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酸辣土豆丝10

书名:有朝一日刀在手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退戈 更新时间:2019-10-09 11:07:43

  
口气的味道一时之间大概只有雷铠定能享受了,因为暂时还没有人敢近身, 全部都在撤逃。

  能将雷铠定都直接顶飞的力量, 想正面制止它太难, 起码在他们二十人之中屈指可数。但只有雷铠定戴了拳套,没有配套高阶武器的他们,更加扛不住疯牛一击。

  然而雷铠定有心理阴影, 拒绝二次上阵,平安落地后跑得比谁都快,一溜蹿出老远,跪到地上开始干呕。
他真的为团队牺牲了太多。

  小和尚仰着脑袋观察情况,没想到这帮军校生那么脆弱,操心喊道:“一个方向你们跑不过它的, 快点躲避!”

  众人也发现了。铁牛的奔跑速度比轻功要快得多, 只把后背留给它,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
大自然的残酷力量啊……

  被它认定追击的那个学生,总觉得屁股有开花的风险, 导致跑动的姿势都不再自由。可是又顾忌会伤害到铁牛, 一些攻击性的手段无法使用,跟被绑住了手脚一样,无从施展。
男生眼见距离已经越来越近,继续下去, 他只能暴力出手, 放声大喊一句:“鞭客!救救我――”

  被他叫到的青年正在往他那边追赶。
作为难得的可以远程攻击又没有致命杀伤力的侠士,他成为了这一片战场的高级辅佐。
人飞了他救, 牛疯了他拉,天塌了也只有他顶。
他此刻无比奢求薛成武也在,那样他就不是一个人。如果再给他一个机会,他再也不会说薛成武的鞭法恶心。
――分明是救赎啊!

  青年揣着一颗沧桑的心跑近了,偏头一看,估测目前双方距离不足,如果用鞭子去卷同伴,或许会让他不幸撞上铁牛的长角,还没有任何躲避的空间。
于是大幅挥动着手臂,听着鞭身在空中猎猎作响,重新调整好角度,干净利落地一击抽去。
虚影撞上铁牛高高竖起的长角,立即缠绕上去。身为高阶武器的坚韧鞭身自行抽紧,并将内力凝聚成锋利的小刺,好能牢牢卡在牛角上。

  青年两手一齐握住鞭子,压低上身,试图用全身的力量拖拽住铁牛。
铁牛头部被狠狠扯动,可缠绕的位置又无法挣脱,真的停了下来。

  小和尚一个大跳,挥着手臂喊道:“不要抓它的角!”
然而已经晚了。
铁牛转过身,两眼发红,前蹄不住重蹬,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响声,快速转起头来。

  青年一时不差,未能抓紧鞭子,下一秒视线就发生翻转,整个人飞出去。
巨大的离心力叫他无法做出应对,四肢都不受控制。没出两圈,已经感觉到大脑里有东西在晃荡,眩晕的感觉侵袭了他。

  再这样下去怕不是要脑震荡,青年立即松开了手。

  身体被甩出老远,青年的世界一阵天旋地转,不知道要落到什么地方。
附近的兄弟快速冲过去,从后面抱住了他。二人摔作一团,滚了好几圈才终于停下。
青年抬起头,顾不上浑身的酸疼,眯着眼睛虚弱道:“它的脖子真特么的灵活。”

  远处雷铠定接了一句:“肠胃蠕动也很灵活啊!”

  众人:“……”
能不能让这事过去?

  小和尚见他们乱了手脚,从这头跑到那头,焦急喊道:“你们不行呀!”
刚刚还有些心虚的众人虎躯一震,热血上头道:
“你说谁不行?”
“男人不能不行!”
“观察局势懂吗?我们这是见机行事!”

  鬼理他们的见机行事。开云吐槽道:“哪个‘机’?大家能不能绕个圈?快要越跑越远了。”

  雷铠定坐在地上,面色虽然还很苍白,但已经缓和了不少,当即叫道:“机器人的机啊!大家把它往重型机器人那边引!”

  铁牛显然很畏惧远处的重型机器人,可能是从小到大没少在上面栽过坑,所以跑动的时候,都是根据机器人的位置,不断调整站位,保持好安全距离。

  而军校生一面怕它跑远,一面又不敢贸然靠近,表现出来的情况就是尴尬又不知所以然地围着它转悠。看起来跟斗牛一样。

  眼见重型机器人好不容易快要靠近,铁牛又要调转方向准备逃跑,众人急了。
再这样拉扯下去,到晚上都不一定能搞得定一头牛,他们面子不要的?

