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23.阁主的磨剑石(求推荐票!求收藏!)

书名:我夺舍了魔皇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八月飞鹰 更新时间:2019-03-10 18:40:42

  魔教青龙殿外三条龙,身份神秘。

  明镜长老突然倒戈,萧云天、上官松等人也意外。

  但他们手底下丝毫不慢,冲上前剿杀聂华、解星芒等人。

  陈洛阳的六龙皇辇,不紧不慢出现在天边。

  “三师兄,走!”解星芒厉声喝道:“能走一个是一个!”

  他号绝剑。

  剑阁五杰中杀性最重,出手最狠,剑势凌厉决绝。

  此刻剑意冲天,招招拼命,迫退面前的上官松与明镜长老,然后身与剑合,以玉石俱焚之势飞斩萧云天。

  萧云天皱眉,不得不先应对解星芒的剑锋。

  聂华放眼望去。

  两个夏朝武王,一人出手大开大阖,跟魔教祝融护法张天恒硬碰硬,被压在下风,步步后退。

  另一人虽身形油滑,但被魔教刑天护法洪岩和夸父护法王独豹两人包围,逃脱不得。

  方才被解星芒搏命逼退的明镜长老还有上官松,已经又追上来。

  解星芒已经顾不得说话。

  他状如疯虎,再斩明镜长老。

  师兄弟二人相处多年,感情亲密,心意近乎相通。

  聂华如何能不明白解星芒这是在提醒他。

  眼下要讲兄弟义气同生共死未尝不可。

  但如果今天在场者无人突围出去,明镜长老便还有可能继续潜伏。

  今天的事情,下次说不定就发生在其他师兄弟,其他正派同道身上!

  这道理,聂华同样清楚。

  他看了明镜长老一眼,身与剑光相合,如长虹经天,瞬间远去。

  魔教教主的六龙皇辇眼看着便到。

  再稍有犹豫,想走都走不了。

  这时候,成功逃离,不浪费同门的牺牲,才是对舍身断后者的最好报答。

  聂华速度,几乎冠绝全场。

  剑光一闪,瞬间远飏。

  “我去追。”

  萧云天仿佛化身为风,在原地消失,飞快追上去,竟似不比剑光稍慢。

  解星芒再想阻拦,明镜长老同上官松却先一步缠住他。

  六龙皇辇上。

  金刚转头看向陈洛阳:“教主……”

  “身手还算不错。”陈洛阳高居座上,不为所动:“不过,他们哥俩身手不错的另一面,是你们还有待锤炼。”

  金刚连忙陪笑:“教主教训的是,我身法比不上那飞剑,否则定追上去将他擒回来,听凭教主发落。”

  他恨不得一左一右,再一右一左给自己四个耳光。

  论年纪,陈洛阳是比聂华还小几岁。

  但自家教主何等地位,何等修为?

  聂华、解星芒的师父,剑阁阁主,那才是跟自家教主对等的对手。

  堂堂一教之主,手底下猛将如云,还要本人事必躬亲,像什么话?

  留不下剑皇弟子,只能反映他们这些魔教高手无能。

  “萧左使人称‘风侯’,身法之强,笑傲四方,他定能把聂华追回来。”金刚讷讷说道。

  “无所谓。”陈洛阳漫不在乎的说道:“你下去,将山谷里那几块闪光碎石收上来,本作看看。”

  金刚连忙下了六龙皇辇,到山谷里搜寻。

  被解星芒施法破开的磨剑石,此刻散落群山间。

  碎石上剑意消减,光芒黯淡尚未彻底散去,在山间仍然醒目。

  金刚将碎石收集,返回六龙皇辇,呈献给陈洛阳。

  陈洛阳看似随意拿起一块碎石。

  他心头猛跳。

  碎石中蕴含玄妙剑意,竟隐隐牵动自己体内伤势。

  与剑皇相关……是剑皇的磨剑石,或者平时修练常接触,日积月累下,积蓄了昊天神剑的剑意。

  然后又经过某种特殊处理。

  聂华和解星芒方可借此宝达到冒充其师尊的计划。

  陈洛阳心中渐渐有数。

  不过,也只能远远装个样子。

  同时本身不具备真正的战斗力。

  纯粹的纸老虎。

  但是,我能否借此疗伤呢……陈洛阳心道。

  他为剑阁阁主昊天神剑所伤。

  解铃还须系铃人。

  想要加快康复,能有昊天神剑相助是最好。

  应青青那边神秘莫测,叫人难以放心。

  眼下这东西,或许是个机遇?

  陈洛阳心念沟通脑海内,被魔教称为古神壶的神秘黑壶。

  利用这破碎的磨剑石,如何治疗我的伤势?

  壶中血红琼浆减少。

  陈洛阳精神一振。

  有戏。

  他仔细阅读壶口浮现的血红文字篇章。

  看过之后,陈洛阳陷入沉思。

  揣摩着磨剑石里蕴含的昊天剑意,配合十转归元丹,能将自己疗伤的时日缩短到四十天左右。

  找一个会昊天神剑的人帮助疗伤,配合十转归元丹,康复要三十天。

  因为磨剑石中只有残存剑意,没有实质的昊天剑气,所以效果稍微弱一点吗?

  如果三管齐下,时间仍然是三十天,不会更短。

  虽然只有十天的差距,但如今神州浩土风起云涌,十天里能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说不定就要人命啊。

  看来,自己眼下可以先把十转归元丹和着磨剑石用起来。

  应青青那边也不放松,随机应变。

  陈洛阳心思计较妥当后,注意力重新放到下方蜀山群峰间的战斗上。

  胜负早已分明。

  张天恒极为暴力,正面硬碰硬,生生一拳一拳打死对方。

  虽然自己也挂彩受伤,却一脸笑意:“痛快!有日子没碰上这么痛快的对手了!”

  “你倒是痛快了,他永远闭嘴了,可能漏过重要情报啊。”王独豹驼着背,在一旁轻轻咳嗽。

  张天恒不在意的说道:“有你们抓住的那个老太监就够了,掌握秘密肯定还是看这种内侍。”

  一旁,那面白无须的夏朝内侍总管,已然被洪岩和王独豹联手生擒。

  此刻,只剩剑阁四先生解星芒,还在顽抗。

  明镜长老同上官松不想搭上自己性命同归于尽,所以正耐心与解星芒周旋。

  陈洛阳在天空中望去。

  下方蜀山群峰,因为十大武王交手,山岭成片垮塌,甚至被剑光削平。

  连绵山岭几乎被打成大片盆地。

  解星芒同明镜长老出手,都凌厉刚猛。

  上官松看上去则写意许多。

  他修练的正是魔教六大盖世绝学之一的换日大法。

  陈洛阳这段日子,正琢磨这门绝学。

  此刻旁观印证,有些收获。

  却听金刚在一旁讨好的笑道:“教主,上官老儿这慢吞吞软绵绵的打法,让您看了来气吧?我下去帮忙。”

  陈洛阳闻言,转头看向金刚。

  金刚脸上笑容略微僵硬一下,连忙说道:“教主,我绝无贬低神教绝学的意思,只是想着您一向不喜换日大法,所以才想下去帮忙,速战速决。”

  陈洛阳面无表情。

  心中却在咆哮。

  这个魔教教主……

  尼玛就是个天坑啊!

10020 3537494 MjAxOS8wMi8yOC8jIyMxMDAy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8/10020_35374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