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5-22 09:24:49

  可惜谭音到底没偷看上随堂测试考卷,她刚跟着朱抗美走出电梯,窗外的雷声就渐渐小了,她往外一看,雨也明显小了,显然是即将停的节奏。

  这场雷雨,就要结束了。

  谭音惋惜不已,不得不结束了这次失败的任务,垂头丧气地走了。

  等回到宿舍的时候,她果然已经恢复了正常,蒋一璐已经能看到她了。

  她迎了上来,压低声音道:“怎么样?得手了吗?”

  “没有!不过教训了下朱抗美。”谭音往床上一倒,把刚才的事给蒋一璐说了一遍,“不管怎样,我想楚杭应该不会再真的把我的漫画手稿拿给系主任看了,以他现在对系主任的认知,这完全就是引火烧身了哈哈哈哈。”

  蒋一璐差点笑的打滚:“该!不过楚杭真无辜啊,还被你平白占了便宜摸了屁股!”

  谭音翻了个白眼:“他强抢了我的漫画手稿,分文不付,我摸他两下屁股怎么了?!”她想了想,又回忆起了刚才电梯里那种触感,“还真别说,楚杭的屁股还挺有料的,我觉得我在漫画里对他的设定有点偏差,把他画的太柔弱纤细了,他可能脱了衣服身上肌肉还不错!”

  “不过。”谭音看了眼蒋一璐,想起了点什么,“你知道现在外边传我为了楚杭跳楼了吗?”

  蒋一璐也愣了愣:“传的这么夸张?!简直道德沦丧啊!”

  “还不是你到处说我为了个男人跳楼了!”

  蒋一璐挺无辜:“我也没说错啊,你不是在实验楼二楼那栏杆那儿看到一张毛爷爷,想去捡,结果没想到那儿有水,木栏杆又年久失修早不牢靠了,一下子滑倒摔了下去,你说说,你不就为了毛爷爷吗?这可不是为了个男人吗?”

  “……”

  蒋一璐一说起来,还把谭音教训上了:“你说说你,你家里又不差钱,怎么还这么见钱眼开,一百块都不放过。”

  谭音的爸是包工头出身,在工地上摸爬打滚了多年,接的工程也越来越大,比起蒋一璐这种家里是正儿八经高端家装公司的,算不上有钱,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谭音勉强也算个小暴发户二代,只是因为谭音的爸信奉“孩子有钱就变坏”,立志培养谭音独立简朴的习惯,每个月只给谭音一笔刚刚够花的生活费,谭音又常常把钱花在自己热爱的漫画和周边上,因此日子总是过得紧巴巴,想要买个大件,都得打上几份零工,相当贫穷。

  “你懂什么。”谭音摇了摇头,“你这种含着金汤勺出身的不会懂我们这些苦出身的孩子,你知道为什么我们家能从一贫如洗变成现在这样吗?那还不都靠抠!都靠我这份不放过任何一张毛爷爷的精打细算!”

  蒋一璐撇了撇嘴:“那你那漫画手稿,就这么给楚杭了?”

  “当然不行!那可是我的心血,是纪念!我以后出名了,这些都是要放进我展览馆或者名人故居里摆着的重要手稿,没钱的时候拿出来拍卖还能搞不少钱,怎么能便宜楚杭?何况这玩意在他手里捏着,我总觉得是个定-时-炸-弹,他要是拿着这玩意和上次的录音去校园论坛上公开,我怕是活不久了!”

  蒋一璐丝毫不同情:“我当初就劝你人物设定别这么基于现实,除了楚杭和系主任,还有篮球队那个老是劈腿的队长,文学院那个论文抄袭的学生会主席……这些几乎都能对号入座,你要被公开了身份,你看看人家来不来找你麻烦?”

  “……”

  谭音痛定思痛:“什么时候再来场雷雨吧,我得潜伏进楚杭宿舍里把我的漫画手稿给偷出来!”

