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5-22 09:24:13

  谭音刚走到包厢门口,就听到屋外传来了阵阵雷声,她望向窗外,刚才还淅淅沥沥的小雨,此刻已经演变成了一场阵雨,天色彻底暗了下来,闪电伴随着雷鸣。

  “完了!没带伞!”

  “看来要么淋雨要么只能被困在这里等着了。”

  “烦死了,我的电影快要上了,等不了了,看来得冒雨冲了……”

  包厢外的走廊上充满了没带伞的人的抱怨,然而谭音却一点也不在意,她推开门走出了包厢,大摇大摆地走在走廊里,想着过几天去把石膏拆了,带着这石膏,走起路来就利索不了。

  其实这石膏两天前就能拆了,但因为出了横幅的事,谭音很害怕拆掉石膏后被她爸再次打断腿,因此回家入戏地装完悲情残障人士,才准备回归健步如飞。

  谭音走到咖啡厅门口,才发现这场雷雨下得是挺大,而门口此刻站着好几个带了伞的人,正撑开伞准备离开。

  “这伞太小。”

  “这撑伞的个子太矮了。”

  “这伞绿油油的,远看活像顶了个绿帽子,不吉利。”

  “这伞看起来不结实,待会风一大没准就被吹翻了。”

  ……

  谭音一边点评着,一边在一堆伞里逡巡,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把合适的。这伞有纯黑的伞面,材质看起来高档,绝对结实,伞面很大,这伞下面再钻进一个自己完全不成问题,撑伞的人还挺高,此刻从谭音的角度刚好能看到对方握住伞柄的一只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

  虽然撑伞的人早就已经走在了雨中,但大概刚离开,距离咖啡馆还不远。

  谭音想,就是他了!

  她用手遮住脑袋,冒着雨,一个飞奔就朝对方跑了过去,然后动作利索地钻进了对方伞下。

  “还好还好,没怎么淋湿。”谭音一边摸了摸头上的雨水,一边下意识抬头,“这位大兄弟,我一起借用下你的……”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噎在了嘴里,这撑着伞的,不是楚杭是谁?

  楚杭身姿笔挺,一只手插着,一只手举着伞,眼神平视前方,大概还延续着刚才的情绪,脸还有些臭,然而对于突然钻进自己伞下的谭音完全熟视无睹,此刻冷淡地看着外面的雨。

  当然,这样的反应不怪楚杭,因为他确实看不见。

  楚杭出国交流没多久,谭音确实就被雷劈了,遭没遭天谴她不知道,劈完以后很长时间谭音都觉得没有任何异样,身上连个雷击纹都没留下,她甚至觉得自己作为被雷劈了还屹立不倒的天选之子,心理作用之下胃口更好吃得更多,还胖了三斤。

  直到被劈几个月后一个雷雨天,谭音才发现了不对劲。

  一旦雨天或者快要下雨,只要再遇上打雷,她就变隐形了,不仅别人看不到她,连带着她说话,别人也听不到。而只要雷雨停了,谭音就又能恢复正常。

  被雷这么一劈,竟然把她劈出了超能力。

  而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谭音觉得还挺带感!比如此刻,自己悄悄猫身在楚杭的伞下,竟然有一丝隐秘的刺激?

  这么想着,她便小心翼翼地往楚杭身边凑了凑,既不让自己碰到对方,又避免自己被雨淋到。楚杭身高腿长,谭音必须小跑起来才能跟上他的速度,好一直让自己遮蔽在他的伞中。

  徐聿也撑着伞,走到了楚杭的身边,他揶揄道:“说句实话,谭音长得挺漂亮的,对你又这么一往情深,我看你要不从了算了。”

  谭音两个字,就成功让楚杭的表情难看了起来,他嫌恶地皱了皱眉:“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年年成绩在建筑系里吊车尾,考了最后一名还恬不知耻拉横幅高调庆祝,和她在一起是想拉低自己的平均智商还是嫌生活不够刺激想找死?”

  “你没听过一句话,女人有多漂亮就能有多作,按照谭音的长相,她这么作,也照样会有男生愿意买单……”

  结果徐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楚杭冷冷打断了:“我们能换个话题吗?还是你准备去买单谭音?”

  徐聿戏谑道:“她爱你爱的不可自拔,眼里哪里容得下我。”

  不过这么一打岔,两个人也自然转换了话题,聊起了别的来。

  然而楚杭大概永远想不到,此刻被他诟病的当事人正站在他身边,直勾勾地瞪着他。

  谭音决定理直气壮的把自己的报复心甩给星座,毕竟谁叫她是大天蝎。

  她抿着嘴唇,抬起手踮起脚,然后拉过了楚杭的伞面……

  此时雨点更密集了,伴随着阵阵雷声,楚杭突然发现自己的伞完全朝一侧倾斜了过去,虽然此刻风不小,但也不至于有如此大的威力,然而伞就是毫无理由地朝那一侧偏,并且偏出了一个夸张的弧度,以至于自己右侧肩膀完全正中伞的边沿,被伞面上滚落的雨滴淋了个湿透。

  徐聿看见这一幕,忍不住落井下石笑起来:“楚杭,你没吃饭吗?这才多大点风,你连个伞都撑不住了?年纪轻轻身体就这么虚?”

