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KISSx65

书名:初吻日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鹿灵 更新时间:2019-08-27 22:11:47

  外头的敲门声愈演愈烈, 纪宁已经分不清置身何地,手指抓着男人衣襟,足尖发软。
她胆子小,哪里做过这种紧张又刺激的事情, 每一次叩门都拉着心脏短暂地停止跳动。

  纪时衍终于放开她,二人鼻尖抵着鼻尖, 黑暗中彼此的呼吸声四下交织, 她嘴唇发麻。
男人见她呼吸渐渐平复下来,垂着眸低声问:“我开门了?”

  她不知道说什么, 只剩点头一个机械动作,点完头又反应过来不对,急忙拉着他衣襟:“诶――等等。”

  “怎么?”

  “我……”她嗓子也是哑的, “我补个口红。”

  女艺人的高度自觉已经刻进了骨子里,虽然全身脱力,但纪宁仍身残志坚地想倚靠自己的力量从柜子上下来。
她跟个树懒似的在那扒拉半天,男人伸手揽过她细瘦腰肢, 轻松地让她落了地。

  虽然满脑子都是要找包的念头,但她大脑缺氧过久,已经丧失了基本的思维和分析能力,最后还是纪时衍开了灯帮她把包找到的。

  接完吻的男人又恢复了稀松平常的淡定, 仿佛方才摁着她脑袋不让她逃的并非自己。

  只有纪宁知道,她是怎么靠在角落被他极尽所能地辗转厮磨, 男人看似温柔克制,实则压抑已久。
从前看他对所有女艺人都带着几分疏离, 总以为他清冷得不食人间烟火,这时候才发现,原来没有男人是清心寡欲的神仙。

  纪宁补完口红,以指为梳顺了顺头发,侧眸瞧到纪时衍,他的衣服也稍有些散乱,尤其是衣领的位置,好像都被她攥皱了。

  感受到她视线,男人垂眸看,应该是想到什么,沉沉笑了声。

  纪宁揉了揉耳朵:“有什么好笑的?”

  “不好笑。”男人挑眉,“我开门了?”

  在门口等了五百万年差点等成化石的律师终于被放了进来。
“我还以为你们不在呢,”赵律师推了推眼镜,“还以为是服务生锁门了,刚敲了半天都没敲开。”

  纪时衍非常从容镇定:“刚在听歌,没听到敲门声。”

  赵律师侃侃而谈了半个多小时,讲了很多专业术语,纪宁能听懂个大概,就也没深究,全程都是纪时衍发言比较多。
总之律师的意思是取证很丰富,官司胜率很高,问他们这边具体需要的赔偿:“之前也有这种名誉权案子,被告收入微薄,有的明星会酌情减免赔偿。”

  能躲在网络背后大肆辱骂艺人的基本都是失败者,恶毒黑粉多数活在底层,靠辱骂来获得快感和认同感。
不过现在风向稍有变化了,资本涌入市场后开始聘请大量水军刷黑评,一条一块到三块不等,艺人越是当红价格越高,最高的能开出市场价六倍。垃圾养活垃圾,如是循环而已。

  “减免就没有教训了,”纪时衍道,“狠一点,该怎么赔怎么赔,赔多少都捐出去就行。”
有些艺人的善良,反而成为黑粉得寸进尺的武器。

  纪宁说出自己的想法:“我的要求就是道歉,让重菲一条条转发真相,直到把她造过的谣都澄清为止。”

  ///

  安栋世纪正式归入纪时衍旗下,名字也更为庭言。

  孙荷果然囿于赔偿金没法解约,从前不愁戏拍的大小姐终于失去了高傲的资本,墙倒众人推,孙安栋一垮,她的世界也跟着倾颓。
演技尴尬、本就不多的粉丝大面积流失、负.面.新.闻爆出路人缘差到极点,孙荷一瞬之间跌到谷底,连小网剧都争取不到,代言更是在口碑败坏后纷纷和她解约。

  纪宁和江茵的团队也顺利地连上了线。
江茵很负责,忙完就来剧组和纪宁沟通,还带来了不少资源。

  “这边有一个《胭脂煮酒》的本子,双女主,超一线制作,你回去看看再决定要不要接,”江茵同她讨论,“好处的话肯定就是好本子好导演好制作,但是就是双女主这点,到时候番位问题有点不好弄。”
“不过你放心,以你影视的成绩谈判不难,我会帮你谈一个漂亮的结果。”

