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欣赏

书名:逼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退戈 更新时间:2020-02-15 00:28:59

  
  画面里,林城脱了外套,里面只穿着贴身单薄的一件长袖,对着前方舞剑。
  镜头角度拍得不好,毕竟当时不算正式拍摄,主要是为了看看他的实力。但就算角度偏斜,没有打光,也丝毫不影响他的表现。

  利落的剑招、矫健的动作、熟练的表演,直观而强势地证明林城是个武打技术过硬的专业演员。不断抖动的剑身似乎卷起呼啸的风声,那种紧张而危险的气息,几乎能从屏幕里面涌出来。
  没用任何特效,这是毋庸置疑的优秀。

  网友们正闲着无聊,是怀着好玩的心态,随手点开的视频,不想这一段短短的片子,却叫他们在深夜里振奋得无法入眠。

  也是这一段视频,真的将事件推上一个高^潮。

  观众爱看武侠片,想看的难道是五毛特效和镜头慢放吗?当然不是。是那种仿佛能挑战人类极限的优美身姿,和能满足自己二次元想象的完美技巧。
  普通人努把力也能做到的事情,要什么想象?

  人类本质还是幕强。没有实力需要走后门的,那才叫潜规则。有实力的,就是伯乐千里马,慧眼识英才了。

  网上风向瞬间翻转。

  “卧槽!这小哥的身手也太好了吧!我记住他的名字了!”
  “宝藏武生啊!王导哪里找来的?我都不知道武生届还有这么一个小哥哥!”
  “《夜雨》是武侠片吧?演员有这能力的话,我就放心了。期待正片。”
  “林城这业务水平和武打基础,某人也敢碰瓷?他先把广播体操给学会可以吧!”
  “能把导演得罪得那么死的,某位哥哥真是第一个。他到底什么背景?这么肆无忌惮的吗?”
  “营销翻车,孽力回馈。”
  “林城居然是武生??我还以为我看错名字了!”

  林城看着网上的评论,颇有种哭笑不得的意味。他没想到人生的高光时刻,居然会在这种时刻出现。
  他重新点出那段视频,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

  让他自己评价,那段武打其实满是毛病。
  手脚有点僵硬,可能是当时冻的。表情也十分奇怪,因为他确实有点紧张。

  林城怀着好玩与反省的心态,拉着进度条左右移动,以观察自己的举剑姿势跟仪态仪表。对着细节吐槽了几遍,又关掉页面去刷评论。

  短短十几分钟时间,相关的评论又多出了近千条。
  林城看着下面各种认可表扬,心情有点复杂。暖暖的,又有点泛酸。

  他们武生,就算自己实力过硬,也未必能在镜头前面出彩。因为配角不能抢走主角的光芒,导演和粉丝都不允许。
  他拍过许多武打镜头。有挨打的,有对打的。有上不了台面的,有马马虎虎的。制作精良的剧组他还没机会参与,就算参与也博不到单独的长镜头。众人看过就忘,很少会注意到他。
  所以他得到过的相关夸奖屈指可数。甚至很多对他眼熟的观众,可能都不知道他其实是一个武生。

  他那么多年,受过多少伤,忍过多少苦,都没能打破这个圈子的规则,现在想要退圈了,突然得到了一颗糖。
  它很甜。
  可惜太晚。

  林城笑了一下,抖开被子,决定躺下睡觉。

  ·

  眼见事情已经变成这样,片方的公关人员干脆放弃抵抗。他们删掉了官方微博上的那条声明,重新发布了一条,简单直白地写,请网友与部分人员不要造谣。

  至于原先那个男二的试镜视频,也没必要放了。王泽文已经说得直白,林城的表现又可圈可点,暂时给对方留点面子,好进行后期交涉。

  说实话,《夜雨》这个剧组的公关还是挺看得开的。大概是王泽文出现任何的爆炸操作,都在他们的预料之内。能压最好,压不住就算,反正他们只是负责公关,天塌了也不用他们把脑袋顶上。
  王导,自有制片收。

  甚至《夜雨》的内部工作群里,剧组人员自己都八卦得很兴奋。几人深夜磕着瓜子,吹着小酒,意味深长地指责道:

  “XX这样不厚道啊。【指指点点】”
  “我要转黑了。”
  “王导怼他,他脱一个粉我给你发一块钱红包。水军不算。”
  “【干什么干什么】你是在羞辱王导吗?红包上限也不过三千吧?XX能有三千粉吗?王导是看得起三千块钱的人吗?!”
  “你们的嘴都太毒了,一点都不大度。不像我们@英明神武大王导一样公事公办。王哥,您睡了不?我能去您房间借包烟不?”
  “闭嘴!你这一去,还能回来吗?咱组里的摄像不多,为了大家,珍爱自己的生命不好吗!”

