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KISSx57

书名:初吻日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鹿灵 更新时间:2019-08-21 21:08:40

  “这个滚是什么意思?”
江胜走出去两步又走进来, 禁不住欠嗖嗖问道:“是对滚床单做了肯定答复吗?”

  男人眯了眯眼,并不想回答。
“再不走我叫保安了。”

  “行,走走走,”江胜把门带上, 末了透过门缝又挤进一张脸来,“明天又要拍戏了, 把握好机会哦。”

  纪时衍差点被他烦死, 忍无可忍地起身直接把门关好,还落了锁。
聒噪的江胜被隔绝在外, 房内的世界这才终于清静下来。

  而后,男人走到镜子前,双手撑在桌沿, 盯着鼻尖那颗痘,看了很久很久。

  第二天要拍的是大婚的戏。

  女主是真身为杏花的上仙,大婚那天正好是满月时,她会恢复真身, 男主也可以触碰她。
所以那场戏纪宁的妆非常复杂,不仅有层层叠叠的喜服要套,全身上下也要贴满杏花,才符合女主化为真身的人设。

  照旧是天还没亮她就到了化妆间, 先换好衣服,坐到位置上时少女困到眼睛都睁不开, 索性闭着眼睛任化妆师在她脸上动作。
给她上完妆之后,化妆师拿来胶水和真花, 开始一段一段地贴着花瓣和树枝。

  三个小时之后,妆面才算是大功告成,纪宁起身,造型师又来给她整理衣服。
造型师拉了拉她的衣领,又去扯她的束腰,再拉紧一些后不由得感慨:“也太瘦了……”

  “没办法,镜头显胖嘛。”

  纪宁在里面调整服装,化妆师累个够呛,伸着懒腰掀开帘子出去。
坐门口的江胜也等很久了:“好了吗?”

  化妆师点点头,抬了抬眉眼,唇角有些微夸张地下压,指指里头:“超美。”

  话音刚落,纪宁也应声走出。
少女一身赤红霞帔,头顶凤冠随着走动轻轻摇曳,自额角贴着生长出一簇树枝,枝头盛放的是正新鲜的杏花,粉白相间的花瓣恰到好处地点缀在脸颊和眼角,衬得她一双眼愈发灵动清亮。
是真担得起粉妆玉砌四个字。

  正坐在椅子上看剧本的纪时衍也直白地望过来。

  她眼睫轻眨,跟只刚出巢的兔子似的往后缩了缩,只觉得被他这么看着,说不上来是哪儿有点发麻。
也不是第一次拍成亲结婚的戏了,只是这次总觉得,有哪里不一样。

  大婚戏很快开拍,二人从正厅走往房间要走一段青石板路,是由纪时衍抱着她走过去的。

  被男人打横抱起的那一瞬,天地有些微翻转,带来短暂的眩晕感。
他的手臂倒是很结实,给人充足的安全感,不像某些男演员花拳绣腿。

  这场次的终点是在床上。
男主需要把女主抱到床沿轻轻放下,然后镜头拉远,朦胧地带过这个大婚之夜,剩下的留给观众想象。

  纪时衍也顺利将她搁在了床上,她腰一下没使上劲,下意识以为身后有个宋瑜塞的枕头可以靠一靠,结果往后一仰,躺平了。
纪宁:“……”

  这个意外来的太快,不知道她倒下去那“砰”的一声话筒有没有收录,但男人是实打实被她惊到,眼睑跟着往上抬了抬,喉结滚动,似乎在用目光问她――干什么?

  她想说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但是导演没喊卡,她不能出戏,只能硬着头皮,用不知道他能不能听懂的语言传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你就当我自由发挥吧,接一下我的戏行不行?

  他是多有经验的演员,从停顿到接上戏不超过两秒,很快也倾身覆了下来。

  纪宁迷迷瞪瞪想着这戏要接这么猛吗?但仔细一想,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可以接了。
于是她也不敢动,就这么感受着他覆盖下来的气息,清清冷冷的乌木味儿,在此刻又多了几分升腾的暖调。

  表面上男人是压在她身上,但实际他正用手臂撑着自己的身体,很绅士地没有碰到她。
二人就艰难地维持着这个动作等,终于等到导演喊出那一声“卡”。

  纪宁松了口气,动了动,不知纪时衍是不是没听到导演喊的停,男人还没动。
她偏头:“那个……”
他是真没听到导演说了什么,只听到小姑娘软着嗓子在旁边叫了他一声,侧头:“嗯?”

