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0550章 青灯

书名:霸器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东方行云 更新时间:2020-02-14 18:30:00

  以前,叶川感觉自己从未了解过月姬,从未看透过她。

  而在这一刻,他突然感觉自己能懂她了。

  月姬是个极端的人,一旦深情,便比山高,便比海深。

  她能为她一个尚未拜堂的夫君,便一生隐去自己无暇的容颜,再不以真面目示人。

  她也能为了只在叶川心中留一个位置,便毅然求死,只盼叶川能记她一生。

  她看似无情,可一旦用情,便是至情。

  怀中的身躯渐渐冰冷,这短短的片刻,对两人来说,仿佛过去了百年,又仿佛只是眨眼之间。

  月姬轻抚叶川的面容,而后将手抽回,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方才取下了她脸上的那块黑纱,再次露出了她那张绝美的面容。

  只是此时,这完美的容颜上沾满了鲜血,并且因为过于虚弱,面色苍白得如同白纸。

  “我曾说过……我的容颜,只属于一人……”她苍白的笑着,眼中尽是柔情。

  “我知道!我知道!”叶川声音颤抖,以前他以为月姬说的是她那过世的夫君,但现在他已明白,月姬说的这个人,是他!

  “你能替我……把血擦掉吗?”月姬的笑苍白而温柔,轻声道:“我想……让你记住我的样子……永远也不会忘记……”

  叶川颤抖着双手,轻轻替她擦去脸上的鲜血,眼中的泪水根本不受控制,不住的滚落。

  他此刻不是什么冰冷的兵器,而是一个有血有肉,更有泪的人!

  “我死之后,你要……好好活着……好好记住我的样子……”月姬的声音越来越虚弱,双眼也在慢慢闭合,声音也在渐渐变轻,道:“我知道……你早已……心有所属,但我只求……你能在心里给我留一个位置……能记住我……”

  感受着怀中那*的身躯正在慢慢变得冰冷,叶川的心仿佛经历了千刀万刮。

  她用一死,只求能在他心中换来一个小小的位置。

  这番深情,纵是叶川再铁石心肠,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何谓深情?至此而已!

  “我不会让你死的,对,我不能让你死!”

  猛然间,叶川回过神来。

  这一切的发生,对他造成的冲击太大,以至于他有些手足无措,竟忘了该如何应对。

  “我有造化九死经,我不会让你死的!”

  回过神来的叶川,仿佛抓住了救命的稻草,立即运转起幽姬留下的功决,不顾一切地替月姬疗伤。

  造化九死经,有逆转生死之效,哪怕叶川距离圆满之境还差了很远,但用来延缓月姬的生命流逝,想来完全足够!

  他疯狂运转着功决,将源源不断的生机汇入月姬体内。

  甚至,他不惜自损精气,将自己的生机分割,通过造化九死经,打入到月姬的体中。

  如此片刻,他已脸色发白。

  神境强者的生机太过浩瀚,流失时如同一个无底洞。他现在境界太低,有些力不从心,很快便损耗了自身大半生命力。

  月姬气若游丝,暂时缓住了一口气,但这口气太微弱了,随时可能断掉。

  “你不能死,你绝对不能死!”叶川如同疯魔,不顾一切地将自己的生机汇入月姬体内。

  这一刻,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在葬兵谷中的时候,一头长发迅速暗淡,失去光泽,并且很快就白了大半。

  “想不到,月姬竟真对你动了情!”

  一道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

  陆九渊踏空而行,无声而至,立于虚空,冷冷俯瞰着地上的叶川和月姬。

  叶川唰地抬头,眼中有无限寒意!

  若非此人到来,月姬也不会被逼到求死之境!

  “你的功决不凡,可惜,境界太低,神境强者的生机,远非你这个境界所能填补!”陆九渊漠然地看着这一切,似乎月姬身死,不能让他的内心生出一丝波澜。

  “月姬因你而违抗主上,即便她今日不死,主上也不会留她!”陆九渊祭出铜镜,照耀四方,如同在对叶川进行审判,漠然地宣布道:“至于你,得到了不该得到的器灵,亦是不应存世,便让你与月姬一同葬身此地。”

  他说得很平静,很冷漠,那是因为他完全没有将叶川当成对手,而是视如蝼蚁。

  杀一只蝼蚁,自然不会有什么情绪波动,这是他藐视叶川,高高在上的体现。

  “翁!”

  铜镜照耀,陆九渊如神衹降临,随手一指,指尖一道光芒,轻描淡写,点向叶川的眉心。

  他的动作简单得就像要捏死一只蚂蚁,而事实上在他眼中,叶川也和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翁!”

  突然间,异变陡生,虚空仿佛陷入了静止,天地万物似乎都凝滞了,铜镜的镜光,和陆九渊指尖的白光,仿佛都定在了空中。

  只见,一盏青灯出现,悬于叶川的头顶,灯火摇曳,仿佛能定住万法。

  陆九渊一惊,头一次变色!

  竟有另外一件兵器,能对抗主上的威能!

  “嗖!”

  叶川已抱起月姬,以极速远退。陆九渊脸色一寒,想要追击,却发现那盏青灯竟镇住了他的铜镜,连带他都无法追击。

  这是什么器物,竟压制住了主上的神威?

  他心中骇然,死死盯着那盏青灯。

  事实上,他头顶之上的铜境,威能远不及补天境全部威能的千万分之一,是以才能被那古怪的青灯压制。

  但在陆九渊心中,主上神威莫测,无所不能,所以这件事情的发生,对他来说充满震撼,更令他对那盏青灯忌惮不已。

  他面色发沉,被青灯牵制,只能看着叶川远走,很快便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内。

  “唰!”

  随后,那盏青灯也是破开虚空,远遁而去。

  “该死,那小辈的气息竟消失了?他身上属于主的印记被其他力量掩盖住了!”

  陆九渊惊怒,想要去追叶川,却发现叶凌天留在叶川体内的印记气息变得模糊,无法感应,被某种力量遮掩住了。

  他心中愤怒,想要仰天怒吼,但很快又冷静了下来。

  “月姬重创,那小辈想要离开此重禁制,也非短时间可以办到的事。只要他们还在这一重,我仍是有机会将他们诛杀!”

  冷静下来后,陆九渊以铜镜护体,开始在这一重禁制中游荡,想要寻到叶川,彻底将他诛杀。

10105 3643601 MjAxOS8wMy8zMS8jIyMxMDEw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3/31/10105_36436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