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KISSx56

书名:初吻日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鹿灵 更新时间:2019-08-20 21:41:42

  那一整晚孙荷上了四个热搜, 很离奇的是这几个热搜都曾短暂地消失过,但没过多久又重新出现。

  诺诺兴奋得不行,跑纪宁房间里和她一起看热搜,看到最后几个热搜都雷打不动地稳定在前十时, 不由得奇道:“诶,奇怪了, 孙荷公关团队那么强硬, 怎么没点表示啊?都睡了?”

  纪宁冲了杯牛奶,摇头:“不清楚。”
就按照孙荷公关的作风, 这热搜根本不该在上面待这么久,她本以为一个小时是极限了,当时看到热搜蒸发还在意料之中, 没想到过了一会还能重新出现。
不知道是不是微博bug了。

  很快,#孙荷天马流星锤#也上了热搜。
今晚的锤硬的过分,但仍有不知粉丝还是水军在底下发言:【这算什么锤?】
博主回复:【算你主子只敢缩头缩脑关闭评论的天马流星锤。】

  热搜广场笑作一团。
【我要是孙荷我今晚都得气死,本来当时花了大价钱公关掉的东西, 居然是当事人被粉丝活生生逼到放锤。】
【而且锤了一个粉丝还不认,全方位轰炸说有种你就放锤,逼得人家继续锤,好一个求锤得锤, 想知道孙荷粉丝的心情了。】
【孙荷估计在家大骂这群憨批粉丝吧,我笑到离开这陌生的人世间。】
【粉丝居然还试图说人家别有用心蹭热度, 现在早就不流行完美受害者了,人家不是好东西和孙荷是个垃圾有什么冲突的吗?再说了这恰好证明什么人配什么人,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罢了。】
【孙荷不是有未婚夫吗?虽然没结婚,但是这个是不是算劈腿啊?】
【这已经不是劈腿了,这是劈叉。】

  不仅如此,之前孙荷因为糊做挡箭牌所遮掩的一切,此刻都在高涨的热度下无所遁形。
自出道以来就走白富美人设的孙荷,被神通广大的网友扒出来,真实身份居然是私生女。

  “私生”二字对光鲜的女艺人来说,本来就不是什么优质附加值,但如果艺人本身讨人喜欢,低调本分不作妖,还能靠大众的怜悯吸一波好感,毕竟出身无法选择。
但孙荷并不如此,通稿早就把她的身家背景吹上了天,她看人也都是副颐指气使的模样,但寻根究底,其身份居然如此见不得光,那就不怪路人又是一顿踩――
【上次来我家这边做商业活动,下车的时候简直是用鼻孔在看人,回去我搜了下资料只觉得有点夸张,现在简直觉得这姐是裹了层金箔纸就拿自己当金砖啊。】
【不知道什么样的生长环境才能致使她这么不清醒,看了几个人夸就觉得自己是影后水准,家里有点钱就觉得自己富可敌国谁也瞧不上,涨了几个粉丝就完全飘了。】
【她和纪宁不一样,纪宁是一步一个脚印稳扎稳打,不会出错。孙荷是被一阵风吹上去的,风一停肯定就得往下跌,摔得也惨。】
总结说来,不过就是孽力回馈四个字而已。
曾经她对别人使的绊子,都会以另一种果报回到她自己身上。

  除了孙荷,纪宁自然也收获了不少随之而来的热搜。
第二天纪宁做妆发的时候,发现孙荷还在热搜上,而她的热搜也多了一个,是名字后面跟着“美强惨”三个字。

  字面意思,是说她漂亮、业务能力好、并且惨到替人背黑锅和挨骂。
市面上大爆的偶像都和这三个字脱不了干系,事业或人生之路愈发曲折,就越容易把路人转向路人粉,路人粉转向忠实粉丝。
这里面的“惨”并不是消极意味的惨,而是形容她即使面对各种阻挠,依然能够固守初心坚持下去。

  话题的简介也非常简单易懂――【谁能不爱美强惨?!我永远爱美强惨!!】

  粉丝积极地控住广场,让路人看到她的业务能力和各类优点。
那些曾经诋毁过她、对她有过偏见的人,也齐刷刷都被愧疚洗成路人粉,有的给她发私信道歉,还有的给她的公益基金筹款,她的风评瞬间扭转,综艺和剧的播放量也突飞猛进。
大家开始对她改观,愿意认真看她的作品,就是好的开端,毕竟之前有不少人听说主角是她直接罢看。

