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五百九十三章 他我儿子

书名:七十年代喜当娘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温泉 更新时间:2020-02-14 23:44:55

  沈玲龙冷眼看孟无涯,压低了声音咬牙道:“你知不知道小妹才多大!”

  孟无涯没出声。

  他自然是知道小妹多大的,作为一个满了十八岁的小伙子,说要对一个十二三岁小姑的未来负责,这简直是、简直是无耻!

  沈玲龙没有将难听的话说出来,想着终归是看着长大的小孩,也是看着孟无涯从瘦巴巴的小男孩,长成如今这么一个有担当、有能力的男子汉。

  深呼吸好几次以后,沈玲龙压住了心底的焦躁与气愤,她与孟无涯说:“在我们家里,虽然每个人都有自主权,但在结婚这种事儿上,我是绝对要求女孩二十岁,男孩二十二岁以后,才能够任由自己作主。”

  孟无涯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沈玲龙的意思。

  沈玲龙没管,继续说:“她二十岁之前,我希望你不要提任何关于要与她处对象的事儿,我知道你成熟稳重,少年老成,但感情这种事儿,不是凭借一腔少年意气就可以了的。她现在喜欢你,跟着你,不代表以后会,就算以后会,那也是等她长大了,有分辨感情能力了,你才能够与她提,记住了吗?”

  这么一长串,沈玲龙说的又快,如果换做一般人,恐怕会懵。

  孟无涯没有。

  他听着后面的话,终于反应过来沈玲龙前面话是什么意思了。

  在沈玲龙严肃的表情下,孟无涯郑重点头,说:“谨记于心。”

  对于孟无涯,沈玲龙还是比较信任的。

  他既然答应了,沈玲龙就确定他能够做到。如果不能,沈玲龙有的是法子让他记忆犹新。

  沈玲龙叹了口气:“行了,你回去吧,以后……该怎么样怎么样,我的要求就那么一个,其他的我不会强势插一脚,做棒打鸳鸯的西王母。”

  孟无涯:“……”

  他也不在这儿碍眼了,老实离开,得亏出院子的时候,小妹不在,不然他真不知道要不要跟小妹说两句话了。

  心理上肯定想与小妹说话的,毕竟要不理会小丫头,那小丫头可能会生气,会彷徨。可理智上告诉他,不能讲,最起码不能当着沈玲龙的面讲,这会让沈玲龙很生气的。

  现在好了,人没在,孟无涯长舒一口气。

  刚出门,迎面碰上了拿着公文包回来的陈池。

  陈池见他,蹙眉问:“这是怎么了?”

  看见陈池,孟无涯头皮发麻,沈姨讲道理,好说话,但要陈叔知道了他在小妹十二三岁的时候,就想对小妹以后负责,会挨锤吧?

  孟无涯干巴巴的摇头:“没、没什么……”

  他迅速离开。

  陈池见着,莫名其妙,回到家放下东西去洗把脸的时候,问了一句:“刚才碰见孟无涯,他看起来……有点怕我。”

  沈玲龙嗤笑,怎么不怕?

  陈池锤起人来,吓死个人。

  谁不怕疼啊?孟无涯意图拐陈池闺女,就跟女婿怕老丈人一样,这是必然要经历的。

  不过沈玲龙既然跟孟无涯说了一切照旧,就不会说给陈池听,让一切无法照旧。

  笑过后,沈玲龙在陈池莫名的神色中,面不改色道:“你锤人这么吓人,哪个不怕你?”

  陈池蛮无辜的,“我又没锤过他,再说了,没干错事儿,家里的孩子我也没锤过。”

  “行了,”沈玲龙真不想扯谎,答非所问,交换概念就算了,这要再聊下去,恐怕要对陈池扯谎了,“快点擦干净,准备出发了。”

  去做客,虽然只是吃顿饭,沈玲龙还是严谨的让几个孩子,包括自己和陈池,换了一身新衣裳,然后一起去肖家。

  刚出弄堂口,就看见了两辆车。

  他们是准备绕开的,但没想到车上下来了人,是中午过来邀请他们去肖家吃饭的人。

  沈玲龙和陈池两个,带着三个姑娘坐前一趟车,男孩子们则是在后面一辆车。

  “真是麻烦严先生你了。”沈玲龙在后座与接他们的严管家道谢。

  这位严先生笑容得体,说:“这都是老爷子安排的。”

  就这么点路,沈玲龙心里想着的是根本不需要接,但这位严先生拿出肖老爷子做幌子,她也只能说谢谢。

  没多长时间,他们就到了肖家。

  肖老爷等了很久,虽然人老了,听力、反应都不大好使,但在他力所能及的反应范围内,是热情的迎了上来。

  还忍不住问:“小丫头呢?小丫头呢?”

