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章

书名: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叶斐然 更新时间:2019-05-22 09:23:01

  早上十点,谭音还有些半睡半醒,结果看了一眼闹钟,彻底醒了,一个鲤鱼打挺急匆匆起身洗漱完毕,随手抓了件大衣,打着哈欠,拿上自己的漫画手稿和蒋一璐的保温杯,睡眼惺忪就下了楼。

  到了宿舍楼下才发现这外面淅淅沥沥正在下小雨,谭音忘了带伞,但一看时间,也顾不上再上楼拿了。她的左腿上还打着石膏,一瘸一拐就往知行楼走。

  知行楼是A大建筑系毕业的校友捐赠建造的,因此被用作了建筑系的教学楼,因为教室很多,同时也供法学院和文学院一起使用。

  谭音从宿舍楼到知行楼有十五分钟的步行距离,途径一条两边都是梧桐树的路。原本这条路上除了这两排树算是平白无奇,只是如今这沿途的树上,绵延几十米,两侧都不间断地挂着一条条横幅,那喜庆的大红色十分显眼,而那横幅上一行行相同的内容,就简直是精神污染般的效果了——

  “热烈庆祝2017级建筑系谭音同学荣获期末考试全系53名好成绩!”

  ……

  20条横幅,都同样写着这样一句话。

  谭音作为横幅上的主角,顶着小雨走在这红艳艳的横幅中间,表情却刚正的如同一个革-命-党-人。

  倒是路上走着的几个学生不淡定了。

  “看那边。”

  “嗯?”

  “谭音啊。”

  “横幅上那个谭音?就是死追楚杭的那个?追的楚杭不堪其扰直接申请出国交换躲她的?”

  “恩,就她。”

  ……

  谭音无视这些窃窃私语,一脸正气地走到了知行楼下,知行楼的入口处,也挂着这么一条横幅,只是字体和规格都比刚才梧桐树上挂着的更大了些。不同的是,还加了她的照片……

  谭音抬头看了看这条巨大的横幅,镇定的表象终于维持不下去,她望着外面的细雨,千言万语,此刻内心悲壮的只剩下一句话——

  我活的好悲伤,我在雨中拉肖邦。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结果自己这么唯美的感伤气氛,一下子被蒋一璐魔鬼般的笑声给破坏了。

  蒋一璐在知行楼大厅里朝谭音挥了挥手,一边笑,一边幸灾乐祸,指着外面的横幅:“不瞒你说,虽然这玩意挂了一个月了,看着真是不好看,但是配上你的照片,每次看到都让人有种说不出的完美霸气!谭音,谁能想到,你这样的人才竟然是我的朋友!”

  谭音把保温杯塞给了蒋一璐,没好气道:“拿去吧,你这个需要中老年人同款保温杯的女人,我这样的铁汉没你这样的朋友。”

  “所以这玩意到底还要挂多久?”

  谭音翻了个白眼:“我爸不让我摘,说要再挂一个月,让我时时刻刻体会火辣辣的羞愧。”

  “你摘了会怎么样?”

  “再断我半年生活费。”

  蒋一璐毫不同情:“我都劝你当初别骗你爸了。”

  “我怎么骗他了?”谭音哀怨道,“我说的也都是事实,我确实考了建筑系第53名啊。我怎么知道他一激动直接给我来了个庆祝横幅啊。”

  “因为你没告诉他,我们17级建筑系一共才54个人啊!”蒋一璐喝了口保温杯里的枸杞红枣茶,“而且上学期期末考试,楚杭因为出国交流不在,参加考试的一共也就53个人!”

  “……”

  事实胜于雄辩,谭音无言以对。她不喜欢建筑,进了大学成绩就没好过,这次她为了从她爸手里多骗点钱去买新出的新帝数位屏,只能谎称自己取得了全系53名的“好成绩”,她哪里知道她爸一激动直接给她定制了这样的横幅一条龙啊。结果自己不仅在建筑系乃至全校“声名鹊起”;被建筑系系主任认定考了最后一名还如此嚣张,成了重点关注对象;东窗事发后,她爸更是直接报复性地停掉了她半年的生活费,并扬言这横幅要惩戒性地再挂一个月……

  蒋一璐看了眼谭音手里的东西:“你真要卖手稿?你舍得?”