  王泽文刚发泄完,身心舒畅,已经准备休息,被连串的消息提示炸得不行,将几个人全部拉了禁言,嘴里低声骂道:“有病。”

  清晨,旭日高升。剧组众人又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王泽文年纪轻轻就遭到了熬夜的报复,精神萎靡,困意难减,坐下之后,立即点了根烟提神。

  制片火急火燎地冲到片场,把手里的文件夹往王泽文的桌上重重一丢。
  这一丢蓄满了气势。代表着他的愤怒,他的责任,以及他昨晚上脱掉的头发的自尊。

  制片低吼出声:“你怎么回事!王泽文,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王泽文抬起眼皮,悠悠冒出一句:“排练很久了吧?”
  制片的气焰被他半路斩段,后面的话突然卡壳。
  王泽文开导说:“看开点。年纪也不小了。”

  制片怒极反笑:“我看开什么?你特么半夜不睡觉的就知道玩微博。老子好不容易让人把你密码改了,你丫动作倒是挺快啊!你怎么就那么能呢?”
  王泽文挑了挑眉,谦虚道:“还行吧。”

  制片:“你到底在搞什么啊?”
  王泽文将燃着红光的烟举到半空:“我不能让我的粉丝失望啊。”
  制片惊道:“你哪来的粉丝?”
  “深夜为我冲锋陷阵,熬夜厮杀的粉丝啊。你不知道他多可爱。”王泽文拿出手机道,“你要不要我发一条微博问问,我有没有粉丝?”
  制片拍掉他的手,气道:“这种小事你也回应,你不是说剧组很忙吗?”
  王泽文理所当然道:“对啊,剧组很忙啊,我本来就憋着气呢嫌没处发,他非过来招惹我,难道还怪我骂他?他贱不贱呐?啊,你说,贱不贱呐!”
  制片:“……”我怀疑你在顺便骂我,但是我不想对号入座。

  王泽文义正辞严道:“而且他居然欺负我的人,人小林无不无辜?前边在恪尽职守带病厮杀,后边因为我们被人黑了,如果这样我们还无动于衷,做人未免太不厚道。”
  刘峰在不远处大声道:“正义的王导无法忍受那些肮脏规则的存在!尤其是在自己的眼前!”
  “看见了没有?我是靠着人格魅力在工作的。”王泽文对着刘峰递去一个赞赏的眼神,深沉道,“我要是人设崩了,我的班子不就散了吗?民无信不立啊。”
  制片:“……??”你特么当我傻逼?

  “我就说了,平白欺负我的人就是不行!反正我不允许!”王泽文敲着桌子,转守为攻,朝着制片逼问道,“当初是谁要招那个男二进来的?他才是麻烦的根源!他的公司是不是要撤资?赶紧撤,老子自己补上!”
  制片:“这是资金的问题吗?”
  王泽文:“他都不要脸了,你却问我他有什么问题?我怎么知道他那个神经病有什么问题!”
  “……”制片崩溃抱头,“——啊啊啊!”

  ·

  林城本来是想去感谢一下王泽文的,可是看对方被制片逮住,且两人吵得面红耳赤,制片一副要杀人的模样,怕自己此时上前,会让他二人加深矛盾,就悄悄躲到了旁边。

  其实是他多虑了。
  有他没他,在王导的组里,制片都是需要关爱的弱势群体。

  化妆师兴奋地喊林城过去换衣服。
  这位姐姐今天工作起来十分的有朝气,甚至连手上的动作都轻柔了不少,抚摸林城头发的时候,还带上了一点慈爱。
  没有什么比吃瓜吃在第一线更让人快乐了。
  她的人生刚刚完成了一次大圆满。

  林城起了身鸡皮疙瘩。

  林城的妆化得很快,姑且也算是不露脸角色的好处之一。等他化完妆,那边两人还在拉扯。王泽文一面跟制片据理力争,一面拽着剧务安排工作,可见大脑功能极其强大。

  林城坐到角落里一个奇形怪状的歪凳子上,耐心等待导演的召唤。刘峰迈着妖娆的小碎步,从树的后面跑过来。

  他站到林城附近,见对方一直盯着王泽文,不由笑说:“别管他们,讲相声呢。”
  林城这才注意到他,抬起头问:“真没事?”

  刘峰没回答,打量了他片刻,唏嘘说:“林哥,我发现你的运气特别好。”
  林城此生还是第一次得到运气好的赞扬:“你真不是在挖苦我吗?”
  “怎么会!”刘峰一个小跳,蹲到他的旁边,说,“我跟你讲,运气好不好,不是看过程,而看结果!你看我们王导,每次拍戏都能遇到几个奇葩,毕竟组大了嘛,什么烂鸟都能碰上。但不得不承认王导翻车的概率小呀,所以他还是个天选之人!你也是,你虽然接连倒霉,但倒霉之后都是好运。大落后必接大起,这才是真锦鲤!”
  林城哭笑不得:“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刘峰猥琐地握住他的手,上下用力搓了搓,震声道:“我在试图借你的欧气啊林哥!”
  林城忍着不适将手抽了回来,表现夸张地在衣服上用力擦了两把,带着怀疑地目光瞥他。刘峰看他表情哈哈大笑。

  王泽文的声音远远传来:“小刘你在干什么!闲着没事干了吗就去骚扰我们的演员!”
  刘峰从地上弹了起来,惊恐道:“这你也能看见?”
  “你王导火眼金睛,别试图在偷懒的时候瞒过我!”王泽文顿了下,又说,“你丫自己偷懒就算了,能不能别影响别人!”
  刘峰悻悻,应了一声,乖巧荡向别处。

  王泽文又喊:“林城过来,讲戏了!”
  林城拿上剧本,披着外套跑过去。

  

10177 3643731 MjAxOS8wNC8yNy8jIyMxMDE3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4/27/10177_3643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