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06

书名:炽夏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笑佳人 更新时间:2020-02-14 23:23:08

  公司开业第一天,初夏接到两个高中校友介绍的单子,都是笔译,一个是公司简介稿,一个是产品项目介绍。

  内容不难,初夏直接交给了部门组长。

  虽然只有四个员工,初夏也挑了一个有领导能力的员工做组长,以后她可能经常去外面跑口译单子,她不在,新单子便靠组长分配。

  今天初夏主要培训两个新手了。

  王燕是刚从学校里走出来的毕业生,徐楠过完这个暑假才步入大四,来她这边做实习生。

  英语专业出来后从事外贸服务的多,愿意进翻译公司的多是性格内向安静的选手,初夏自己也不例外。王燕、徐楠看起来都很老实,初夏讲解的时候两人听得聚精会神。

  “这批稿件有很多专业术语,我把我遇到的那些已经总结到这个Excel里面了,你们一人一份,翻译的时候先在里面搜索查找,如果里面没有,你们自己搜索,记得汇总到里面,下次遇见可以直接用。”

  王燕、徐楠点点头。

  初夏没有给她们太大压力:“这是我之前的译文与原稿,你们先看一遍再开始翻,刚开始翻会慢一些,质量优先速度,慢慢来,很快就能上手了。”

  工资是底薪+提成,初夏并不担心有人故意偷懒。

  换句话说一个翻译的工资与他的业务能力是成正比的,效率高能力高,工资也会跟着涨。

  .

  早上八点半上班,下午五点半下班,因为刚开始单子少,没有必要加班,员工们陆续打卡离开了。

  初夏没急着走,坐在办公室批改王燕、徐楠的稿件。

  “老板还不走吗?”

  前台罗玉敲敲门,声音快活。

  罗玉长得阳光灿烂,声音也给人一种活力四射的感染力,初夏笑了笑,对着笔记本屏幕说:“还要等一会儿,你先走吧。”

  “ok!”

  罗玉走后,初夏在办公室逗留到六点半,批改工作才忙完。

  肩膀有点酸,初夏做了一套办公室肩颈保健操,缓解了疲劳才关掉电脑、公司各个办公室的灯以及空调,锁门下班。

  走出湖滨大厦,马路上熙熙攘攘,私家车、公家车你堵我我堵你,下班高峰,想必地铁也是人挤人。

  马路对面的金泰是榆城有名的商业综合体,初夏饿了,决定先去吃点东西再回家。

  穿过马路,走进繁华的金泰,空调释放的冷气吹得初夏身心舒畅。

  美食店集中在三、四、五层楼,初夏一个人,慢慢悠悠地从三层开始逛,太多顾客排队的店她不想去挤,店里冷冷清清没几个顾客的可能东西不好吃,逛到四层楼,初夏才挑了个队伍不长不短的中餐店,主打的是榆城本地菜。

  中餐店外面摆着一排椅子,初夏领了号,走到队伍后面坐下,低头玩手机。

  工作了一天,初夏只想刷刷微博朋友圈。

  刷微博的时候,初夏发现她关注的漫画大神更新了。

  大神这部作品画的是女孩与黑狼,女孩是猎人的女儿,猎人进山后一直没有出来,女孩担心爸爸去山中寻找,没有找到爸爸,却遇见一个赤着身体躺在血泊中的男人。善良的女孩救了受伤的男人,男人醒来,睁开了一双蓝色的眼睛,开口时,露出尖尖的獠牙。

  上期连载到这里,一看有更新,初夏立即点开长图,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

  男人就是黑狼,女孩家乡的传说,山上有狼人,狼人平时是狼,只有月圆之夜会变成蓝眼睛的人。

  发现自己救的是狼人,女孩害怕极了,她想逃跑,人身的黑狼不许,他一手捂着被女孩用白色丝巾包扎好的伤口,一手将纤弱的女孩扛到肩上,进了深山。黑狼来到一处洞穴,他将女孩丢到干草铺成的床上。

  女孩可怜的蜷缩成一团,眼角流下晶莹的泪水。

  黑狼坐在动口,面无表情。

  女孩哭着哭着睡着,黑狼走进来,阴影笼罩了无辜的女孩。

  黑狼要对女孩做什么?吃了她还是?

  可大神一贯地会吊胃口,长图就在这里结束了!

  初夏恋恋不舍地准备重新再看一遍。

  “高材生平时就看这个?”

  耳边突然响起熟悉的不屑的声音,初夏皱眉,往旁边一看,果然是韩烈,身上还是黑色短袖、运动短裤的搭配,不过今天没穿拖鞋,是双黑色运动鞋。

  见他盯着自己的手机看,初夏马上按黑了屏幕。

  她从小就是学霸,同学们包括爸爸妈妈都以为她只会看专业书籍,大学里她偶尔看个偶像剧,舍友们都像看到大猩猩会打电话一样大惊小怪,弄得初夏住学校时暂且放弃了刷剧的爱好,毕业租房后,少了舍友围观,初夏做什么都自在多了。

  没想到在这人来人往的金泰会遇到半熟不熟的前男友。

  没有理会韩烈,初夏看向前面,再有三个人就轮到她了。

  “我跟你说话呢。”韩烈双手插着口袋,故意对着她后脑勺吹了口气。

  初夏摸了把被他吹乱的头发,回头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你怎么会在这里?”

