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15 章

书名:深深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春溪笛晓 更新时间:2019-05-16 00:09:41

  
  对纪深来说,这个年过得挺轻松。郑厉去探望过他母亲后回了郑家,把车钥匙给了他,让他先开着,回了首都再给他换新车。

  纪深送郑厉到郑家,一个人开着车回了住处。

  他打电话给白景河拜年,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现在住在郑厉那边,昨天和郑厉出海玩了。有这样一重纠葛在,他不好回白家露面,郑厉也不让他回去。

  白景河没怀疑纪深借着郑厉的名义不回来,只觉得郑厉欺人太甚,那样对待纪深就算了,竟还不许纪深回家。

  思及女儿和纪深的矛盾以及郑厉现在和纪深的关系,白景河自然不可能坚持让纪深回家露个面,只能满含愧疚地让纪深好好休息好好吃饭。挂断电话后,他又给纪深打了一笔钱当过年红包。

  纪深收到消息提醒,安安静静地看着卡上又涨了一截的余额。有郑厉每个月打进来的十万作对比,养父打来的钱对他而言突然也不再是那么沉重的负担。

  也许总有那么一天,他能把这些钱看得稀松平常。

  纪深拿出专业书看完,又拿起郑厉发来的几个策划对比着看。

  郑厉让纪深拿这个公司练手,纪深也没和郑厉客气。他逼了龚浪几回,龚浪终于按捺不住招揽专业人士操刀,拿出来的策划案越来越有水平。纪深看着受益匪浅,挑刺之余也学了不少东西,若说一开始挑起毛病来还有点生疏,现在已经十分熟练。

  甚至还能试着自己上手把一些想法化为具体方案。

  接下来几天郑厉都没再出现,纪深每天看看书、写写策划,日子过得挺充实,三餐也有人准时送上门,基本没什么可烦恼的。

  到年初六,郑厉才再次找了过来,不为别的,只为了泄泄火,一连几天不是去拜年就是去参加宴会,简直要把他憋坏了。

  这期间郑厉甚至还遇到两个把试图用拙劣手段爬他床的家伙,郑厉自觉自己没把“傻子”两个字刻在脑门上,早上起来想来想去觉得都是纪深害的,不由开车直奔纪深住处。

  一见到人,郑厉立刻直奔主题,既不废话,也不温存。

  纪深也知道郑厉找自己没别的事,全程乖乖地配合着,没有丝毫抗拒,仿佛一朵任人采撷的花。饶是郑厉已经上过纪深不少回,还是觉得纪深太会勾人了,实在不该怪他下不了这张床。郑厉掐着纪深的腰逼问:“你这么浪,以前有没有勾/引过别人?”

  纪深把脸埋在郑厉怀里轻轻摇头,像是在否认,又像是在讨饶。

  郑厉骂了声“艹”,逼纪深抬起头给他亲,他怕自己被纪深蹭出来,那太丢人了!

  郑厉把这几天憋着的火都泄完了,才勉强放过纪深。

  纪深体力到底还是没郑厉好,被郑厉抱去清理后又沉沉睡去了。

  郑厉穿好衣服准备出去玩,看到纪深收拾得整整齐齐的桌面又挪步过去坐下,随手翻看纪深桌上的书和文件。

  很好,基本还是他看不懂的玩意。

  郑厉把东西都扔回桌上,起身出门去。这节骨眼上找他出去的自然又是龚浪他们,有上次的教训在,龚浪没再怂恿郑厉把纪深带出来,只一群狐朋狗友凑堆打发时间,顺便叫上几个年轻单纯好上手的小白花解闷。

  纪深下午醒来,没看到郑厉,倒是接到了个意外的电话。

  是嘉钰打来的,嘉钰知道他也回来过年,想邀他出外面练琴。嘉钰虽然比刚认识时开朗了不少,过年这种一般人都觉得很烦人的节日还是让他很难受,今天终于鼓起勇气肯定龚夫人让他约纪深出去。

  纪深想着郑厉早上刚来过,应该不会再找他,应了下来。他没让嘉钰叫司机来接,而是问清地址后自己开车过去。

  市区的音乐馆有对外开放的琴房,付点租金可以进去练琴,嘉钰就是约纪深去那边练琴。分别那么久,嘉钰很想纪深,不过他话还是不多,只有亮亮的眼睛泄露了他的欢喜。

  纪深揉揉他脑袋,和他一起进了订好的琴房。两个人一个教一个学,很快沉浸其中。到不管教的还是学的都有点疲惫了,纪深才建议今天先练到这。

  嘉钰乖乖点头,在琴房门口和纪深道别。

  纪深去停车场开车,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一看,郑厉两字映入眼帘。

  纪深接通。

  郑厉语气不怎么好:“你去哪了?”

