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49章 双生

书名:掌欢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19-10-10 14:50:45

  骆笙轻轻抿了抿唇。

  她当然知道骆姑娘与骆夫人是完全不一样的人,毕竟放眼京城,未出阁的贵女公然养面首的只有这么一个。

  公主养面首另论。

  “我与我娘哪里不一样?”见大姨娘目光放远似是陷入了回忆,骆笙问道。

  “夫人很温柔、端庄、体贴……”大姨娘喃喃说着,瞥见少女平静的面庞忽然反应过来,“不似姑娘这么活泼……呃,活泼……”

  骆笙明显能感觉到大姨娘在竭力找骆姑娘的长处,最后挤出两个“活泼”。

  “我父亲……对我娘可好?”

  大姨娘怔了怔,似是没想到骆笙会问出这个问题。

  “大姨娘怎么不说话?”

  大姨娘摩挲着茶杯,神情渐渐凝重:“姑娘怎么想起问这些?”

  骆笙把茶盏随意往小几上一放,微微抬着下颏:“好奇啊。我都成年了,说不准哪日就嫁人了,却对自己的母亲毫无印象,岂不是很可悲?”

  从骆笙口中听到“嫁人”两个字,大姨娘险些没坐稳。

  姑娘这就想着嫁人了?这应该有些难度吧……

  也许是压力太大,才有了这么多问题。

  不过,姑娘想了解夫人,是好事啊。

  大姨娘在心中轻轻叹了口气。

  夫人走时,姑娘还那么小呢。

  她永远忘不了夫人临终前的样子。

  当时老爷半跪在夫人病榻前,眼睛通红流着泪,她牵着姑娘立在一旁,浑身都在抖。

  夫人那时已经说不出话来,眼神越过他们直直盯着姑娘。

  她把才三岁大的姑娘推到夫人面前,让姑娘喊一声娘。

  姑娘似乎被吓到了,流着泪不吭声。

  夫人就这么一直看着姑娘。

  她与老爷都知道,夫人舍不得抛下姑娘,听不到一声“娘”不甘心。

  “笙儿,你喊娘啊,喊啊!”老爷红着眼催促。

  姑娘嘴抿得更紧了。

  老爷无奈,对着夫人指天发誓:“夫人,你放心吧,我会连带你那份疼爱一起给咱们的笙儿,以后不会续弦……”

  夫人望着老爷,竭力弯唇笑了笑。

  就在这时,姑娘轻轻喊了一声“娘”,夫人笑意凝固在唇边,永远闭上了眼睛。

  那真是乌云笼罩的一段日子。

  大姨娘回过神来,望着骆笙的眼中藏着温柔:“老爷对夫人很好,爱屋及乌,老爷对姑娘尤其好。”

  “那对我弟弟呢?”骆笙把大姨娘神色的微妙变化看在眼里,不动声色道,“弟弟才是父亲唯一的儿子,对我总不会比对弟弟还要好吧?”

  大姨娘轻轻颤了颤睫毛,露出一抹微笑:“老爷对小公子当然也好,只不过小公子自幼体弱,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去南边养身体,父子间聚少离多,与姑娘从小长在老爷身边还是不一样的。”

  “我娘是生我弟弟时难产了吗?”

  大姨娘沉默着抿了一口茶。

  “大姨娘?”骆笙并不是没有耐心等,但有些时候催促一下或许会有更好的效果。

  大姨娘回了神,把茶杯放下来,犹豫着道:“其实……姑娘本该有两个弟弟,夫人当时生的是孪生子。”

  骆笙吃了一惊。

  孪生子?

  她成为骆姑娘这么久,竟然从没听说过,就连红豆似乎也不知道的样子。

  “骆辰还有孪生兄弟?”骆笙直直望着大姨娘。

  大姨娘面露哀色:“小公子其实还有个孪生弟弟,只是比小公子身体更弱,生下来没多久就没了。夫人伤心太过,没出月子就去了……”

  “我怎么不知道……”骆笙喃喃。

  大姨娘苦笑:“那样小的孩子夭折,入不得族谱,连个名字都没有,谁还会提起惹人伤心呢?这么多年过去,自然就更没人平白说起这些了。”

  如果不是姑娘问到这里,她也不会提起的,那是老爷的禁忌。

  “那我与我娘生得像不像?”

  听了这话,大姨娘眼圈一红,用力点头:“像,姑娘与夫人至少有八分像,剩下两分随了老爷,所以姑娘生得才这般好。”

  “那真好,我看着自己,就能想象我娘的样子了。”

  大姨娘欣慰点点头。

  骆笙端了茶:“大姨娘回去吧。”

  大姨娘起身告退。

  骆笙走到梳妆镜前,缓缓坐下。

  镜中照出少女出众的容颜。

  她抬手,指尖从脸颊轮廓扫过,再拂过眉眼。

  原来骆姑娘与骆夫人有八分像啊。

  那么骆辰呢?

  少年也生得好,却是那种雅致秀气的精致,而非骆姑娘这般明媚如骄阳。

  姐弟二人,几乎没有相似之处。

  而骆大都督是那种相貌堂堂、人高马大的类型,与骆辰亦是两个样子。

  至于小七——骆笙想到了黑脸少年。

  单论肤色,似乎差别就更大了,无论是与父王、母妃,还是骆大都督。

  而她如今知道了骆夫人的模样,自然也不像骆夫人。

  骆笙心中天平有了倾斜。

  不过慎重起见,她要去请教一下神医。

  翌日上午,秀月就去酒肆开始准备晚市需要的菜品。

  骆笙虽然心急,却不想表现太过反常,还是等到下午才不紧不慢去了酒肆。

  刚刚做好的几样菜被装入食盒,壮汉提着沉甸甸的食盒准备送到对面去,骆笙开了口:“今日我给神医送过去吧。”

  壮汉下意识道:“东家,食盒有些沉呢。”

  骆笙已是把食盒接过来,轻松提着往外走。

  壮汉呆了呆,想到兄弟提过的东家曾劫持过小七的事迹,旋即释然。

  到底是反打劫了杜兄弟他们的东家,寻常小娘子不能比。

  而守门童子一见骆笙,一句废话没有就侧开了身子,笑呵呵问道:“骆姑娘,您是来找神医吗?”

  “对,我来给神医送饭。”

  “把食盒交给小的就好。”

  骆笙提着食盒没动:“我直接给神医送去吧,正好与神医说几句话。”

  守门童子犹豫了一下,妥协:“那您随小的来吧。”

  不多时,骆笙在小小的药圃旁见到了李神医。

  “小姑娘,怎么今日是你亲自送饭?”

  骆笙微笑:“远亲不如近邻——”

  李神医毫不客气打断骆笙的话:“有事说事。”

  小丫头片子扯什么远亲不如近邻,当他老糊涂了呢。

10247 3611191 MjAxOS8wNS8xOC8jIyMxMDI0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8/10247_3611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