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180.画下属于我的一笔

书名:我夺舍了魔皇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八月飞鹰 更新时间:2019-05-09 19:52:26

  苏伟感到意外。

  长春宫,并不在豫州,而是在豫州以西的秦州地面上,同渭南赵家关系不错。

  按照魔教青龙殿的划分,这是一个乙级势力。

  宫中虽有不止一位武宗坐镇,但总体来说,不以武为名,武道高手有限,扬名于外的是他们比较擅于培育各种灵花灵草,以及炼丹炼药。

  不过,他们培育各种灵草植物,并不全是药用,而是涉猎极广,有时候也会兼备一些观赏作用,甚至会培育一些毒物,作为庭院内的防御屏障等等。

  在秦州,长春宫的名声其实也比较一般,乙级势力中并不出众。

  如果放在整个神州浩土来说,更不够看了。

  至少,对于魔教这样的庞然大物来说,不够看。

  魔教自家内部,就有精通培育灵花灵草和炼丹制毒的好手。

  远的,滇州分舵张天恒座下八大香主“鸟语花香,蛇虫鼠蚁”中的花婆婆,就擅于此道。

  近的,苏伟自己的玄武殿里,同样有个中好手。

  只要教主一声令下,多得是比长春宫更出色的人才就近为他服务。

  完全无需舍近求远,去惦记秦州的一个乙级势力。

  不考虑魔教内部,整个神州浩土上,能与长春宫相提并论的势力,也还有其他。

  莫非,长春宫有什么特别的珍藏灵草,引起了教主的兴趣?

  苏伟心中虽然好奇,但没有任何犹豫,当即答道:“谨遵教主谕令。”

  陈洛阳看着对方,淡淡说道:“宫中东西无所谓,不要伤人,全带回来。”

  苏伟闻言,不禁又是一怔。

  他没有迟疑,当即答道:“是,教主。”

  从殿内告退出来后,苏伟心思开始飞速转动。

  长春宫,究竟有什么特异之处,能得到教主青眼有加?

  身为玄武殿首座,掌握的消息虽然不及青龙殿陈初华那么多,但对于神州浩土上绝大多数势力,苏伟心中都一片烂熟。

  他迅速思索长春宫与其他地方,究竟有什么最不一样的地方。

  陈洛阳目送苏伟离开。

  长春宫,确实有其独特的地方。

  陈洛阳其实也很想看看自己这个一向精干的下属,能否领会自己的意思。

  毕竟接下来实际办事的时候,主要是玄武殿负责,他陈大教主只是当个甩手掌柜,摊子铺开后实际负责人是苏伟。

  不过,魔教当中一群手下里,苏伟应该是最可能领会自己用意的人。

  不是说他最精明,而是目前看来,他思路所受局限最小。

  长春宫的优势,用这神州浩土的一般眼光来看,确实看不出来,或者说难以称之为优势。

  需要转换个思路才行。

  其优势,简单的说,其实就是接地气。

  相较于包括魔教在内的其他势力而言,长春宫培育灵草植物的思路,更贴近于服务中低层武者群体,甚至是贴近世俗平民百姓。

  或者说,更平民化。

  而不是一味追求各种高大上的灵丹妙药。

  那样的丹药,效果好,价值大。

  但是原材料稀贵,炼制费时,成本极高,而且产量难以提升。

  长春宫走了另外一条路子,因为中低层群体数量庞大的缘故,所以收入其实还不错,只是在影响力上比较逊色。

  宫中的东西,不论是种植的药材,还是炼制的灵丹,基本上就没有对武宗以上人有效的,甚至对武宗有用的都少,大部分是服务于后天武者与先天武师,乃至于平民百姓。

  而陈洛阳,正是看中他们这一点。

  不是看中他们目前的产品和成果,而是看中相关理念和思路,以及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

  浏览青龙殿情报资料时,有关长春宫的描述不过寥寥几笔,但陈洛阳却上了心。

  只不过,他不是惦记什么平价药,特效药一类的东西。

  当然,那也可以考虑。

  但陈洛阳其实更关心另外一方面。

  农业。

  说来好笑,在思考自己能在这个世界留下什么痕迹的时候,陈大教主第一个念头其实跟农业风马牛不相及。

  他最先想的是文化传播方面的东西。

  网络暂时没办法,报纸有没有戏?

  这个世界的造纸和印刷,目前看来还不错的样子。

  至于识字基础,文化普及这一方面,目前看来武者层面的基础也还不错。

  不过,在今天见过司徒启,一言决定千万人命运后,陈洛阳慢慢有了些新想法。

  他对这个世界庞大的人口,比以前略微多了点实感。

  或许因为来自蓝星思路不同的缘故,面对这么多武者,陈洛阳想到的问题是,武者尚且这么多,那普通凡人呢?

