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206.横扫神州

书名:我夺舍了魔皇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八月飞鹰 更新时间:2019-05-16 22:31:33

  陈洛阳心中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自己仿佛通过心口那面神秘的镜子,进入另外一个人体内。

  那一片血红的世界,是人的心脏。

  然后穿过黑雾后来到头颅,左右两扇门户是双眼或者双耳。

  右边,联通了那面镜子的另外一面,接触到其他五面镜子。

  左边现在虽然还摸不透底细,但他相信应该不是无用的,只是眼下还缺乏线索。

  闭关的魔尊……

  陈洛阳心中转过无数念头,然后又纷纷收敛,把发散的思维重新集中回眼前。

  人当有远虑,但同时也需脚踏实地。

  自己还是先把眼前的事情全都妥善处理了再说。

  陈洛阳目光恢复沉凝,看向下方的洛阳城。

  就见不管习武之人还是平民百姓,此刻都在向自己朝拜,山呼万岁。

  那条炎龙身形略微缩小,身躯也从火红祥云中探出,向他低首。

  陈洛阳见状,不禁心中感慨。

  自己变禹京城为洛阳城,让这里改天换地。

  因为时日尚短的缘故,武者或许大多臣服于魔皇的威仪之下,但普通平民百姓,却很难转过这个弯来。

  毕竟,昔日大夏皇朝定都于此,已经千年之功。

  千年时间下来,历史人文和风俗习惯的惯性是极为巨大的。

  想要将之扭转,需要时间不断沉积。

  在此以前,力量的威势,充其量只能促成恐慌和畏惧,但想对方崇拜敬服却太难了。

  但今日一战,则加速了这个进程。

  无敌的威势,不断冲击城中人的神经,将这一切深深镌刻在大家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加深印象。

  某个角度来说,陈洛阳还要谢谢王飞。

  他为自己搭建好了舞台,然后还充当了称职的配角。

  当然,王先生本人肯定不这么想。

  如果能不被找到,当然最好。

  舞台被迫搭起,肯定是争当主角。

  假如还不行,那就大家一拍两散,拆了舞台,这出戏谁也别唱。

  可惜,王飞哪样也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陈洛阳唱主角。

  而他成了最合格的垫脚石。

  前任右使临终前,为教主和古神教在洛阳城的统治稳定,最后一次做出贡献。

  名副其实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我都想给你送一幅锦旗了。

  陈洛阳微微摇头。

  这时,一个身影,从下方洛阳城中凌空飞起,来到炎龙身旁停下,然后向天空中的陈洛阳恭敬行礼。

  “属下参见教主,教主万安。”

  这是个留着一头黑色短发的青年男子,看上去多愁善感,得过且过的模样。

  凌端,魔教白虎殿骨干,白虎七宿之首,之前随同陈洛阳一起北伐,在魔教占领洛阳城和豫州,而陈洛阳返回总坛时,凌端被命令留下暂时坐镇豫州。

  其人年轻有为,但严格算派系划分,很难确切说他是少壮派还是元老派。

  与其说是墙头草,倒不如说是没立场,不站队。

  因为对教主没意见,所以相对而言更多被算入少壮派阵营,但和事佬的性格,与元老派中人也能相处,反倒引起部分少壮派教众的不满。

  不过其修为实力和办事才干颇为出众,凡交代下来的任务都能办得妥妥当当,是以教主亲自将他提拔到白虎第一宿的位置上。

  值得一提的是,他前后两任顶头上司聂广源和张天恒,都很看不惯他这种含糊的立场。

  聂广源野心勃勃,对教主起了反意不假,但性格强势尖锐的他,同凌端这种温吞水处不来。

  至于教主死忠分子张天恒,对这个在少壮派和元老派中间一团浆糊的白虎殿二把手,就更看不惯了。

  教主北伐将之带走,又扔在豫州没带回来,张天恒拍手叫好。

  凌端自己也不在意,教主吩咐让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命令去哪里,他就去哪里。

  交代的事情都能办好。

  但不能指望他自己有什么主观能动性,为魔教开疆拓土。

  在陈洛阳看来,这个白虎一比萧云天还佛系,简直堪称魔教公务员。

  当然,要一定说他是什么好鸟,那也不尽然。

  身为白虎之首,此前一直在执掌刑罚内卫的白虎殿干活儿,手上血腥人命是少不了的。

  “禀教主,是属下是失职,被叛徒藏匿于洛阳城中也未发觉,望教主恕罪。”凌端愁眉苦脸,向陈洛阳请罪。

  说来,他接到古神峰总坛那边的通知了,而且其本身并没有因为这里是洛阳城就放松警惕。

  他已经在组织人手审查。

  但因为时间太过仓促的缘故,所以一切才刚刚开始,自然不可能有成绩。

  偏偏命歹,王飞还就钻到洛阳城来了。

  当然,时间长了,能不能找出王飞也是未知,毕竟对方修为够高,藏匿行踪也够谨慎,隐于混乱的市集当中,混在百姓人堆里。

  但结果不知道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运,王飞其实也刚刚跑到洛阳城没多久,结果陈大教主就亲自杀到。