  一侧头,二人距离倏地拉近,鼻尖相对不过咫尺。
纪时衍喉结又滚了滚。

  纪宁小声提醒:“卡……卡了,你好像压到我头发了,我起不来。”

  “……”
哦。
男人这才反应过来,撑着床板光速起了身,而后出了房间。

  那天下午,道具老师百思不得其解,对着前来的江胜发出疑问:“刚刚那个诺诺也是来找我要电扇,我说没有。你也是,要电扇干嘛。”

  “艺人要用吧。”江胜也不是很理解纪时衍的要求,干笑了两声。

  “可是这么冷的天谁用得到电扇?”

  江胜忽然被这句话点通了。
他给道具老师留下一个神秘的背影,看透地喟叹:“您不明白,那是心火燎原了。”

  ///

  一周后的晚上,是某个电视剧品类的盛典,邀请了纪宁和纪时衍参加。
盛典也算是有点重量,那时候正巧没戏,二人也都答应了。

  盛典开始前有个舞会,是没有摄像头录制的,专给大家交流和放松的舞会。
纪宁先前在和盛千夜聊天,看大家都在跳舞,她和盛千夜也跟着音乐进了舞池,在一男一女的搭配中也算是惹眼。

  不知是音乐播放到了哪里,还是谁带了头,大家开始交换起舞伴,盛千夜扬手让她转了个圈儿,等她再转回来的时候,盛千夜已经没了。
她还没搞清楚自己的舞伴去了哪,下一秒面前已经过来了人,盛千夜不知道去哪交换还是怎么样,居然换过来了一个纪时衍。

  纪时衍过来托住她的手,纪宁下意识低头,想看自己的裙摆会不会影响到他,结果刚动,被男人误解成另一番意思。

  男人怕她拒绝,上前两步虚虚扶住她的腰,往自己的方向贴了贴,很是内敛而真诚地同她附耳:“给我点面子。”

  他极有磁性的声音就在耳边播放,像在顶尖耳机里煲过后又以最温柔的方式输出,她耳垂跟着烧了起来。
她也没想挣脱。

  大家都很惬意地享受着音乐,交换舞伴像是其中再简单不过的调味料。
纪宁也尝试着融入这个氛围,手搭上纪时衍的肩膀。
这男人穿什么都很好看,古装有古韵,西服也有雅绅的味道。

  她乱七八糟地瞎想着,又不自觉挺直背脊开始认真,心道着不能跳错,跳错丢人。

  很快,男人漫不经心问:“在给我做按摩?”

  她抬头,发现自己的手指正很认真严肃地……捏着他肩膀。

  纪宁手松了松,听到他在笑,“老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听着近在咫尺的低音炮输出,纪宁觉得四肢都在发麻。
继用脸杀人之后,她觉得,纪时衍今天用声音,也可以了。

  舞会大概半小时就结束了,大家休息了一会,就准备走个红毯然后去找自己的座位。
《幻愈》的导演这时候来找他们俩。

  导演刚过来,路过的沈潇似乎是好奇,也端着酒杯停下来看着这边。
沈潇先跟纪时衍招了招手,又跟纪宁打招呼。

  纪时衍和她拍过戏,但纪宁没有,二人不怎么认识,不过纪宁还是象征性地笑了笑,猜测沈潇或许是想来这听八卦吧。

  导演没注意沈潇,同双纪二人道:“演员还没官宣,我们暂时不能公开哈,你们等会镜头前不要有太多互动了。”
有些剧的确需要在前期保密,估计是导演刚刚看到他们跳舞了,这会才来提醒一下。

  纪宁点点头:“知道了。”

  她很配合剧组,又道:“但我和他位置是一起的,等会要不要调一下?”

  导演不迭道:“对,可以调一下,你和旁边的人换换,你旁边坐的谁来着?”

  摇晃着就被的沈潇这时候开口了:“我,我好像坐宁宁旁边。”

  “那你们换换?”导演说,“正好沈……沈潇是吧,你还和时衍有过合作,你坐中间也好。”

  于是位置就这么换了。

  沈潇挽着纪宁的手:“那我们一起去红毯吧,走。”

  纪宁还有点不适应沈潇突然的熟稔和亲密,但也没多说什么,和她一起走了红毯。

  去座位上时沈潇还在和她聊天,末了又说:“后天我的新剧要上映了,帮我转一下微博宣传呀!”

  纪宁愣了一下,说好:“不过我们明天在山里拍戏,应该没网,后天可以帮你转一下。”

  “明天去山里拍戏吗?!”沈潇像是听到了什么大新闻。

  纪宁不太懂她忽然亢奋起来的原因,不过还是给予了解答:“那个地方的景很好,唯一的缺点就是没信号,一天没忘而已,不碍事。”
有时候拍戏忙起来不也只有晚上才能看手机。

  “噢,”沈潇还在追问,“从早上到晚上吗?”

