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532章 机关城【02】嘴上没一个靠谱儿的【二更】

书名: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更新时间:2020-03-26 23:59:39

  “师叔,你晚上也来散步呢?哦不是,你怎么在这里?弟弟们也在!”

  伴随着段长延的话,佛祖落在司笙的肩头。

  司笙侧头看过去,见到段长延后挑眉,“你怎么在这里?”

  段长延哑了一下。

  然后,他往后面的院落指了指,商量地问:“屋里说?”

  司笙看了其余三人一眼。

  三人都没有意见。

  ……

  院落里正在烤全羊,隔着老远就能闻到香味,离近了,更是勾人食欲。难得的是负责烤羊的不是郑永丰,而是……林逍。

  “这么快就找到鹰了吗——”正在低头烤羊的林逍听到动静,一边说话一边抬头,瞧见段长延身后那一群人后愣了下,随后立马改口,“笙姐!”

  “有闲情逸致啊,”司笙前一秒刚开口肯定,下一秒却倏然话锋一转,“事情办完了?”

  林逍手一抖,撒了大把的孜然在羊上。

  对食物精益求精的段长延,痛苦地闭了闭眼,不敢骂始作俑者司笙,只能瞪林逍——怂唧唧一包子!你可以怂,但你不可以抖啊!

  林逍没好气地回瞪过去。

  !!!

  他怕司笙那叫怂吗?!这踏马分明叫识时务!

  “咳,”林逍讪讪一笑,立马道,“人已经找到了,但油盐不进,刚说明来意就将我赶走了,这几天我都在跟他斡旋。这不,小段想做烤全羊,我搭把手,想分点烤全羊去收买他……你忙完了吧,什么时候去见他?”

  从别人嘴里撬消息的事,林逍觉得,还得司笙来。

  ——西北道上,司笙无所不能。

  林逍总是蜜汁相信这种流传在外、一听就不切实际的话。

  司笙淡淡道:“明天吧。”

  赶了一天路,突发情况多,现在时间很晚了,司笙没精力应付顽固倔强的老人。

  “那行。”

  林逍没有任何异议。

  萧逆和司风眠一切以司笙意愿为前提,他们的意见压根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烤全羊还要过一刻钟左右才能好,司笙等人围坐在一旁,唯独冬至走到一边,兴致勃勃地用肉喂佛祖,热衷于跟佛祖处好关系。

  “我来附近办点事,想着带佛祖放放风,就一起带过来了。”段长延三言两语做了介绍,“昨天办完事就想走,看到林逍发朋友圈说在这里,想着很久没见了,就过来聚一聚。”

  段长延虽是个无法无天的二世祖,但他也不止是专注于二世祖这一个职业。

  他还兼职厨子。

  哦,偶尔有点价值,就是帮家里跑跑腿、办办事。

  一般做跟厨子无关的事时,他都不会带上郑永丰。毕竟二人还是有自己的事要做的,不可能真的为了厨艺成天黏在一起。

  段长延吸了口气,狐疑地打量着几人,“不过你们又怎么在这里?”

  尔后又指了指身后逗佛祖的傻白甜,“这货又是你在哪儿勾搭上的?”

  “拍节目。”司笙道,抬眸,视线越过段长延落到冬至身上,“他是冬颖儿子。”

  段长延大惊失色,“我冬姐孩子都这么大了!”

  他不可思议地扭过头。

  正巧冬至听到动静,也回过头,对上段长延的视线后,他笑了笑:“你认识我妈啊?”

  笑起来跟冬颖是真的有几分像。

  段长延问:“你妈几岁生得你?”

  冬至认真想想,说:“三岁吧。”

  段长延:“……”好嘞,跟她师叔混一起的人,果然嘴上没一个靠谱儿的。

  不过得亏是师叔的师姐的儿子,要是弟弟什么的……这傻白甜又得平白长他一辈分。

  ——师父、师叔到处认哥认姐,整得他到处都是长辈的感觉,实在是太胃疼了。

  段长延叹息一声,转移话题,“那老张头呢?”

  司笙掀了掀眼皮:“说来话长。”

  这话就是懒得跟他说了。

  段长延愤愤,扭头看向一边插兜撒孜然的骚包老板,林逍被注视片刻后只觉得头皮发麻,只能妥协道:“行行行,我说。”

  林逍废话多,一通叭叭,险些没将段长延整睡着。不过,好歹是听明白林逍的意思。

  “楼兰计划……”听完后,段长延挠挠头,拧眉思索道,“怎么这么耳熟呢?”

  林逍随口道:“毕竟‘楼兰’就挺耳熟的。”

  林逍没将段长延强行扯关系的话放心上——逮一个都知道楼兰计划,这还能不能成为机密工程了?!

  说耳熟的全都是在靠“楼兰”二字强行碰瓷!

  好在段长延憨憨属性发作,不强行跟自己的记忆过不去,草草点头,“真有可能。”

  林逍哼哼,骄傲极了。

  红色耳钉在灯光映衬下,显得更是骚包。

  ……

  赶上烤全羊烤好的好时候,司笙等人哪怕是吃饱了,都不介意再补上一顿夜宵,逮着烤好的肉就是一同瓜分,剩下的才由林逍和段长延去送人情。

  吃这种肉,怎么也来点酒,司笙凑合着喝了点,哪怕是克制住了,最终还是有点眩晕。

  最后也不回去了,一脚将段长延踹开,霸占了段长延在这里租的房间,一把将房门甩上。

  被关在外面的段长延:“……”

  林逍同情地拍拍段长延的肩:“她没发酒疯揍你就很不错了。”

  “我师叔酒品好得很,才不会发酒疯。”段长延对内不是一般的护犊子。

  默默路过的萧逆:“……”如果半夜拉着人玩地主不算发酒疯的话,那可真就不算是发酒疯了。

  ……

  屋里,司笙寻到床的位置,一头栽倒,被子一遮,闭眼睡觉。

  直至睡了俩小时,倏然睁眼醒来。

  她迷迷瞪瞪往旁一摸,空的,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借着外面的光看清自己在哪儿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从兜里摸索到手机,司笙轻轻磨牙,拨通凌西泽的电话。

10120 3656581 MjAxOS8wNC8wOC8jIyMxMDEy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4/08/10120_36565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