  蒋一璐不无羡慕道:“怎么老天不也来个雷把我给劈了啊,我要是有了隐身的能力,我第一件事就是进男浴室转转,再不济也去银行策划个世纪抢劫案,然后把我那个劈腿的前任暴打一顿……”

  “……”

  谭音想,这个朋友思想这么危险,真是不想要了。

  *****

  虽然期待着再次遇上雷雨天,但谭音也没想过自己的梦想成真的这么及时,当天晚上,竟然又下起了雷雨。

  “真是天助我也!”谭音生怕雷雨很快结束,一分钟没耽搁,立刻就朝男生宿舍楼跑了去。

  靠着隐身,她毫无压力地混进了宿舍楼里。楚杭住在304,也是她运气好,几乎刚到楚杭宿舍门口,门就正好开了,楚杭的舍友陈自强从里面走出来。

  “宝贝,我真的是在忙着整理桌面,因为我是个有点洁癖的人,对桌面的整洁有强迫症,绝对不是因为在打游戏才故意不回你信息。你说什么?信号不太好,你等等……”

  陈自强一边向女友解释,一边就在宿舍门口走廊里找了个信号好的位置,因为他就站在门口没走远,宿舍门也就那么毫无防备地大开着。

  谭音趁着这个开门的间歇就闪身进了宿舍,结果一进去才发现宿舍里一个人没有。

  这简直就像参加奥数考试结果遇到了送分题啊!

  宿舍没有人,方便谭音翻找自己的漫画手稿,而门没关上,更方便她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出。

  A大的宿舍四人一间,和楚杭一起住的都是建筑系的同学。四张床下是四张书桌,谭音低着头,努力想辨认哪一张是属于楚杭的。

  第一张上简直可以用脏乱差来形容,书杂乱地堆着,还有拆了一半的零食,吃剩下的鸭脖……谭音翻了翻,这是刚才号称有洁癖的陈自强的桌子。

  第二张整洁多了,但桌子上竟然摆着SKII全套产品,神仙水只剩下半瓶了,显然它的主人真的有在使用。谭音一看,是皮肤一直被女生羡慕却号称自己从来不保养天生丽质难自弃的张晨的……

  第三张书桌则已经不用看了,因为只看了一眼第四张桌子,谭音就几乎能确定,那才是楚杭的桌子。桌面上几乎什么也没有,只放着一盆仙人掌,一台苹果笔记本。书架上是一排英文原版的建筑学书籍,毫无生活气息。这桌面简直和楚杭本人有一种如出一辙的性-冷-淡-感。比起陈自强和张晨,楚杭确实是个表里如一的人。

  “和样板房似的,还摆这么多原文书,也太假了……”

  谭音一边嘀咕一边从书架上取了本原文书,结果令她意外的是,这书虽然外面看着十足新像是当摆设的,但书里密密麻麻被做着笔记,那字迹刚劲有力,即便是随手写下看起来略微有些潦草,但仍能看出每个笔锋里的气韵。

  虽然不想承认,但楚杭真是有一手好字,和他的长相一样足够惹眼。

  当然现在不是欣赏楚杭字的时候,谭音开始找起自己的漫画手稿来,只是丧气的是,楚杭的所有柜子竟然都上锁了!

  就在谭音寻思着要不要翻翻衣柜的时候,伴随着阵阵脚步声,出现在宿舍门口的,赫然就是楚杭。

  楚杭刚打完篮球,白皙的脸上带着运动过后的潮红,让他整张脸在平日的高冷之外多了点妖冶,配上他常年冷淡的表情,简直像一个心狠手辣的男狐狸精。

  而此刻,这位男狐狸精径自走进宿舍,打开自己的衣柜,拿了条毛巾。

  谭音差点躲避不及,她心跳如鼓地靠在旁边衣柜门上,刚才那一瞬间,楚杭的鼻尖几乎快要触碰到她的。那样近的距离,谭音甚至能清晰地闻到楚杭身上的味道。

  不是剧烈运动过后的汗味,而是……而像是衣服晒干后阳光的味道,伴随着淡淡的沐浴露气息,运动让这种味道变得强烈,而楚杭本人的气质又在这味道里注入了一丝冷感,既像燃烧的火焰,又像是雪后凛冽的空气。如此矛盾的气息,谭音很难想象,会有人能平衡的如此恰到好处,干净、凌厉,又充满了男性-荷-尔-蒙的迷人,楚杭被评为A大女生最想睡的男神,某种程度上也不是没有道理。