  “早六点到晚八点。”

  “纪时衍也会去吗?”

  “应该吧,在那里要拍一场群像,主演基本都要在场。”

  “知道啦!”沈潇朝她笑笑,“谢谢你啦。”

  当晚庆典结束后,不少演员拿了奖就回去了。
直播也风平浪静,并没有任何新闻翻出。
纪宁把奖杯收拾到陪自己辗转各地的箱子里,到酒店也就睡了。

  第二天就是昏天黑地的拍摄,一大帮人浩浩荡荡涌入山里,天还没亮就开始拍摄。
虽然集体没信号,但那一整天都非常繁忙,大家也没空刷手机。

  纪宁收工后,随车子驶出山区到了有信号的公路上时,才看到宋瑜发过来的99+的消息。
她整个人都震撼了,来不及看消息内容,发了个问号过去。

  也不至于吧,就是一天没看手机,宋瑜还能发来一百多条消息?

  宋瑜立马回了她三个感叹号。
【你还知道上线啊!!!】
【你知道这一天发生了多少事吗,我的天,娱乐圈文都不敢这么写。】

  纪宁:【怎么了?】

  宋瑜:【往前看我的记录,每一次热搜更新,鱼鱼都在为您直播。鱼鱼直播,就在您身边。】

  有一个话痨朋友偶尔也是有好处的,譬如此刻,如果是别的朋友跟她讲事情,那一定是言简意赅简明扼要,只让她知道个大概情况。
但宋瑜是图文并茂,偶尔还裹挟着59秒的死亡语音,从文字到情绪,全方位地为她展开了今日的热搜画卷。

  首先是某对恋爱真人秀的情侣掰了。
说是情侣,也不是真情侣,只是二人一起上过恋爱综艺,男方许山女方陆淼,二人组成了一个山水夫妇,就是去年的事儿。
节目播出时二人的CP火热程度一般,后来综艺完结后又一起合作了两部戏,经常搞些亲密互动还有暧昧眼神,通稿和热搜维持着一上,二人靠着炒CP也被更多人知道了姓名。
最火热的时候,山水夫妇的超话维持了一周的CP超话第一。

  结果上午忽然爆出许山的录音,大概是在饭桌上吃嗨了,许山就开始吐槽:“陆淼?真的是,谁想和她组CP啊,团队烦死了,破事儿一堆,本人也是,跟个狗皮膏药一样。”
“不会以为我们真的在恋爱吧?不至于吧?恋爱综艺哪有真的啊,不都是演的吗,她这么投入搞得我很尴尬啊。”
“别了吧,她那脸我真是无福消受,我还是个颜控的好吧。声音也是,公鸭嗓?身材也不咋的。这种人怎么当上明星的啊,要不是那个剧人设需要,真的,她怎么可能进这行。”

  ……

  炒CP这种事本来就是双方团队自愿,能发展成大势,一定是双方都没有阻拦,起码是默认。
许山这种人,捆绑CP要热度的时候说对方是自己的亲密爱人,疯狂开搞小粉红,有了热度就开始嫌弃女方――路人看了都觉得这又当又立的很可恶,更何况仰仗各种热搜,两人还有不少CP路人粉。
CP粉听到这种录音更是怒不可遏,大骂男方王八蛋,心疼女孩子错付,只剩男方粉丝还在洗白。

  一对大势综艺CP结局了,那么其同类就免不了要被拉出来比较。
山水夫妇是去年的TOP1,那么今年的TOP1就是……双击。

  #纪时衍纪宁#就在这种情况下上了热搜,路人纷纷唱衰:
【我算是完了,山水be和我没关系,但我是鼠标女孩啊!这样一看,双击很大一部分可能也是假的。】
【既然许山都说恋爱综艺没有真的,那我觉得双纪估计也……不然许山不会说得这么笃定吧,圈内人肯定比我们了解。】

  道理大家都懂,就像所有人都明白迪士尼玩偶服下藏的是工作人员,但也没有一个扮演者会在游客面前摘下头套。
隐约觉得某些事或许有别的可能,和现实把某个可能完全摊开在人面前,是不一样的。

  虽然也有人“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坚信双纪是真的,不过一个山水夫妇的悲剧,也确实打碎了很多人的梦。
就在这时候,有人扒出来昨晚的庆典上,双纪零互动,本应该靠近的二人,中间却坐着陌生的沈潇。