  于她而言,这是一次非常珍贵而重要的机会,她的表现将直接影响着最最宝贵的路人缘,以及能否在一线花旦处站稳脚跟。
接下来,就看她自己的本事了。

  ///

  孙荷在热搜上整整待了三天,纪宁也是后来才听说,孙荷的公关团队急破了脑袋,却找不到能够危机公关的办法,说是有更厉害的人物在拦着。
她的团队一看公关不了就只能开始卖惨,写她之前做配角的时候淋过多少次雨又生过几次病,现实里的未婚夫是怎样不爱她躲着她……
但她的路人好感早已经被自己透支,没有人买账,买来控评的水军都压不过前来声讨的路人评论。

  团队不得已,只好停掉她大部分活动,暂时先逃离风口浪尖。
孙荷那边没了活动在家做无业游民,纪宁这里除了拍戏,邀约更是满得快要溢出来。
很多活动因为和拍戏冲突所以没法参与,但是有个国民综艺的公益演唱会邀请了她,说是唱歌跳舞选一样就行,演唱会的所有收入将用于慈善。

  她对了对行程,发现那天确实没什么事,加上国民综艺流量大,去刷个脸熟也是好的,于是就答应了。
演唱会是拼盘演唱会,就是有非常多艺人表演,粗略估计有个十来位,节目不少,纪时衍也会参加。

  纪宁有时候觉得有一张好脸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
譬如说冬天要早起做造型的很多个早上,她是因为想到起床可以欣赏到爱豆的美貌,心情才稍微美妙了点。

  纪时衍的脸五官立体轮廓分明,适配度很高,无论是古装剧还是现代剧的扮相都可以轻松驾驭,束发冠时也有几分洒脱豁然的气质。

  今天拍的是一场雨戏,讲的是杏花得知愈者命盘残缺而自己会影响他寿命的时候,狠心要和愈者断了关系。

  古装剧的衣服本就不厚,为了美观也不能穿得太多。
纪宁的衣服只有薄薄几层,完全不能御寒,没拍戏的时候都裹着厚厚的羽绒服,然一旦开始拍了,脱掉外套,连雨戏都是亲身上阵,爆炸戏也是她亲自踩点。

  导演道:“安全起见,这个爆炸镜头让替身来拍吧。”

  她也是一口回绝:“不用,我自己来好了,之前也拍过爆炸戏,不会有问题的。”

  先拍了爆炸戏,没休息一会就又是一场难拍的雨戏。
在这场雨戏里,她要做到似哭非哭,难过与冷漠兼具――既然表现出女主是决心要和男主分开,又要让观众看到女主的不舍和内心活动,很多情绪的转换都不简单。

  纪时衍也知道这场戏不好拍,但真正和少女对起戏来又被她惊艳了一把。她的台词功底又进步了很多,连一串的爆发台词都能说得很清楚,完全没有发音不清的问题。
能在情绪激昂的戏份中做到没有字幕也能让观众看懂,需要在幕后付出的努力,不是三言两语和几节课就能解决的。

  还没说完最后一句台词,她的目光已经开始飘忽,感觉到眼泪的那一刻及时转身,留给他一个背影。
少女转身的那一刻没有眨眼,眼泪却断了线似的往下掉,她垂眸克制地往后看了看,这才大步往远方走去。

  “卡!”
一条过。

  纪宁还没出戏,一边走一边哭,最后实在是难受得狠了,就蹲下身埋在膝盖里哭。
她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为什么流眼泪,或许是为了戏内的女主,又或许是某些事终于真相大白,那些堆积的情绪也借这个契机找到了发泄口。

  剧组人造雨已经停了,她身子被雨淋湿,风跟着一吹过来,冷得人打颤。
她没注意到有人给自己披了件羽绒服,哭了几分钟结束战斗,把头从臂弯里抬出来。

  上午的天蓝得透亮,连空气都带着崭新的新鲜味道。

  “哭完了?”站在她面前的男人问。

  纪宁把脸抬高了些,看到纪时衍半俯下身,用袖口给她擦了擦下巴尖儿上悬而未滴的泪。

  她眼睛和鼻子都红了,没晾干的眼泪还薄薄地挂了层在眼眶,睫毛湿哒哒地黏在一块。
实在是很容易激起男人保护欲和占有欲的模样。

  纪宁吸了两下鼻子:“你怎么过来了。”

  “过来看看,”他喉结滚了滚,“毕竟哭成这样我也有责任。”

  她知道他是在说戏的事情,捶了两下腿站起来,问:“上午的戏是不是结束了?”

