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番外一 初见

书名:末世女主宰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漓漓隐 更新时间:2019-10-08 23:03:36

  这是一个废弃的城市,因为刚刚才被轰炸过,城市里到处都弥漫着硝烟,入目之处,只剩下断壁残垣。

  废墟里到处都是血肉模糊的人体组织,远方还有几只被轰炸的缺胳膊断腿的丧尸在游荡,漫天遍野,鲜血淋漓的红色与废墟压抑的黑色混成一片,街道上一片狼藉。

  而就是这片残破的废墟之中,有道身影站在两面断裂的墙壁之间。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衣裤,外套却是松松垮垮的,脚上蹬着一双黑色的短皮靴,腰侧别着一把枪,裤腿上也设计了个插匕首的袋子。

  她的脸上一片漆黑,像是被黑炭均匀的抹过一样,只有一双黑色的眼睛格外明亮。

  女生捂着胸口咳嗽了好几声,看上去被周围的硝烟熏的十分难受。

  她在这废墟中逡巡,来回寻找着什么,一路有些还没咽下最后一口气的人伸出像她求救。女生偶尔回头看看,大多数时候,她也仅仅只是回头看看,若是遇到轻伤还有救的,也只是把人家从废墟地下拖出来而已。

  这是一片寂静的天地,即便偶尔会响起一两声惨叫声,听上去也好像是无声的喧嚣。

  女生找了很久,她力大如牛,把这一块地方全都翻了个遍,却始终没有找到她要找的东西。

  残阳如血,落日的余辉照在她身上,将她的影子拉的老长。她似乎是找累了,气馁的坐在了一片废墟上。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出现在了城市边缘,他出现在地平线上,背着光,仿佛从落日中走来。

  那是一个白色的人。

  人不能说颜色,但那个人给安璃的第一感觉就是那样。

  那道人影慢慢走近,在看清了那张脸后,女生的表情发生了些许微妙的变化。

  他有着一头顺滑的银白色长发,随意而散乱的披散在身后,身上的休闲装也是白色,干净的不染尘埃,和这周围脏乱狼藉的背景格格不入。

  他的肤色是没有血色的苍白,看上去有些病态,脸色像是常年卧病在床的病人似的。但他却有一张美丽到极点的脸,脸上的每一分线条都像是经过上帝精雕细琢过的一样,仿佛他就是造物中最衷心的作品。

  他看上去十七八岁的样子,还是个朝气蓬勃的少年人。

  女生看得有些出神,这不怪她,但凡谁看到如此完美无缺的外表,也会和她一样的惊叹。对比之下,曾经娱乐圈里那些号称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明星美人,在他面前恐怕是要自惭形秽的。

  那漂亮到雌雄莫辨的美人左顾右盼,没有看见她,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烦躁,似乎眼前的废墟让他感到愤怒。他身后陆陆续续的聚集了几只低阶的,没有神志的丧尸。

  女生坐在废墟上,静静的打量着,与其说是打量,不如说是欣赏吧,人对美好的事物总是会下意识的喜爱。

  而就在这时,在废墟中烦躁的额骂骂咧咧的少年终于察觉到了另一边的窥视。

  他有些错愕,大概是没想到这座城市里还有能站起来的活人。

  少年走到了女生面前,他比她高大半个头,止步后抬着下巴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安璃。”女生歪着头,笑了一下回答。

  少年的眼睛骨碌转了一下,“哪个安?哪个离?”他的神情是倨傲的,带着几分颐指气使的味道,但因着他这张脸,竟然不叫人觉得讨厌,反而让人联想到了炸毛的布偶猫。

  “安静的安,琉璃的璃。”女生平静的回答,仍然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

  少年听到这里,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笑了,他的声音是温柔又多情的,像是山间的流水,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攻击力,但是他的表情却是傲慢而骄矜的,这会儿正笑意盈盈的说道:“琉璃的璃?不就是块玻璃吗?”

  安璃:“……”

  女生笑了笑,好像没感觉到被冒犯似的,说道:“问了别人的名字,自己是不是也该报上名来?”

  少年收敛了笑意,说道:“我凭什么告诉你?”

  安璃:“……”

  真有意思!

  她想。

  下一刻,她直接动手了,直接一步从断壁上跳下就打了过去,少年一愣,没想到她突然就动手,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被她抢到了先机,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制住四肢压倒在地上了。

  安璃坐在他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像个土匪一样,十分霸气的说道:“现在能告诉我了吗?”

