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一十四章 自尽

书名:福星小娇娘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王梓芸 更新时间:2019-10-10 16:42:39

  有这样想法的人随着叶景彻越来越诡异的眼神也变的越来越多,他们不知道叶景彻到底做了什么,可看着他那诡异的眼神,就觉得他肯定是做了什么,不然,他为何会如此冷静?

  瑞康帝也发现了叶景彻诡异的眼神,他对着刚才一直护着他的叶景行伸出手,待被他扶着起身后,这才看着下首被两名铁鹰旅兵士看守起来的叶景彻道:“你做了什么?”

  就在瑞康帝话音落下的瞬间,因为刚才的动乱,被迫跪坐在下首的叶景彻突然冷笑出声,并且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直接站起身,看着瑞康帝道:“难不成父皇忘记了这宫权曾经在我母妃手里近十年?”

  随着叶景彻这话的落下,瑞康帝的脸色瞬间骤变,可还不等他开口,叶景彻又继续道:“如果父皇不记得这事,那想来也就不知道,这宫里的御厨,是刘家送进来的吧?”

  叶景彻越说,瑞康帝的心越沉。

  如果这事是真的,那他们今日大殿里这么多人,难不成都要一起出事?

  叶景彻满意地看着瑞康帝因为自己的话而变了脸色,就在众人以为是饭食里被下毒,而那些没有触碰饭食的人刚觉得庆幸的时候,叶景彻突然大笑出声道:“哈哈哈,你们别找了,你们是找不到的,哈哈哈哈。”

  看着叶景彻似有疯癫的样子,瑞康帝只觉心口憋的难受,他刚准备开口让人将叶景彻带下去,再让太医院的太医来检查一下这里的饭食,谁知一开口,竟然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

  看着瑞康帝竟然喷出一口鲜血,不仅是扶着他的叶景行,大殿里的其他人也都吓的不轻。

  今天可是新年,要是瑞康帝真的在这天被气死了,那是他们整个国家丢人。

  幸好瑞康帝在吐出那口血后,及时被叶景行搀扶着坐了下来,这会他虽然觉得乏力,可却没有晕过去。

  瑞康帝紧握叶景行的双手,张开嘴,轻声吩咐他道:“传太医来。”

  瑞康帝刚把这话说话,便觉得身子乏力的很,他原本还想再开口让人将叶景彻带下去,可这会为了不晕过去,只能忍住没有再开口。

  太医来的很快,而且还是整个太医院的太医全部都来了这里。

  他们不仅是担心叶景彻真的做了什么,这里官员和内眷太多,他们待会来不及救治,也是担心万一瑞康帝有什么,他们一起在,也好一起诊断再商量。

  太医们到了这里后,根本不用瑞康帝开口,只叶景行,便将这里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

  等叶景行说完,太医院院首便带着太医院医术最好的两名太医围在瑞康帝的身边给他诊脉,其余的太医则是开始检查大殿里众人面前案几上的食物和酒水。

  太医们都很仔细,无论是给瑞康帝诊脉的太医还是检查案几上食物和酒水的太医。

  给瑞康帝诊脉的太医先停下了动作,三人对视一眼后,其余两名太医同时将目光落在了院首身上。

  太医院院首的年龄比瑞康帝都大,可瑞康帝却十分信服他的医术,他几次提出告老还乡,都被瑞康帝驳回。

  这会院首察觉到另外两名太医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却觉得自己怕是没办法平安告老了。

  他在心里仔细琢磨了一番后,这才看向上首的瑞康帝和叶景行道:“圣上的身子,之前臣便提醒过,不宜大怒大喜。刚才圣上怒急攻心,虽及时将心口的淤血吐了出来,可圣上的身子,到底还是又伤到了一些。”

  院首觉得自己的话说的虽然含蓄可很直接,尤其是瑞康帝自己应当清楚自己的身子到底是怎样的情况。

  只是他却忘记了,此时瑞康帝身边的叶景行。

  叶景行虽知道父皇心中所属的皇位继承人是自己,可圣旨还未宣读,他还未登基,所以父皇此时必定是不能有事的。

  最关键的一点,父皇最后会选择他,有很大的可能性是因为他孝顺。

  虽不知父皇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可这会众目睽睽之下,他必定要维持着自己对父皇的孝顺。

  在心里琢磨一番后,叶景行看着院首道:“你说了这么多,却没有提该如何医治。”说罢这话,叶景行用略显着急但却不得不努力压制住自己情绪的语气看着院首道:“无论如何,你尽力医治父皇。既然父皇之前一直对你信任有加,想来你定是有本事能医治好父皇的!”

