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94章 府试(3)

书名:养个权相做夫君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十七纬 更新时间:2020-03-27 01:13:53

  这时候已经到了安静的房里,考场里面来了不少人,都安安静静的坐着,不允许交谈和走动。

  衙役领着两人到了各自的位置。

  乔明渊坐在第一排正中间,不偏不巧,正对着知府大人。沈秋池在他身后的位置,离得几个座位。

  原来按照规矩,每个县的第一名都要坐在前排,在考官眼皮底下考试的。这也是衙役搜他们的身不会太认真的原因——放你在考官眼皮底下,你能作弊也是你的本事!

  乔明渊落座之后,抬头看了一眼知府大人的座位,眼皮微微一跳。

  知府大人这时候还没来,他感觉有点压力,但很快就觉得坦然。

  左右也不是没考过,知府大人还能吃了他不成?

  旁边的考生却没有他这样的好心态,那不知道是哪个县的案首脸色发白,一双手一直在打哆嗦,看起来心态已经崩溃了。乔明渊摇摇头,心态崩了,这场考试八成是要完蛋的!如此一想,旁人都紧张,那大家情况差不多,他还紧张个屁啊!

  这才彻底放松下来。

  他顾不得旁人,坐下之后,开始拿出饼吃了起来。

  饼是学着慕绾绾上次给大家做的饼的样子自己做的,不过口感不如慕绾绾弄的,他吃了一个就不想吃了,将饼放回了篮子里。之后,他闭着眼睛坐在那儿,开始养神。养了一会儿,便觉得昏昏欲睡,索性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

  沈秋池原本有些紧张,时不时的看他一眼,等再看去,就发现乔明渊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他顿时想笑。

  其实他自己也很困,也不撑着了,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

  大家都是起早的,旁人见了这两人,不由暗自摇头。

  这些小子当真是不知道科考难,竟然敢在考场上睡觉?可不知道是谁家不懂事的小子!

  可再一看,那分明是案首和第二坐的位置,于是有再多的话全部都闭上了嘴巴。反而有人有样学样,这样是不是要好很多?就跟着趴在桌子上,也闭目养神。

  如此一来,堂考这边的都趴下了一半。

  此时,董路和林则惜这时候才进考场。董路还好,他最后是在内圈,分到的是偏屋,府衙的偏屋也是有地龙的,屋子里暖和,他进去之后就笑:“林则惜知道了一定会臭骂我们一顿,说不定那小子这会儿在哪个角落里受罪!”

  林则惜这一次的待遇却比县试好很多了。

  县试的时候,这小子沦落到茅厕旁边,忍者臭味考了一天,这次却侥幸的分到了廊下。在廊下也冷,却不会冷得动不了,没有臭味扑鼻,他觉得身心舒畅多了。

  明阳学馆的其他几人俱都在外院,用的是考棚,不过没什么,大家都觉得运气还不错。

  倒是修文学馆那边,不知道怎么的,进来后就有人开始骂了,原来是他们分到了茅厕边和风口上,衙役喊了好几句,这些人都不停歇,差点被轰了出去。

  天色渐渐亮了。

  这时候,锣鼓响开始了。

  知府大人很快就来。

  平遥府的知府大人名叫何友明,此人年过三旬,比丁宝林等人还年轻了不少,他到了之后,一行作保的廪生行了礼,都到后围入座。他们要陪着考生们考试,一直到考完,才能出去。当然,也不是要他们枯坐一天,他们在后围坐着,府衙是管饭的,而且,也会给他们书本看,打法一下无聊的时间。丁宝林是秀才,仍旧是坐在第一位,不过,考生们是看不见后围的人的。

  何友明来了后,所有坐着的考生都起来行礼。

  “请圣人像,行礼。”

  何友明的声音很轻快,带着青年人独有的磁性,不过到底是一府高官,他的威严并不比年老的官员要差。

  衙役们很快就抬着孔圣人的雕像摆在左前,何友明洗干净了手后,点了香,然后他念了祝词,这才转身看着学生们,又训了几句话,不外乎是警告加鼓励他们要好好考试,这样一来,才对得起堂上的孔圣人。最后,他说:“都坐下吧。”

  于是考生们全都坐下。

  这时候要静养一刻钟的时间,这段时间是用来让考生们静一静心的,一炷香后,考试就开了。

  府试的考题也是写在白纸板上的,衙役们很快送来了考题,学生们抄录。

  这时候的考题跟县试又有些不一样。

  四书题是两道,五经题一道,试帖诗两道。

  第一道四书题的题目很简单:“温柔敦厚,然后君子。”

  乔明渊一看这题目,脸上就露出了笑容。他想,这果然是何友明会给的题。不单单是他,旁边不远处的沈秋池抄写了题目,立即满眼震惊加崇拜的抬起头来,看向了另一侧的乔明渊,全然是小弟看着大佬的敬佩之情。另外,偏殿里的董路,廊下的林则惜等人也都是在心里说:“靠,又被明渊猜中了!”

