?”

  楚杭皮笑肉不笑地冷哼了一声:“我这样的垃圾不知道通融。”

  “……”

  小组评分这事看来楚杭是刀枪不入了。

  只是让谭音没想到的是,就在自己已经在心里预期了得到一个低分的时候,当她登录了网上成绩查询系统,竟然发现自己的写生作业得到了一个她都没想过的高分,而要能有这样的分数,小组评分绝对不可能低。

  而伴随着成绩单一同来的,还有每天早上准时送达的外卖。

  是粥。

  红枣花生桂圆枸杞粥。

  楚杭真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了还粥就还粥,说了不止还一碗,还真的不止还一碗——

  同样的红枣花生桂圆枸杞粥,楚杭整整送了一个月!

  吃到后来,谭音几乎闻到红枣花生桂圆枸杞的味道,就想跑路。楚杭终于成功地让她也开始对这四样食材过敏了。

  其实写生之后谭音又见过几次楚杭,对方无外乎又是冷着个脸,像是不认识一般从自己身边走过。要说楚杭对自己做的那些事释怀了这显然不是,谭音思来想去,觉得楚杭最后给自己打了个高分,可能是因为自己骂了他是英俊的垃圾,虽然是垃圾,但很英俊,英俊这两个字或许极大的取悦了楚杭?

  总之谭音就这样又无惊无险地在学校里度过了一个月平凡无奇但无比养生的生活,蒋一璐就带回来了一个劲爆消息。

  “学院说要搞一个帮扶结对子的活动,让成绩好的一对一负责一个成绩差的同学,定期组成学习小组共同进步!”

  谭音兴趣缺缺:“哦。”

  “你别哦了,这个活动是强制性的,今年是第一届,一共要组八对,分别是年纪前八带年纪倒数前八。”蒋一璐语气同情道,“需要我提醒你吗?你上学期期末考试……倒数第一啊!陈自强是第一,所以你要和他组队……”

  这一听,谭音就炸了:“政治没学好吗?我国还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现在还没到共产主义互帮互助的阶段行不?连学习都要强制扶贫这怎么回事?一群黄金莫名其妙被拽去带一堆青铜,带的起来吗?黄金们不乐意,青铜们心里也苦啊!”

  只是谭音没想到,自己还没抱怨多久,就接到了辅导员的电话。

  “谭音,过来阶梯教室开个会,关于院里新成立的学习小组互帮机制……”

  “……”

  谭音挂了辅导员的电话,一分钟没浪费,赶紧给陈自强打了个电话。

  “老陈啊,听说学习小组是你和我搭档……”

  谭音早就计划好了,先和陈自强唠嗑唠嗑,适当引出自己对他平时除了学习还要陪女朋友更要打游戏其实时间很紧张的理解,再暗示自己也对这个学习小组不感兴趣,最后提出双赢方案——表面上结个对子,学院那边交代的过去,但平时的学习小组大家就走个过场,我绝对不会来打扰你,你嘛,也不用管我,大家各归各的……如此顺水推舟,两人达成战略联盟,你好我好大家好。

  然而谭音没想到的是,自己的一番慷慨陈词还没开始,陈自强就打断了她:“谭音,不是我负责带你。”他有些不好意思,“不是我不想带你,而是因为我昨天打球左腿摔骨折了,挺严重的,做了手术现在还不能下地……”

  真没想到,自己的话这么灵验,陈自强这腿,还真是说该断就断了……

  “不过你不用紧张。”陈自强热情地安慰道,“接替我来带你的是楚杭!他一定讲解的比我更好,我上学期期末能考第一,也是因为他出国交流了,否则这第一也绝对是他的,我相信你跟着他,学习成绩能得到更多提升!”

  谭音激动了:“真的?!楚杭和我组学习小组?!”

  “真的!”陈自强大概也被她的情绪感染,他放心道,“我就知道这个安排你肯定会开心,谭音,你这个对知识渴求的态度,跟着楚杭好好学,今年成绩一定能逆袭的!”

