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5-22 09:23:37

  几乎是徐聿的话音刚落,谭音就飞速松开了手。

  那本《万人之下:校草的诱惑》刚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楚杭便走出了屏风。

  谭音整了整表情,露出了个再自然不过的笑容:“楚杭,你回来啦?”

  楚杭的表情十分难看,他捡起了地上的漫画手稿,异常平静地看向谭音:“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在如此气场面前,谭音一点也没怯场,她一脸无辜道:“说什么?”

  “这本漫画,你解释一下。”

  谭音表情茫然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漫画?什么漫画?我要去107包厢,是不是走错了?要不你们先聊,我先走了!”

  徐聿实在看不下去了:“这不就是你画的吗?刚才都人赃并获了,你还想抵赖?”

  “怎么人赃并获了,这漫画刚在地上,根本不是我画的,我只是个不小心走错包厢的路人,我……”

  “当然是我画的!要不是我缺钱,我才不卖呢!”

  谭音还没狡辩完,就听到了楚杭手机里自己的声音,他此刻双眼沉沉地盯着谭音,面无表情道:“我录音了,谭音,我劝你老实点。”

  “……”

  铁证面前,谭音彻底憋了。

  楚杭把这本漫画扔到了她的面前,结果好死不死,页面正停留在了一副令人遐想的画面上,几个衣衫不整的人影正在互相纠缠,而被压在下面的那个男生,左边锁骨上有一颗小痣……

  楚杭皱着眉,似乎拼了老命才压制住了想要发怒的冲动,他死死看向谭音:“你一个女生,竟然画这种不堪入目的东西!”

  谭音解释道:“也没有不堪入目,你看,关键部位我全是打马赛克的,也一点裸-露-戏都没有,最后几步也全是交给读者让大家自己脑补的。我咨询过我法学院的朋友了,我这个漫画不违法,有些场景只是点到为止,打了下擦边球,用的是意识流的手法,都留白了……拉灯?你知道吗?就是两个人脱下衣服双双倒在床上,关上了灯,然后下个画面就是第二天一早……”

  楚杭盯着谭音,只觉得自己的良好教养恐怕将要到此为止了。

  “你打不打擦边球我没有兴趣,只是你给我解释下为什么男主角和我一个名字?“

  “你这个名字也不特别啊,你查查全国重名系统,叫楚杭的我们A市就有28个,而且你看,我漫画第一话就写过声明了,‘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还特意标红了‘无原型,切勿对号入座’……”谭音干笑道,“所以相关人士不要自己代入啊哈哈哈。”

  楚杭简直怒极反笑,他索性也不恼了,甚至淡淡笑了下:“既然没原型,那我拿去给我们建筑系系主任一起欣赏一下吧。”

  “不……”一提系主任,谭音彻底萎了,“别这样,大家同学一场,我今年系主任的那门建筑力学不能挂……”

  “你也知道同学一场?同学一场你画这种东西?”

  “我……我就……就去年我那么追你,结果被你无情拒绝后,内心遭到了重创,伤心过度之下情绪失控,鬼迷心窍就……你要不理解成我突然精神分裂了?”

  楚杭连冷笑都冷笑不出来,他盯着谭音,一字一顿道:“所以说到底,你画这种东西,追根溯源还是我的错?”

  谭音察言观色地斟酌道:“也可以这么说?”

  楚杭本想说些什么,然而目光刚扫过那本手稿,就像是被烫到一样移了开来,一张脸上表情也更冷峻难看了。

  他伸出手,最终咬牙切齿地把那本手稿合了起来,像是捡了什么脏东西一样飞快丢给了徐聿。

  “谭音,我不希望再看到校园论坛还连载这些东西。”楚杭的声音冷冷的,充满了警告,“如果你不想挂建筑力学的话。”

  谭音简直欲哭无泪,她试图协商道:“你看我把主角换个名字连载行吗?”

  “没门。”楚杭看了眼谭音的表情,冷声道,“不仅换名字连载不行,你现在想的所有,都不行。”

  “其他我在想什么我都没说,你怎么就知道一定不行?”

