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三章 拿回存款(老凯同学加更)

书名:无垠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醉虎 更新时间:2019-05-19 21:31:36

  被绑着的沈浩听了王无垠的话,不断的在椅子上挣扎,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的父母,眼泪鼻涕全出来了,因为他的嘴巴被封住,说不了话,所以更加的惊恐。

  此刻的王无垠在他表哥的眼中,简直就是魔鬼!

  沈浩已经被王无垠吓尿了,胳膊上的那三个流血的伤口已经弄得他半身都是血,虽然不要命,但看起来凄惨无比,那伤口的疼痛在提醒他,此刻的王无垠绝对能说到做到,随时要了他的小命。

  就在那一家人在挣扎矛盾的时候,王无垠舅舅的电话响了,那电话就装在王无垠舅舅的睡衣口袋里,看到电话上的来电显示,王无垠的舅舅脸色难看的看了王无垠一眼,然后当着王无垠的面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王无垠他们班的班主任曹老师的声音,“你好,我是王无垠的班主任曹老师,你是王无垠的舅舅吧,昨天给你打电话,你电话关机没打通,昨天王无垠在学校里出了一点事,我给你说一下……王无垠同学这两天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作为他的监护人,我希望你们能对他多一点理解……”

  电话里的曹老师把王无垠昨天在学校里打副校长的事情说了,听到王无垠昨天居然在学校里居然胆大包天打了副校长,被学校记大过,还休学,王无垠的舅舅听完这些脸色更白了,心中就只有一个感觉——王无垠真疯了,绝对精神出了问题,否则他绝不可能干得出这样的事情来,连副校长都干打,此刻他们的面对的,是一个疯子,疯子杀人和正常人杀人,那可是两回事,真不用赔命……

  “现在还在想什么,赶紧去把钱取来还给这个疯子,让他把浩浩给放了,浩浩现在已经流了那么多血,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发现哭闹撒泼的把戏没用之后,更年期的中间妇女就变得六神无主,刚刚她也听到了电话里的部分内容,看着她儿子的哀求的眼神和手上的伤口,更是心痛如绞,直接哭闹起来,对着王无垠的舅舅大叫,“钱难道比儿子重要,你不去我去……”

  “我去,我去……”王无垠的舅舅原本就是个妻管严,刚刚他还以为自己能控制住王无垠,但发现王无垠有可能脑子出了问题,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他也慌了,就算再舍不得,但在钱和儿子的命之中做一个选择,他也只能选择后者,“无垠你别乱来,沈浩是你表哥,你不是要钱么,我马上就去把钱取来还给你……”

  王无垠没说话,只是看着墙上的时间,看到王无垠这个样子,他舅舅只能咬咬牙,快速的回到房间,穿了衣服,拿着银行卡就急匆匆的离开了家,直奔银行。

  中年妇女在客厅之中看着王无垠,生怕王无垠再做出什么事情来。

  一个小时后,中年妇女的手机在他们的卧室里响了起来,中年妇女慌张的跑到卧室,半分钟后出来,紧张的对王无垠说道,“无……无垠……你舅舅说一次取这么多钱银行说需要预约,他在和银行商量,可能要耽搁一点时间,你可别乱来……”

  “你告诉我舅舅,我只等到一点……”

  中年妇女直接在客厅拨通了电话,然后对着电话大吼,“你儿子都要死了,银行要预约你不会闹么,我们存钱的时候它怎么不要预约,取钱的时候就要预约,银行里连这点钱都没有么……”

  ……

  王无垠耐心的等待着,房间里的另外两个人则心惊担颤,一直等到差不多中午十一点,外面传来开锁的声音,王无垠的舅舅提着一个黑色的手提包,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回了家,直接来到客厅,看到沈浩的身上没有再出现新的伤口,不由一下子松了一口气。

  “无垠,钱取回来了,把你表哥放了……”

  “舅舅,你先把钱从桌子上扔过来我检查一下……”

  王无垠的舅舅把手上提着的黑色的手提包从桌子上丢了过来,王无垠打开,看了看,包里都是十万一扎十万一扎的人民币,还没有拆开,总共八十万,王无垠看了看,钱没问题,至于这些钱这些年在银行的利息,他也不想再提了,只要拿到这些钱就好!

  “还有,麻烦把我的身份证还给我!”

  听了王无垠的话,中年妇女连忙跑到他们的房间里,把被他们收着的王无垠的身份证拿了出来,从桌子上丢过来。

  王无垠收好身份证,深深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平静的说道,“我家里的老房子,还有这八十万这几年的利息,就当是我感谢你们的,也算下来也有几十万,我想已经足够了,我爹从小就教我,我们王家不会欠别人东西,从今往后,我们再无瓜葛,以后你们别惹我,我也不会再惹你们,就当没有你们这门亲戚,要是再来惹我,别怪我不客气!”。

  撂下这句话,王无垠一只手提着那个手提包,一只手拿着刀,就离开沈浩的身边,坦然的朝着外面走去,看到王无垠走过来,王无垠的舅妈和舅舅都连忙把路让开,不敢挡在路上。

  王无垠来到门口,打开门,才把身上装着的钥匙丢了过来,看了他舅舅一眼,“你扪心自问,你对得起我妈么?”,说完这话,王无垠关上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留下他舅舅呆呆的站在原地。

  ……

  王无垠离开之后,602号房间里一通折腾,终于把沈浩从椅子上解开了,沈浩手臂上的伤口不深,又不是什么要害,这个时候早已经不再流血,那贴着嘴的胶布一撕开,沈浩就直接开始嚎啕大哭起来,哭得像个小姑娘一样。

  “报警,赶紧报警,别让他带着钱走了……”中年妇女咬牙切齿的大叫起来。

  “他现在有可能已经疯了,脑袋有问题,对这样的人,派出所不好管,而且浩浩身上这点伤,也不算严重,就算能把他抓进去也不会关太久,他知道我们住在这里,还知道我们的工作单位,要是他回来再闹起来,处心积虑报复我们和浩浩那怎么办,要闹到单位上我们还怎么做人,而且那些钱原本就是他的,来源可以很清楚的查到,就算报警,派出未必会支持我们对那些钱的处置权,搞不好还要把以前我们卖他们家老房子的事情扯出来,那些钱在银行还有十多万的利息,我没取出来……”

  王无垠的舅舅叹了一口气,中年妇女立刻哑火,想到王无垠之前说的那些,她也觉得纳闷,他们夫妻两个人晚上在房间里悄悄商量的那些钱的用途,王无垠怎么知道,就算王无垠当时在房间外面偷听也不可能听得见他们在被窝里说的话,难道……

  一瞬间,中年妇女只感觉脖子上寒毛直竖,惊恐得四处打量,似乎王无垠的父母真的在屋子里看着他们一样,心虚得要命。

  “不要……不要……我不要再见到他……”王无垠的表哥惊恐大叫,王无垠这次做的恶人,直接让他表哥丧胆。

  “什么时候,我们……我们去给王无垠他爹妈烧点纸吧……”王无垠的舅舅也有些害怕的说道,“这些年……我们……我们对王无垠似乎真的有点过分了,要是他们把账算到浩浩的身上……”

  “去,去,我们明天就去……”中年妇女也一下子害怕起来……

10244 3567567 MjAxOS8wNS8xNi8jIyMxMDI0NA==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6/10244_35675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