  营销号再一带“营业期CP结束了,嗑CP切忌真情实感”的节奏,CP粉当场心碎,纪时衍的粉丝……兴高采烈。

  纪时衍某个叫“言欢”的大粉更是兴奋地连发数条微博,这个宋瑜也给纪宁截图下来了――
【双纪be十年辣!路人们清醒一点!!】
【#纪时衍纪宁#我太喜欢这个热搜了,这是我唯一也是最喜欢他们名字绑一起的时候。】
【终于给顶流松绑了我他妈哭到智熄,我爱微博!我爱山水!我爱BE!】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或嘎嘎嘎嘎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到海底探险队用我当声呐】

  盐罐里开始疯狂庆祝转发抽奖,纪宁这边粉丝也乐得够呛――
【宝贝和沈潇换位置了!宝贝主动离开了!没人配得上我的宝贝!宝贝!!走妈妈铺好的花路吧!!】

  但事情到这远没有结束,中午的时候#沈潇纪时衍#又空降热搜,无数营销号开始发言:【同款、行程、女方微博都能对得上,昨晚也是沈潇和纪时衍坐一起的,组内热议,说实锤二人恋爱了,你们觉得呢?】

  粉丝当然不觉得。
纪时衍的同款好找得很,海盐姐姐谁没个几件;沈潇和他重合的行程也都是公开行程,说是女方倒贴炒作也完全OK;至于所谓女方小号微博po出的亲密聊天记录,虽然给备注“食盐”打了马赛克,但打得非常敷衍,就像是生怕别人看不出来那是纪时衍一样。

  而且话题里沈潇的名字还在前面,以沈潇的咖位怎么可能会在纪时衍前边儿。
热搜里谁话题在前,热度就归谁,这事儿粉圈姐姐几乎人尽皆知了。

  粉丝一开始没给眼神,直到这热搜挂在第一挂了几个小时,纪时衍工作室都没出来澄清。
纪时衍是个非常讨厌被蹭热度的人,这种空前绝后的蹭流量的把戏,往往不到一小时就会迎来工作室不留情面的打脸。
但这次,一直到下午五点,工作室和纪时衍都一言不发。

  粉丝都不知道他今天的行程,也不知道全剧组断网,心里虽然觉得纪时衍决不会和这种女的恋爱,可难免也有点慌了。
于是有人在深思熟虑后,开始发言了:
【对不起……我忽然觉得……和纪宁在一起也挺好的,不作妖不蹭热度不消费他。】

  这么一说,很多没有排斥过纪宁的粉丝也出来了:
【说实话,我早就这么觉得了,我还觉得俩人挺配的呢,dbq。】
【我们食盐哥哥也二十九了,出道即食素有十几年了,天啦!】
【也是时候恋爱了,天天天天搁山里拍戏,一出来瘦得跟进了衡水中学一样,找个女朋友不好吗呜呜呜。】
【哥哥长了一颗痘你们还不明白吗!!!哥哥他!!!太久没恋爱激素分泌失调了!!!恋爱吧纪时衍!!!(纪宁可以接受,别的不行)】

  以前妄图撕走纪宁求她松绑的粉丝,在这种对比下,天人交战各种对比了一小时后,也觉得有道理:
【@纪宁,对不起仙女,我们不该让你走,求你回来吧。】
【@纪时衍,恋爱可以,对象我选。】
【我刚真的认真想了半小时,虽然以前老排斥纪宁,但要真让我给哥哥选女朋友,除了纪宁好像还真没合适的……】

  走在前沿的营销号已经快笑死了:【今天这瓜太好吃了,先是纪时衍粉丝庆祝纪时衍摆脱纪宁,结果沈潇的绯闻一出来,粉丝突然意识到纪宁有多好,意识到当时撕走纪宁有多蠢。人纪宁全网黑料都捕风捉影无实锤,锤过的黑料前阵子也真相大白了。人美身材好,还会照顾人,票房高收视好没谈过恋爱,讲道理,这真的已经是娱乐圈资质顶尖还不膨胀的女孩子了,粉丝还是要理性一点的,和这种女孩子恋爱肯定舒服。】

  那个几小时前还爆笑到成为声呐的盐罐大粉“言欢”,忽然也转发了纪宁最新那条“有点开心”的微博,热情呼喊:【咚咚咚,嫂子在吗在吗嫂子,嫂子开心我就开心!】

  于是很快,某个话题登顶热搜第一――
#万人血书求纪宁原谅#

  

10000 3598668 MjAxOS8wMi8yMC8jIyMxMDAw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0/10000_35986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