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七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5-22 09:26:36

  谭音几乎在懊丧中度过了下午,她只能化痛苦为动力,努力在写生本上画着。

  “谭音!可找着你了!”

  傍晚快收工的时候,蒋一璐终于找了过来,因为不在同一个小组,每个小组又分了一片区域,因此写生时蒋一璐和谭音并不在一起。

  她看了一眼谭音的写生本:“你今天战斗力怎么这么强?画的这么猛?明天还有一早上呢,你这么赶干什么?”

  谭音沉重地叹了口气。

  蒋一璐不明所以:“楚杭为难你了吗?对了,他之前下午的时候突然跑到我们每个人面前,问我们谁随身带了吃的,最后好像是孟悠然给了他一块巧克力,也不知道怎么了。”

  谭音听到这里,心情更沉重了:“我问你啊,如果有个人欺骗了你,背着你吃独食,你在发现这个人的真面目之前还曾经想着把搜罗的好东西给她,得知真相以后,你……你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蒋一璐想也没想:“你说的这是三角恋吧,我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还用我的钱养傻逼是吧?这种事吧,我觉得自尊心一定很受挫啊……”

  谭音噎了噎,决定还是不和蒋一璐讨论这个话题了。

  蒋一璐却一发不可收拾,她絮絮叨叨分析了许久,才突然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抬起头愕然道:“谭音,好像下雨了。”

  谭音还沉浸在悲伤里:“哎?下雨了啊,这漫天的雨,简直就是我的泪我的罪。”

  “你快清醒点,这雨看起来要下大,你看乌云那么多,我总觉得可能会打雷!”

  谭音这才终于从瞎想里抽离,她看了眼天,也忍不住皱了眉,天气预报明明说今天晴,结果眼下这阵势,显然是在酝酿一场雷雨啊。

  “反正撑过晚饭就行了,晚饭以后你就回自己房里吧。”

  谭音点了点头,其实说自己房里也不准确,这里太过偏僻,不仅没有饭店,也没有宾馆,唯一有的只是村民自己搭建的楼,每一层里用隔板搭成了一间间,一人一个隔间,专门供来写生的学生住,里面只有一张单人床和简陋的书桌椅,厕所浴室则共用楼层里的,男女分开。虽说条件艰苦是必然的,但谭音还是相当满意,毕竟有了自己的小空间,遇上雷雨天,也不必担心会穿帮。

  毕竟是外宿,生怕学生出什么意外,林老师生怕自己一个人管理不过来,于是为了方便清点人数和安全考量,把每组学成安排在了一层,每层由各自的组长负责,确保晚上十一点必须回到各自房间睡觉。

  晚饭过后,雨就渐渐大了,这地方荒的很,没人会这个点出去,大家不是三三两两坐在大厅里聊着天,就是各自窝着玩手机,因此雷鸣闪电的时候,也没有人在意谭音的“消失不见”。

  谭音是在厕所里隐身的,好在周围没人,也不突兀,她庆幸地想,幸好刚才出房间没关门,因此待会闪进门里也不会引人注意。

  然而她没想到,等她走回去,刚才还无人问津的房门口,此刻正站着楚杭。

  楚杭皱着眉在门口站了会,才转身敲了隔壁的房门:“陆思琪,你看到谭音了吗?”

  陆思琪摇了摇头:“没有啊,她不在吗?”

  “恩。房门开着,人不在。”

  ……

  “我确定她不在厕所,也不会在浴室,因为我刚从里边出来呢。”

  楚杭又依次问了几个同学,得到的回复都是没见到谭音。谭音一路跟着他,也不知道楚杭这么执着知道自己上哪儿了到底是为什么。

  楚杭问了一圈,终于找到了蒋一璐。

  蒋一璐听着窗外滚滚雷声,自然知道怎么回事,她看了楚杭两眼,四两拨千斤道:“你这都晚上了,找谭音什么事啊?孤男寡女的,不太好吧?”

