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70章天底下最好的男子

书名:盛世女侯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温晓 更新时间:2020-02-14 14:28:01

  “那外边战情,你可知?”时非晚忙问。

  三天,她若在这里待了三天,那金州城,如今也不知打成什么样了。

  “不知。”沐熙答。他没离开过自然不会知。

  时非晚闻此,皱了皱眉。

  沐熙似乎知她在想什么,道:“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多我们两不多,少我们两不少。我们只是最底层的新兵,就是三天前回去了也改变不了什么。更何况你还只是个伤兵。”

  说罢,沐熙从旁边取过一物来递给了时非晚。

  时非晚一愣。见他递过来的是一片大荷叶。叶中裹着一些野果。

  “洗过的,不远处有山泉,”沐熙这时又补了句,

  “……”时非晚闻言无语,这个时候她哪是介意这个,手则是立马接了过来,只却也没说谢谢,便吃了起来,反正这会她的确饿得慌。

  “给你,水。”沐熙这时又递过了一壶水来。

  “谢谢。”时非晚二次接过,这次实在罕见的竟说了声谢,

  沐熙一愣,过后却是笑了,“也不知是哪儿招惹过你,还是说我生得就那么不受待见?”

  时非晚寻了个理由:“我厌恶公子哥罢了。”

  “是么?那现在呢?”沐熙脸皮是真厚,竟一点也不介意,又问。

  “沐兄真是好笑,我现在厌不厌又如何?难不成你还在意?”时非晚语气却仍旧疏离。

  “我当然在意。”结果沐熙立马答。

  他还真是名副其实的纨绔,五个字吐下来,竟不带半分含蓄的。

  “……”时非晚吃野果的动作一顿。

  “喂,你还真有未婚夫啊?”沐熙这时又道。

  吊儿郎当的语气,似想听八卦似的。

  “有。”时非晚回。

  “那他知你在这?”

  “不知。”

  “那你未婚夫怕是不会要你了。”沐熙又道。

  时非晚又啃起了野果,心想岑隐应该是不会愿意要她了。

  他之前答应带她去西边,但那种情况下她必然是只跟在他身边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怎么,被我说中了?”沐熙笑。

  时非晚两口啃完最后一个野果,又喝了口水,这才抬眸,回:“我的事,不劳烦沐兄操心。”

  “小爷还不是怕你未婚夫知道后,寻小爷算账呢。你说你又跟我同床共枕的,又抱过我,现在还跟我同生共死在外过夜,我若……”

  “沐兄大可放心,我未婚夫不会找你算账,我也不会赖上你让你负责。”时非晚打断。

  “但我若不负责,你岂不是得孤独终老了?那我岂不就害惨了一个女子。”

  “沐兄还是把你这套留给那些馆中的姑娘吧,用在我身上,我只会觉得无趣。”

  时非晚淡淡的回。

  她也不觉沐熙三日前说的“大不了娶她”跟此时他这些不大合适的话有什么奇怪的。

  沐熙本就是个纨绔公子哥。时非晚听说他在京都时烟花之地便是他时常所光顾。那么,遇到女子有那调戏人的习惯实也不奇。

  他痴恋天成是真。但这不代表他不能养成这种调戏姑娘的习惯。

  “算了,的确是无趣,脸都不会红一下。”

  果然,时非晚便听沐熙接着回了句,一副懒得再跟自己说了的表情。

  “你怎不去外边探探战情?”时非晚这时却主动跟他说起了话。不过,却是正事。

  “正想去。”沐熙说起这事倒也严肃了起来,道:“如今娘子关不知有没有失守。我们还能不能回得去还不确定。我倒的确得先去探探。”

  “那还不快去!”

  沐熙闻言汗,“你一人在这……”

  “我觉得我会怕吗?”

  “……”好吧。沐熙想着几日前她砍人的速度,直接被说服了。于是起了身,道:“别乱跑,先等我出去探探。”

  “好。”

  ……

  沐熙再回来时,已经是半日之后,黄昏时分了。

  他手中还拿了几个烧饼跟几条鲜鱼。进来时见时非晚正静静坐着双手抱着双腿发着呆。只他一进来,女子便立马察觉到了,猛一抬头便问:“如何?”

  “先吃个饼,死兵身上搜出来的干粮。”沐熙将一块干饼递给时非晚。

  “……”时非晚接过,也不嫌晦气还真吃了起来。

  “还真敢吃呢?你到底是不是个女子?”沐熙却愣了愣。过后自己也坐了下来,搭起了火架似乎准备烤那鲜鱼。

  “我问你,外边如何?”时非晚又问。

  “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便告诉你。”沐熙懒洋洋的道。

  “幼稚!”时非晚无语,“你想问什么?”

  “你真有未婚夫?”