  仿佛早就知道王飞会躲来这里。

  结果王飞和凌端全都傻眼了。

  非战之罪,凌端也只好老老实实上来请罪。

  “没事,过不在你。”陈洛阳随意的说道。

  就算给凌端发现了王飞,也奈何不得对方。

  一个第十境,凝意境界的武王,还不够一个第十三境,真形境界的武帝塞牙缝呢。

  对此,当初在黔州被陈洛阳一声轻喝震死的异族武王额汉柯会深表赞同。

  凌端松了一口气。

  陈洛阳看了他一眼:“你仍然一幅心事重重的模样,还有什么事?”

  凌端连忙行了一礼:“不敢隐瞒教主,是我个人一点问题。”

  他老老实实,有问必答:“我打算在豫州找个媳妇儿,但没有收获。”

  陈洛阳哑然。

  这回答怎么忽然就无厘头起来了?

  对眼前这个人,陈大教主了解还是有限,只知道一点基本资料。

  结果就听对方一本正经报告道:“禀教主,属下想找一个比我心智成熟,能帮我拿主意,武道实力同时也不在我之下,道德心性优良,但身高体型都要小一些,能当我朋友的媳妇儿,不限邪道正道。”

  “…………”陈洛阳极度无语的看着对方。

  凌端被他盯得有些沮丧的低下头。

  陈洛阳回想一下魔教内部有关这个人的资料后,哭笑不得的说道:“既然豫州找不到,接下来回你老家去找。”

  凌端闻言,抬头看向天空。

  他故乡在秦州。

  当地的坐地虎,是三大世家中的渭水赵家。

  此前魔教吞并神州的进程中,暂时还没有正式踏足秦州,只有先前苏伟、苏夜奉命去把秦州一个乙级势力长春宫整个打包带走。

  不过秦州也不轻松,北部同样面临异族兵锋,压力山大。

  赵家只能会同退出晋州的清凉寺还有宁州的北疆冯家,以及西北的夏朝残部,勉强支撑。

  双皇决战,魔教和异族终于正式展开交锋,赵家等人方才终于能松口气。

  但凌端此刻听教主话里意思,是魔教要正式兵进秦州了?

  陈洛阳俯视下方:“即日起,本教横扫神州,你也不用留守一方了,同其他人一起,不断前进。”

  凌端向陈洛阳一礼:“属下谨遵教主谕令。”

  两人交谈的声音,没有任何避讳,就在半空里回响。

  凌端的声音能传的距离或许还有限,但陈洛阳的声音,则清清楚楚传遍洛阳城每一个角落,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

  所有人都意识到,如今的时代大势,真的彻底变了。

  古神教,正式成为神州主宰,要将全天下彻底纳入掌控。

  魔皇,或者该说圣皇才对。

  从今天开始,其意志将贯彻到神州浩土每一个角落。

  洛阳城中,凌端飞快安排布置人手,将陈洛阳的命令,向其他各个地方的魔教弟子传达。

  同时,在将洛阳城这里安排妥当后,他便点齐人马,奉陈洛阳命令,向秦州西北之地进发。

  虽然仍旧一幅没干劲,得过且过的模样,但其工作效率一点也不差,绝不耽搁。

  此前,在确定双皇决战是魔皇胜出,并且还在北边草原击杀异族左贤王修哲后,消息传开,魔教就群情振奋。

  现在接到正式命令,所有人便一起行动起来,以无可匹敌的势头,开始横扫中土和塞外。

  陈洛阳本人同样没有在洛阳城停留。

  不过,他没有向北,而是向南。

  方位,鄂州。

  目标,太乙道宗。

  眼下中土,鄂州同徽州,已经近乎于被魔教的势力范围包围。

  太乙道宗和地藏禅院,都唯有苦苦支撑。

  但现在,他们清净了,或者说解脱了。

  这一夜,破晓前,魔皇驾临太乙道宗山门。

  “臣服,或者灭亡。”

  陈洛阳的声音,在太乙道宗山门上空回荡。

  道观里,太乙道宗硕果仅存的大长老之一,守山长老碧云子深吸一口气,双掌汇聚,黑白二气阴阳交汇。

  太乙阴阳遁和太乙十六神的绝学施展开来,他喝道:“魔头,你多行不义必自毙,要本派屈服侍魔,痴心妄想……”

  话音未绝,天空中风云汇聚,化作一只巨大的脚掌,轰然踩塌太乙道宗的山门。

10020 3566549 MjAxOS8wMi8yOC8jIyMxMDAy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8/10020_35665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