  一群人使了眼色,绕到了它的背后,随手捡起地上的石头去弹铁牛的屁股,想引起它的注意。
铁牛没理,一点反应都没有。
想着可能是铁牛皮厚,毕竟占了个“铁”字,几个胆子大的学长靠近了一点,挥舞着石头用力打它的屁股。

  雷铠定脸色瞬变,叫道:“不要站在它的后面!你们没吃够教训啊?”
学长霸气宣言道:“我不怕它撅蹄子!看我用放风筝的方式拿下它!”
开云脖子一缩,筋斗云差点没被她勒到脖子,开云脱口而出道:“不是撅蹄子,它在诱敌深入!”

  不待学长的智商反应过来,铁牛惊怒之下,伴随着撅蹄子,再次喷涌出一道液体。

  那学长失态尖叫:“我擦!”

  雷铠定拔腿就跑。
大丈夫能屈能伸,他选择从心。如果可以,他宁愿给这牛大爷跪下。

  “啊……”
小和尚的衣摆在风中抖动,愁眉不展的五官显得特别萧瑟。
“你们都在干什么呀……”

  他觉得想在今天制服铁牛难度太大了,这帮军校生打起配合就是一群散沙,讲起段子来生龙活虎的,跑路的时候惨不忍睹。

  他左转转右转转,看见好多个趁机捣乱的家伙,又不好明说出来,跳着喊道:“迷它的眼睛!”
“谁来帮帮忙!”

  开云听他喊,才想到自己叶哥。
转着脑袋在人群中搜索叶哥潇洒的身影,发现他正挥着自己的扇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扇扇子。

  可以的啊,牛眼那么大,又是身上最脆弱的地方,叶洒的扇子对着它的眼睛扇点风,绝对能有效牵制它的行动。
开云眼珠转了一圈,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叶洒神情恹恹的,手上动作却不是对着铁牛扇,而是对着某一个学长扇。准确来说,是不停将那人往铁牛的方向推过去。
绝对不是无意。
那青年在艰难挣扎。
看两人表情,好像下一秒就能干起来。

  开云不由哀叹。
多可怜一男人,怎么就得罪叶洒了呢?

  开云朝叶洒跑过去,问道:“你干嘛啊?”
叶洒手上动作停了下,紧跟着肌肉僵硬道:“没干嘛啊。”

  正被他欺负的学长抓到机会,立即逃开,拉出一段安全距离,而后对着叶洒阴恻恻地瞪了一眼。
限于目前局面不好发作,学长不住后退,来到团队的边缘,跟叶洒保持最大距离。

  叶洒也紧盯着他,见状咋舌一声。
开云还真没见过叶洒这表情:“他是谁?得罪你了?”
叶洒说:“他呼吸的方式让人特别不舒服。”
开云:“??”

  开云把筋斗云往他怀里一塞:“帮我抱一下。”

  筋斗云冒出个脑袋,耳朵动了动,很想表示自己不用抱,还想出去征伐天下。结果刚举起一只爪子,就被叶洒赶紧按了回来。

  婴儿要有婴儿的亚子,哪家婴儿没事上赶着打白工?

  叶洒看时间也不早了,打起精神来,说道:“我来掩护,帮助你们近身,去把重型机器人开过来,让雷铠定再试一次。他一个人不行,就一群人上。你们记得戴上护目镜。”
开云将手心的汗往裤子上擦干净,说:“雷铠定不行,还是得我来。你掩护我。”

  叶洒刚想说你专业不对口,他不知道该怎么掩护,就见她跟风似的蹿了出去。

  “都让开!”开云喊道,“给我让个路!”

  军校生们回头一看,被开云的架势震住。随即反应过来,朝着她的背影伸出手呼喊:“开云你不能去!”

  就算开云的内力是无限的,就算她会吸星大法,但在没有高阶武器的情况下,她的攻击强度和防御强度,还是比不过一般学生。
有续航力,但是爆发力真的不行啊。那瘦弱的身躯怎么可能抵挡得住疯牛的铁蹄?

  就见开云朝着铁牛不惧冲击,趁它转弯速度降低的时候,脚下轻踏,跳了上去。而后一手抓住牛的长角,将身体固定住,翻了个身,就那样坐到了牛背上。
小和尚脸要憋红了,朝着前方大吼一声:“不可以上它的背!它会滚呀!”

  一众男生跟在后面心惊胆战道:
“开云,快下来!你不行的!”
“这牛的肌肉力量很强,你会被甩晕,快点下来!”
“我接着你,现在跳!我一定给你当人肉垫!”

  简直就像一群护着熊孩子的老妈子。

  

10178 3610930 MjAxOS8wNC8yNy8jIyMxMDE3OA== http://m.clewx.com/book/201904/27/10178_3610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