  “……”时非晚愕,“你就想问这个?”

  “嗯。”

  “有!”

  “当真?那他叫什么?”

  “我不必告诉你。”

  “那他是个怎样的人?

  “你问这些做何?””

  时非晚答。说话间脑子里涌过了岑隐的面容,心中一悸,眼底浮动着思念,接着,便似自喃般缓缓答了句:“他是天底下最好的男子。”

  “……”沐熙接着却没下文了,视线落在了时非晚的眼睛上。

  周围不知怎地竟诡异的静了那么片刻。

  “娘子关失守了。”

  沐熙过后又说话了,终于回到了正题上。似乎之前他没问过那些问题般。

  “那金州呢?”

  “还在打。”沐熙道:“蛮子攻破了娘子关,过后便直接奔金州城门而去,如今金州还在打。我刚跑回去碰到了一个暗中勘察敌情的斥候。斥候说,呼延炅带了整整二十多万人马。”

  “二十多万?”时非晚瞪大了眼,“这么多吗?可是分了队,过娘子关从北门,跟过洛州从东门,双面夹攻的金州?”

  “不是。”沐熙却摇了摇头,道:“蛮子只通过潞州南下,攻了金州北城门。”

  “……”

  时非晚略讶。

  “金州北接潞州,东接洛州,这两城如今都是蛮子的地盘。呼延炅怎么不同时攻北门跟东门呢,他怎么不双面围城。”

  沐熙此时正挠头,“不过,北边城防确实没有东边强,比东边好打。集中兵力攻北门倒也不是不可。”

  “那二十万兵,可是从洛州调兵了?”时非晚沉思着,又问。

  呼延炅此次南下进攻大楚,起码领了五十万的兵马。只如今他已攻下了三城。

  三个城池,也是需要分出守兵驻守的。潞州易守,大抵留了七八万守兵,济州那等大城应留了十万,洛州不是个好防守的城池,应也留了十万。

  那么,他若还能调二十万兵马,集中攻北门,也就是说之前攻洛州时多余的兵马如今全都被他调回了潞州。

  他是在潞州集合二十万兵马后,再直接南下的金州。

  “斥候说是这样。”沐熙道;“看来,呼延炅是非得金州不可了。”

  时非晚点点头,没吭声,只却是忽然从身上掏出来了一张地图来。

  沐熙见此,也将脑袋凑了过去,道;“你可是会看?”

  时非晚手指了指金州东面,道:“我若是呼延炅,若非攻金州,我还是会让东北两面同步。”

  沐熙听后回;“这也是大多数人的想法。但呼延炅用兵速来以奇制胜,他的想法若跟大多数人一样,才是少见。”

  时非晚应了声,过后却又说起了自己的,道;“金州东边,虽城高池深,看起来不好打。但北边,山路崎岖,又得途径难攻的娘子关,亦没那么好打。

  而且,从洛州又调兵回潞州,在潞州集合完兵马,再攻金州。此还需要穿过济州,行很长的远路,耗时又耗力,蛮子实不必如此。最重要的是——”

  时非晚说到这,手一划指在了洛州西面;“洛州城浅,尤属西边城防最弱,易攻难守。呼延炅若是直接派兵从洛州西面而出,进攻金州,还可对洛州形成最大的防守。

  但他现在这样,将洛州兵马调去那么远的地方。洛州剩余的守军又得分在东西南北四个方位,那么如今的洛州,西边驻守兵力不足,又加上城防弱易攻难守,若这个时候,金州反而出兵,往东进攻洛州。那么——”

  “你是说,这个时候,金州可以从东边反出兵,进攻洛州西城门,让他们攻了金州却有丢失洛州之险?”沐熙眉眼上挑。

  “对。但若他攻金州时选择东北两面同步,分十万兵马在洛州西边集合,往西进攻金州东面。那么,金州若主动进攻洛州,就会在东面与北戎兵碰上,必是不可取的。北戎若行此举,那么,他们既可对金州形成两面围攻之势,也能对洛州形成防守。”

  时非晚回着,眼底涌过一抹疑,又道:“可是他偏偏,将兵力只集中在了北边。”

  “蛮子速来狂傲自信,许觉他们守得住洛州。再说,我看他们也根本没有想过,洛州西边会有被攻之险。金州如今自顾不暇,哪个守将,敢有如此胆儿,敢行如此之险招!金州不守,反去进攻洛州。”沐熙听后回道。

  “但到底有这样的风险在。”时非晚回。想了想,又问:“金州守将是谁?”

  “张铁海。”沐熙道。

  “张铁海?”

  “对。是个新将,才调任过来不久。听说是今年的武状元。”

  “新将……”时非晚低喃。

10076 3643570 MjAxOS8wMy8yMi8jIyMxMDA3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3/22/10076_36435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