  在肖铭那里,肖老爷子听说小丫头很像他已经故去多年的妻子。

  陈池让小妹上前,喊了声曾祖父。

  小妹长得好,十二三岁这个年纪,长相虽然稚嫩,但也依然可以看出以后是个小美人。

  肖老爷子盯着小妹的眼睛看着,看了好一会儿,竟是老泪纵横。

  他连说三个像字,哽咽着问:“丫头,能不能让曾祖父摸摸你的头啊?”

  小妹皱眉头,有些不情愿,但在陈池点头下,不怎么高兴道:“好吧,只能摸两下。”

  肖老爷子一点也不吃惊小妹的坏脾气,乐呵着摸了两下小妹的头,跟挼猫一样。

  特别严谨,说两下就两下,不多一下,也不少一下。

  “以前啊,她也是这个脾气,长得像,脾气也像,”肖老爷子感慨道,随后颤颤巍巍的从兜里摸出来了一条祖母绿项链,递给小妹,且说,“这是你曾祖母最喜欢的东西,今天我代替你曾祖母送给你。”

  沈玲龙很是诧异,但也没阻止。

  肖老爷子摆了名是将对妻子的怀念,转在了小妹身上,怜爱小辈,将东西给小妹,有点像是将什么东西传承下去一般。

  再说了,这是给小妹的,小妹自己有选择要不要的权力。

  小妹显然对这条项链很感兴趣,她接过了项链,端详了一会儿,倒是对肖老爷子露出了一个真诚的笑脸,说:“谢谢曾祖父。”

  肖老爷子高兴极了,连说:“你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吃饭的时候,肖老爷子特意坐在小妹旁边,对小妹特别好。

  不过对其他孩子也不差,给其他孩子都准备了一份礼物,甚至于殷拾和沈爱华以及沈爱夏都有。

  只不过这三个非肖家子孙,给的礼就薄一些。

  这种规矩,在大家族里常见。

  亲属分明,嫡庶也分明。

  沈玲龙没作声,在家里她一直尽量一碗水端平,但不代表外面也是这样,让他们看看外面情况,了解一下一些家族的情况,也是好的。

  本来是打算吃过饭后,回家了以后,跟这些孩子们谈一谈这事儿。

  但没想到,饭才吃完,肖铭开门见山道:“堂嫂,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殷余这个人。”

  沈玲龙条件反射看向殷拾,过不起然,这小子特别兴奋,眼睛贼亮。

  沈玲龙挑眉,“当然记得,有什么问题吗?”

  “这次回来,我受他所托,帮他把儿子带过去。”肖铭面不改色的说。

  沈玲龙嗤之以鼻。

  对于殷余,沈玲龙敢保证他不会说什么让肖铭给他把儿子带过去的话。

  肖铭在撒谎。

  为什么撒谎?沈玲龙也大概猜得到,殷余要么是得罪肖铭他们了,给他们带来了不少损害,要拿殷拾去威胁人;或者说,有求于殷余,还是拿殷拾去威胁人。

  沈玲龙还没开口,殷拾就噌得一下站起来:“我爹真的是要叔叔你来接我的吗?”

  肖铭微微一笑:“是的。”

  沈玲龙淡定自若:“你有什么证据?书信,信物,随便来一个,不然……不好意思,我不信你。”

  殷拾皱眉头,不怎么高兴的看向沈玲龙。

  沈玲龙没搭理他,偏头斜了一眼肖铭,讥笑一声:“烦请说比较好的谎,再到我这里来骗人。”

  “你怀疑我说谎?”肖铭眯着眼睛问,“我为什么要在这种事情上撒谎。”

  讲完,看向殷拾,补充了一句,“而且,殷拾不是你儿子,有权利自己决定去不去。”

  这话是再刺激殷拾。

  而殷拾就受这个刺激。

  他阴沉着脸很不高兴。

  沈玲龙嗤笑:“他爹以前为了出国,学习好的东西,把他儿子给了我,我又养了这小崽子七年,他……就是我儿子!法律上,我也是监护人。”

10086 3643703 MjAxOS8wMy8yNi8jIyMxMDA4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3/26/10086_36437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