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78.神秘短剑(求推荐票!求收藏!)

书名:我夺舍了魔皇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八月飞鹰 更新时间:2019-04-03 18:27:02

  虽然项平的师父,剑阁阁主陶忘机有没有见过这柄短剑,这份生平简历上没有提及,但项平没有参悟其中奥妙是肯定的。

  这让陈洛阳来了几分兴趣。

  剑阁,神州浩土剑道第一名门圣地。

  无形剑项平,剑阁门下高足,眼力见识自然不凡。

  这样一柄神秘的青铜短剑,如果真如表面上那么平凡,项平应该不会这么珍而重之带在身上。

  陈洛阳心里好奇,面上则一副无所谓的态度,随手从张天恒那里接过青铜短剑。

  他心念沟通脑海中的黑壶。

  这短剑的底细来历?

  壶中血红琼浆迅速见底。

  然后又原样恢复。

  意味着,血红琼浆不够……

  陈洛阳手里把玩着青铜短剑,神色不变。

  在应青青、陈初华的磨练下,他对于类似情况已经开始变得淡定。

  此刻,陈洛阳对自己手里短剑,反而更有兴趣了。

  之前虽然连续查询老福和项平的资料,消耗了黑壶里部分琼浆,但之后他又连续击杀温六、项平和聂华三人。

  壶中琼浆必起先前,还有增多。

  总量已经不少。

  陈洛阳敢说,正常情况下查一个人,只要不是武帝,基本都应该能顺利得到答案。

  黑壶的反应说明它能查物品。

  而琼浆不够,则说明这柄青铜短剑果然如陈洛阳预期中那样,不同凡响。

  他倒也不急。

  东西先收着便是,以后慢慢研究。

  不过,当着手下人的面儿,总不能露怯。

  陈洛阳把玩着青铜短剑,淡然一笑:“有趣,想不到项平竟有此剑。”

  他随手将短剑放在旁边桌上:“搁着吧。”

  张天恒当然不敢多过问自家教主打算如何处理此物。

  这剽悍青年只是说道:“这项平倒有点意思,感觉是剑阁阁主门下弟子中,专门干脏活儿累活儿的,都说姓解那小子杀戮最重,可我感觉他还未必有这个项平剑上沾的血多,只是名声更响。我现在怀疑,本教一些兄弟死得不明不白,或者也是这项平所为。”

  陈洛阳看他一眼:“此人该死不假,但本座也说过,陶忘机五个弟子里以此人最出色,你当本座随口说笑吗?”

  张天恒端正神色,肃容道:“教主说的是,这个项平甘于无名,行走于暗影中,以自身的见不得光,方才换来他同门的风光。

  不管是司怀飞一言九鼎,聂华飞扬不羁,还是解星芒冷峻决绝,都少不得项平暗中帮衬。

  至于姓石的那小子,人皆道他足智多谋,后来居上,但比起他那位二师兄来说,他还嫩得很呢。

  剑阁五杰今日声威赫赫,有个好师父占一半功劳,剩下的,项平再独占一半,然后才是其他四人去分。”

  张天恒性格狂傲,但眼力不差。

  项平从暗影中绽放极致光辉的人生最后一剑,让张天恒印象深刻。

  神州近年总有传言,石镜作为剑皇关门弟子后来居上,境界修为超过聂华、解星芒,身手实力超过同境界的二师兄项平。

  但叫张天恒来说,项平那一剑,石镜未必能接下。

  “你所言有失偏颇,不过无关紧要。”陈洛阳淡然道:“本座赞许他,也不是为了敲打你,你素来得力,忠心办差,本座都看在眼里。”

  张天恒躬身道:“天恒不敢当,这次若非教主明察秋毫,慧眼如炬,我等都要给这个项平骗过,我先前小觑了天下人物。”

  “口头检讨没用,你能一直记住今日之事再说。”陈洛阳言道。

  张天恒单膝跪地:“谨遵教主教诲,天恒牢记在心。”

  “本座拭目以待。“陈洛阳随意的挥挥手:”下去吧。“

  张天恒告退。

  陈洛阳重新拿起那柄青铜短剑把玩。

  他灵机一动,取出一块剩余的磨剑石碎片。

  然后,让碎片跟青铜短剑接触,观察其动静。

  结果并没有收获。

  陈洛阳心中思索。

  这样看来,短剑同剑阁,确实没什么关系。

  剑阁阁主拿到此剑,也未必能摸清楚其底细。

  当然,也可能对方见多识广,另有见闻线索。

  想起方才同项平以昊天神剑对拼,陈洛阳微微摇头。

  森罗万象神功,太吃纯粹的天赋了。

  并且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武道天赋,而是独辟蹊径。

  魔教教主天纵之才,又有天魔血打底,兼修多种魔教绝学,都修练有成。

  他不会的,多半是因为无心学,而不是学不会。

  唯一例外,可能就是这门森罗万象神功了。

  虽有修练,却进境有限。

  事实上,古往今来的历史表明,能修练森罗万象神功有所成就的人,凤毛麟角,寥寥无几。

  剑阁的项平,倒说不定是块修练这门绝学的好料子。

  若非陈洛阳这段日子来一直在揣摩剑皇的磨剑石,怕还无法用森罗万象神功衍化模拟这门剑阁旷世绝学。

  实话实说,他未必仿的比项平那边更像。

  纯粹是境界力量碾压了对方。

  不过效果还不错。

  死不瞑目的项平、聂华,还有差点崩溃的石镜就不提了。

  自己手下的魔教高手,一个个都叹为观止。

  随着时间推移,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影响力将更大。

  陈洛阳心中思索的时候,金刚忽然来报。

  应青青求见。

  看着金刚笑呵呵,一副沾沾自喜,教主快来夸夸我的模样,陈洛阳险些忍面部抽搐。

  “你做了什么?”陈洛阳问道。

  金刚喜滋滋说道:“禀教主,青青姑娘之前为剑阁弟子跟夏朝人软禁,想来也积攒许多怨气吧?

  我旁敲侧击,跟她讲了您神机妙算,玩弄剑阁中人于股掌间,最后更以昊天神剑击杀那些剑阁弟子。”

  陈洛阳:“…………”

  他几乎要忍不住以手掩面。

  “请她进来。”暗自摇头之余,陈洛阳面上并无异状,只淡淡吩咐道。

  应青青进来后,向陈洛阳一礼:“陈教主。”

  “坐。”陈洛阳随意的说道:“有事?”

  “不敢打搅陈教主太久,只是刚刚从金刚先生那里耳闻一件事,心有疑惑,所以来向陈教主求教。”应青青言道。

  “那几个剑阁弟子的事?”陈洛阳问道。

  应青青摇头:“我很希望你们双方能握手言和,不起战端令天下血流成河,但我不能劝其中一方只挨打不还手。”

  陈洛阳淡然道:“那是为本座的昊天神剑而来?”

10020 3547879 MjAxOS8wMi8yOC8jIyMxMDAy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8/10020_35478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