  谭音垂头丧气道:“不舍得又怎么办,之前我爸给的生活费我用来买周边和手办了,又被停了半年的钱,现在弹尽粮绝,不卖手稿是活不下去了。”

  “你这手稿准备卖多少钱?”

  “我不是在我们学校论坛交易版面搞了个竞拍吗?”谭音双眼放光道,“我本来以为能卖个一两千就不错了,结果昨天突然有个人加入竞拍,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愣是把价格炒到了五千!”她得意道,“没想到我这本《万人之下:校草的诱惑》竟然这么受欢迎,有这么多死忠啊。我本来想连载完这本就算了,现在看看应该开第二部啊,不不,搞个三部曲吧……”

  谭音还想继续嘚瑟,就被蒋一璐给打断了:“你最近可低调点吧。”她压低声音,看了眼四周,“最新消息啊,楚杭好像回来了。你最近小心点。毕竟你连载的那东西……”

  谭音愣了愣,随即嘿嘿一笑:“你放心,以后他往东我往西,何况网络连载,谁知道这ID背后躲着的人是我啊。”谭音看了眼手表,“不和你说了,我和拍这个手稿的粉丝约了在知行楼外边那个咖啡厅面交,快到时间了。”

  *****

  “你刷校园论坛了吗?我刚看到有人说见到楚杭了,他已经回学校了?”

  “是回来了,我刚在咖啡厅门口还瞥到他了,不过也不知道谭音这次会不会放过他,当初他不就是被谭音逼得没办法才逃出国的吗?”

  “是啊,据说谭音为了追他特别不择手段,每天尾随他,搞得楚杭都神经衰弱了……”

  咖啡厅为了迎合学生需要设置了单独包厢,但隔板简陋,隔壁包间的几个女生声音又实在太中气十足,楚杭和徐聿把隔壁的谈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徐聿一脸幸灾乐祸:“原来你是被逼的逃窜海外的?”

  “假的。”

  楚杭抿了口咖啡,表情冷漠,语气也很淡,然而这种淡漠反而衬得他那过分矜贵的容貌更加奢华,加剧了他周身的距离感。他的祖父有四分之一法国血统,因此他的肤色白的偏向欧美人种,眼珠的色泽也很浅,在阳光下有种近乎琉璃般的透亮,漂亮是漂亮,但有点冷。

  “那个谭音没追过你?这是谣传?”

  “追过。”楚杭几乎有着上位者般的惜字如金,顿了很久,他才又多吐出了几个字,“给我写了半年的表白信,我没理她,她看追不上也就走了,没纠缠。”

  “等等……”徐聿想了想,“谭音?是刚才横幅上那个吗?就喜提建筑系第53名的?”

  “是,但参加考试的也就53个人。”

  徐聿忍不住笑了:“有点太优秀了吧。”

  “……”

  还没等楚杭说什么,隔壁包厢里那两个女生叽叽喳喳的声音便又传了过来。

  “对了,《万人之下:校草的诱惑》的作者说要出第二部了。”

  “真的?!”

  “真的!第二部暂定名是《禁忌的玩弄:校草的秘密》,对了,昨晚的更新你看了吗?”

  “看了看了!昨晚的情节太鬼畜了吧?”

  “鬼畜归鬼畜,但是我好爱!”

  “是啊,尤其是代入一下这个漫画的原型,楚杭和建筑系系主任,我竟然觉得还挺带感的?”

  “没错啊,尤其看到楚杭哭唧唧被系主任按倒,禁欲的表情崩塌彻底变成无助……”

  ……

  徐聿同情地看了被谈论的当事人一眼:“想开点……”

  楚杭没说话,表情阴沉,雪白的手指狠狠捏紧了手里打印出来的漫画帖子,那一页页上,正是隔壁包厢女生嘴里形容的画面,他死死盯着画面里表情淫-荡被推倒在系主任办公桌上的男主人公,恨不得用目光把这个人物姓名栏里“楚杭”两个字当场烧成灰。

  这个《万人之下:校草的诱惑》是一个在A大校园论坛里连载的漫画,男主角就叫楚杭,如果说同样的名字还能说是个意外,那么同样的建筑系学生设定,甚至爱穿黑色外衣,喜欢意式浓缩咖啡,祖父有四分之一外国血统,甚至左边锁骨上有一颗痣,这些就不能用意外来解释了。