  叶景行的这番表现,完美地将一个关心父亲,却又因为担心父亲,不得不压制住自己着急的儿子展现的淋漓尽致。

  别人如何董姝看不到,可她这会却能清楚地感觉到,在姐夫对着院首说完这话后,瑞康帝看向姐夫的眼神,越发的满意。

  董姝看向叶景行和瑞康帝的视线只是一瞬,而后她刚准备继续看向守在前方的相公,谁知下首检查案几上吃食和酒水的太医们,却发生了争执。

  瑞康帝虽不舒服,可却一直有注意着他们,这会一听见他们发生争执,他立刻紧握了一下叶景行的双手。

  察觉到父皇的紧张,叶景行立刻扬声问道:“怎么回事?”这回叶景行的语气又与之前同院首说话时有些不同,少了些温和,却多了丝凌厉。

  瑞康帝应该是对叶景行很满意的,因为就在叶景行话音落下的瞬间,他微微勾起唇角,轻轻拍了拍叶景行的手背。

  叶景行在察觉到父皇的动作后,再看向下首太医们的眼神便比之前和善了很多,可他蹙起的眉头,还是显示了他此刻的心情并不好。

  不过,下首的几个太医并未让叶景行等太久,他们在察觉到叶景行的不悦和瑞康帝审视的眸子后,飞快地凑在一起商量了两句,而后由两名资历最老的太医领路,一起跪在大殿中央,看着上首的瑞康帝和叶景行道:“回禀圣上,臣等并未在饭食和酒水中发现异样。”

  就在这名太医话音落下的瞬间,瑞康帝和叶景行都还没有做出反应,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观的叶景彻突然惊声开口道:“不可能!”

  听到叶景彻这话,之前就和三皇子一脉有些不痛快的一名太医突然抬起头看向他用略带鄙视地语气道:“您若不信尽管再派别的太医或者大夫来检查就是。”

  这人话音刚落,叶景彻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猛地冲向了已经被铁鹰旅兵士们控制住的三皇子府女眷们,直接将缩在郑氏身后的刘氏一把扯了出来。

  叶景彻扯出刘氏后,一双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龇牙欲裂的神情显示了他此刻糟糕的心情。

  而被他拉扯住头发的刘氏却显得很冷静,她一双几乎不含感情的眸子看着叶景彻,冷冷地开口道:“您不用猜了,那药我根本就没下。”

  就在刘氏话音落下的瞬间,终于知道怎么回事的叶景彻立刻抬手,对着她的脸直接打去。

  “贱人!”

  叶景彻的这一巴掌几乎是用尽了全力,刘氏一个女子被他这一巴掌直接打的倒在地上,脸颊更是瞬间暴起几个一个巴掌的印记。

  看着刘氏倒地,叶景彻还觉得不痛快,他刚欲抬起腿再踢她一脚,许时秋却已经赶在他动脚之前,将刘氏往后拉了一段距离。

  叶景彻见刘氏被许时秋救走,当即看着刘氏怒吼道:“你这个贱人,你毁了我的计划,你怎么对得起我,怎么对得起刘家!”

  叶景彻会将这样的大事交给刘氏,不仅因为她是自己的侧妃,更是因为她是自己的表妹。

  虽说刘氏的爹是刘家的庶子,可一旦他登基,刘家的地位肯定立刻不同。

  哪怕刘氏的爹是庶子,肯定也能混到一个不错的官职。

  这便是叶景彻一开始说动刘氏愿意下毒的条件。

  刘氏原本也是心动的,因为她爹是庶子,所以她爹在刘家不受重视,若真的能做成这件大事,那她爹在刘家的地位就会不同。

  可最后,她却因为董姝的话改变了自己的决定。

  这会看着似在发疯的叶景彻,跪坐在地上的刘氏却突然抬起头,不顾脸颊的疼痛,看着他道:“刘家如何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就算你叶景彻今日成就大事,那皇位你也只会留给郑氏生的儿子,与我的灼儿又有何关系。既然我的灼儿无法坐上那位置,那我为何还要成全郑氏和她的儿子!”

  刘氏刚把这话说完,叶景彻突然看着冷笑道:“蠢妇,你觉得若是失败了,他们会留着你儿子的性命?”

  叶景彻当真是没有想到刘氏会是这样的一个蠢货,更可恨的,他今日会失败,就是因为这样的一个蠢货!