  好在楚杭拿了毛巾,就离开了衣柜,往浴室走去,A大的学生宿舍条件尚可,每个宿舍内部配有一个独立的淋浴间。

  谭音的心情刚开始冷静,她一抬头,眼前的场景就让她又一次头重脚轻晕上了。

  大概是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楚杭一边朝淋浴间走,一边就开始脱起了上身球衣,他有些心不在焉地撩起了球衣的下摆,动作带了点漫不经心,慢吞吞的,而在他的动作间,他紧实的腹部肌肉线条便若隐若现……然后,像是电影慢镜头一样,谭音眼睁睁地看着楚杭的腹肌一点一点露出来,继而还有腰线、人鱼线以及所有一切她不该看的线……

  说好的白斩鸡呢?!

  谭音顿时觉得自己被骗了,她从没料到楚杭会有这样的身材。

  在谭音的潜意识里,楚杭这个名字,扑面而来就一股弱柳扶风的气息,活像旧社会里那种家道中落成天躺在贵妃榻上抽大烟的病态贵公子,还是活不过30的那种,配上楚杭那张白的过分还表情寡淡的脸,谭音几乎武断地觉得,楚杭是那种身材纤细的男生,脸蛋长得不错,没准一脱衣服娘里娘气的,就是个肾虚的白斩鸡……结果?结果楚杭就这么崩了谭音心中的人设!

  楚杭不疑有他,他彻底脱掉了球衣,露出背部的肌肉线条……

  男性人物的背部,这是谭音的死穴!无论如何画和修改,她总不能画出性感又荷尔蒙爆棚的男性裸背,此刻看到楚杭这近乎完美的样板……

  “一切都是为了艺术!”

  谭音自我安慰着,咬了咬牙继续看……

  要是万一楚杭还脱裤子,那……那自己就不看了吧……

  好在她内心挣扎之际,楚杭终结了她的纠结,他走进淋浴间,关上了门,不多会,里面便传来了水流的声音。这裤子算是不脱了。

  谭音松了口气,终于冷静下来,今天看来漫画手稿是拿不到了,可惜当她刚准备撤,正遇上陈自强打完电话回来,他走进宿舍,下意识便一脚踹上了门。

  “……”

  谭音简直想咆哮,陈自强,怎么摔断的是我的腿不是你的腿啊?!

  谭音有些咬牙切齿,她总不能当着陈自强的面把门打开大摇大摆走出去吧,这不成了灵异事件了?门把手自己转了,门自己开了,像话吗?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吗?还不把人吓进精神病院?

  好在宿舍里还有两人没回来,谭音倒也不急,只要趁着另外两人回来时溜出去就行了,只是这段时间自己只能待在楚杭宿舍消磨时间了。

  陈自强虽然脚挺多余,回来后倒是直接上了自己的床,因此这一排书桌下面,便也没人了。

  谭音等的有些百无聊赖,看了看楚杭桌上还开着的电脑,随手碰了下,竟然没有开机密码。

  “那就上会儿网吧。”谭音想了想,径自开了自己之前没来得及看完的帖子——

  “极品裸-男,血-脉-喷-张,看完直接硬-了。”

  谭音看这帖子倒不是为了满足私欲,她单纯是抱着把人体尤其男性人体画的更好的角度,带着学习的目的去研究的,这帖子里大部分都是欧美半-裸-男,身体线条非常健美,别看帖子名字起的不三不四,其实也不过是为了吸引眼球的噱头而已,帖子里都确确实实并非色-情照片,而是正儿八经国外的艺术家摄影师作品,可都是得了奖的那种,展现人体力与美的,非常纯粹。

  “各位兄弟!我回来了!”

  伴随着一道男声,是张晨回来了,可惜他也很快随手关了门,谭音只来得及起身离开楚杭的书桌,根本来不及逃窜出去。

  只是她不知道自己给楚杭留下了一个什么样的烂摊子……

  张晨几乎是一走到书桌前,就被楚杭电脑屏幕上的壮硕裸男吸引去了注意力,他疑惑道,楚杭作为一个男的,看这玩意是怎么了?好奇心驱使下他凑近楚杭的电脑又看了看,然后看到了如下一行大字——

  “极品裸-男,血-脉-喷-张,看完直接硬-了。”

  ……

  张晨震惊了,张晨凌乱了,张晨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这难道楚杭……喜欢的是男人?!