  纪宁点了点头,把剧本收起来。
其实番位她还真的不是很在乎,但是会影响艺人后续的一些资源,番位靠前当然是锦上添花。
现在这些问题,就安心交给她的团队吧。

  “你之前不是和我说想试试正剧吗?我是觉得从配角开始磨炼起比较好,你觉得呢?因为你目前的情况并不用急着转型,可以抽出一部分时间,多尝试一下。”江茵说。

  “我也准备从配角开始,多积累一些经验,不然一是观众会排斥,二的话自己也担不起主角的位置。”
配角的拍摄周期比较短,她可以在多次尝试后摸到自己的正剧表演路数,再决定后面的路要怎么走。

  “《小月圆》最近正在选演员,家庭类现实剧,有对主角家小孩正好是学生定位,你要是也有意向我就帮你递资料,那副导我认识。”

  “人设是什么样的?”

  江茵已经提前做好了资料:“高三学生,家里管得严但她自己有自己的坚持,算梦想和现实碰撞这一类,容易让观众有代入感。”

  那正好,和她的经历相近,更方便发挥了。
纪宁认可道:“那我可以试试,资料还需要我再拍什么吗?”

  “不用,我这边已经做了简历也有视频。”江茵笑,“交给我就好。”

  江茵效率很高,很快帮她又谈好了一个代言。

  纪宁和重菲的官司也如期开庭,掌握了那么多证据,结果毋庸置疑是好的。
重菲被罚了一大笔钱,更是在黑号上发出身份证和道歉信,道歉信整整五千字,听说重菲是哭着写完的。
哭倒不是因为不情愿,而是她背后的两位金主早在事情败露后就人间蒸发,现在徒留她一个人面对大笔罚金和舆论指责,饶是重菲也知道自己被摆了一道。
为了减免一部分罚金,她主动提出视频道歉,在视频里把几千字的道歉信重新念了一遍。

  当然,最重要的是,重菲连夜关注了纪宁的谣言澄清机,并一条条地转发了澄清机内的真相。
【关于抠图:抠图是为了特效剧情所进行的必要拍摄,并非拿了片酬无法到场而在绿布内完成。我道歉。】
【关于替身:所谓“替身”是《此间有星辰》改编中加入的姐妹人物,并非替身代拍,当时纪宁刚拍完一场戏在一旁候场。我道歉。】
【关于抢话筒:当时是前一位获奖者发完言,由于一直在哭因此忘了给纪宁话筒,纪宁是最后一位发言的,并非抢话筒。我道歉。】
【关于人品:所有的合作者翻白眼、蔑视图都是我断章取义,和纪宁并无关系,大多数视频也是经过后期处理。我道歉。】

  重菲连夜转发完所有真相微博之后,宋瑜提出要求,让她把关注度较高的事件都整理在一条微博内并置顶,让所有点进来的人第一时间就能窥见全貌。
重菲没有靠山更没有退路,这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听话――
【因为我的一时糊涂以及被利益迷惑,导致纪宁女士承受了为期一年的网络暴力和辱骂,对于曲解事实我感到十分懊悔和抱歉,也恳请纪宁女士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同时请大家多加甄别职业黑粉账号,一面之词不可信,视频可以剪辑图片可以P,每一场全网黑的背后都有资本推波助澜,自以为正义的网友最可能被当做枪使。面对艺人黑料时可善用搜索分析事件全貌,不要让无辜艺人背锅。】

  重菲道歉很快上了热搜第一,讨论度很高:
【当时黑纪宁,节奏带的那叫一个厉害啊,亲自打脸的感觉还好吗?】
【黑号确实很恶心,利用人性的阴暗面做文章,有人觉得黑号算什么,反正又不是他爱豆他还能借机发泄,但轮到自己的时候就笑不出来了,还是那句话,做个好人吧。】
【重菲是该骂,但没必要全骂她,背后资本也一样恶心,没有利益谁会去做假料啊,那么累。】
【这道歉信还内涵了韩幂和陶湘吧,二位人呢,之前拉踩纪宁的时候不是还挺活跃的吗?】
【怪不得演了这么久的戏还是在圈内查无此人,还是靠养纪宁黑号连上几次热搜的,谁看了不说一句纪宁实红。】
【看得出来重菲确实后悔了,落到这个下场也是活该。背后俩怂逼一看到出事就跑了,她也只能态度放好点。】
【道歉了我也一样讨厌她,做这些事的时候没想到今天?是觉得可以逃之夭夭所以打擦边球?明知故犯的都该处死一百次。】
【我永远相信孽力回馈。】