  刘氏在听到叶景彻的话后,身子突然一顿,而后不顾许时秋的阻拦,直接往前爬了几步后便朝着上首的董姝跪了下去。

  “许三夫人,今日我是因着你的一番话,才临时改变主意没有下毒。如今我深知我这条命是保不住了,可我求你,求你看在我们同为母亲的份上,保我灼儿一条性命。我求你了,求你了……”随着刘氏口中不断出现的‘求你了’,她也不顾疼痛,‘砰砰砰’地直接在大殿里朝着董姝磕起了头。

  而听到刘氏刚才的话,董姝却直接愣住了。

  董姝虽憨直,但她不笨。

  这会刘氏的话一出,她再仔细一想,便想到了刚才大殿外刘氏拦住自己后,与自己说的一番话。

  董姝知道在宫里没有秘密,她刚才与刘氏交谈的画面,虽可能没有人听见她们说了什么,但肯定有人看到她们在一起说话了。

  所以,她不能否认。

  许暖雯一直陪在董姝身边,身为将门的女儿,她的身手虽不如许时秋,可几分自保的手段还是有的。

  她原本待在这里就是想护着弟妹,可却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会看着弟妹愣神,而且眉宇间还露出一丝为难,她立刻上前两步,握住她的手道:“将你刚才与刘氏交谈的话说出来。”

  听到姑姐这话,董姝立刻便将自己之前被唤出大殿,而后又被刘氏拦路,结果刘氏从开始质问她的话,一点一点全部说了出来。

  等到董姝全部说完后,众人这才明白,刘氏为何说是因为董姝的一番话,才临时改变了主意。

  出身。

  在平民百姓家不重要的一点,在权贵甚至皇家之中特别重要。

  刘氏因为自己爹娘的出身,导致她的出身不好,最后影响了她的儿子在三皇子府不受重视。

  这一切的一切,都因为两个字——出身

  就在众人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坐在上首一直没开口的胡皇后突然替董姝解围道:“若你儿子以后只能做一个不能科考的普通百姓,你愿意吗?”

  没人会想到胡皇后此时会开口,可一想到她对董姝的态度,众人也就明白了她为何会开口。

  刘氏也没有想到胡皇后会开口,在听到胡皇后的话后,她有一丝的挣扎。

  她知道,儿子能保住性命已经是极好的事情,可人都是贪心的,在能保命的情况下,她又想要更多。

  胡皇后不愧是后宫之主,她见过的女人太多,这会一看刘氏的神情就猜到了她的心思。

  “两个选择,一是你儿子留在京城,以后世代做一个普通的百姓,不得参加科考。二是你儿子迁至北疆,但下一代便可参加科考。”

  两条路,其实都不是最好的选择。

  留在京城的确舒服,就算三皇子府落魄了,可今日刘氏的举动也算是救了不少人,以后至少她儿子衣食无忧是肯定的,只不过世代都不可以科考,只能做普通人。

  北疆苦寒,那里不是没有读书人,只是那里能成功通过读书科举入仕的人太少太少,可从下一代就能参加科举,这便是希望。

  刘氏之前并不是一个果断的女子,可今日为了她的儿子,她先是选择背弃叶景彻,背弃整个三皇子府和刘家,如今,她也选择了一条她认为最合适她儿子的路。

  “我选第二条!”

  刘氏知道,北疆苦寒,可北疆的守将一直都和许家有些关系,今日她求了董姝,依着董姝的性子,以后自家儿子在北疆,定会被照顾一二。

  她求的不多,只要儿子能活着,能享受到一个完整的人生就好。

  就在刘氏话音落下的瞬间,太医院的院首也通过给瑞康帝施针,让他舒服了一些。

  刚察觉到自己身子舒服一些,瑞康帝便开口,下令将叶景彻以及他的内眷们关起来,至于他家的叶灼,因为有胡皇后开口,他便看向许时秋,示意许时秋安排他去北疆。

  刘氏见瑞康帝亲口安排好儿子以后的路,突然冲着上首的董姝笑了一下,而后在董姝的惊呼声中,直接从怀中拿出一包毒药,毫不犹豫地全部塞进了嘴里。

  看着刘氏这般果决地自尽,董姝愣神地瞪大双眼,她心中明白,这是刘氏最好的选择,不然等被关押,三皇子府的其他女眷定然不会放过她。

  而叶景彻,看着刘氏手中那熟悉的纸包,却觉得一切竟是那么的可笑。

  这药是刘家找到送来给他的,他安排的刘氏下药,可刘氏却临时反悔,最后,她却用这一包毒药,结果了自己的性命。

  原本这一包毒药是慢性的,也是有解药的,他原本是打算用这包药控制这些人的,可因为刘氏直接一口全部服下,几乎只是几个呼吸,刘氏便含笑闭上了眼睛,倒在了大殿上。

  没人会想到,今日这一场闹剧,竟然是这般收场,而就在宫里的闹剧刚刚收场时,宫外的动乱,也刚刚停息。

10073 3611204 MjAxOS8wMy8yMS8jIyMxMDA3Mw== http://m.clewx.com/book/201903/21/10073_36112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