  楚杭像是气笑了:“你以为我想找他?我是她的组长,要清点人数确保我们组每个人都安全回房了而已。所以谭音到底去哪里了?”

  蒋一璐转了转眼珠:“哦,这样啊,谭音……谭音刚才出去了!”她信口雌黄道,“就她刚才和我说,觉得房里有点闷,出去走走透透气!”

  楚杭皱着眉望着屋外的狂风暴雨雷鸣闪电,顿时沉默了。

  谭音简直欲哭无泪,蒋一璐啊蒋一璐,你撒谎能不能也打个草稿啊!这个天正常人谁他妈出去散步啊!

  蒋一璐大概也想到了这一点,她补充道:“其实她主要是有点心事,你也知道的,她……她上学期期末考成那样,还被自己亲爸挂了那么个讽刺意味的横幅惩戒,她的自尊心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楚杭愣了愣:“那横幅是她爸挂的?”

  “这个说来话长,总之不是她的本意,她其实对没考好相当羞愧自责,甚至几度想要寻死……”

  虽然我很欣赏你临危不乱信口雌黄的能力,但这剧情编的有点太夸张了吧朋友……

  果然楚杭也质疑起来:“可我看她没有哪里有羞愧自责的表现。”

  “那是你对谭音不了解,她是那种表面嘻嘻哈哈其实内心早已千疮百孔的人,她不愿意用负能量影响别人,所以把这些心事和痛苦都留给了自己,她也是想要好好学习的,但没想到她的理工科基础实在太差,其实她每晚在宿舍学到半夜一点,但是……哎!但是还是学不会啊!”

  “……”

  天天学到半夜一点还学不会,可不是说我笨吗!

  蒋一璐,你背后这么黑我!我可都听到了啊!

  楚杭果然沉默了。

  蒋一璐趁机道:“总之你放心,谭音没什么大事,就是有点苦闷,出去走走很快就会回来的,你回去吧,不用管她了,我会负责保证她安全回房睡觉的。”

  楚杭没说话,但至少转身离开了。谭音算是松了口气,虽然蒋一璐胡扯了一通,至少把这事糊弄过去了。

  谭音亦步亦趋地跟着楚杭,看着他走回自己的房里,关上门,她才终于安心下来,准备离开。只是她前脚刚跨步,就听到楚杭的房门又一次打了开来,他拿了把伞,看了眼窗外的雷雨,抿了抿嘴唇,然后下楼撑开伞走进了暴雨里。

  谭音就这样看着楚杭身姿挺拔义无反顾地冲进了这场夜雨里,一瞬间,她的心里糅杂着说不出道不明的情绪和震撼。

  楚杭是去外面找她吗?

  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谭音忍着内心的悸动,跟上楚杭的步伐,一起走进了雨里。

  *****

  包围着村民楼的便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远离城市的喧嚣让这里特别安静,只有雨声还有间或夹杂期间的虫鸣,楚杭撑着伞,开了手机的电筒功能,表情严肃而认真地走在泥泞的路上。

  很快,他的鞋子和裤腿就都脏了,而这场雷雨太大了,周遭又都是溅满了雨点的树叶,雨不停滴落下来,楚杭虽然打着伞,但是走在期间,还是被风裹挟着的雨点打湿了。

  这次楚杭的伞并不大,路面又泥泞湿滑,谭音没敢躲在他的伞下面,只能冒着雨跟在他身后,没多会儿,就淋了个透心凉。

  她其实可以回去的,其实没必要跟着,楚杭未必是来找自己,就算是找,找不到应该也很快会回去,然而谭音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情绪有些复杂,她总觉得,自己对楚杭的外出负有责任。

  而很快,楚杭也验证了这一点。

  “谭音!”

  “谭音,你人在哪里?”