  “嗯。”

  纪宁欲言又止了一会,男人偏头,抬眉:“怎么,还想哭?”

  她摇了摇头,想说什么自己却不清楚,踌躇时被人按着转了个身,听到他说:“那就回去洗个澡,然后睡一觉。”
手心也被塞进一个东西。

  等他走远了她才后知后觉摊开手看,手心里是他递来的手握暖宝宝,鹅卵石大小,意外的很暖和。

  ///

  那阵子的戏拍完之后,公益演唱会也随之要开始,她抽出了三个下午的时间排练。
小时候学过一段时间的跳舞,这阵子在剧组为了人物美感也有在练民族舞,所以这次的节目她打算就上台跳个舞,配乐是某首有名的古风歌。

  负责人问她:“还有歌呢,要唱歌吗?”

  “不了吧,我唱歌一般般,而且还要忙跳舞,恐怕顾不过来。”
她也不是唱跳歌手,边唱边跳难度太高了。

  “有修音师啊,怕什么,保证修完跟天籁之声似的。也不用你边唱边跳,去棚录一个到时候播呗,给你加个麦,台上不开就行了。”

  她知道负责人的意思是让她对嘴型假唱。
虽然说这是个演唱会,但本质还是属于综艺节目,只是算节目的一个小分支而已。很多节目为了效果都会要求假唱。

  她是演员,观众不会对她的唱歌方面有很大的要求,就算到时候被扒出不是真唱也不意外,但她还是想诚实一点。
“就跳舞吧,”她说,“对嘴型太复杂,容易出错。”

  最后还是定了只跳舞,舞蹈不难,还有伴舞,三个下午加晚上的练习足够了。

  演唱会当天她和纪时衍很早就到了场馆,她在房间排舞,纪时衍就在隔壁练歌。
等她排完舞出来,纪时衍房间的音乐声也停了。

  她屏息,心里有点儿痒,跑到他房间门口踮起脚看。
里面似乎没有人,纪宁转开门,面前是一架黑白钢琴。

  她不会弹琴,随便在上面摁了三个音,模拟着纪时衍指尖会有的跃动,结果才摁完,身后就传来流畅的钢琴曲声。
回头,男人就坐在不远处的钢琴前演奏,只不过刚刚被衣架挡住,她没有发现。

  弹完之后纪时衍问她:“听出来没有?”

  纪宁对这方面不敏感:“什么?”

  “你刚刚按的那三个音,我随便写了段曲。”

  ――从来都知道他有很高的编曲天赋,他以前也在某些节目上展示过,但纪宁没想到自己随手弹的三个音也能被他弹得那么好听。
就当这是首为她写的歌吧。

  纪宁想了想,问:“你以前是歌手吧,为什么后来不写歌去演戏了?”

  “真想知道?”

  她当然小鸡啄米般点头。

  “有点欠揍地说,唱歌对我来说没什么挑战性,好像一出道就已经被捧到顶了。”纪时衍道,“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更喜欢演戏,舞台表演有太多营业性的东西了,我不太喜欢讨好别人。”
除了喜欢的人。他在心里补充了一下。

  戏里可以成为任何人,让自己的感情随着表演展现出来。
而在舞台上要表演一个完美的自己,那对他来说是很累的事情。

  纪宁顿悟。
她也是这样偏爱表演,从小就喜欢对着剧情思考演员该表演出的状态,高三时巧合看过几节他的表演课,才确定下来自己是真喜欢这行,才临时学了表演。

  某些方面来讲,他们真是很有共鸣的人。

  既然他对舞台表演如此佛系,大概听到他的歌也讲究缘分。
那么刚刚他随手写的曲子就很珍贵了,纪宁赶紧拿出手机想记录:“你写的曲我没听清,要么再来一次?”

