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KISSx64

书名:初吻日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鹿灵 更新时间:2019-08-26 22:50:46

  纪宁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这才后知后觉意识到点什么,赶紧背对着他扣好。
……但其实好像也没什么,内搭里面还有件保暖衣呢。

  纪时衍往旁边看了看,幸好工作人员都在忙自己的, 没人注意到他们。

  少女重新把腰带拉紧,这才状似沉着地起身, 换好鞋同他说:“走吧, 去下一场。”

  他瞥见她耳垂还是难以抑制地有点泛红,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根后头, 也是热的。
可能在一起久了就会相似,他这样安慰自己。

  接下来的大半个月纪宁几乎又全身心地泡在剧组里,四本剧本内容也拍完了三本, 仅剩一本了。

  那天她回到酒店,一开门发现床上躺着个不明生物,差点要报警。

  敷着黑色面膜的不明生物翻了个身,朝她挥了挥手, 不客套地打招呼:“给你带了学校的蛋黄酥,别太感动。”

  纪宁沉默了好一会儿,盯着角落里的箱子:“你怎么突然来了?”

  宋瑜揭下面膜:“妈妈想你了,来看看你, 崽。”

  “……”
她坦然地接受了宋瑜的二次袭击,在门口换了鞋:“你有我的房卡?”

  “嗯, 找诺诺要的,我说要给你个惊喜, 没让她和你说。”

  纪宁点了头:“家门口又开始修路了?”

  “没,这次是楼上装修,他妈的,早上六点半就拿着电钻开始突突,我恨不得冲上去把他们脑子给突突了……”说到一半宋瑜察觉到不对,及时住口,“不是,我是想你了来看你,真的不是因为什么家里住不下去的原因。”

  这人嘴里就没几句真话,虽然蹭吃蹭住,但好歹也能陪陪她。
她没和宋瑜纠缠来由,收拾了衣服说:“我先去洗个澡,出来再聊。”

  “好嘞。”

  纪宁刚从衣柜里拿出衣服,宋瑜倏地一下翻了个身,身子绷紧:“我靠!”

  “怎么了?”

  “这什么啊?重菲疯了?”宋瑜赤着脚跑到纪宁旁边,把手机递给她,“你看她发什么了?!”

  为了及时掌握一手资料辟谣,宋瑜的小号关注了重菲,刚刚微博刷新的瞬间,她发现重菲发了条很奇怪的微博。
【今晚九点发,注意别发到韩幂和陶湘超话里了,词可以修改,配图要用好看的:韩幂和陶湘在昨晚的红毯上大秀身材,姐妹相挽穿起了露背装,身材极好看点十足。纪宁也曾经穿过类似的款式,被评判高下立见。作为曾经的好友,二人已经很久没和纪宁互动,穿着同款却对和纪宁相关的问题避而不答,其中原因不免引人深思。】

  “你别动啊,我截个图。”
宋瑜嗅觉敏锐,赶紧又是截图又是录视频,再点进去的时候,果然重菲已经删了微博。

  这类文案的指向性非常明显,一般是团队统一下发给营销号带节奏的。
和某些广告一样,冒号前边儿的是题头,很明显题头需要删掉,因为很多关键点都在里面,团队也很容易被暴露。

  纪宁抿唇,坐在床边。

  “这信息量太大了。”宋瑜也没回过神来,“重菲皮下不止养一个黑号,还有其他的营销号,并且那些营销号还是韩幂和陶湘的,不然不会特意提示别发错超话。”
“别的团队肯定不会跑来夸她们,只有自己的团队才会踩一捧一,花钱夸自己。”
这时候,有一些断断续续的东西在纪宁脑内连上线。
黑号是从《烟火岛屿》开始的,《烟火岛屿》播出时也是黑号最活跃的阶段,重菲甚至还一帧帧地去找这部剧里纪宁所有的纰漏。
她以前并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扑的剧还有人紧盯着自己不放,可一旦把它和辞演的韩陶二人连上线,似乎一切都明朗了起来……

  宋瑜也难以置信地说出她的猜想:“你的黑号,是韩幂和陶湘养的?”