  纪宁看着澄清机不断上涨的粉丝,还有重菲不断下掉的关注,是第一次切实地感觉到很多路人看清了现实。

  黎明前的黑暗,总算是过去了。
明朗而崭新的明天,即将到来。

  ///

  换了团队处理了黑号,纪宁的事业有了更加明显的起色。
代言增多,商业邀请成倍增长,剧本可选择的余地也更大。
她的超话开始稳定在前三名,路人粉和粉丝增长迅速。

  《幻愈》在这样的景况下迎来杀青。
休息一周之后,她就要进《胭脂煮酒》的剧组了。
这是她和江茵统一认可的好剧,即使是双女主,这点瑕疵也毫不影响剧本的精彩,于是她签订了合同。

  那周末是盛星雨的生日。
很奇怪,她和盛星雨很早之前有过合作,那一年盛星雨生日宴也没请过她,今年却突然托盛千夜向她发来了邀请。

  既然是盛千夜的弟弟,那这个面子她肯定要给。
末了,盛千夜又说:“你可不可以顺便把江茵也带上?”

  纪宁顿了几秒,很快明白了其中缘由:“好,我尽量。”
看来坊间传言江茵和盛星雨有过故事并不假,盛星雨今年生日宴会请到自己,大约也是为了让自己带上江茵吧?

  虽然认识不久,但纪宁和江茵的合作很愉快,二人关系也不错。
江茵很显然知道盛星雨的生日,一直推脱说自己有事,纪宁以谈资源为由才终于把她骗上了车。

  宴会期间盛星雨一直没出现过,后来纪宁和江茵在外面的草坪上坐着聊天,二人正笑着,有声音在身后半迟疑半确切地响起――
“江茵。”

  江茵笑意没有收敛,却迟迟不回头。

  纪宁为了给他们腾二人空间,主动起身:“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退场之后,她一边往外走一边给纪时衍发着消息:【你到哪啦?】
他说今晚来接她。

  【快了,你把定位发给我。】

  纪宁发出定位,再抬头时瞥到一辆宾利,仔细一看――副驾驶上坐着的怎么那么像盛千夜?
车内光影模糊,只隐约能瞧见二人靠得很近,她还没来得及看清主驾驶的人,只见那人倾身下来,二话不说压住了盛千夜的嘴唇。

  ……?
今晚的故事怎么一个比一个精彩。

  几秒之后,盛千夜终于想起来挣扎似的,她打开车门下了车,隔着窗子把外套扔到了对面男人脸上,怒道:“你是傅修又怎么样?!”

  上了纪时衍的车之后,纪宁才想起自己在哪听过这个名字。
傅修,盛千夜顶头老板,华彦娱乐的总裁。
和盛千夜认识许久,她一直觉得盛千夜是很谨慎而擅长忍耐的,按理来说,盛千夜并不是会骂顶头BOSS且把衣服扔人家脸上的人。
今晚发生的种种有点超出纪宁认知,她忍不住连连回头,往傅修的位置看。

  纪时衍问:“看什么?”

  “刚那个好像是傅修,就是盛千夜老板。”纪宁随口说,“没想到还挺帅的。”
不少娱乐公司的老板在艺人的衬托下愈发显得普通臃肿,但刚才乍一眼扫过去,傅修的骨相出乎意料地还不错,和盛千夜在一起的画面也算养眼。

  没想到她才说完,敞开的车窗忽然被升上,漆黑的玻璃盖住窗外景色。
她一时间只能看到纪时衍在车窗上的倒影,微怔。

  “有什么好看的,”男人不悦的声音扩散到每一个角落,“你老板也很帅。”

  

10000 3600227 MjAxOS8wMi8yMC8jIyMxMDAw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0/10000_3600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