  可惜虽然楚杭喊着谭音的名字,雨声和雷声夹杂下,这声音很快就消失在树林里了。

  “回来吧,楚杭,快回来,别再走下去了。”

  谭音跟在楚杭身后,不停地喊着,但是楚杭听不到。而随着时间推移,他不仅没有找不到很快就回去,脸上的表情反而越发凝重,人也往树林更深处走了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终于开眼,就在谭音都快要绝望之际,雷声终于开始停了,雨点也开始变小了。

  谭音几乎是马上闪身到了楚杭身后一刻树下,打雷一停,她就会恢复正常。

  “楚杭!我在这里!”

  果然,楚杭已经能听到她这次的喊声了,他回头,循着声音,终于看到了树下的谭音。因为一路淋雨,谭音此刻完全像个落汤鸡,她双手环胸,瑟瑟发抖地站起来,用手拨开湿了以后盖在脸上的长发。

  楚杭冷着脸,越过一个泥坑,快步走到了谭音面前,他把伞塞到了谭音手里:“你撑着。”

  谭音踮起脚,听话地把伞举过两人的头顶。

  楚杭没有说话,只是直接脱下了外套,然后甩给了谭音:“你穿上。”

  “你也淋湿了,你穿着吧,我反正都湿透了。”

  楚杭看了谭音一眼,气势迫人:“穿上。”

  谭音这次没反抗了,她披着楚杭的外套,虽然像个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但确实这件外套为她抵挡了不少寒风。

  楚杭脸色有些难看,嘴唇其实冻得也有些发白:“你大半夜的一个人跑树林淋雨到底是怎么想的?就蹲在这棵树下面,淋成这样也不跑回来?”

  “我……我刚出来的时候雨还没怎么下大,我本来只打算转一圈就回去,但就是不小心被什么绊了一跤,摔伤了,扭伤脚了。”谭音说着,还配合着单脚跳了跳,“正好我另一只脚刚拆石膏,也还没恢复好,所以一下子就没法走路了,就被困在这里了。”

  谭音看了眼楚杭:“那个,谢谢你出来找我。”

  “谁出来找你?”楚杭几乎转开了脸,“别自我感觉良好了,这种雨天,我脑子坏掉了才特意出来找你?”

  楚杭的语气平静镇定,要不是谭音之前一路跟着他,都要被他此刻一脸的正气凛然给骗过去。

  “……”谭音噎了噎,“那你这大雨天的来小树林是干吗呢?”

  “你问这么都干吗?”楚杭有些不耐烦道,“你是我的谁?我做什么事都要向你汇报?”

  “……”

  “上来。”

  “恩?”

  楚杭微微蹲下身,朝背后没好气地看了谭音一眼:“叫你上来。”

  “啊?”

  “你不是残疾了不能走路了吗?”

  谭音下意识就是拒绝:“不用了不用了,我身残志坚,我可以的……”谭音解释道,“而且我太重了,我怕把你的腰压坏了……”

  楚杭盯着谭音看了两眼:“这又是你什么新的伎俩,以退为进试图引起我的注意吗?”

  楚杭冷哼了声:“让我看到你坚强独立的一面?你死心吧谭音,你就算两条腿都扭伤了只能从这里爬回去,我也不会改变对你的看法。你也不要觉得我对你有什么特殊,今天不论是谁被困在这里,我都会背回去的。我要背你回去,单纯因为我的教养不允许我把一个女生单独留在这种地方。”

  “……”

  谭音觉得,楚杭的自我感觉,才是真的好,她还有些凌乱,就听到楚杭又低低地加了一句——

  “还有,我的腰好的很。”

  “……”

  大哥,都这时候了,你怎么审题的?你关注的都是什么细节?

  楚杭背过身,催促道:“行了,上来吧。这里冷死了。”见谭音还不上来,他的耐心几乎有些消失殆尽,“你怎么还不……”

  “你太高了。”谭音看着他,诚实道,“和你比,我是个矮子,你不再蹲下点,我趴不上来。”

  “……”

  楚杭抿着嘴唇,没说话,然而他最终还是弯下了他尊贵的膝盖,在谭音面前整个人都蹲了下来。

  “现在可以了,矮子。”

  “……”

10262 3569055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690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