  这里没有精准的人口普查。

  但陈洛阳觉得,那恐怕会是一个完全超出他预估的数字。

  对这么多人来说,最切实相关的事情是什么?

  民以食为天。

  就他目前所知,这个广阔的世界上,也时不时有自然灾荒发生。

  农业仍然是头等大事,第一产业。

  武者力能移山海,很多灾劫,或也可以用这个世界的办法来解决。

  但观念所限,少有人会去那么干。

  能在交战时控制自己不要波及平民,尽量避开人口密集区,就已经算是很有良心了。

  但事实上,可以想见,很多自然灾害,正是大能强者交战后的后续影响,造成气候变化。

  不说别的,前不久剑皇和魔皇约战雪域高原。

  确实是人迹罕至,荒无人烟的区域,避免伤及无辜。

  但这个层级两大强者决战,破碎大地引发地震,轰塌河谷让江河断流或者改道,说对下游生活的人没有影响,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黔州一场死海黑潮,赤地千里。

  南云山大战,整片山脉几乎被夷为平地。

  要不是陈洛阳有心控制,自己脚下这座城现在也化为乌有了。

  接下来魔皇和刀皇又约战东海。

  海上确实没人,但他们俩之间的巅峰对决,引起海啸台风不在话下。

  哪怕他们是在深海远洋决战,稍后神州浩土海岸线上的人也准备好迎接狂风暴雨洗礼吧。

  陈洛阳突然自嘲的笑了下。

  行吧。

  这个时候我倒是能感觉到,我跟那位教主确实还是有些不一样,那位老大恐怕不会惦记这些事。

  或许,也不是完全不同。

  真等到我自己面临生死危机,要与人搏命的时候,我还会考虑这些吗?

  看来还是现在吃得太饱了……

  陈洛阳叹息。

  但既然现在想到这里了,那就多少考虑一下吧。

  正应了那句话,民以食为天。

  这个世界的技能树,在陈洛阳看来很弯。

  有点穷兵黩武的味道。

  包括自家魔教在内,培育各种灵物,着眼点都在于武者。

  越稀贵的奇珍异宝,用于越高层的强者。

  陈洛阳看上长春宫,并不是想他们精益求精,步步登高向上攀登,培育出多么高大上多么神妙的灵花异草。

  相反,陈洛阳希望他们更向下沉一些。

  彻底沉到凡俗百姓当中去,琢磨研究育种改良方面,乃至于杀虫灭害方面的问题。

  长春宫只是开始,这里主要是运用他们已有的思路和经验,做一个楔子,后续有更多人跟进。

  这应该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长远谋划。

  魔教玄武殿会调集其他专业的人才,一起投入进去,不断开拓。

  或许,需要很久。

  自己同刀皇一战如果落败,这一切还有没有后续,都要画一个问号。

  所以,自己必须胜。

  说起来,这仍然是力量决定一切。

  压服天下的力量,才能让自己这些异于世界的想法成真,为这一切保驾护航。

  但陈洛阳想试试看,自己能否让这玄幻的力量,正向去作用于人间,而不是只用来破坏与斗殴。

  哪怕只是一点点也行。

  农业育种只是一个开始,除此以外,畜牧业、林业、渔业等等都各有各的难处。

  农业本身也还有肥料、工具等问题。

  他以前没想过这些问题,不确定想要改造一个社会究竟该从哪里着手,不确定工业革命是不是必须有农业改革作为基础。

  说不定反而给这个世界的人指了一条弯路…………

  陈洛阳站起身来,在大殿中漫步。

  大殿墙壁上的壁画,是一幅幅上古神魔的图绘。

  他走了片刻后,停下脚步,看着面前一副画。

  上面也是一尊古神,不死蚩尤那般凶恶,但祝融甚至居于其下。

  神农。

  陈洛阳略有些出神的看了半晌后,摇头失笑。

  他重新走回座位上,徐徐座下。

  或许这第一笔画下后,就戛然而止。

  但现在就让我先把这一笔落下来好了。

  既然来到这个世界,总要留下点不一样的东西。

  相信不需要自己面面俱到,劳心劳力。

  不用低估大多数人的智慧和能力。

  只要旧有的观念得到改变或者启发,相信后续一切会慢慢不同。

  人都渴望过得更好。

  这种驱动力下,自然会有更多变化出现。

  重要的是,给大家一个新的理念,新的思路。

  陈洛阳无心否定武道的存在。

  甚至,日后这可能仍然是这个世界的基石。

  但其运用,可以有另一面可能。

  也算是先发展军用,再发展民用吧?

  陈洛阳自嘲的想道。

10020 3563198 MjAxOS8wMi8yOC8jIyMxMDAy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8/10020_35631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