  男人看着黑白琴键,想起她推门而入的那刻,有光从她身后零散地涌入,她穿着芭蕾鞋踩在地砖上,没有响声。
傍晚的光线温柔,裹着日落的昏黄,她探出手指的那瞬间他只安静地看,不忍心打扰。
他很自然地重弹出了那段。

  编曲灵感这种东西,和心动一样讲究瞬间,一般没能及时记录下来的灵感,很难再复刻。
但很奇怪,这次的曲调,他竟然从头到尾都记得。
大概是心动的那些瞬间,一见到她,就会再重演。

  ///

  当晚的演唱会顺利举行,纪时衍的粉丝占据了最大面积的灯海,纪宁的粉丝也不逊色,甚至听说两家粉丝在演唱会开始前还唱应援歌battle了。
这次也有不少CP粉来了,不敢光明正大举“民政局我搬来了”的灯牌,只敢偷偷摸摸举着两人的名字加一个爱心。
纪时衍的粉丝团票在右边,纪宁的在左边,中间区域则是一些其他艺人的粉丝。
节目播出后,有个名为【海誓山檬】的超话,猝不及防地开通了。

  宋瑜兴致盎然地叫上纪宁吃瓜:【有人给你粉丝和纪时衍粉丝起了CP名,叫海誓山檬,海盐加柠檬嘛。我第一次见两家粉丝间也有CP名,听说是两边粉丝开场前唱你们彼此的应援歌,搞得跟情歌对唱一样,操,我有一天要是死了,就他妈是活活给笑死的。】

  纪宁去超话看了下,还真有视频。
纪时衍的粉丝先在那唱应援歌,唱完之后还要挑衅纪宁的粉丝,毕竟双纪二人都捆绑成这样,粉丝之间自然也有说不清的关系。
在海盐姐姐两次三番的“来一首”后,柠檬姐姐坐不住了,有人临时写了词,冠上纪宁电视剧主题曲的调,大家就开始回了。
这种拼盘演唱会,声音和灯牌一样,是攀比人气的重要工具。

  两边开始大声唱应援歌,全是喜欢啊爱啊,不知情的人看了真的很像情歌对唱。

  超话一开通,鼠标姐姐也去凑热闹了:
【海誓山檬szd!饭随爱豆,都好真。】
【内容标签:相爱相杀;虐恋情深;破镜重圆;业界精英。】
【糙,我磕晕了,谁能想到嗑完双击我又开始嗑他俩的粉丝了,我这辈子是逃不脱这两个人了吗?】
【海誓山檬是真的,同理可得,双纪也是真的。】

  也有路人在发言:
【我还以为线下会打起来,没想到这么甜的吗?海誓山檬,爱不大同。】
【这两家姐姐也太好玩了吧哈哈哈哈,不过纪宁粉真牛居然能和纪时衍的粉掰头。】
【一边海盐一边柠檬,中间是常欢喜粉丝举着俩喜喜的灯牌,跟个肿炙频模我以为双纪今天结婚了。】
【结婚啊!买!都可以买!民政局也可以买!结婚证也能买!】

  随着超话的火热,纪时衍也同时占据了热搜一位。
原因是表演那天男人鼻尖长了个痘,原因未知,虽然很小,但也逃不过广大观众的法眼。

  纪时衍颇为无语:“长痘也能上热搜?”
虽然他之前的确没长过痘,但这个理由未免也太让人摸不清观众的口味了。

  “火盛,”坐他旁边的江胜停了停,“说明你到时候做……”
江经纪人有句说出来就会被拉黑的骚话在嘴边滚了滚,最后被男人眼神逼退。

  江胜老实巴交地起身:“行,我先回去了,明天再聊工作。”

  走到门口时,江胜还是忍不住回头,手搭在门把上,语重心长地说完那句实在是很想说又没说完的话――
“连痘都在提醒你,纪时衍,你这年纪也该滚滚床单了。”瞧这火旺的。

  男人抬眼:“……”
“滚。”

10000 3598432 MjAxOS8wMi8yMC8jIyMxMDAw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0/10000_3598432.html