  张晨一开始是不能接受的,然而仔细一想,如果是这种设定,那么一切都可以解释了。像楚杭这样好的条件,倒追的女生又多,为什么却一心学业,压根没谈恋爱的意图?

  这不是他不想谈!而是性别不同,他没法谈恋爱啊!

  张晨也是这时才突然想起,平时抹SKII的时候,楚杭总要无法理解地看自己两眼,如今想来,这并不是他真的无法理解,而是!而是或许他一直用这种方式在掩饰着对自己无法抑制的关注!当然,楚杭对自己的这种关注也不难理解,毕竟谁叫他是继楚杭之外宿舍里颜值最高的男人?而除了颜值之外,自己的人格魅力,更是让人无法阻挡的!

  楚杭的电脑屏幕已经进入了待机熄屏,然而张晨的内心的震动就久久无法熄灭。

  *****

  楚杭洗完澡走出淋浴间,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感觉宿舍里气氛怪怪的。张晨站在自己书桌前,看着自己,一脸欲言又止的微妙。

  楚杭没理睬他,径自擦干头发,而直到他开始整理衣柜,张晨终于鼓足勇气般开了口。

  “楚杭,我喜欢女人。”

  楚杭几乎有些莫名其妙。

  张晨像是迈出了第一步后有了底气,他咳了咳,努力装作不经意地解释道:“虽然我用SKII护肤,但是这不代表我就女性化,更不代表我喜欢男人,我只是觉得,毕竟男人啊,也是要对自己好点的,脸面很重要,一个成功的男人,都是注重保养的,皮肤好毛孔细,才能成就零瑕疵的自己……”

  楚杭一边拿着水杯准备喝水,一边像看鬼似的看了张晨几秒:“你发烧了吗?”

  “……”

  楚杭不明所里,但不代表缩在一边的谭音不懂。她几乎快要笑疯了。

  而因为情绪太过激动,一时之间没掌握好距离,谭音不小心撞了一下楚杭。这撞击来的莫名其妙简直凭空而来,因此楚杭毫无防备,水杯一下没拿稳,就这么泼了出来。好死不死,水就这么径自泼向了张晨。因为楚杭和张晨的身高差,这水还非常微妙地泼在了张晨的裤-裆处……

  楚杭皱了皱眉,他回头看了眼身后,有些茫然:“抱歉,不是故意的,刚才像是被人撞了一下,可能我没站稳。”

  然而这场景在张晨看来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了。楚杭明明好好地拿着水杯,结果突然间戏精上身一般假装被撞了一下把水精准地泼在了自己裤-裆处。可惜他演技再好,也挡不住他身后只有空气啊!张晨看着自己裤-裆上的水迹,心下了然。

  这不就是言情小说里的桥段吗?为了引起喜欢的人的注意,假装把东西泼在对方身上。这个行为甚至还充满了小心机,楚杭泼了自己的下身,不就是想看自己当着他的面换裤子一饱眼福吗?!

  果不其然,张晨听到楚杭镇定自若道——

  “你的裤子湿了好多,换一条吧。”

  张晨内心既对自己的魅力有一种飘飘然的自得,又有一种警铃大作的愤慨,楚杭这小子,可真是干大事的人,都这时候了,声音还这么镇定平稳!装的和什么似的!张晨想,我不能让他得逞!

  “不!不用换!”张晨倔强道,“我觉得湿的裤子,穿起来比较有感觉!”

  楚杭皱了皱眉,一脸难以置信:“这能有什么感觉?”

  “就……一种回到青葱尿裤子岁月的感觉……吧……”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诡异。楚杭用看白痴的表情看着张晨,而张晨则用看色狼的表情打量着楚杭……

  谭音简直听不下去了,她怕再笑下去自己下巴要脱臼了。

  好在这时,窝在上铺的陈自强爬下床开了门:“空气有点闷,把门开着吧。”

  谭音不敢再逗留,她趁着张晨和陈自强都回了床上而楚杭背过身整理衣柜的间歇,赶紧把自己刚才浏览的那帖子给关了,顺带清理了浏览痕迹,然后赶紧地溜了。

10262 3569052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69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