  被压制在地上,少年看上去有些恼怒,苍白的脸上也因为生气变红了几分,他气鼓鼓的挣扎了几下,骂道:“臭丫头,滚下去。”

  “抱歉,这个动作我还真不会。”安璃一边说着,一边把人压得更死,眼里挑衅的光在闪烁。

  少年眯了眯眼睛,脸上恼羞成怒的表情变成了冷酷,他冷冷道:“最后劝你一句,不想死就给老子滚开。”

  听到那句老子的时候,安璃是愕然的。

  她没想到看上去这么漂亮的一个大美人说话一点儿都不含蓄优雅,反而粗暴接地气,跟她平时接触的那些沙雕直男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

  但,这似乎更激起了她的好胜心。

  “喂,我告诉了你我的名字,你告诉我你的名字,这不是合理应该的吗?你发什么脾气,有没有礼貌?”

  “见鬼的礼貌。”少年气结,“那你现在这样就是有礼貌?”

  “我这是先礼后兵,是你不礼貌在先的。”安璃理直气壮的说道,压制人家的力道一点都没放松,对他的威胁更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良久,被压着的人闷闷的回了句:“时殇。”

  安璃笑了笑:“时殇?你的名字?哪个时,哪个殇?”

  少年气的要死,愤怒的大声嚷嚷道:“时殇的时,时殇的殇,你给劳资滚开。”

  安璃总算如他所愿放开了他,心想,时殇?这名字挺少见的。

  一分开,少年年就反扑了过来,大概是刚刚吃了暗亏心里不甘心,动起手来丝毫不留情。

  安璃早有防备,时殇攻击,她就接着,一点也不怕打架。

  两人便在充斥着灰尘和血腥气的废墟里你来我往的交起手来,打的难解难分。

  一边交手,彼此双方一边在心里评估着对方的实力。

  安璃发现这小子虽然长得嫩,但是真的交起手来,实力却是杠杠的,下手有着一股让人胆寒的狠戾,跟他漂亮的外表十分把不符合。

  而且离得越近,就越发觉这少年的脸色白的有些异常,仿佛连皮下的毛细血管都没有似的,整张脸白的出奇,不光是脸,他的手也是。

  而且不知不觉中,她注意到在他们周围的丧尸越来越多,明明之前聚集的速度没有那么快的。

  就在她分神的时候,时殇突然扑了过来,张嘴便要咬她,安璃心里一惊,连忙退后了几步,避开了他,没好气道:“打架就打架,怎么还上牙齿了?你是狗吗?”

  打架动拳脚就够了,动嘴算什么好汉?

  时殇瞪着她,“怕我就直说。”

  安璃认真的说道:“你不应该叫时殇,你应该叫时狗。”

  时殇:“……我去你妈的。”

  于是两人又打了起来。

  但是安璃很快就发现,刚才的那一咬并不是对方一时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冲动,他根本……就是真的喜欢咬人。

  总之打着打着,就冷不丁要被他一口咬过来。

  也是得亏安璃的反应速度够快,心里又有种不好的感觉,她潜意识里,对少年那对渐渐的雪白虎牙总有种忌惮的感觉,真是毫无道理,但却因此,她丝毫不敢大意,不敢让他咬到。

  打了半天了,安璃都有点累了,可对面的小子却还精神奕奕,好像还越战越勇的样子。

  “打住打住。”安璃飞快的退后了几步,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摆脱了贴的那么紧的时小狗,她站在高处,伸出手拦着:“别打了别打了。”

  时殇站在下面看她:“你说不打就不打了。”

  “别这么大火气嘛,咱们一笑泯恩仇?”安璃堆出了一个温和而讨好的笑容,说道:“你长的这么好看,要是一不小心打到脸了不是很亏?”

  听到自己的脸被夸,少年先是倨傲的一扬下巴,看上去很得意的样子,但紧接着脸就黑了:“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小爷打不过你?滚下来,我们再打一场。”

  “打个锤子,你丫就知道咬人。”安璃才不上当。

  时殇站在下面,气的一脚踹向她脚下的那块高高的墙壁。

  墙面晃了两下,安璃站在上面摇摇欲坠,但是最后却还是有惊无险的稳住了,但是旁边的石块和墙壁之间却被晃出了一跳缝隙来。

  就在这时,下方的时殇突然“咦”了一声,然后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蹲下身去看。

  只见那缝隙之中,一点白光闪过,仿佛有什么东西刚刚反射了一下白光。

  安璃眼神一缩,毫不犹豫的从墙壁上面跳了下来。

  她不顾身边还想打她的少年,伸头看过去,但时殇的速度更快,闪电出手,将缝隙里那东西捡了起来。

10146 3610822 MjAxOS8wNC8xNy8jIyMxMDE0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4/17/10146_36108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