  楚杭抿了抿唇,正了正伞,却发现自己左侧仿佛有一股力量在与自己对抗般,他不得不用了十足的力,才终于把伞重新打正了。

  谭音自然不肯放手,她就这么继续拽着楚杭的伞,决定和楚杭死磕。只是没想到即便如此,楚杭仍旧不肯把插在口袋里的另一只手抽出来一起作战,还装作十分轻松淡然的模样单手撑着伞,明明拼命抵抗着谭音的力量,面子上却还一派镇定自若。

  都说莫装逼,装逼被雷劈,谭音想,这老天爷怎么没开开眼,把楚杭给劈了啊?

  徐聿不明所以,谭音却和楚杭在伞上角力,各不相让,明明风不大,可这伞一会儿微微往左偏,一会儿微微往右偏,最终大概是两个人用力不均,这伞竟然直接被拽坏了,质地高级的伞面被谭音彻底拉离了伞骨……

  徐聿目瞪口呆看着楚杭撑着的空伞骨,又看了眼已经随风而逝的伞面,愣了半饷,才怒道:“这伞质量也太差了!不还是个高级的牌子吗?!风这么小连伞面和伞骨都分离了?”

  ……

  好在没两步就到知行楼了,谭音顾不上楚杭,健步如飞就冲进了阶梯教室。这节是系主任的建筑力学课,根据历届学子们血的教训,想在建筑力学变态难度的期末考试里得分简直难于上青天,因此想要及格,就只能仰仗着多积攒点平时分了。系主任大名朱抗美,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秉承“聪明绝顶”的定律,头顶早已寸草不生,别看名字很刚烈,充满了对美帝的革命激情,但实际是个彻头彻尾的伪革命,日常最爱痛心疾首地分析美国建筑行业是如何甩国内几条街的,在他的观念里,就连美国的砖都搬的比中国的好。

  “谭音?谭音?谭音到了吗?”

  谭音赶到的时候,系主任正叫到她的名字,谭音气喘吁吁地喊了声到,结果喊完才想起来,如今雷雨没停,系主任压根看不见自己,也听不见自己。

  这超能力大部分时候看着挺美,但也有这种不美的时刻……

  朱抗美果然皱了皱眉,在考勤表谭音名字后面打了大大一个红叉:“又没到?!都考全系倒数一名了,还不来上课,按照她的平时分,除非期末考试能上九十分才能救她了……”

  蒋一璐举了手,十分讲义气地想要解释:“朱老师,谭音有点不舒服,她……”

  朱抗美冷酷地看了蒋一璐一眼:“逃课的共犯,同等对待,扣平时分。”

  “……”

  “好了,名点完了,有漏了谁吗?”

  也是此刻,楚杭才姗姗来迟,他站在教室门口,一张脸英俊而平静:“朱老师,你忘记点我了。”

  朱抗美推了推眼镜,一看楚杭,不仅没追究楚杭的迟到,板着的脸上一扫刚才的冷酷,换上了如花笑颜:“楚杭,你回国了?快找个座位坐下。”

  如果朱抗美是皇帝,那毫无疑问楚杭就是他独宠的后宫妃子,他对楚杭几乎是不加掩饰的双标,别人迟到是斩立决的死罪,楚杭迟到,那就是“陌上花开可缓缓到”的柔情蜜意……

  果不其然,得意门生楚杭一来,朱抗美就陶醉上了:“你们都应该多向楚杭学习,以人家的成绩和水平,就算不来听课都没问题,可他还是坚持来,这是什么样的精神?是对知识的渴望,是对老师的尊重!再看看谭音,简直是自甘堕落!”

  一开启这个话题,朱抗美果然打不住了,果然又忍不住转移到地图炮上了:“我说实话,我也不是不能理解谭音,作为女生,嫌弃建筑枯燥,这很正常。我们这届建筑系一共54个人,男女生比例各一半,但每次考试,前20%全是男生,为什么呢?是女生不努力吗?不是,只是有时候女生天生不适合学理工科,因为女生的思维偏向感性,你们看看,国内外的建筑大师,有几个女的?”

  朱抗美除了亲美以外,还有一项重大偏见就是性别歧视。

  教室里其余女生表情都不太愉快,只是碍于朱抗美系主任的“淫威”,大家敢怒不敢言。哪里是女生不如男生呀,不过是朱抗美总是习惯性给女生的实验报告打低分罢了。

  谭音气呼呼地往蒋一璐身边一坐,那动静让课桌微微一震。

  蒋一璐看了眼身边的空座位,压低声音道:“谭音?”