  韩烈朝餐厅里面扬扬下巴:“我来吃饭,好吃的店都是人,看见熟人就过来了。”

  熟人?

  初夏往队伍后面看了看。

  韩烈挡住她,修长手指点了点她手里的排号小票:“熟人就是你,你这是两人的小桌吧?咱们俩正好。”

  初夏看着小票上的数字,心情有些沉重。

  她不想与韩烈有不必要的接触。

  八年前她太单纯,被他的脸他的痞笑他叫人面红耳赤的情话撩得小鹿乱撞,现在初夏已经二十六岁了,她明白什么叫现实。

  如果韩烈是她从小认识的朋友,即便他只有高中没毕业的文化水平只是个拆迁暴发户,初夏都不介意继续与他来往,但韩烈是她的前男友,除了那段无疾而终的感情没有其他共同语言的前男友,两人真没有必要强做朋友。

  “号给你,我有事先走了。”

  初夏将小票递过去,同时站了起来。

  韩烈嘴角那抹套近乎蹭饭的痞笑瞬间凝固。

  没有接她的小票,韩烈抬起头,狭长的黑眸冷冷地盯着她:“什么意思,看不起我?”

  他声音不低,前后玩手机的等餐餐友们都悄悄看了过来。

  初夏不想与他吵,弯腰将小票放到她的座椅上,抱歉地道:“我真有事。”

  说完,初夏快步往这层下去的扶梯那边走。

  韩烈抓起那张小票,沉着脸追了上去。

  初夏一直没有回头,跨上扶梯从四楼下到三楼,初夏心头那股难过才缓了些。

  韩烈是她的初恋,如果可以,她不想让他难堪,让她觉得她看不起他。

  只是,真没有必要再来往了。

  .

  初夏走得很快,离开金泰,她直奔旁边的地铁站。

  这边到锦绣花城坐地铁只需要十几分钟,比开车方便多了。

  初夏考过驾照,但她暂且还没有买车的打算。

  现在的地铁还是很拥挤,初夏上来后不想再往里面走了,转个身,准备就站在门口这边。

  结果她一转身,韩烈面无表情地跨了进来,上来后站在了她旁边。

  初夏尴尬地看向车门底部。

  他怎么跟来了?想知道她是真的有事,还是看不起他不给他面子?

  地铁出发了,惯性让初夏朝韩烈那边歪。

  韩烈左手攥着上面的扶手,右手插着口袋,初夏歪过来时,他嫌弃地往后侧了侧。

  幸好地铁很快就稳稳的了。

  初夏继续看车门。

  韩烈接了个电话。

  “什么事?”

  “不是约了周三?”

  “周四也行,不过这是最后一次,再改就不用见了。”

  地铁上有点吵,但初夏与韩烈站得近,听见手机另一头是个女声。

  是女朋友想延迟一天再约会吗?

  韩烈挂了女秘书通知他有个合作方临时改约的电话,手机放回裤子口袋,视线一转,再次落到了初夏脸上,意外发现刚刚还尴尬低头不敢面对他的前女友,现在站得笔直,脸上也换了一副平平静静的表情。

  韩烈哼了声,他倒要看看她怎么圆谎。

  地铁达到锦绣花城旁边的站点,初夏下了车,韩烈跟了出来。

  初夏走自己的,出了地铁站,经过一家披萨店,初夏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

  披萨店人不多,初夏坐在一个靠窗的四人桌旁。

  黑影一闪,韩烈坐在了她对面。

  初夏低头研究桌面的菜单。

  韩烈冷笑:“不是说有事吗?现在又没事了?”

  初夏选好了,朝走过来的服务员小哥点单:“你好,我要一份A套餐。”

  服务员小哥看眼她对面的韩烈,热情地推荐了一款爆款双人套餐。

  初夏淡淡解释:“我们不是一起的。”

  服务员小哥尴尬了。

  韩烈直接点了一份一样的A套餐,摆摆手叫小哥快消失。

  服务员小哥走了,韩烈敲敲初夏那边的桌子,盯着她问:“你到底什么意思?瞧不起我?”

  初夏看向他,直接道:“没有,我只是觉得跟你一起吃饭太尴尬,影响胃口。”

  韩烈笑了下,靠到后面的沙发上:“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说我长得会让人倒胃口。”

  初夏随便他怎么理解,低头玩手机。

  韩烈看看窗外,再看看对面把他当空气的前女友,心塞。

  但他知道该怎么瓦解前女友不知真假的平静。

  他拿出手机,敲字。

  初夏的微信弹出了一条新消息。

  韩非子:你该不会不敢见我吧,怕你会重新爱上我?

  初夏脸红了。

  不是因为金太阳自以为是的猜测,而是因为这么直白的字眼。

  爱,八年前她与韩烈都没提过什么爱不爱的,更何况现在。

  只有韩烈这种拿光芒四射的金太阳当头像的自恋狂才会如此自负。

  脸红是生理反应,冷静过后,初夏理智地回复:第一,我从来没爱过你,第二,我没有兴趣当第三者。

  初夏一直都觉得,她与韩烈那段顶多是喜欢,是青春期少女懵懂的悸动,算不上爱。

  爱应该是成熟的、坚定的,一旦爱了,便只有生死才能将陷入爱情的两人分开。

10025 3643692 MjAxOS8wMy8wMy8jIyMxMDAy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3/03/10025_36436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