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92.第七绝学(求推荐票!求收藏!)

书名:我夺舍了魔皇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八月飞鹰 更新时间:2019-04-09 19:23:57

  明观大师诵念一声佛号。

  整个人同自己身前十八丈高的佛像化为一体。

  一步迈出,周遭山川似乎都一起动荡。

  此刻他对继续带走小苏远已经不抱期望。

  但自家一众师兄弟徒弟师侄,不得不救。

  金身大佛手掌抬起,然后握拳,再次向苏夜击去。

  这一击的力量,比先前江水所凝结的大佛出拳,还要更加强大的多。

  老寿在另一个方向远远看见,心中思索换了第十一境的自己面对这一式大乘菩提神拳,怕是难以招架。

  这位佛门渡厄尊者,此刻将自己第十二境的修为实力,体现的淋漓尽致。

  一拳之下,半空中光辉闪动,竟凭空生出一株株菩提树的光影。

  菩提林延绵之下,仿佛铺成一条充满智慧的道路。

  艰难险阻,万般苦难,皆以被降伏,开辟出一条直达彼岸极乐的光辉大道。

  苏夜面带笑容,左手怀抱小苏远,站在原地脚步不动,右手如方才一般握拳,迎着明观大师显化的菩提相,笔直打去。

  一道道黑紫色的气流,在空中盘旋,瞬间凝聚成一朵乌云。

  乌云中仿佛有龙影起伏。

  低沉而又晦涩的咆哮声中,一条通体紫黑的怪龙,从乌云中冲出!

  这怪龙形象极为狰狞恐怖,仿佛鬼怪,凶神恶煞。

  龙族的贵气天威看不到,却似乎比真龙要更加强悍霸道。

  一条凶戾暴虐至极的鬼龙!

  黑紫色的鬼龙,仿佛闪电一样冲出乌云,身形挺得笔直,犹如一杆数十米长的大枪。

  龙首即枪锋,戳向明观大师和菩提相。

  道路被鬼龙搅得粉碎。

  路旁两排菩提宝树,根根断裂,倒塌凋零。

  先前智慧圆觉,万般具足的佛门清静之相,转眼间荡然无存。

  黑紫鬼龙一路畅行无阻,撞在金身大佛的拳头上。

  然后,就见金身大佛的拳头,碎成流光!

  破损缺口不停扩大,像整个手臂扩展。

  大佛手臂破碎,鬼龙去势仍然不休,咆哮间扑向金身大佛胸膛。

  先前,面对第十境的止嗔禅师是如此。

  此刻,面对第十二境的明观大师,依旧如此。

  黑紫鬼龙笔直向前冲,仿佛一杆黑色大枪,直接捅进金身大佛的胸膛!

  清凉寺群僧大惊失色。

  魔教众人也同样看得眼皮子直跳。

  “不亲眼见到,我怎么也无法把平时的他跟现在这样子联系起来。”金刚倒吸凉气,龇牙咧嘴:“他针对于一点的攻击太犀利了,简直给人无坚不摧的感觉。”

  张天恒撇撇嘴:“教主曾金口玉言,点评苏老二自创的鬼龙枪可称本教第七大盖世绝学,且潜力仍远未见底,你在质疑教主的判断吗?”

  金刚咧嘴:“教主的话当然不会有错,只是这位苏二爷其人,实在是……”

  他瞅了旁边的苏伟一眼。

  苏伟满脸晦气:“不是这臭小子,也没这么多事,别看了,我们也赶紧干活儿。”

  魔教众人,当即向在场的清凉寺众僧攻去。

  那十八丈高的菩提相,此刻被苏夜一拳打穿身躯。

  鬼龙冲入其胸膛内,咆哮声不绝,目标直指菩提相内部正中的明观大师本人。

  明观大师菩提相被破,脸色微微苍白。

  但这位清凉寺住持在这一刻应变果断而又迅速。

  他猛然散去自己的菩提相。

  道道琉璃佛光飞射,干扰阻挠鬼龙。

  同一时间,明观大师手里也多出一柄禅杖。

  巨大的八臂罗汉相挺立。

  八条手臂,同持一柄禅杖,重新组织守势,抵挡鬼龙。

  同样一门八定伏魔杖,明镜长老使过,止嗔禅师也使过。

  但跟眼下第十二境的明观大师比起来,他们跟刚入门的弟子也没太大区别。

  明观大师的八定伏魔杖施展开来,初禅、第二禅、第三禅、第四禅四种色界禅那,空无边处定、识无边处定、无所有处定和非想非非想处定的四无色定俱足,八定齐显。

  这一刻全力防守,抵挡鬼龙冲刺。

  几乎与此同时,又有澄澈佛光冲天而起,在上空凝结成一把琉璃戒刀。

  却是同大乘菩提神拳和八定伏魔杖并列,清凉寺戒、定、慧三大绝学众多另一门,清净戒刀。

  四清净戒谓无漏戒,能离烦恼染垢,是名清净戒。

  足足数十米长的佛光巨刀,从天而降,斩向鬼龙身体。

  连续击穿菩提林和菩提相的鬼龙,力量终究有所损耗。

  龙身虽坚固,比不得龙首无坚不摧。

  清净戒刀斩在鬼龙身体中段,终于将这条恶龙斩断。

  明观大师向后退出三步,吐一口气,脸色恢复红润色泽。

  但不等他站稳脚跟,苏夜乐呵呵笑道:“第二招。”

  说罢,站在原地,右手一伸,第二拳打出。

  一模一样的黑紫鬼龙,再次咆哮,闪电般笔直冲向明观大师。

  明观大师全神戒备,严阵以待。

  但任凭这位清凉寺住持出尽招数,也不能将怀抱小苏远的披发少年迫退半步。

  反倒是老和尚自己,被压得步步后退。

  眼看着,反而距离其他清凉寺僧众越来越远。

  正当明观大师心焦如焚的时候,对面苏夜神色忽地一动,转头朝别的方向看去。

  一道灰衣身影,突然出现。

  老寿离其最近,刚刚掀起一弯银月攻去,对方抬手,凌空虚虚一斩,便斩断银月,并逼得老寿不得不闪避。

  然后,无形之刀,却仿佛世间烦恼不断,永无休止,叫人不得清净。

  老寿唯有一退再退。

  灰衣身影轻松越过他,经过明镜长老身边。

  “明觉师兄……”明镜长老深吸一口气。

  清净戒刀能有如此火候,如今清凉寺上下,只得一人。

  前任住持,“病摩诃”明觉大师。

  与之相比,便是现任住持明观大师也有不如。

  灰衣老僧叹息一声:“明镜师弟,回头是岸。”

  明镜长老一口气吐出来:“彼岸在前,无需回头。”

  “希望以后有机会我们能静心详谈,眼下老衲心急救人,得罪了。”

  说着,明觉大师一拳向明镜长老打来。

  明镜长老勉强招架,却只感觉不管自己如何应对,都落在对方掌握中。

  和清净戒刀一样,这位清凉寺第一高手的大乘菩提神拳,也已炉火纯青。

  哪怕从武帝之境跌落,第十二境的他也稳坐神州浩土佛门第一人的宝座。

  明镜长老直接被他抓住擒下。

  然后明觉大师手一挥,明镜长老身不由己,就朝苏夜砸去!

10020 3549994 MjAxOS8wMi8yOC8jIyMxMDAy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8/10020_35499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