  谭音轻而有节奏地敲了两下桌面。

  蒋一璐露出了然的神色,她拿出笔,在纸上写道:“据说朱抗美出好下节课随堂测试题了,你快去搞一份出来。”

  朱抗美除了点名外,定期会安排随堂测试,这也是平时分的构成部分。

  谭音能隐身这件事,蒋一璐是唯一的知情人。两个人摩拳擦掌想偷看随堂测试考卷已经很久了,只可惜天公不作美,直到今天才终于下了两个月以来的第一场雷雨……

  *****

  建筑力学的课在昏昏欲睡中终于结束了,朱抗美又拖了会儿课喷了点唾沫星子,才转头对楚杭笑道:“楚杭,你跟我去下办公室,系里有个新课题,你看看有没有兴趣,可以跟着我的几个研究生一起做做。”

  楚杭点了点头,便跟着朱抗美走出了教室。他们前脚走,谭音后脚就跟了上去。

  系主任办公室设在知行楼的顶楼6楼,朱抗美带着楚杭进了电梯,谭音自然一起闪身跟了进去。

  电梯里没有别人,朱抗美便拉着楚杭聊了聊他出国交流的情况,而随着楚杭的回答,朱抗美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赞赏。

  “楚杭,毕业后我建议你可以直接去美国再进修下,然后留在国外工作两年。”朱抗美语重心长道,“你是男生,读个博士也没事,男人年龄越大越吃香,不像女生,读完博士连工作都找不到,我就不怎么收女博士生,到时候找不到工作影响我的口碑,而且女生就是不适合做建筑……”

  谭音缩在电梯的角落里,对朱抗美的言论简直嗤之以鼻,虽然她自己不喜欢建筑,志愿完全是她爸强行逼她填报的,对建筑无爱所以成绩确实不好,可系里其余女生厉害的有很多,前几年以第一名荣誉毕业的学姐也在建筑业内名声鹊起呢,这么大张旗鼓歧视女性,视而不见那些优秀的女性从业者,甚至作为系主任常常带着偏见打压女生,将很多比赛和项目的机会给男生,谭音觉得,朱抗美这种人,是时候遭受自己这种女超人的社会主义毒打了。

  从一楼上行,到二楼时进来了好几个文学院的学生,朱抗美和楚杭便被人群隔开了,朱抗美站在电梯的尾端,楚杭则站在电梯门口。电梯行至三楼,文学院的人都出去了,电梯里重新恢复成了朱抗美和楚杭两个人。

  当然,还有谭音。

  朱抗美此刻正靠在电梯壁上看手机,楚杭则站在他的左前方,两人维持着一前一后的姿势。

  这简直是完美的犯罪土壤!

  谭音蹑手蹑脚地走到了楚杭的身后,然后迅雷不及掩耳地出手——

  摸了一把楚杭的屁股。

  楚杭显然毫无防备,他身体绷了绷,皱着眉回头,在他身后,朱抗美仍旁若无人地在看着手机,而整个电梯里,除了楚杭,就只有朱抗美了……

  楚杭表情复杂地看了眼朱抗美,朱抗美却仍旧沉浸在手机世界里。

  或许是搞错了,楚杭一边做着心理建设,一边转回了头。

  结果刚转回去没多久,屁股上又被人轻佻地摸了摸,摸完甚至还嫌不够是的捏了一把。

  这就有些不能忍了。

  楚杭努力克制着自己惊涛骇浪的内心情绪,他斟酌了片刻,沉声对朱抗美道:“朱老师,你、是不是不喜欢女生?”

  朱抗美抬起头,有些莫名其妙,但很快,他毫无心理负担地点了点头:“是啊,我是不喜欢女生,还是男生好。”

  在性别歧视大狂魔朱抗美的世界里,这话没毛病,只是在如今的楚杭听来,却是一番别样意味。

  虽然知道对方听不见自己,但谭音还是下意识捂住嘴,生怕自己笑出声。

  楚杭的表情难看极了,他一下子站到了电梯离朱抗美最远的角落,一字一顿道:“朱老师,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看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漫画,但是我希望你知道,我喜欢女生。”

  朱抗美:???

  “我突然想起来临时还有些事,项目的事我们下次再聊吧。”楚杭说完,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走出了电梯,在朱抗美的目瞪口呆里径自离开了,他的步子跨得很大,表情有些微妙,活像是撞了鬼。

  “哎!楚杭!这项目不复杂,几句话就能说完,你回来啊!”

  可惜他越喊,楚杭跑得越快,朱抗美话音还没落,楚杭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楼梯处。

10262 3569051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690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