  “你还记得孙荷那个视频吗?”宋瑜掰着手指算了算,“韩幂和陶湘――正好五个字。”

  她怎么会不记得。
但她又怎么可能想得到会是韩幂和陶湘。
那一段初入圈时相互支撑的岁月,友谊虽不刻骨铭心,但也独得一份纪念意义。

  曾经患难与共,曾共度过黑暗时分,那些了解有朝一日竟成为她们反手伤人的工具――她们知道她爱演戏,所以说她抠图、替身;她们知道她不爱营销,所以说她捆绑流量炒作;她们明明知道她低调,还暗中引导她爱出风头。
甚至今天这份通稿,还准备内涵二人疏远她,将火往她身上引烧。
果然是了解,才知道哪一刀更致命。
曾经的战友早就被嫉妒利益扭曲,却仍站在风光无限的高台,试图假他人之手拉她共沉沦。
一切在台面上都是这么漂亮,她们带着精致妆面演着戏,在镜头下存留完美无瑕的人设,粉丝又哪里会知道,自己的拥簇与欢呼下,藏的是这样的灵魂。

  重菲删博似乎上了热搜,但她已经无暇去管了。
纪宁看着那张截图反复读,看到第三遍的时候门口有人敲门。

  “纪时衍来了?”宋瑜一闪身躲进厕所,“你们聊,我暂避。”

  纪宁打开门,宋瑜猜的没错,果然是纪时衍。

  男人看了她一会儿:“知道了么?”

  她料想他说的应该是重菲的事,点头。

  想了想,纪宁问他:“你觉得……确定吗?”

  “确定。”
“拍烟火岛屿正是你黑号刚出的时候,那时候舆论对向的都是临时解约的二人,她们恰好又为了片酬演了圈钱剧,更落人话柄。看娱乐新闻的路人就那些,有人分散注意也就忘了前一个。黑白是要对比的,你黑了,她们就会跟着白。”
动机方面,成立。

  “之前我也一直在找养号的团队,但是信息经常不吻合,”男人道,“如果是两个团队一起的话,都能对上。”

  纪宁阖了阖眼,有很多话想说,但归根结底凝成一声叹息。
只是觉得荒诞。
太荒诞了。

  男人把她抱进怀里,贴在她身侧道:“没事,黑号的案子马上就开庭了。”
“你以后都不会和她们有关系,她们再也碰不了你了。”

  纪宁的额头抵着他的肩膀,闻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安定了很多。
原来有人可以依靠,可以依赖,是这样的感觉。
是航行前方即使有风浪,你也坚信他能护你周全地到达。

  气氛酝酿得正好,洗手间的门忽然一响,宋瑜从里头扑了出来。

  纪时衍回头:“……”

  “不好意思,”宋瑜尴尬地笑了两声,“我忘了自己没锁门,靠上去结果打滑了。”

  “要不我再进去?”宋瑜很诚恳,“这次我会记得锁门的。”

  ……

  最后也没让宋瑜再进去,因为纪时衍发现房里有人,没过一会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纪宁洗了个漫长的澡,也想通了。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真相或许偶尔会被谎言包裹,但时间会证明,到底谁是对的。

  宋瑜那天很晚还没睡,纪宁两点起来上厕所的时候,还看到她抱着手机:“你干嘛啊?”

  “你睡吧,”宋瑜挺兴奋,“我和柠檬姐姐还有路人在屠她们的超话,她们好垃圾,连自己超话的评都控不住。”

  “……”

  ///

  重菲的案子确快要开庭了,开庭前,纪宁还约律师面谈了一次。
约的地点是某个咖啡厅的包间,纪时衍送她过去,也顺便同她一起进去。

  二人提前半个多小时就到了,纪宁没有做等人的准备,看了看时间,问:“这律师一般会提前到吗?”

  “不会,他都踩点来。”

  “这样啊,”纪宁沉吟着划开手机,“那我们现在能干嘛呢。”

  男人站在柜子边笑:“你想怎么样?”

  她不知道,起身去柜子旁边调空调,结果手臂压到灯源开关,房间的灯也被关了几盏。
两层灯被她按掉,只留下一层老旧的黄陈铺,桌椅板凳都做过旧,场景无端看起来有几分旖旎。

  纪宁一开始还有点无措,转头去找开关准备按回来,结果一侧身撞上他下巴。
男人闷哼了声,把最后一盏灯也关了。

  她好像听到门被锁上的声音。

  “你干……唔……”
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她被人单手抱上柜子,双脚悬空后理所当然地前仰,男人也低头靠了过来。

  她做梦也没想到纪时衍会在这个时候和她接吻。
但男人的唇已经覆了过来,温热的呼吸传递到她的齿间,她想躲,下巴又被人抬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后背抵到了墙面,她的呜咽和声音被他吞入,男人舌尖卷过下唇,又缠绵地撬开她的齿关。她没什么力气,任他扫荡走最后一丝氧气,指尖软绵绵地瘙着他的后背。

  外面好像有人敲门,并且应该不是自己被亲晕幻听了。
纪宁偏开头,终于得以大口呼吸,往发声地看了看。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劝他,手臂就又被抓着重新放回他肩膀上。

  纪时衍撑着柜沿,俯身又衔住她嘴唇,含混不明的声线里带着晦涩的哑。
男人捏了捏她的耳垂,不满地警告――“专心一点。”

10000 3599978 MjAxOS8wMi8yMC8jIyMxMDAw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0/10000_35999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