  “你不就在想这时候抢走手稿直接逃窜之后死不认账吗?”

  “……”

  在楚杭的目光里,谭音有些尴尬和无所遁形,自己的意图有这么明显?

  楚杭扫了一眼谭音还打着石膏的左腿:“你可以试试,看是你跑的快还是我跑的快。”

  谭音彻底枯了。

  倒是徐聿被谭音打着石膏的腿吸引了注意力:“你这腿是怎么了?断了?”

  谭音刚想回答,就听到隔壁包厢里传来了十分抢戏的八卦声——

  “对了,你听说没,谭音之前跳楼把腿摔断了!”

  这边包厢内,徐聿立刻惊疑不定地看了眼谭音:“跳楼?”

  谭音刚想解释,就听到隔壁包厢继续道——

  “知道啊,她不就是为了楚杭跳楼的吗?”

  面对楚杭即可扫过来那一言难尽的目光,谭音立刻澄清道:“没这回事,我没为了你跳楼!千真万确!这是谣传!”

  隔壁包厢里的谈话也十分同步,另一个女声道:“不可能吧,没追上就要跳楼啊,我不相信,八成是谣传。”

  “虽然学校里谣传是很多,但这个是铁板钉钉真的,你知道蒋一璐吧,就谭音那个好朋友,我和她认识,上次亲耳听她说过,谭音是为了个男人跳楼的,她不就在追楚杭吗?想想也能理解吧,楚杭实在太优秀了,谭音又那么喜欢他,没追上可能就心态失衡了,钻牛角尖为情所困了……”

  “……”

  楚杭没说话,只冷冷地看向谭音。

  这尴尬的场景,谭音只想冲回去掐死蒋一璐。

  “我这个当事人在线给你辟谣,真的不是,楚杭,我已经放下过去的心魔了……”谭音磕磕巴巴道,“你相信我,我对你已经没有非分之想了,我这个人很佛系的,我也就随便追追,没追上就算了,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嘛,我理解的……”

  谭音翻来覆去解释了一通,然而楚杭看向她的眼神,除了敬而远之害怕被黏上,就是一些微妙的同情了。

  他看了一眼谭音,最终抿了抿漂亮的嘴唇:“我最讨厌别人用死要挟,用跳楼就进行感情道德绑架了,不要觉得哗众取宠一样的跳楼就可以引起我的注意。”

  “也不要以为画那种漫画可以引起我的注意。”楚杭冷冷地看了谭音一眼,“谭音,我劝你死心。”

  他说完,像躲病毒似的,连一秒钟都不愿和谭音多待,径自走出了包厢。

  徐聿拿着手稿,跟在他身后,也一起走了出去,只是离开前,他同情地看了眼谭音,语重心长地规劝道:“想开点,换个人喜欢吧。”

  “……”

  谭音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两个人离开,内心简直想要咆哮,而雪上加霜的是,这时包厢隔壁又再次传来了八卦的声音——

  “我还听说了个谭音的事,说她因为老纠缠楚杭,遭天谴下雨天被雷劈了。”

  “你这个就肯定是谣传了,这么假的事怎么可能真的啊,何况谭音现在还活蹦乱跳的,哪里看起来像是被雷劈过,虽然确实有人倒霉会雨天被雷劈,但这个概率多小啊。”

  “说的也是哈哈哈,这些八卦确实太假了……”

  谭音一边听一边内心泪流满面,此刻,她只想说,隔壁的姐妹,你们的真假鉴别能力真的是太差劲了。我为了楚杭跳楼这是假的,我倒了血霉下雨天被雷劈那倒是真的啊!现在更是悲惨到被楚杭当场抓获!

  等等,想起被楚杭人赃并获,谭音突然一个激灵,顾不上自怨自艾就一瘸一拐追出了包厢:“楚杭!你拿了我的手稿,那说好的五千块要给我的啊!说好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啊!”

10262 3569050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690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