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十章 紧慌失措,溃不成军

书名:萌宝已发出:薄先生请查收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理智的猫一一 更新时间:2019-05-16 02:19:46

  “你可不要告诉我,你是厌恶了那些繁琐的工作。所以自己跑回家里休息。”

  余希始终想不通薄浅川这么一副喜欢拈花惹草逍遥人间的性子当初究竟是怎么忍耐住那些枯燥繁琐,千篇一律的工作,呆在公司里上班的。

  她承认薄浅川的能力,只是一直以来都搞不懂他这种人的存在。

  两个人一见面往往就是这种针锋相对的局面。

  薄浅川被她这么一嘲讽,内心的暴虐因子一触即发。可是目光再转即到薄星宇那双含着水光的眸子,突然间一愣。

  干干巴巴的说道:“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讲,你哄完星宇后来书房找我。”

  余希不明所以,不过还是先把薄星宇交给了吴姐。跟着薄浅川的脚步上了二楼的书房。

  吴姐紧紧搂着年幼的薄星宇,看他一声不吭更是心疼。

  自己孙子像是个泥猴子一样,每天跑上跑下的。哪里像薄星宇这么乖巧懂事。自己乖乖的搂着钢铁侠,从来都不会打扰他做事。

  “来,星宇,先把牛奶喝了。我给你做了小饼干,是你最喜欢的蓝莓口味,等一下吴姐带你去花园吃。”

  点了点头,薄星宇紧紧的扯着自己的裤子。

  二楼的书房以前薄浅川不来的时候是她的私人办公场所,每天晚上在给薄星宇讲完睡前故事,哄完他睡觉之后。

  余希就会回到这个地方,打开电脑继续忙碌着一天未完成的工作,要不然就是准备各种各样的策划案。

  每一天虽然很忙碌,但都过得很充实。

  生活在快节奏的城市就是这样,哪怕你想要让自己慢下来,但总会被身边前进者的人流推攘着往前走。

  薄氏集团那种只看成绩不看前面的地方,如果哪一天被人揪到了错处,那么就很有可能面临被停滞的危险。

  但是你又不能够像个圣人一样毫无错误,那样你的上司,领导,同事都会忌惮你,因为他们需要的是一个帮手,而不是一个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取代自己的人。

  “说吧,这么着急忙慌的回来,究竟是有什么惊天大秘密要跟我讲?”

  跟他在相处的时候总是有时候没说刺上两句,都已经成了惯例。余希靠在门框上,停止了自己放射状的思维。

  好在薄浅川一直背对着她,没有发现她的失神。要不然就又是一场你来我往的没有硝烟的战争。

  双手撑在桌子上,薄浅川冷静的说道:“今天黎嘉瑞来办公室找我了,他大学在国外学的是心理专业,他跟我讲……星宇。”

  一提到薄星宇的事情,余希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连忙上前一步抓住他的手,目光中透露着深深的不善,“你说话这是什么毛病,你家说话就说一半?星宇到底怎么了。”

  黎嘉瑞脑子当中有印象。

  当初为了能够在上流社会立足,余希几乎把所有有关系的人都给记了个遍,黎嘉瑞自然也不会错过,身为薄浅川的好友,又是书香世家黎家的人,整个人身上就充斥着两个字,可靠。

  而且这种可靠完全就是靠自己的实力,而不是因为家世之类的缘故。

  “他说星宇很有可能有自闭症的倾向,只不过现在没有确定,他告诉我最好尽快把星宇带到专门的机构去诊断,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他应该不会故意说假话”

  薄浅川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那就是黎嘉瑞向来都不会说些子虚乌有的话。如果不是已经有了七成的把握,那么他宁愿把所有的话都藏在心里,也不会说出来惹得他人猜忌。

  双手紧握成拳,薄浅川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心就像被刀割一样。

  无论是谁被告知自己的儿子,很有可能有自闭症的倾向,心里肯定都不会好受,薄浅川虽然对这个名义上的儿子一直以来都缺少关心,可这并不是他不爱,只是从来没有做过父亲,又因为和余希尴尬的关系,以及对她时不时泛滥的仇恨,他宁愿选择减少碰面的机会,也不想要两个人之间的争执吵闹影响到孩子。

  “你说什么!”抓住他胳膊的手像是在海平面上溺水的人抓住浮木,余希脸上一只冷静的表情一瞬间破碎。

  脆弱,慌乱,不安。

  一切能够想象的表情都一一在她脸上具现,余希摇着头始终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声音都带着颤抖。

