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77.黄泉路上,你不寂寞(求推荐票求收藏!)

书名:我夺舍了魔皇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八月飞鹰 更新时间:2019-04-03 08:34:02

  通道内耀眼的阳光,瞬间达到顶峰,但又瞬间暗淡消失。

  武王一击,开山断河。

  武帝一击,移山填海。

  不过陈洛阳无心就此破坏自己的皇辇。

  在项平剑气发挥威力前,就被陈洛阳的剑光一剑击碎。

  陈洛阳自己的剑光,一放即收。

  已然贯穿项平身体,前胸进,后心出,将之打个对穿。

  对剑光的控制,精细入微,如臂使指。

  了断对方生命的同时,不伤周围环境分毫。

  项平身躯犹自在原地挺立,却再也无法有其他动作了。

  他死死盯着陈洛阳。

  对方出手,仿佛是对他无形剑之名的无声嘲讽。

  但更嘲讽的则是,双方境界差距,难以逾越的天堑。

  他们师兄弟,猜错了,赌输了……

  魔皇,始终仍是魔皇。

  连续击杀溟鹏道姑、李泰,擒拿温六之后,仍然可以碾压他项平!

  昊天神剑,战昊天神剑。

  陈洛阳所仿,未必就有他项平仿的相似。

  但双方力量上的差距却实打实,根本不在同一层次上。

  第十一境的武王,同至少第十三境的武帝,以近乎相同的招式,正面硬碰硬一招,结果似乎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

  自己与五师弟之前的猜测,真的错了吗?

  项平注视陈洛阳。

  陈洛阳坐着没有起身,正收回方才以指代剑的右手。

  他看着项平。

  脸上表情,仿佛在看难以理解冰雪的夏虫,难以理解江海的井蛙。

  项平仿佛听见无声的问题。

  是什么让你们生出错觉,以为自己有机会逃出生天?

  项平面皮子抽搐一下。

  不,我们没错……

  恐怕是这大魔头炼制秘药疗伤已经成功。

  我们迟了一步……

  不知是回光返照,还是意志卓绝。

  他强行提起最后一口气,徐徐说道:“魔焰即便猖獗一时……但这个世上……终究邪不能胜正!”

  陈洛阳神色波澜不惊,平静看着面前瘦削的青年。

  “本座欣赏你的勇气与坚韧。”他慢条斯理说道:“不枉本座开恩,特意送你一个同门给你作伴。”

  “黄泉路上,你不寂寞。”

  项平如遭雷击。

  他已无力转身。

  最后的力量支撑着,勉强扭头朝后望去。

  眼角余光便看见,身后五师弟石镜泪流满面,咬紧牙关不出声。

  在其怀中,三师弟聂华身体软倒,气色灰败,目光已经失去生命的神采。

  其胸前,一个跟项平自己一模一样的伤口。

  陈洛阳一剑贯穿项平胸口,同时也将其身后的聂华刺死。

  聂华修为被制,遍体鳞伤,完全无力闪躲。

  剑阁五杰当中两人,今日毙命于同一剑下。

  项平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强撑的一口气再无以为继。

  原本笔直挺立的身躯,直愣愣向后栽倒,砸在地上,再无声息,死不瞑目。

  石镜艰难伸手揽住项平的尸身,再看聂华,一时间完全呆住。

  因为自己判断失误,四师兄解星芒丢了一条手臂,伤重不醒。

  又因为自己决定联合王期颐、“李乾”伏击魔教,结果着了陈初华的道儿,连累三师兄聂华一起被擒。

  现在,二师兄项平也是为了救他们才冒险前来,结果同温六一起殒命,聂华同样因此丧命。

  少年这时连哭都哭不出来,呆坐原地,目光木然。

  “在本座面前耍小聪明会付出的代价,早该有所预料吧?”

  陈洛阳从椅子上站起,不紧不慢,向外走去。

  “天恒,此地交给你了。”

  “是,教主。”张天恒应了一声,然后看了石镜一眼:“教主,这小子要崩溃了,怕是很难问出有用东西了……”

  “他不会。”陈洛阳淡然道:“你忘了他还有个师兄弟在本教手上吗?因为他而断了一臂的那个,而且,说不定很快有第五个?”

  石镜身体微微一震。

  张天恒躬身道:“教主圣明,请交给属下。”

  陈洛阳便出了通道,金刚收拾了椅子,和明镜长老连忙跟在他身后,牢房这边则留给张天恒善后处理。

  回到自己的静室,陈洛阳暗中松一口气。

  杀溟鹏道姑和李泰,第一招。

  生擒温六,第二招。

  杀项平、聂华,第三招。

  三招过后,自己终于又有贼去楼空,无力再战的虚弱感。

  看来,自己短时间内连续动用孤注一掷大法的极限,是三次。

  如今,恐怕又要静养一天一夜时间,方才能再次与人动手。

  陈洛阳心中沉吟。

  如果先使用一次孤注一掷大法,然后便间隔一天一夜,那自己之后或许又可以连用三次。

  这其中的规律,还需要继续摸索。

  不过,自己要尽力避免一次性三招出尽的情况。

  只要短时间内不动用第三次孤注一掷大法,那自己至少还能保持武王的力量层次。

  正如生擒温六后,将其制住的情况下再击杀,自己不用孤注一掷大法,正常出招即可。

  这算是服用十转归元丹后的好处之一。

  自己稍微有几分自保之力,能更好的跟孤注一掷大法配合了。

  陈洛阳不知道项平心中具体想法。

  某个角度来说,项平当时的观察没错。

  陈洛阳杀温六的时候,确实只用了有限的力量。

  反正当时温六无力抵挡反抗。

  只是项平、石镜他们错估一点,陈洛阳还有第三次孤注一掷大法。

  “如无意外,大约要四十天后,方可彻底康复……”

  陈洛阳长长吐出一口气。

  随着时间推移,伤情越来越轻,自己一身实力,应该也会日渐恢复,水涨船高吧?

  他默默调息吐纳。

  这时,张天恒求见。

  “禀教主,整理项平尸首的时候,发现了这样东西。”

  说着,他呈上一柄斑驳的青铜锈剑:“属下大致检查了一下,认不出其来历,但剑阁那小子珍而重之带在身上,想来不是凡品,所以属下特来献给教主。”

  陈洛阳神色淡然。

  心中却暗道来了来了。

  他先前疑窦丛生,最终决定通过黑壶查询项平的个人资料。

  结果看破项平底细,果断出手拿下温六,然后将意图救人的项平堵住。

  解决剑阁等人后,陈洛阳看似不在意,但其实一直在等整理善后的张天恒。

  项平的生平简历中曾经提及,此人得到过一柄神秘短剑,似乎颇有价值…………

10020 3547717 MjAxOS8wMi8yOC8jIyMxMDAy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8/10020_35477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