  徐聿倒是很有娱乐精神:“对了,那漫画帖子我看完了,其实画功挺不错的,你在里面也算是开足了后宫,睡足了男人了,我来盘点下,除了最新话里,你睡了建筑系的系主任,之前你还睡了校篮球队队长,文学系的男教授,学生会会长,既睡了学长,也没放过学弟,甚至还直接导致了辩论队两大男辩手为你大打出手头破血流,结果剧情话锋一转,这两位辩手最后达成一致,一起分享你……”

  徐聿一边说,一边翻了翻那堆打印出来的纸:“还别说,这画手画床-戏还挺细腻的,你看看这些细节,这高-潮的表情,还有这些高难度的姿势,一看就是经过了调研,有理有据才画的,倒是个考据派啊……”

  楚杭自然不会对画手的考据而欣慰,他一张好看的脸,只变得越来越黑。

  “简直不堪入目。”

  他又看了一眼那辣眼睛的漫画,良好的教养让他即便在这种情况下也忍住了粗话,最终只咬牙切齿蹦出了这么几个字。

  *****

  谭音按照买家的信息,一瘸一拐进了咖啡厅,然后找到了108包厢的门。

  她推开门,包厢内的男生便回头看向她。虽然是咖啡厅,但这包厢的设计十分中式,在餐桌后面,竟然还有唐代仕女图的屏风。

  这男生站在屏风前,长得其实挺不错,眼神清明,身材纤长,除了长相外,最重要的是气质挺独特,儒雅温和里又带着丝活泼狡黠,硬要形容的话,大约就是既有君子的绅士气息,又有点慵懒和戏谑。

  他一见谭音,也有些意外,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不确定道:“你是……‘狂野泰迪’?”

  谭音点了点头:“是我,你是‘长腿柯基’?”

  两个人犹如地-下-党接头一般对了各自的网络ID,确认了买家卖家的身份。

  对方又看了谭音一眼:“你画的是挺狂野。”

  谭音也客套道:“你的腿也确实很长。”

  ……

  只是谭音千算万算,没算到买家竟然是个男人,她看了对方一眼,眼神颇有些意味深长:“你一个男生看这种漫画……”她一边说一边想到了什么,“不过我看你怎么这么面熟,总觉得哪儿见过似的……”

  徐聿盯着谭音,也颇有同感:“我也觉得好像见过你……”他一边说一边朝谭音伸出了手,“所以漫画手稿带来了吗?确定是你画的是吗?”

  “当然是我画的。”谭音骄傲不舍道,“要不是我缺钱,我才不卖呢!”

  她掏出手稿,正准备给对方,也是这个时候,谭音脑子里电光火石的一下,终于想起了这个人是谁。

  “我想起来了,你是不是叫徐,徐什么的?”她恍然大悟道,“你不就是楚杭的那个朋友吗?徐聿是不是?法学院的那个?”

  这么一想起来,谭音看向对方的目光都不同了,她意味深长道:“没想到啊没想到,楚杭把你当朋友,你竟然想上他……难怪楚杭一出国交流,你紧跟着也出国交流了,原来你对他竟然有这种非分之想……”

  徐聿愣了愣,随即便是解释:“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谭音却根本听不进他的否认三连,只一脸“我懂你”地拍了拍徐聿的肩膀:“没事的,年轻人,我懂的,看在你这么喜欢这个漫画的份上,还花五千买我的手稿,我给你个福利吧,之后第二部,让你做一次楚杭的男人,说吧,你想要什么姿势什么play?囚-禁戏行不行?还是刺激点,野-战?”

  “……”

  而谭音没想到的是,自己这手稿刚掏出来,对方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正当谭音想说一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时候,对方眯着眼睛笑了笑。

  一瞬间,谭音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对方紧紧钳制着谭音的手,就着这姿势,回头朝着屏风后道,“行了,楚杭,人赃并获,你可以出来了。”

  “……”

  这一刻,谭音的脑海里只有一句话——

  好嗨呀,我感觉已经达到了人生的巅峰!
  

10262 3569049 MjAxOS8wNS8yMi8jIyMxMDI2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2/10262_35690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