  “你是在骗我的对不对,星宇虽然从小身体不好,可是他很乖很聪明,他幼儿园里会跟其他的小朋友一起玩,怎么可能会有自闭症的倾向,你一定是在骗我对不对,薄浅川你说实话好不好,我不会怪你的,真的,我当你在开玩笑。”

  身为一个母亲,余希不会不知道自闭症对一个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那是往后余生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那是一种病,需要医治的病。

  不知是想起了什么,余希摆了摆手,一直不停的往后退,“薄浅川,我不想要跟你玩这种恶作剧,我还不是没有完成,我要回公司,我的下属还在等着我。”

  说着,转身打算离开。

  下一秒,手就被牢牢的抓住。

  天旋地转间,薄浅川牢牢的抓住了她,力气大得差点将她的手腕弄碎。

  薄浅川知道这是她在逃避的表现,无论平日里再怎么刚硬,在听到这种消息的时候,余希第一时间想的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如何逃避。

  薄浅川心疼的将她揽入怀中,一下一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抚的说道:“余希,你别这样,黎嘉瑞也只是说有倾向而已,说不定就是他以为错了,你乖乖的听我的话,我们明天带着星宇去检查好不好。”

  “嗯。”

  哽咽着回答道,余希浑身打着筛子,抖得让人头皮发麻。

  整个人再也没有了平日里在公司里自信不疑,傲睨一世的姿态,脆弱的让人心疼。

  吃过晚饭,让吴姐带着薄星宇去睡觉后。

  余希手里握着一杯红酒,有些醉意的看着站在离自己不远处的薄浅川,巧笑嫣然,“你知不知道今天幼儿园里的老师跟我说什么,她说星宇性子孤僻,不喜欢跟别人玩。其实当时我是不信的,毕竟每一天星宇从幼儿园里回来之后都会跟我说幼儿园里发生了什么趣事儿,可是,当我询问他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事情没这么简单。”

  “你醉了。”

  薄浅川闻着她身上的酒味,眸色渐深,宛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眸不带丝毫掩饰的停留在她的脸上。

  搁在平时,余希早就跟他翻脸,甚至还会出口不逊,让他把眼睛放到该放的地方。

  可是今天因为薄星宇的缘由,她喝了整整一瓶酒,借酒消愁,成功的把自己灌醉,却压根没有消除自己的半点痛苦。

  转身靠在窗边,晚间的风有些凉意,吹在她的身上,激起了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余希搓了搓胳膊,有些无所适从,歪着头,不施粉黛的脸上竟然露出了天真的表情,“呵,你就当我是醉了吧。”

  “我一直以为我很关心他,我把他当成了我生活重心的全部,为了他,我可以强迫自己跟你一直生活,可以不顾尊严,自卑到尘埃里求你。”

  薄浅川依旧没有走动,安静的听着她说话。

  听着她的抱怨,没入黑暗里的身躯,只有月光照射在他前面的地板上,亮出他的双腿。

  指甲狠狠的陷进肉里,面上却不动声色。

  俗话说酒后吐真言。

  原来她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些想要离开的话不是虚张声势,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妥协。

  直到今天,薄浅川都觉得自己没有了解过这个女人。

  抬头看着离自己好像很近又很远的月亮,余希眼眶突然就流出两行清泪,“薄浅川,我真的累了。你们所有人都没有考虑过我们母子的想法,我只想要安安静静的陪着星宇长大,我没有那么多的野心,这些年来一直看到了我的强势,看到了我的自作主张,看到了我一次又一次和你作对。可你从来都没有想过我有多么为难。”

  越说越委屈,余希不得不停下来大口喘息着,让新鲜的空气涌入肺部。

  “我只是想要照顾他,你知不知道今天我听到他跟我讲说不要让他一个人留在家里,说他可以乖乖的听老师的话,不和幼儿园里的小朋友打架,说家里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他不快乐我有多么难过。”

  余希狠狠的捶着自己的胸部,感受着肉体的疼痛,心里的酸涩才一点点抒发。

  见不得她这么自残,薄浅川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半弯着身子,强硬的逼着她跟自己对视,他的眼睛里有着与外表不符的成熟,“你醉了,明天还要带星宇去检查,我先送你回房休息了。”

  余希没有再出声,就像是被他迷惑了一般。

  任由着他夺去手中的红酒,搀扶着自己回到房间。

  还不至于做出乘人之危的事情,薄浅川捏了捏眉头,把她放倒在床上,坐在床边怜爱的摸了摸她的脸庞,然后在她的额头留下一吻。

10227 3566281 MjAxOS8wNS8xMC8jIyMxMDIy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0/10227_35662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