  纪深老实地把嘉钰约他出去练琴的事告诉郑厉。

  郑厉记得龚嘉钰是龚浪的弟弟,确实在和纪深学琴没错,不过那是上课期间才学的,这不是放假了吗?郑厉不满地说:“就那么几千块你还随叫随到,真那么缺钱?马上给我回来。”

  纪深本来就准备回去了,一口答应。他挂了电话,正要掏钥匙开车门,却听有人说:“好久不见啊,‘哥哥’。”

  纪深浑身一僵。

  不必回头,他也知道这是谁的声音。

  是白翔宇。

  白翔宇到音乐馆这边有事,办完事远远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悄无声息地跟到了停车场。

  纪深今年没回家过年,白翔宇感觉少了很多乐趣,一直想查查纪深到底去哪了,结果屁都没查到。

  白景河越是不说,白翔宇越是觉得有问题,现在看着纪深走向一台限量版跑车,白翔宇更觉得问题大了。

  这车不像是白景河会买的类型,纪深就更不用说了,纪深看都不敢看这么张扬的车。

  白翔宇迈步逼近,把纪深困在车门前问:“‘哥哥’你为什么不回家过年?”他还要多说几句难听话,忽然看到纪深颈上露出的斑斑吻痕。白翔宇猛地扯开纪深裹着的围巾,让更多的暧昧痕迹露了出来,冷笑着辱骂,“这就是你不回家的理由吧?我就知道你和你妈一样是个不要脸的婊/子,一天不勾引人就活不下去!”

  白翔宇身上带着烟味,纪深闻着难受极了,脸色一片惨白。听着白翔宇和往常一样不堪入耳的辱骂,纪深用力推开白翔宇。

  白翔宇没想到纪深敢推他,猝不及防被推得摔倒在地。他怒不可遏地从地上起来,三步并两步地走过去要给纪深一巴掌,不想却被音乐馆的保安拦了下来。

  那保安负责停车场这一块,正好在周围巡逻。这边的冲突他远远看了好一会儿,没贸然插手,怕管了人家的家务事,直到发现白翔宇要动真格才上前阻挡。

  不管从哪方面看,纪深都是需要帮助的那个,白翔宇看起来就像条乱咬人的疯狗。

  保安一板一眼地要求白翔宇离开,不要骚/扰音乐馆的客人。

  白翔宇丢不起在外面闹开的脸,恨恨地朝纪深骂了句“婊/子就是婊/子,姘头真多”,转身走了。

  纪深朝保安道了谢,坐到车上平复了一下心情才开车离开停车场。

  夜色在车窗外不断倒退,纪深看到前面有个漫长的红灯,一直紧绷着的情绪有些撑不住了,把车停到路边缓缓趴到了方向盘上。

  白翔宇一向爱找他麻烦,他一直能避就避,尽量不出现在白翔宇面前,可惜白翔宇还是不满意,反而还变本加厉。

  那样的日子他本来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也觉得自己已经离得足够远,没想到回来后才出门一次就遇上了白翔宇。

  纪深安静地在路边停了很久,直到郑厉的电话再一次打进来,他才想起自己还得回去郑厉那边。

  纪深收起手机,深吸一口气,平稳地把车往回开。

  郑厉早等得不耐烦了,一向只有别人等他的份,从来没有他等别人的道理。

  纪深背着他出去就算了,让他回来他居然磨磨蹭蹭老半天还不回。他刚上网查了音乐馆的位置,就算是绕上环城路去也该绕回来了。

  真是岂有此理!

  郑厉黑着一张脸叫人组队打游戏,玩得很火大,一路辱骂对手兼辱骂队友,觉得对手是猪队友也是猪。

  不仅对手那边觉得他有病,队友也戳过来问他是不是吃了炸/药包,干嘛一直喷人?喷得队里的妹子都要哭了!

  郑厉不爽,不玩了,扔开手机坐在那愤怒地等纪深回来。

  纪深很快回到住处。

  看见郑厉黑漆漆的脸色,纪深想要解释几句,却没法和郑厉说起白翔宇做的事。

  他不能让郑厉知道他和白翔宇姐弟俩的矛盾。

  他不能当破坏白家声誉。

  白家对他有养育之恩。

  养父养大了他。

  纪深只能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会过来。”

  郑厉不满意这样的道歉,他把纪深扯进沙发里想质问他为什么没有立刻回来,一凑近却嗅见纪深身上有淡淡的烟味。

  纪深对烟草过敏,根本不可能抽烟,那龚嘉钰又才十岁,同样不可能碰烟。这说明什么?说明纪深说谎,他根本不是去教龚嘉钰学琴,而是背着他见别的男人!

  郑厉勃然大怒,一语不发地开始脱纪深衣服,检查纪深有没有背着他偷人。

  一想到纪深可能和别人上/床,郑厉就想把纪深弄死在床上,让他不敢到外面勾三搭四。

  好在纪深身上干干净净,除了他早上弄出来的青紫之外没别的痕迹。郑厉怒气未消,掐起纪深的下巴质问:“你到底去见了谁?我告诉你纪深,你最好别骗我,要不然我一定让你后悔。”
  

10195 3566257 MjAxOS8wNS8wMy8jIyMxMDE5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03/10195_35662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