  能不高兴吗?谭音想,如果是楚杭带自己的话,他八成是迫于学院的压力才接的这个烫手山芋,但根据两人的过节,他内心是绝对不想多看自己一眼的。自己恐怕都不需要和他商量,两人自然而然开过这次会以后就一别两宽各自安好了。

  谭音心里盘算得美滋滋的,她几乎是满脸含笑地到了阶梯教室。果不其然,楚杭已经到了,他远远地坐在前排,谭音进来的时候甚至没分一点目光给他。

  这简直不能再完美了!

  辅导员一路说着关于学习小组制度的规则和配对,谭音一路在写生本上随意涂鸦着。

  “行了,那这之后,各位就按照分组安排一起努力学习吧。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你们可以根据分组私下沟通。”

  辅导员的话音刚落,谭音就收起了涂鸦本决定走人,结果她还没走出教室,就被人堵住了。

  “楚杭……”

  “谭音……”

  谭音和楚杭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

  谭音看着冷冷挡在自己面前的楚杭,胸有成竹地笑笑:“你先说吧。”

  能说什么呢,还不是通知自己别做梦,私下一起学习不存在的,死也不会有的。撑死有学习问题邮件交流大概已经是楚杭最后的仁慈。

  谭音料到楚杭的答案离不开这大宗旨,因此根本不打算主动出击,准备把选择的决定权丢给楚杭,这样万一以后学院发现他俩根本没好好按照学习小组制度结对子,自己还能一个锅扣楚杭身上去——是楚杭嫌弃我,不肯带我学习带我飞!

  楚杭也没客气,他抿了抿唇:“你待会有事吗?”

  “没有啊。”

  “好,那我们直接开始吧。”

  “好啊。”快挑明吧,挑明了咱俩井水不犯河水,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所以建筑力学和建筑设计基础,你想从哪个开始?”

  谭音:???

  楚杭抿了抿唇:“既然你之后没事,正好难得我今天也有空,第一次学习小组,就趁现在吧。”

  “等……等等……”谭音只觉得事情的发展有些超出预期,她再三看了楚杭两眼,“楚杭,你确定你有空???”

  “恩。”楚杭从包里拿出了建筑力学的课本,冷淡地瞟了谭音一眼,“算了,我帮你选吧,你建筑力学A上学期成绩倒数第一,今年还有建筑力学B,就从建筑力学开始吧。”

  “楚杭,你再想想,你肯定还有事要忙!上次朱抗美布置的建筑力学作业做了吗?马哲毛邓三的论文写了吗?工程力学的报告呢?上次你那个选修课古典音乐鉴赏课里的曲目,你都鉴赏了吗?还有你自己生活上的琐事都忙完了?衣服洗了吗?鞋子袜子呢?被子晒了吗?”谭音义正言辞道,“我不能因为自己成绩差,就拖累你,害得你的生活被打乱……”

  楚杭放下了课本,他扫了谭音一眼,然后很快移开了视线:“你不用有负担,我有能力平衡好自己的事。我的任务是辅导你,你的任务就是把成绩搞上去,别丢我的脸。”

  “……”

  谭音默默地看了眼楚杭,她想,这位兄台,你有所不知,我把成绩搞上去的难度,和我搞上你的难度,可能是一样的啊!

  楚杭皱了皱眉,打开了手里的书:“别发呆了,开始吧。”

  谭音打量着他,觉得这一定是楚杭的计谋。不主动拒绝这学习小组的活动,而是逼自己提出退出,这之后自己成绩差辅导员问起来,楚杭的责任就撇得一干二净了,毕竟他愿意教,是自己不愿意学。

  楚杭果然是楚杭!这道行!千年老妖!

  秉持着以退为进的方针,谭音没说话,警惕地看着楚杭翻开了建筑力学的课本。她想,来啊!来互相伤害啊!谁怕谁啊!

10262 3569057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690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