  还得回到之前说起。

  县试的时候,乔明渊和沈秋池毫无意外的进了围,就董路和林则惜让人放心不下,当时乔明渊就给两人开了个小灶,告诉他们什么样的文章能被取。

  两人考中之后,回想起乔明渊的话,都觉得十分有道理。

  于是,在书斋看了几天书,他们就瞧见乔明渊一直都在那些考录跟前徘徊,翻看了平遥府乃至一些别的府的考录,几人心里就有数了,回去了客栈,都围着乔明渊让他说说自己看出了什么门道。

  乔明渊也没藏私,他跟这些好友无话不谈,自然不会想着要防着大家,考场之上,哪怕你知道要怎么考,学问有深浅,谁又能一定压得住谁?

  他知无不言:“我这几天在书斋看书,看的就是平遥府最近几年的考录。平遥府的知府大人叫何友明,据我翻阅他选中的学生文章发现,此人喜欢辞藻华丽的文章,你看,他从县试到府试,无一不是选择这种用词瑰丽、言之有物的文章。你们到了考场上,作文也应如此,多用排比、多用典故,只要围绕核心,应该十拿九稳。”

  其实这也有点难。

  要知道,学问的深浅,就在于如何用自己会的知识,大家读一样的书,有人提笔就能写文章,有人却需要雕琢良久。

  沈秋池问:“那简单直白的就不行了吗?”

  “世人皆有喜欢和厌恶的东西。直白的文章不是不好,只是他取得极少,咱们作为考生,自然要投其所好。”乔明渊看着他:“秋池,我知道你擅长写这种直白剖析的文章,但为了科举,你最好还是委屈一二,没必要犯险。”

  几人就都点头。

  乔明渊又道:“何友明喜欢花团锦簇的文章,从他的题目也能看出一二,他这人,素来喜好君子之风,附庸风雅,也是投其所好。”

  一语中的。

  几人看着这“温柔敦厚然后君子”八个字,都想起乔明渊说这番话时脸上的笑容,皆是一句——这小子简直是知府大人肚子里的蛔虫。

  第二道四书题就中规中矩了很多,上面写的是:“隐恶而扬善,明辨之”。

  却是一道截搭题。

  不过这截搭题不难,皆是出自《中庸》第六章:“隐恶而扬善,执其两头,用此中于民。”以及《孟子》第二十章:“博学之,讯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光是这两句,看意思就知道,何友明只不过是为了看到他喜欢的文章,考一考大家的学问功底而已。

  因此,大家都知道,决定你取不取的,往往就是第一题。

  因为第一题奠定了你在考官心目中的印象,你能不能通过第一题博得考官的第一印象,考官有没有兴趣好好的看你的第二题乃至后面的题,全然在开篇。

  题目都抄完后,乔明渊没急着写,他将笔放下,开始闭目养神,同时静心。

  他开始分析起何友明考这题目的意义。

  按照卫轻轩所说的,但凡是替朝廷选举官员,都是要考察学生们换位思考的能力,何友明年少就考中了功名,上位十四年,不可能给一个空架子。那么,这题目的意思,应该是要大家通过“温柔敦厚然后君子”几个字,看到其后更为深刻的东西。

  他想到了何友明的出身。

  何友明并非农家子弟,相反,他出生世家,只是他出生时,他所在的家族就已经没落了,因此,何友明年少时吃了些许苦头。

  这些苦头,应该就是他心中的痛苦。

  作为朝廷命官,无一不渴望为国家做贡献,何友明当知府这么多年,也在自己的位置上做了不少事情。他要什么?一个人要想做到“温柔敦厚”何其难?世界上的困难很多,一个人要遇到的不平、不公,都可能让这个人的本性长歪、长残,在困难中磨砺自己,自然是要除掉积弊,迎来内心的平和。看似在说自己,可国家的治理不也一样吗?要想有新气象,让国人“温柔敦厚”,就必须要扫除人们心中的积怨。

  乔明渊这般想着,就觉得这一题要往那政z清明靠。

10248 3656613 MjAxOS8wNS8xOC8jIyMxMDI0OA==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8/10248_36566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